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当我宣布三个月内搞定系花时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11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系花已经替你画了好几天图了。我跨进专教时教室里一片寂静,稀稀拉拉的几个学生都在聚精会神地埋头苦干,系花也在。那名女生随即走到系花身边,趴在她耳朵边说话。系花抬起了头,要是走在街上我绝对认不出她。

鸟儿飞过是鸟儿的事,也许鸟儿会站在草茎上稍做休息,但草是留不住鸟儿的。我在自己彻底崩溃之前急急地说道:再见。然后就扣了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又响了起来,我没有接。电话铃宁死不屈地持续响了下去。我躺在床上,透过窗子数外面的星星,感觉心房一阵阵的抽痛。大约半小时后,电话铃声停了。宿舍要关门了,她一年定得回去。我推开窗子,窗台离地面有三十米高,任何人掉下去之后都会粉身碎骨。夜风很长,很凉。楼下的什么地方传来很有名的歌<此情可待>。

两天后我一脸风尘地回到了学校,身上蹦子皆无。临走前我把我妈给的两百块钱又悄悄塞给了我妹妹。幸亏火车上有水,要不大概下不了车。我晕头转向地冲到了系办公室,听着劈头盖脸的批评履行完补假手续。考虑到确实事出有因,学校未做追究,只是警告我不可再犯。

我从系里出来时已经饿得快要虚脱了。我冲进小卖部,依仗往日的信誉赊出了一瓶啤酒和一个面包,就坐在操场上开始吃。这时已经将近中午,低年级的学生们下课到食堂,看见我时窃窃私语。我低下头,我的衣服还算干净整齐,他们不至于把我当成要饭的。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忽然我被人揪着领子提了起来。回头一看,是老大跟老三。他们一脸惊喜之色:回来了?快去专教看看吧。系花已经替你画了好几天图了。

我跨进专教时教室里一片寂静,稀稀拉拉的几个学生都在聚精会神地埋头苦干,系花也在。不久之后有个男生抬头看到了我,吃了一惊,然后快步走到一名女学生桌前,悄悄地说了句什么。那名女生随即走到系花身边,趴在她耳朵边说话。系花抬起了头,要是走在街上我绝对认不出她。不到两周的时间她变得憔悴不堪,楚楚可怜。教室里其他人全都知趣地互相扯一扯衣袖退了出去。我走上前,无限爱怜地看着系花本来鲜艳娇嫩,现在却长了一溜水泡的干裂嘴唇。系花怔怔地望着我,小心翼翼地问:电话里你骗我的是不是?

那一刻就是铁石人也会软下心来。我再也没有任何勇气对系花撒谎。于是我只有不说话,我低下头去,慢慢翻看着系花替我完成的图纸。

电话里你骗我的是不是?系花又问了一模一样的一句话,声音象纸一样薄。一刹那间我微微弯地的身躯一震。我感到心如刀绞。可是在我刚开始追她时就注定了必须伤害她一次,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们生活在不同的社会圈里。于是我硬起心肠,声音沙哑地说:没有骗你。

哦。系花的声音空洞。我抬起头,她呆了半晌之后默默地走向房门,脚步飘忽。我紧紧地抓住桌子,否则我会冲上去牢牢地一把抱住她的。

系花终于走出了专教。门还在来回摆动时外面就传来了物体堕地声。我冲出去,几个守在外面的女生正搀着缩成一团,无声抽泣的系花。她们全都以仇恨和蔑视的目光看着我。最后她们把把系花搀走了。我失魂落魄地在走廊上转来转去,不成调子地低声呼喝与狂笑,并且悲哀地发现我爱她爱得居然如此深刻。我觉得脸颊有点冷,伸手一摸,居然是一滴泪。

后来我出去给广告公司打电话,我饿了,我要吃饭,而学校里大概没有一个人肯管我饭了。不管我是痞子还是败类,我都得活。

在其后的几天里操场成了我的饭桌。我总是在中午和晚上独个儿买一瓶啤酒和一只面包坐下就吃。操场上飘来张楚的歌<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觉得我确实可耻,何止可耻,简直是无耻之极。象我这样的早该拉出去成批枪毙了。几天来老是有个似曾相识的低年级女生在我不远处停下,看上半天再走。于是在极度的空虚与无依无靠之中我开始象一个真正的流氓一样无法无天地勾引她。不久我就成功了,两天之后又觉得没意思,于是把她踹了。后来又换了一个,又踹了。我不知道这种留不下任何记忆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六月。天气热了起来,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有一天正当我照例无聊地在操场上喝酒时,系花她们寝室的一个女生出现在我面前,严肃地对我说:她有话要和你说。

寝室里只有系花一个人,我在她对面坐下,惊奇地发现她脸上的美丽之中夹杂了少许茫然和心碎。我垂下头,她开口了。她说她在墨尔本有个叔叔,老两口无儿无女,想叫她去澳洲读书定居。大概七月分就要走。

这件事应该用不着和我商量。我说。其实我在一片茫然和悲痛之中觉得自己死了算了。

她有些烦躁地摇摇头。

你还喜欢我么?哪怕只有一点点?她忽然开口问到。我不知所措,抬起头来,只能看到她一双迷离的搀杂着希望与伤心欲绝的眼睛。我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可以再和我多交往一个月么?她急切地问。

我一时无法回答。最后相当谨慎地说:别玩了我怕我会陷进去,你也别陷得太深。

这是我在国内最后一段日子了,我想过得快乐些。你能帮我骗骗我自己么?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一瞬间我的心房又不胜酸楚。我想到了上几周噩梦般的日子,想到了我给她和我自己的巨大伤害。最后我说:

可以。

系花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笑容,那是一种悲伤之中的笑容,象一朵行将凋落的梅花,让人觉得甜美又无限惋惜。她别过了头:从明天开始好了。尽你最大的努力骗我吧。

于是在整个青春的最后一段岁月里我和系花恢复了形式上的恋人关系,我们依然甜言蜜语,如胶似漆,但很难,很难再找回当初的感觉了。我们就好象一对吸毒者,在饮鸩止渴一般疯狂地追寻精神寄托。我们清清楚楚地知道最后必然会导致更深的痛苦,但我和系花都顾不了那么多了。随着毕业的临近,我们也变得越来越是柔情似水。日期是个敏感的话题--系花会在毕业第二天乘航班到北京,然后转去墨尔本。

在经历了答辩的紧张、彻夜的狂欢和抱头痛哭之后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在毕业的那一晚我和系花最后看了一场电影,其间她把我的左臂掐得乌青。最后我们又象从前一样坐在电影院前的台阶上。系花躺在我怀里对我说:象上次那样抱着我。

我服从了。

你曾经跟我说真的恨你就伤害你,我恐怕做不到了。因为我爱你,爱得快要死了。系花说。

我知道。

你爱不爱我?

......

就算是骗我吧,说你爱我!

......

你看来是不会开口了。系花一声轻叹,单薄的身子在夜风之中动了动。只要你说爱我,我就跟你回你的家乡去生活一辈子,要不我们一起出国,我要嫁给你......

你怎么了?你哭了?你哭了!

我底下头,刚刚有一滴泪珠掉在了系花的脖子上。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

快点说啊!!我快没时间了......系花泣不成声。

我没有哭。我尽量平静地说。可能是掉雨点了。咱们回去吧。恰恰在这个时候远处响起雷声,眨眼间一滴滴雨水打在干燥的地面上,可能还有我的泪。系花慢慢地站起身来,我摸摸口袋,那里有一封信,不,是一张便条。我已经没有语言组织能力去完成一封信了。那是我为自己写的第一封情书,非常短。我为自己写的第一封情书,非常短。

"你问我是否爱你,是的。我从未如此强烈地爱过一个人,象爱你一样。也正

因为爱你我不能让你把终身托付给我这个浪荡流离、一无是处的人。我在电话中所说的一切全是假的,这些谎话伤害了你,却彻底地毁灭了我。如果我可以出国的话,如果我的家人不需要我的话,如果我能给你幸福的话,我会亲自对你说。可是现在不能。我只能谢谢你留给我的回忆,我会用它过完剩下的岁月。别了,我深深爱着的人,我爱你。"

本来是想在上飞机之前交给她的。现在快湿了。我在犹豫该不该拿出来。我抬起头,系花在雨中等待着。你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好的女人。我在心里说,悄悄的把信取出来,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你明天还要赶飞机,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不用了......系花回答,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给我这些美好的时光,再见。她在哭。

再见。

我目送着系花消失在夜之尽头,忽然我快步追上去,一边跑一边大喊:等等!我还有话要说!我不管啦!放走你我会一辈子后悔的!我爱你!

"嘭"的一声撞击声打断了我的话,我姿势笨拙地飞了起来,看到了一对巨大的车灯和一张惶急的司机的脸,在晕过去或死过去之前我想:她听到了吗?

黑......

黑死了.....

很黑!我忽然喊出声来,伸手向往眼前摸,立刻被几双有力的手按住了。瞬间人间的一切又回到了我的思想和感觉,嗅觉告诉我:这里是病房。

放轻松。老大的声音。没事的。断了两根肋骨而已。你昏迷了一整天。那司机人还不错,他按你电话本上的号码给我们打了电话。

我的眼睛呢?我惶急得大喊。

头部遭到重击,暂时失明。放心,一个月后就又能看得见了。

......系花呢?我女朋友呢?

走了,去了墨尔本。

我在病房里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嚎哭。那司机干吗不把我撞死呢?

兄弟还是兄弟。老大老三他们把我送回了家,我也算是毕业了,伤好后就可以工作了。我要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副手套给妈妈,买个暖水袋给爸爸。同寝的兄弟都没有走,他们说是反正渡假,在哪儿都一样,其实是怕我闷,我知道。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盖茨考得一塌糊涂,最后偷渡去了美国。他们给我留了一张通讯录,最后,他们说系花直到飞机起飞前都一直在等我,她不知道我被车撞了。

除了眼睛之外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又可以喝酒了。我们再度开席。在某次酒席上老三忽然冲进来大喊: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脱光衣服后,爱情就哭了

    此时,我的爱情哭了。因为我知道,让一个恋爱都没有谈过女子,在一个浑浑噩噩的男人面前脱光衣服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除非你兽性大发。于是她给我煮泡面。可是家里除了泡面就什么都没有了。…[查看全文]

  • 当我们单身了我来娶你

    今天,我和分手10年的女朋友在MSN上相遇了,似乎是冥冥中的一双手,使我们在10年后的今天有了分手后的第一次交谈,4个小时敞开心扉的交流,吹开了尘封的记忆,揭开了久愈的伤疤,随着一个个误解的消除,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几乎无法面对过去┅┅忘了向大家交代,我是…[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