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的爱情像是他们的中场休息

正文字体:
日期:2006-5-11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倾诉者:木子 年龄:23岁 职位:某杂志社实习编辑木子最终失去了她的爱情,流连在这个城市里那些曾经熟悉的街巷,流连在那些印有他们爱的痕迹的地方,她无言地抛洒着心底那抹浓浓的惆怅。之后的几天里,不知怎么我的心情总是很难平静,像是被什么东西牵着一样,拿不起也放不下。得到爱情的时候,往往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

倾诉者:木子

年龄:23岁

职位:某杂志社实习编辑

木子最终失去了她的爱情,流连在这个城市里那些曾经熟悉的街巷,流连在那些印有他们爱的痕迹的地方,她无言地抛洒着心底那抹浓浓的惆怅。

天空中,透过阴郁的云层挤出的几缕阳光竟然也那么刺眼,照得人心乱如麻。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不管那座大学校园曾经为我留下了什么,我都终将离开它。随着毕业的来临,这个美丽的城市还是抛弃了我,为我留下的,只有记忆里抹不去的伤痛。每当黄昏掠走天边的最后一抹阳光时,我总是无比感伤。

三年前刚到大学报到的那一天,我惊喜地发现,同寝室的一个女孩子居然和我来自同一座南方城市。更巧的是,我们在初中和高中时都在同一所学校就读,只是不同班。认出彼此后,我们俩简直高兴得忘了形,拉着手大呼小叫地傻笑了好半天。她叫萍,我们从此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每天几乎形影不离。

不久后,天气渐渐凉了起来。那个初秋的晚上,我和萍手牵手在校园里看露天电影。正看得入神时,眼前突然被一个黑影挡住了。正要伸手去拍他的肩膀让他躲开一点,他却突然转回头,定定地对着我们。我正莫名其妙时,萍已经失控地叫了出来,那种惊喜的表情,不亚于当初看到我的时候。萍又突然转向我,问我认不认识他,我回忆了好一会儿,茫然地摇了摇头。萍介绍说,他叫磊,也是我们高中时的同学。后来他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参加他们寝室的一个聚会,我是一个天生爱静的人,不太喜欢人多热闹的场合,我推辞了半天,他还是坚持请我们去,后来萍也跟着劝我,说我不去她也不能去,我这才只得跟着去了。

可能因为都是同龄人吧,那天大家玩得都非常开心。或许磊是觉得跟我不熟悉,怕我受冷落吧,总是格外地关照我。回去的时候,我开玩笑地对萍说:“没想到你这个同学还蛮细致的!”萍反问我:“怎么是我同学,难道不是你同学啊?”“可我原来不认识他啊……”萍只是笑笑,没再说什么。

之后的几天里,不知怎么我的心情总是很难平静,像是被什么东西牵着一样,拿不起也放不下。我有一种直觉,我和磊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可又过了几天,却一直相安无事,我开始怀疑我的判断,并嘲笑自己自作多情。渐渐的,我强迫自己的心平定下来,努力不再去想这件事情。

接下来的日子,更多的闲暇时间我让自己沉迷在网络里。后来,我结识了本校一个叫“寂寞回头”的网友。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友谊也日渐深厚,我已把他当成一个“虚拟与现实交界地带”的无话不谈的朋友。偶然间谈起磊,他居然也认识他,从此我们之间又多了一个话题。

我含蓄地表达了自己曾经的期待和失落,他只是听,不时打出一个省略号,示意我继续说下去。不需他表什么态,这既照顾了我的矜持和面子,也符合我倾诉的愿望,我一直很感谢他这种无言的善解人意。有一天,我终于没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忘记了矜持,很开心地对他说,“知道吗,今天我看见磊了!不过他没看见我。他坐在他们寝室楼门前吃冰糕,那样子就像个孩子,好可爱!”“你看了他多久?”他问。“呵呵,不好意思,一直偷偷地看了好久啊!”他突然问我介不介意语聊,我戴上了耳麦。“你今天可是泄露了心里的秘密呀,这么不小心?”他的声音有些怪异,但我听出了某种得意。“人家当你是朋友,你怎么这么不严肃?”我忍不住掩饰地责怪他。“好了,严肃。”他清了清嗓子。“这么说,你是真的喜欢他了?”他问。“是吧。我想是。”那边没再说什么,顿了一下,随后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我发现我的心又无法平静了!这种倾诉不知不觉间把我引向了更深的思恋,让我对磊越发难以忘怀!

“十一”长假后,磊突然来找我了,这让我那么猝不及防又那么狂喜。当我知道磊就是“寂寞回头”时,真是又羞又气,尴尬得无以复加——想到自己居然曾对着暗恋的人大声表白,真恨不能钻进地缝里!我羞得满脸绯红,一直把头垂下去。他伸出手慢慢托起我的脸——说他很感激我的表白,因为那同样是他想说的话。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是真的!”他深深地点头,让我相信他。没想到我在心中默念着幸福的时候,幸福已经悄然地来了——那一刻,我真是幸福得一塌糊涂!

得到爱情的时候,往往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切,却忽略了这世上还有许多东西是善变的。爱情有时就像水中的鱼——你可能抓住了它,但它同时很容易就从你的手中溜走。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得了一场重感冒,高烧不退,好几天没去上课。昏昏沉沉的记忆里,惟一存在的就是磊模糊的影子。但不知为什么,偏偏那些日子磊就像突然蒸发了一样,没有一丁点儿踪迹。心烦意乱的我想向萍诉苦,可那段日子萍也总是早出晚归的,而且好像在躲避着什么。在我受伤的时候,最在意的人却都不在身边——我只是伤感地觉得自己好失败!

又过了些日子,我收到了一封信——当我看到信尾处磊和萍的联名落款时,几乎当即晕倒在地。“木子,对于我们任何一个人来说,你都是一个特别重要,也让我们特别在意的人,这点请不要怀疑……我们真的不想伤害你,但是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我们过去就相恋过。分手后我们曾以为永远错过了,但我们发觉,现实并不同我们想象的一样。我们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更不敢奢求你的祝福,只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正值得你爱的人……”

世间最难承受的,就是来自所爱及所信赖之人的伤害;但许多时候,或许惟有宽恕才能抚平我们内心的伤痛——宽恕别人的时候,我们也放过了自己。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