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居时代的幸福生活

正文字体:
日期:2006-5-11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然后就会有一帮BT的家伙一轰而上,无论多丑的、腰围巨粗的女生都敢上来意淫一小。而欣乐总是最后才出现,遮遮掩掩地上线迷迷瞪瞪地潜水之后总会先贴个爆夸张的生气的表情,质问我哪里来那么多的二奶三奶五六七八奶,然后任由我一路哄到她笑盈盈地喊老公,说老公昨天晚上我好想你半夜都没睡好内裤湿了七八条之类的话,..
我在编辑部工作的时候,曾经在BBS里非常的活跃,每个晚上新闻联播都没看完就会有网友电话到家里来约我上线灌水,都是由我先发一张帖子,比如:【找老婆,谁家的姑娘没人要?】,然后就会有一帮BT的家伙一轰而上,无论多丑的、腰围巨粗的女生都敢上来意淫一小。

而欣乐总是最后才出现,遮遮掩掩地上线迷迷瞪瞪地潜水之后总会先贴个爆夸张的生气的表情,质问我哪里来那么多的二奶三奶五六七八奶,然后任由我一路哄到她笑盈盈地喊老公,说老公昨天晚上我好想你半夜都没睡好内裤湿了七八条之类的话,而电脑旁的我则正擦着汗在QQ上跟N个妖娆的美眉聊得热火朝天。

网络是不可信的,我的观点很现实——找一个樱口美人。我只喜欢嘴巴漂亮的女生,像草莓一样的颜色之外还有像果冻一样的质地那种,甜甜的,温软的……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欣乐,她就说她是,然后发给我了一张用摄像头拍的嘴巴的照片,勾引得我骑着枕头学狼叫——彻夜难眠。

而我正被自己的性幻想折磨得在床上翻滚的时候,花花走进来,什么也没说摸摸我的额头,然后郁闷地转身出去。花花是我的房东,半年前我租了她这套两室一厅的一个房间住下来,花花的房子是她自己的,她远在外地的父母帮她买的婚房,结婚前的最后一个星期老公跟人跑了,于是花花到处贴租房广告,找到了我这个单身房客。

“你要是再半夜玩那破东西玩到精神失常我就把你的表皮组织撕烂完后再切除你的海绵体组织!”花花是学医的,骂人也是专业用语。

“不懂!”

“就是撕烂你的脸然后剪掉你的小鸡鸡!看你怎么出去耍帅泡妞?”

“你敢!那我就给你打成鼠标状然后塞进光驱关起来!你这个大脑内存不足的丫头片子!”

“你说我是丫头片子,你这个超龄晚熟的甲亢患者!”

“什么意思?”我脸红脖子粗的问她,这是我最不占便宜的地方,吵架的时候我总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呆小症!”花花进屋的时候甩给我三个字。

“当初我租房子的时候可是约好的,不干涉对方私生活,你这叫暴虐,残忍!”我搂着枕头坐起来,指着客厅里贴着的合同喊。

“你不喜欢可以明天就搬出去!”花花隔着墙跟我吵。

“你说的,我明天就搬出去,你要是拦我你才是个大头丸子!”

“好!”花花伸出半个贴了面膜的脸,然后又缩回去,过了一会儿,转身出来,穿着漂亮的睡衣的她身材曼妙皮肤光滑,在我床边上坐下来,我拿枕头盖着脑袋正睡得鼾声四起,花花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背:“好了,乖!走之前把这半年欠的房钱结了行吗?”

“恩……”我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口水像自来水一样的流着,花花微笑地把双脚收起来,半蹲半坐的在我身边蜷缩成一个团,然后把我床头上的烟拿起来点上一根,关上灯,静静地坐着……

常常都是这样,我们会吵嘴,然后在我醒来的某一个早晨,花花在晨雾中坐在我床边,我醒来洗脸刷牙,花花才会去睡。她这个习惯保持了很久,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怕我不交房租跑了还是别的什么,或者,她已经害怕一个男人忽然消失吧。这半年之间我们曾经发生过一次关系,那是个下着大雨的午夜,打着雷的晚上花花颤抖着钻进我的被窝,天亮之后我们一直都保持这样的关系,谁都没有再提起那晚的事,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平静自然。她依旧跟我吵嘴,我依旧欠她的房租,我们不是恋人,只是同住。

而花花乐意一直这样让我欠着房租的最大原因就是:我会作饭,洗衣服,收拾屋子。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生活的细枝末节,用她的话说就是:雇一个菲佣也比我贵好多,折合了房租之外她还有的赚,可惜她从不免我的房租,每个月底的时候还要我很正式的写一张欠条给她,她攒了一大把在抽屉里,宝贝似的收藏着。

吃早饭的时候,花花跟我说她恋爱了。我问她对方什么来头,她指指自己的手机,说是短信聊天的时候认识的,没见过面。

“记得你怎么跟我形容感情的吗?”

“记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对啊,在你的概念里一切虚无,爱情只是肾上腺激素分泌过程中所产生的神经元系统异常活跃而已,但现在呢?”

“我想恋爱了……”

欣乐专注地舔着冰淇淋站在广场前的一棵树下,阳光刺眼的明亮,鲜花簇拥着她苗条秀美的样子,我快步跑到她身边,她舔舔嘴唇边的奶油,调皮地冲我笑,那草莓的颜色和果冻的质地就彻底征服了我,我甘之如饴地陪她逛了一天的街,欣乐前前后后地说话,有一着没一落的。

天黑的时候欣乐站在公车站牌前把手背在身后,昂起脸等我的吻,我看着她美丽的嘴巴,干涩的喉头咕噜了几声,终于还是没有勇气亲上去,于是把食指贴在她的唇上,然后,送她上车。

回家之后上网,发帖子,继续跟网友胡扯,一点多的时候欣乐上线,依旧快乐地跟我吵闹,我幸福地敲着每一个字,后来我戴上耳机跟欣乐视频,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我的声音在回荡,花花走进来跟我说了句什么,我戴着耳机没听到,笑着摇头,花花失望地出去,回过头来的时候欣乐已经下线,网友们的头像灰蒙蒙一片。

第三天我把欣乐带回自己住的地方,我们依偎着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看录象,花花则像个关在笼子里的狮子一样暴躁地在客厅里晃来晃去,嘴巴撅得像塞了一笼包子。欣乐害怕地朝我靠了靠,眼神里全都是求助的意思。

“少伟,我的台灯不亮了,你来看看好吗?”花花站在自己屋子的门口百般娇媚地喊我。

“少来,你那盏台灯根本就没有灯泡,会亮才是出大鬼了呢,怎么修啊?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安上?”我搂着欣乐看着电影里的喜剧哈哈大笑。

过了没一会儿,花花又转出来。

“你看看呀,我的胸前长了一个疙瘩,好疼,是不是瘤子啊,要不要看医生啊?”

“我说大姐你就别打搅我了行不行?那个疙瘩就是我们俗称的乳房,通常是成对儿出现的,可您那另一只还没发育所以造成了这种可怕的错觉……”

“你去死吧,前列腺长在嘴上的家伙,你就没有一句话不骚的!”花花气呼呼地回房去了,没一会儿,再次转出来,干脆指着我的鼻子:“交房租,我没钱吃饭了,你也不作饭我快饿死了!”

“行行,我过两天就交……”我呵呵笑着把钱包扔给她,“我钱包里还有二十块钱,你先下楼买点吃行吗?没见我女朋友来了。”

“你女朋友?”花花的语气似乎宁可相信欣乐是我老妈一样,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了欣乐一番,欣乐的表情就委屈起来,扁着嘴。

“懒得理你,我去吃东西了,你不吃饿死你,爱情能喝风就饱你也算创收了。”花花嘟囔着下楼去了,我继续跟欣乐看电影,后来,我们钻进自己的屋子上网。

“你的论坛密码是多少啊?”欣乐快乐地摆弄着鼠标,我在厨房把一个鸡蛋煎得滋滋地响。

“啊?是830123啊,我的生日。”

“我用你的名字登陆了哦。”

“好吧……”

盛夏的晚上,空调嗡嗡地响着,屋子里有凉丝丝的风流淌着,窗帘随风晃晃荡荡,电脑的音箱里正唱着一首青春的恋歌,欣乐穿着我的大衬衫,头发短短地露出洁白的额头。我快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幸福像一只溢满的瓶子里的水一样漾出来。

“咣当!”我的幸福感被巨大的关门声打断了,花花一脸怒容,眉头拧得跟麻花一样纠缠不清。

“骗子!还跟我说钱包里有二十块,我吃完饭才知道钱包里就剩一块四毛钱,你好意思欺骗我一个良家少女!要不是跟饭店老板熟现在我已经卖身还债了……”花花冲我大喊。

“嘿嘿……”我挠挠头笑了,“我刚刚忘记了,今天下午嘴谗买了个鸡腿儿两串糖葫芦……”

“给你的死钱包!”花花把钱包甩在桌子上,摔上门进屋了。

&n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