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生只做你的眼睛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11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我抱住父亲,放声大哭。那一刻,我几乎绝望,三个月前,我失去了我的爱情,虽然我还没和凯文离婚,但是我知道,那是迟早的事情,因为我不能原谅我的丈夫,在我有了身孕的时候,他却背叛我,而那个情敌竟是我最好的朋友爱丽丝。不管凯文怎样哀求,我还是决定和他分居,等孩子生下来,就和他离婚。我拒绝听凯文和爱丽丝的解..

在那个黄昏,一辆失控的车偏离了道路,在急剧而刺耳的刹车声中,我失去了知觉。醒来时,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

在我意识开始恢复的时候,一种深深的绝望让我感觉不到痛楚。我抱住父亲,放声大哭。我失去了已经四个月的孩子,头部的淤血破坏了视网神经。那一刻,我几乎绝望,三个月前,我失去了我的爱情,虽然我还没和凯文离婚,但是我知道,那是迟早的事情,因为我不能原谅我的丈夫,在我有了身孕的时候,他却背叛我,而那个情敌竟是我最好的朋友爱丽丝。不管凯文怎样哀求,我还是决定和他分居,等孩子生下来,就和他离婚。我拒绝听凯文和爱丽丝的解释。

出院时,父亲为我找了一个叫安的特护。父亲告诉我:“安20岁时,因病失去了语言能力,但她可以听见,你可以和她说话。”我想这是父亲的良苦用心,刻意找了一个这样的女子。

我跟安说:“嗨,你好。”安把手轻轻放到我的手上,她的手指,不太像女孩子,有种似曾相识的粗糙感,竟然有些像凯文的手。我苦笑了一下,也许是安太辛苦了,才会有一双男人般的手。忽然无端地对她有了一丝怜惜。我不知道我和她谁更不幸,我们都这么年轻,却注定要失去语言和光明。安似乎感觉到我心里的波动,拍了拍我的肩。父亲说:“从现在起,安就是你的眼睛了。”安每天早上准时来到我家。慢慢地,我已经能够分辨她的脚步声,和她衣服上淡淡的洗衣水的味道。这一切都让我觉得亲切。我忽然在这样的时候,会想起凯文,想到有一次我和凯文在家里玩捉迷藏的游戏时,我的眼睛被黑色的布蒙上了,我总找不到他,最后他跑到我身边抱住我说:“别害怕,亲爱的,就算有一天你真的看不见了,我就是你的眼睛。”如今,当初要做我眼睛的男人,却带走了我心里的一片阳光,而现在,我却真的失去了光明。

也许她从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可每次把手放在她的手中时,我的心是安宁而沉稳的。这个我看不见的女子,给了我一种生命的安全感。

我开始对安有了很深的依赖感,只是她不会说话,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们只能用我们的手指传递对彼此的那份喜欢、信任和温暖。

安一天天改善着我的心情。我开始对安说一些话,说我成长的一些故事,说我和凯文的相识相爱。但是我不说我和他的分开,不说爱丽丝。安总是安静地听着,偶尔用手梳理我的头发。我喜欢安成为我的快乐、我的眼睛。夏天过去了,我开始对安无话不谈。我说到了爱丽丝。我告诉安,我曾经和另外一个女子,也有过这样好的时光,我说:“后来我们分开了,因为有一天,我和她之间,有了伤害。”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还是疼了一下。安的心在想什么,如果她是我,她会怎么做?第一次,我是那样迫切地想听到安的声音。可是没有,依旧没有声音,我们离得很近,我听得到她的呼吸,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和安似曾相识。

冬天过去的时候,我终于恢复了视觉。我脑部的淤血在我心情的逐渐舒畅中慢慢散去,那天早上,我睁开眼睛时,忽然看见了阳光。那种不真实的感觉,让我疑心自己是在做梦,我大声喊着安的名字,却没有看到她。我打电话给父亲:“我能看到了,爸爸,我能看到了。”父亲在十几分钟后赶过来,他一把抱住我,我们相拥而泣。

“爸爸,快点告诉安。”我说,“现在,我要好好看看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快点告诉她这个消息。”父亲看着我:“别激动,孩子,我会告诉她,我现在就去告诉她。”

那天我等了安整整一天,她没有来。第二天,第三天,安都没有出现,父亲说安去给另外一个人做护理了,没有时间。可是三天后,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爱丽丝。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她的目光里有深深的歉疚。

“不,不会的,不会是你。”我喃喃自语。“茜,你听我说,”爱丽丝垂下头去,很长的时间,然后仰起脸来,“对,不是我,可是,你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让我解释吗?”几分钟以后,我听到了当初伤害我的那件事的原委。那天,爱丽丝失恋了,她无助地哭着去找我,可是那天晚上,我不在。凯文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他们拼命的喝酒。但喝酒不过是借口,凯文也承认,那是人性的缺口,那一刻,他同情满脸泪水的爱丽丝,试图用酒精帮她抵抗痛苦。他拥抱了她,吻了她,用他的身体温暖了她。事情发生以后,他们彼此都对我充满内疚。凯文一直乞求我的原谅,而我是那样固执。

知道我出了车祸,他立刻来请求我父亲的允许,让他来照顾我。爱丽丝说:“一直照顾你的人,是他。现在,你还想见到安吗?”

我握在一起的手指,一根根松开来。茫然中,一切开始慢慢变得真实,安的手指,“她”的呼吸,“她”走路的声音……我是刻意让自己忽略了细节的相似。我根本不会想到,“她”会是凯文。我看着父亲,父亲冲我点点头。

“安,不凯文呢?”我说,“他现在哪儿?”“他依然没有勇气再见到你,可是他愿意用一切来换回你的光明,他说如果你一生都看不到,他愿意一生做你的眼睛。现在,他就在你的楼下。”

我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然后,缓缓探下身去,我的眼泪模糊了窗外凯文的身影。

来源:互联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想说爱你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想说爱你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莫晴轻轻吐出一个并不美丽的烟圈。对面坐着的萧言有些窒息的感觉,他目不转睛地瞪着莫晴光洁的额头以及那并不娴熟的抽烟动作。“小晴,你是不是又想起莫非了。以前的莫晴绝对不是这个样子啊,只要萧言敢训斥她一句,她就能顶萧言十句…[查看全文]

  • 暗恋七年爱的代价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仍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在小学时,女孩是一个安静乖巧的孩子,一直都是。而男孩则一直惹是生非,调皮捣蛋。…[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