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看扬花多寂寞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11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当所有的人还在叫我燕妹妹的时候,我却觉得自己快老了。用所有的积蓄在一个我向往已久的城市里开了一家布衣店铺,卖一些漂亮的手工布衣,以及从尼泊尔、印度带回来的编织毛毯和首饰。他们带来一些尘土,却也带走一些风情。小店最精美的一件衣服,用藕荷色丝线绣作曼妙花纹,而点睛之处却是我自己缝制在衣领下方的那件玉...

当所有的人还在叫我燕妹妹的时候,我却觉得自己快老了。用所有的积蓄在一个我向往已久的城市里开了一家布衣店铺,卖一些漂亮的手工布衣,以及从尼泊尔、印度带回来的编织毛毯和首饰。辞了工作,人人都说我疯了。随他们说些什么,这个城市最慵懒的一角,阳光被熏香迷醉,忧郁被温度打散,我仍然固守一方,静静地,看那些客来客往。他们带来一些尘土,却也带走一些风情。

小店最精美的一件衣服,用藕荷色丝线绣作曼妙花纹,而点睛之处却是我自己缝制在衣领下方的那件玉佩。玉佩质地上等,价格不菲,我曾佩带它三年之久。那是尊小小的弥勒佛,大肚能容天下事,笑纳人间几多愁。

偶尔一次整理货物的时候,脖子上的玉佩竟然从绳上掉落,落在那件衣服的领口下方,而恰领口下方有一处镂空,玉佩于其间,竟多生出无限妩媚。当下便取来针线,将玉佩缝上。看着灯下那幽润的光芒,才逐渐叹息它当真是要离开我身体的时候了,一切不过是天意。

衣服挂在店里,却没有标价。有人来问,我暗自细细打量后只摇头说此衣不卖,看他们惋惜的眼神,歉疚之余我对自己说,还是等有缘人来吧。

后来,我终于等到她来。

她单身一人,穿着亚麻色的手工布衣,仍然是乌黑的长发编成两条麻花辫子,随意搭在前胸,纤细的手腕上一只雕花精美的银镯。

她还是喜欢这样的布衣。她说,老板你的衣服不错。

我淡淡一笑,可有你喜欢的?

她很仔细地拿出几件比在自己的身体上,她很小巧,宽大的布衣质地很硬,衬着她的小巧却全然是没有理由的和谐。

她已经不年轻了,却仍然如此迷人。

她看见了那件衣服,用手抚摩着那尊小佛,看得出来她很喜欢。

她问了价钱,我思索了一下,只回答,你看着给个合适的价吧。

她有些诧异,一时也不知如何给这件衣服估价。她仔细端详着那玉佩,仅这个,就挺名贵的吧。她懂玉,精致的女人,都懂得玉。

最后,我仅以三位数的价格将衣服卖给了她。她的眼中满是惊异,我淡然一笑,卖给有缘人,这个价格已经不低了。

她怀抱着那衣服走了,走时予我回眸一笑。留给我一丝恍然。

楠走的时候,将玉佩送给我。

那块玉佩,是他母亲去世前留下,要送给他的妻子。他却把玉佩送给了我。

楠曾经有个妻子,是他从部队转业回来时认识的。

楠觉得该结婚了,于是便认识了那女子,交往两个月后,便结了婚。在那个严肃的红色年代里,一切道理都简单得可怕。

一场浑然严肃的婚姻,不过是一个婉转的葬礼。而当红色年代渐渐远去,楠的婚姻也似乎该理直气壮地结束。然而事实上,楠的婚姻结束得异常惨淡,甚至让他一夜白发。

我曾经一直不知道楠的婚姻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楠不曾详细说起,我也不敢多问。只能通过他不断新长出的雪白的发根了解他曾经的愁绪。在我的身边,楠就象一个温和而严厉的父亲。他宽厚的肩膀后面,藏着一些我无法明白的故事。那些故事离我太远。

但是我却知道楠和云的故事。

云是楠真正的爱情。

在楠艰难整理狼籍的时候,云的及时出现给了他莫大的宽慰。

楠说,云就象是一个从边境走来的女子,浑身上下都是简约的异域风情。

云喜欢随意梳两个乌黑的麻花辫子,穿各种颜色的手工布衣,戴些朴素却美丽的简单首饰。她的身上,没有一丝都市里的繁杂情绪。

七年的朝夕相对,云却仍然待嫁闺中。楠没有给她一个名分,他有自己的苦衷。

七年,可以让一个孩童变成曼妙少女,也可以让一个美人迟暮。云虽然没有迟暮,却一天一天不再年轻。

面对楠的沉默和敷衍,云选择了失踪。楠没有找到她。

后来楠的朋友在另一个城市看见云,她迷醉着双眼与别的男人觥酬交错。

楠赶到云的面前,她莞尔一笑,问,你娶我吗?

楠不答,只一把拉住她的手,说,回家吧。

家?我们有家吗?云开始声嘶力竭。

楠怔住了,一个女人的韶华在无声中付与他,他却未曾给她一个家。

云跑开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但是楠却会经常收到一些外地寄来的包裹,没有详细地址,里面是些新买的衬衣、袜子,剃须水,日常的备用药物,还有黑色的染发剂。平日里这些东西都是云准备的,她怕她走后,他不会照顾自己。

唯一一次,云曾在包裹里留下笔迹,她说她等待的时限过了,让他不必再找她。

我认识楠的那天是个热闹的节日,我独自坐在麦当劳明亮的大厅心情愉快地啃鸡翅。楠却不识时宜地忽然坐到我的旁边,看着我专注的吃相笑得前仰后合。那天楠是醉了,所以有些失态。后来他跟我道了歉,并请我吃饭。

楠对于我来说,也许苍老了些,但我却乐意与他相处。他的身上有种让女人无法释怀的东西,这种东西让我也终于有一天爱上了他。

楠说,如果等他老死的那一天,恐怕只有我会在他的床边陪伴他。他的话让我心酸。

然而事实上,楠却的确是如此的寂寞。

云走后的日子,楠幸而遇见了我,有我在深夜陪他聊天,逗他开心。能让楠开心,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到难得。

楠与我在一起觉得安全。一个年轻的女子让一个苍老的男人觉得安全,这样的故事也只会发生在我和楠之间。在年龄上,我可以做他的女儿,感情上,却仿佛照顾一个最心爱的孩童。

楠常问我,他和我在一起,会不会影响我和别的男孩子交往。

我说不会,喜欢我的男孩子都很听话,不会贸然打扰我的私生活。

楠又问,学校里有真正喜欢的男孩子吗?是不是该正式交个男朋友了?

我笑着眨眨眼,有时候也会编造一些故事来哄骗楠。我说,在没有正式交男朋友之前,我还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如果有一天真的找了,或者是毕业了,就不能这样陪着他了。

楠在这时总会沉默一下,然后说,是啊,不能总这样陪我这个糟老头子啊。

但是我知道楠是无法忘记云的,即使是和我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候,他也常情不自禁地提起云。他说起云的好,也说起自己对她的愧疚。有时,他也会拿出云的照片给我看,照片上那个小巧纤弱的女子,一身素色布衣,竟象是个梦中人般美丽。

我不嫉妒她,甚至会对她有莫名的喜爱。我想着,楠喜欢的女子,我也应该是一起喜欢的。但逐渐的,楠便开始很少提及云了,他只专心陪我照顾我。早上上学前,楠会到很远的老字号粽子店排队给我买新鲜的绿豆板栗鲜肉棕。晚上回家能喝到煲好的新鲜猪手汤。楠系着围裙,盛出一碗,说乖趁热喝。楠就象个爸爸一样照顾我的起居饮食,还会讲着故事哄我入睡。他尽其所能地对我好,我看得出来,楠在用心补偿我给他的青春

我们竟就这样度过了两年的时光,两年里,我仍然会编造许多恋爱故事来骗楠。我总说快毕业了,要找男朋友了,要嫁人了,你对我好点哦。而两年里,楠眼中的温暖越发集中地靠近我。我们相濡以沫,平静淡然地将爱情隐藏成亲情。我只想让楠不再那么寂寞。

我曾经问自己,这样的日子还有多长。你愿意和他一直走下去吗?即使你愿意,他也不愿意,他总说,自己太老了。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有好几家公司通知要聘用我。我却想留在这个城市,陪伴楠。楠却很严肃地拒绝了。他陪着我,和一家外地的公司签了约。递交完协议,我泪如雨下,掉过头大步向家里走去。

那晚我没有喝楠煲的汤。

楠终于跟我讲了他的婚姻,以及那场婚姻给他带去的痛苦。

楠的妻子背着他,涉嫌一场重大的经济案件。她生平第一次求他。

楠不忍,终于咬牙协助她逃跑。那天,楠一夜白头。

楠说,她毕竟是他的妻,仅协助她逃跑,已是一项罪名。如果万不得已,他会为她担负罪名。

这么多年,案子仍然没有了解,检察院每年都会调查他。

楠之所以不敢给云一个名分,不过是怕有一天,自己会耽误她一生。

楠说这两年能照顾我起居饮食,他很知足,只希望我健康快乐地离开他,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

我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感叹,只是默默地和楠一起度过最后的一些时光。

然而楠却就是在这个时候出了事。

他被公安局带走之前,送给我一块玉佩,是一尊笑盈盈的弥勒佛。他说是他母亲几年前去世之际留给他的,要他送给他的妻子。他本想送给云,却苦于无法给她一个名分。而今他将它送给我。虽然我不是他的妻,但玉佩里积攒了两年相濡以沫的情义,希望我不要嫌弃。

我走之前,邮局送来一个新的包裹,里面仍然是一些给楠的生活用品。看得出来,寄包裹的人极其细心。她还是放不下他,她怎能放得下他。我握着那玉佩,心中的滋味此时又有谁来一同体会。楠曾经的寂寞,如同一张网将我覆盖,而我,心如刀绞。

黯然度过几年,也曾交往过几个男子,只是其间未打听楠的消息。心想那些寄去的包裹又有谁来收取。云是否知道楠身在何处呢。

在爱情面前,我是一个不知活在何方的女人。恍惚间我活在楠和云的爱情里,为他们扼腕叹息,而同时又活在自己的回忆中,体会那种心酸的相濡以沫。一场相依相偎,留给我的又何止一生那么多。

只是我仍然会象喜欢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对不起,我的感情不能借给你

    他想让我跟他在一起,我知道,也许他只是迷恋那一点点的新鲜和我脸上光滑的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我倔强的认为,跟一个人在一起,没有感情是不行的,那样还不如果去恨他,起码,恨,也要用心的。我半天都回答不上来,我当然想潇洒,可,我至今还没有搞清楚,人潇洒了还要…[查看全文]

  • 两次恋爱让我看透了男人

    我去了,于是就认识了那个姓张的老板———后来这个张老板就成了我的男朋友。后来他经常开车到学校附近等我。后来他说,你不要上学了,以后我养着你,你什么也不用做。谈了半年了,两人可以说很恩爱,我什么都和他说,包括第一个男朋友,说我第一个男朋友怎么怎么好,我…[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