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原来你在我回头的地方等我

正文字体:
日期:2006-5-11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羸弱的身体摇摇欲坠,长期的营养不良,让我觉得世界居然还能这么凄惨。在名牌吞噬高校学生的生活以前,他庆幸的得以全身而退,这自然归功于他的贫穷。他的话并没有让我觉得意外,见他的开始已经了解到他用了学校扶贫学生的基金。我看了看他的眼睛,确定了那种坚定之后,我点了点头,告诉了他..

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羸弱的身体摇摇欲坠,长期的营养不良,让我觉得世界居然还能这么凄惨。

风雨十年间,我从一个城市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如果对家还有概念的话,那就应该是他了,最是难得我能够在人海中还能认出来他,在我曾经求学过的高等学府。他依旧羸弱,却已经是翩翩少年,帅气的脸,飞扬的五官让我觉得让他演偶像剧都可以,只可惜我不是导演。在名牌吞噬高校学生的生活以前,他庆幸的得以全身而退,这自然归功于他的贫穷。而他在学校,却也不隐瞒这个,他也在打工,同学们习以为常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我去看了他。

小若姐,没想到能碰见你。他惊喜。

你长大了。我淡然。

没有了嘘寒问暖的客套,彼此沉默的坐着,象两尊雕像。他低垂的眼敛轻轻颤动,嘴巴张了又合,我轻轻的问他: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他慢慢抬起头,眼睛里透着一种坚定,一种早熟的孩子的那种少见的表情:小若姐,我的家里没人了,以后我不会再回去了。他的话并没有让我觉得意外,见他的开始已经了解到他用了学校扶贫学生的基金。

我看了看他的眼睛,确定了那种坚定之后,我点了点头,告诉了他我公司的地址,留下了电话。

随后的四年,他每个周末都在公司楼下的公车站牌那里等我下班,每次都拿着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东西。一点花店没有的花,星星碎碎的,却很香,一顶市面上没有的帽子,他说是找卖玉米的老农要的玉米皮编的……最惊讶的是有一天,他居然给了我一个瓶子,瓶子里面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虫子,很大,肉肉的,五彩斑斓,我问他那是什么,他说:那是蝴蝶的翅膀。

我知道那东西不是,但是也隐约感到了他的哀伤,医学院的学业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而我,也同样担忧。

公司的同事知道我有了BF,也知道他是我弟弟,却讶异我们那种淡淡的姐弟情分,而BF也问过我,为什么要找个弟弟情敌给他。知道这个,我很没形象的狂笑一通,指着他的脸笑着骂他没出息,BF不愿意,过来呵我的痒,而我们所处的地点现在回想起来,就不得不承认那绝对是一个很暧昧的地方--卧室。我们理所当然的滚在一起,自然而然的他抱我来到床前,顺其自然的我做了一个郁闷的小妇人,在那个漆黑的,让我想起他深邃的双眸的夜里。

我开始准备结婚,所有的喜事都要提前通知的,自然,我也告诉了他。他听了以后没有什么表情,这让我觉得我真的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他的姐姐而不用担心学校的女生因为我的出现而不喜欢很有女人缘的他。

之后的一个月,我努力的让自己不再那么在乎这个婚姻的纸,我知道这纸什么也保护不了,可是还必须得要它,BF的家中对我也很满意,让我对未来不再担心有什么后顾之忧。

终于结婚了,拿着我的喜贴,我在酒店的门前看见了他,正午明媚的阳光下,他居然显得很憔悴,我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学习太重,而且,打工的薪水太少,他多兼了一份工。我有点心疼,年轻也不是随便可以糟蹋的资本,我告诉他放假的时候可以来我这里做点杂事,他说不用了,转身从后边的书包里取出一个盒子,姐,这个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等你回家了再看好么?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很开心,他转身而去,脚步有些踉跄,我突然想叫他回来吃完饭再走,看见这样,以为他休息不好,还是让他多休息休息吧,我这样想。喜悦重新湮没了我,我走回了酒店里开始继续招呼客人。

酒宴还没有结束,我的手提电话突然暴响,因为一直在礼服的夹袋里,我赶紧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

小若姐姐么?铁伟不行了,在学校附属医院的急诊室呢,你快来!

我顿时觉得头晕,也许是累的,我迅速收起电话,穿着礼服,打了个车,就来到了医院。

他躺在那里,身上都是管子,护士和医生进进出出,三台监护一起在他身边跳跃着各种数字,我慌了,问在场的一个女生,记得那是一个叫小雅的和他很近的女孩子。

他到底怎么了?

小若姐姐,我不知道,小雅的声音带着哭腔儿,中午他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还没上楼就昏倒在公寓楼前,是大新和亮子抬他上来的,然后他就不能喘气了,我们就把老师招徕,送他来这里了。

中午?那不是我最明媚的时刻么?

然后呢?我急忙又问。

然后……然后……小雅突然痛哭,然后医生检查了,就说他不行了……

我跌坐在陪护坐的板凳上,抓着小雅的手,直到她喊疼死了,我才放开。

我的手机开始不停的接打电话,关于市内各大医院的,各个医院都回复说医学院附院技术设备是全市最好的了。接了最后一个电话,我颓然垂下无力的手,此时,眼睛已经盈泪,心,开始有点痛了。

叮……电话又响,我看了看号码,是BF,哦,老公的,他急切的问我在哪里,怎么回事。

我半天没说话,哑着嗓子说了一句:宴席取消,我有点事。那边的他突然开始恶骂:我就知道你跟那小子不对劲,你自己看看他给你的什么东西!!!我悚然一惊,对了,他的礼物我还没看呢,我抓过礼服的披肩就准备冲出去,刚打开门,迎头装上了骂我的人,小若,你的心肝还给你!说完把一个盒子摔在地上夺门而去。

我仔细的把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厚厚的一叠纸,每张纸的正反面都画了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我的画像,速写,素描,钢笔,淡彩……头部,身体,背影,动作……我屏住呼吸,一张一张看下去,看到最后,是一张眼睛的特写,那眼睛中的深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仔细看下去还有几行小字:

若,这个是我,我的眼睛,对着镜子的素描,你看见了什么?那里有我的爱情,我的初恋,我的童年,还有你和你的电话号码,我情感的唯一寄托-小若姐姐。

在我还没有落泪的杀那,病床上传来呓语声:13717758521……13717758521……我的身后突然传出一声恸哭,小若姐,这个是你的电话号码啊,小雅呜咽着说:亲亲我吧,我爱你……

看着铁伟嗫喏的嘴唇,我轻轻俯下身体,将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而后,我看见了一滴泪,和一个微笑。我转头去看那几台监视器,发现已经不再有工作的痕迹,我狂叫:医生医生……外间的护士和值班医师飞快的开始做生命体征检查,一个医生翻了翻铁伟的眼皮,面无表情的说:瞳孔扩大,拿起铁伟的手又说已经没有脉搏了。

我擦了擦泪,看着护士把管子和仪器去掉,小雅躲在角落里,咬着手,红肿的眼睛已经,没有了泪水。

护士要把白单子盖在他的身上,我说,让我来吧。我轻轻的把单子给他盖上,低头吻去了他最后一滴泪水。

医生拿了个夹子过来,谁是家属?我走过去,拿起笔问医生在哪签字。医生指了下。我签完了字,告诉小雅,你回学校吧,这里我处理。小雅看着我,他的东西呢?不用了,他不需要那些东西了,我淡淡的说。

伟,我带你回家看看吧。

十四年后,我带着我的弟弟回到这里,葬了他的骨灰,发现四周居然也有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花,我摘了一把,放在他的坟前。离开的时候,我忍不住又回了回头,发现伟的影子在阳光里对我灿烂的微笑……

来源:互联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