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让我尴尬的网恋故事(五)

正文字体:
日期:2006-5-11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其实,那时我还是在等清风的电话,我希望他来电话叫我回去。我还在等清风的电话,我不停的看手机。快12点了,我想如果清风不来电话,我该去找个酒店了,我对保罗说:我要回家了,很高兴认识你,再见。我这时开始害怕,我好象才清醒过来,我是跟着一个陌生人回了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的手里还握着手机,清风一直没有..

我很累了,想休息,但不知去哪,我看到周围全是酒吧,我不会喝酒,我想进去坐坐吧,呆一会就走,想想去哪里过夜。其实,那时我还是在等清风的电话,我希望他来电话叫我回去。

我找了个位置坐下后,那天酒吧人不多,我只要了一杯水,我太累了,好象有几分钟不在记忆中,一个声音传过赤我时候,我象被人吵醒惊了一下:“我坐这里可以吗?”我顺着声音抬起头,一个很高的外国男人站在我面前,他的中文很好,手里拿一杯酒,面带微笑,看上去并不讨厌。我点点头,他坐在我对面。

他好象没想和我说什么,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喝酒,我却感到不自在。我感觉他一直盯着我看,我看他的时候,正好碰到他的目光。我问他:你叫什么?我不知为什么要问这么一句,那时我还在痛苦中,对其他任何人叫什么是没有兴趣的。

“保罗,张保罗,他用标准的中文回答我。

我说:什么?paul?

他说:张保罗,请叫我的中文名字。我被他的认真逗乐了。我笑着说:好的.保罗。

我不善于与陌生人聊天,但是保罗说话却很轻松,主要是他的话比较多,我可以听着不做答。我还在等清风的电话,我不停的看手机。快12点了,我想如果清风不来电话,我该去找个酒店了,我对保罗说:我要回家了,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保罗善意的笑笑说:OK。然后用手指指我的手机问:可以吗?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以为他想借电话,就把电话给他,他拿起电话就开始拨号码,然后他的电话响了,他说:谢谢。那是我的号码。分手的时候,我们还握了握手。

我走出了酒吧,想了想该去哪儿,这时我看到保罗也出来了,他说:顺路吗,我们一起走。我并不知道自己去哪里,当时我说出了一句连自己都觉得很荒唐的话:你去哪,我就去哪。保罗大笑起来,他可能以为我在开玩笑,耸耸肩:OK,OK!

我告诉他,开玩笑的。不过今晚不知道去哪里。他说:我有三个房间,可以借你一个。我怀疑的问:真的?他笑笑:真的。

我象找到一个老朋友,跟着保罗走,他心情特别好。他住的地方离酒吧很近,他告诉我他是美国人,算是个汉语学家。在中国做访问学者,并帮着一些美国的公司做些咨询。他问我作什么工作时,我不想告诉他我无业,就把专业说出来“国际贸易”,他说:太好了。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到了保罗家里,他带我去了一间屋子,说:这里。我这时开始害怕,我好象才清醒过来,我是跟着一个陌生人回了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的手里还握着手机,清风一直没有来电话。我看着这个老外,看不出来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想他会不会以为我是做那行的女人?我对保罗说:我还是不麻烦你了,谢谢你。

保罗问:为什么?你可以在这里住。

这时我看他好天真,刚才的防备心理稍微放松一些,点点头。

这一夜我睡得很香,一觉醒来已经早上9点钟。我看看手机,没有未接电话。我心里好失望。我给清风拨了电话。

清风:我知道就是你。

我说:是的,你知道是我。我带着一丝怨气,我想他为什么不向我道个歉呢?

清风:今天有空吗?来我家。

我说:去干嘛?你会方便吗?

他又沉默了。我是故意在气他,我希望他问问我昨晚怎么过的,但是没有。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我已经无家可归。

他沉默的时候,我开始哭了。清风感觉到我在抽泣,他说:别耍小孩子脾气了,你心情不好,今天就别来了。我很想见他,我想告诉他我没有家了,我想告诉他我昨晚是怎么样的心情去的酒吧。可是,我却说不出口。我只是哭。

清风看我一直哭,他就说:我换个地方不是想离开你,你别多想了。听到这句,我更说不出话来,我不知该如何告诉他我现在的情况,他会接受我这个身无分文并且无业的女人吗?我觉得很自卑。

我说:下午我们再联系吧,我上午有事。

其实我上午根本没有事情。我只是不想让清风看到我现在的丑状,我的脸上全是泪,虽然刚睡醒,却还是累。我才想到保罗,这是他的家,我不该再呆下去了,我要去告别。我随便用水洗洗脸,就进客厅,没有人。

我看另外房间的门是开着的,保罗走出来。问:你好吗?他这么一问,我猜他刚才听到了我在哭。不知道是不是委屈太久,被他一问,我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告诉他,:不太好。

保罗说:我可以帮你吗?

我点点头,问:我想租间房。保罗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要租他的房间,他马上说:可以住。

我看他误会了我的意思,而且一想他一外国人,还不如我对上海熟悉,到哪里去帮我呢?我说:我再找别处。保罗和我说话时,表情一直是很认真的,这和昨晚那个天真的样子不同,今天看上去比较成熟,我看他的样子,大概35岁左右。

保罗又说:如果你有困难,我可以帮助你。

那时在上海,我除了清风之外,好象没什么可以联系的人了。这个保罗,我看他一点不象坏人,我想接受他的帮助。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