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你为什么不躲呢

正文字体:
日期:2006-5-11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面容,红色的唇。突兀的色彩让自己都觉得寒冷。镜子里还有一个他,白色的衬衣,米色的亚麻布长裤。许是觉得我疯癫了吧,我都觉得自己是快成个傻子了。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面容,红色的唇。突兀的色彩让自己都觉得寒冷。我叫锦瑟,繁华似锦,花败萧瑟。

镜子里还有一个他,白色的衬衣,米色的亚麻布长裤。他手中的烟头凶猛地燃烧,青色的烟让他的容颜都变得不再真实。他叫曾凌。

我是他的女人,他不是我的男人。

他是她的,一个传说中,我素未谋面的女子的丈夫。她很爱他,他不爱她。

相逢

酒精真是一样好东西,我醉倒在吧台上,一室喧嚣繁闹灯红酒绿,还是敌不过失去爱情的悲伤。我细软的手指快是握不住手中的酒杯了,只觉得地平线不停晃动。金褐色的液体散发着浓烈的醇香,我想我是醉了。

我想起一个男人的脸,消瘦的颧骨和闪躲的眼。4年大学里纯白的情感,在金钱面前,不过是一纸空白的契约。我看见那个丑陋女子得意洋洋的笑容和这个男子回避躲闪的眼睛,突然之间爆发的笑声让三人都胆战心惊。许是觉得我疯癫了吧,我都觉得自己是快成个傻子了。做了那么久的快乐傻子,为什么就不让我继续傻下去?何必要揭破这层虚伪的面具?是他熬不下去了,还是她熬不下去了?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冰凉而又纯粹。我掏光了口袋里所有的钱,买了这家高级俱乐部里最便宜的一瓶酒。酒不醉人人自醉,灼热的液体烧烫了咽喉,无处发泄,只能从泪腺里奔腾而出。廉价的睫毛膏花了,眼泪都成了黑色的粘稠汁液,在下眼睑绘出诡异的图形。仿佛是滴落下的岩浆,烧着脸,烧着心。

酒吧无奈地面对着我,“小姐,你喝多了。”他企图收走我手里的空杯。

“你滚开!”我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我奋力抗争,用我所有的力量和勇气,还有剩下的呼吸。我真的醉了,一眼望去,所有的东西都在颠簸游移。

我砸碎了一个瓶子和两个杯子,英勇反抗的代价是直接被酒吧的保安扔出了大门。我的牛仔裤摔破了,膝盖上的皮肤碎了一块,渗出星星点点红色的血丝。酒精麻醉了所有的神经末梢,我也是不觉得疼痛。只是胃里翻涌出来的酒气,最终让我吐得昏天黑地,不省人事。

浓烈的酸臭味和夜间清冷的空气让我打了个冷战,脑子也清醒许多。努力睁开沉重的眼,只看见一辆前厢上被我吐得无比恶心的轿车,和车窗后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很英俊的男人呵,锐利的眼睛和深邃的法令纹。带有攻击性,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靠近。

他下车了,我努力撑起身体去面对他。鬼知道他会把我怎么样,大不了一死。醉鬼的脑子全是短路的破烂机器。只是他真的很英俊,我突然想去亲吻他的嘴角,啃啮吞噬。

我很直截了当地去做了。我真是个本能的女人。

他没有回避我的亲吻,只是那样站着,一动不动。

我突然是咯咯笑了起来,“你为什么不躲呢?”

他什么都不说,安静地注视着我。突然之间拽上我的手臂,直接把我塞进了车子。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这一夜,风很冷清。我把完整的自己交给了他。呵呵,谁又能相信,四年和那个男子的爱情里,我们竟是纯洁如孩童。我只是相信了他给我的承诺,和白色头纱的誓言。数度要求,我依旧是矜持。而这一夜,就这样轻易把自己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一夜承欢,陌生男子激烈的亲吻和进入,我感受着他在我体内沉猛的爆发。很痛,也很快乐。我庆幸自己初尝情欲的回忆并不糟糕。都无法把自己给所爱的人了,给谁还不都是一样。我闭上眼睛微笑,只是不经意间,眼泪还是滑落了眼角。我用完整的自己,祭奠了我残缺的爱情。锦瑟啊锦瑟,你终究是无法挽救自己的灵魂了,何不干脆堕落彻底?

醒来时分,已是日上三竿。虽是知道自己不再完整,可那白色床单上凄艳的处子红还是让我心眉隐隐泛疼。周身的酸痛和宿醉后的迟钝,我真是有了一睡不起的念头。

“你去洗下澡吧,会感觉舒服一点。”他早已穿戴整齐,站在白色窗帘的阴影下抽烟,“洗完出去吃点东西。”

我才是发现这里并非宾馆的装潢,感叹这个男子的大胆,也不怕一夜激情后,陌生女子会否无休止的纠缠。我拣起散落一地的衣服,低着头走进浴室。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耳际的那抹绯红,嘴角是一丝很难察觉的浅笑。

水温很烫,玻璃上蒙着白色的雾气。大气的装修,简单却精致的洗漱用品。察觉不到任何女性的气息,原来这就是单身汉的生活。我用力搓洗自己的身体,皮肤都被擦红了,我却还没有停止的意思。我是不是觉得自己脏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真的,是不再完整了。就象一个被人丢弃的破布娃娃,没有选择的权利。最多,只有被选择的余地。

昨夜的衣物上有腐烂的臭气,我自己都无法容忍。破掉的膝盖很痛,似乎有些发炎的倾向。我只能穿着我的黑色内衣和破牛仔裤走出浴室,“对不起,请借我一件衬衣。”

他笑了,从衣橱里翻出一件白色衬衣扔给我,“换上吧。”我接过衣服,在衣橱门关上的时候,发现一片的白。白得都有些刺眼了,喜欢白色的男人,都有隐约的洁癖。

柔软的面料和精细的做工,我知道这件衣服必然是不便宜的。我坐在他的车里,暗雅的古龙水香气,在小小的空间里,漫漫蒸腾开来。我发现自己开始变得很柔软,曾经的坚强外壳一旦卸除下来,变是温柔如水。红楼中的宝玉最终选择犀利的宝钗,男人终究也是需要依靠的动物。还是想起他的誓言,其实誓言也不过是一场虚幻的风花雪月,风一吹,就这样散了,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高档的西餐馆,他为我点了一份牛排。我手足无措地看着刀叉,直到他为我切割好,我方才知道如何进食。我真的很饿,丝毫不掩饰我的欲望。五分熟的牛肉很嫩,汁液和血在口腔里彼此纠结回荡,兽类喜欢的气息。他还是很安静地看着我,有时候会吃上一尾大虾,或者喝上一口汤。优雅地擦干净嘴角,继续看着我狼吞虎咽。

“饱了么?”

“恩。”

“你叫什么?”

“锦瑟。”

“景色?”

“不,锦瑟。繁华似锦,花败萧瑟。”

“这不是一个好名字。”

“和你没关系。”

“我是曾凌。”

“哦。”

“我送你去上课。”

“好。”

仿佛一场交易,我穿着宽大的男式衬衫,尾随他,穿越过美食和人群,可笑而滑稽。

这一天,我20岁差3天,失恋后借酒放纵,认识一个男子,叫做曾凌。比我大6岁,高大英俊。带我吃牛排,借给我白色衬衣。

3天后,我的20岁生日,他送给我一份礼物,那套房子的另一把钥匙。我光明正大地搬离了拥挤潮湿的学生宿舍,简单的行装,径直上了他的奥迪A6。我看见曾经的他惊异鄙夷羡慕的眼光,只是这一切都是不再重要了。

从来不去询问他的生活,只是安静地承受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发现彼此都是如此寂寞的人,沉默无言的时候,只能用做爱去解决一些问题。并没有怨恨,反是有些欢喜的。喜欢激情褪去时他带有烟草味道的亲吻。他们说薄嘴唇的男人都是薄情的,我用手指抚摸曾凌的嘴唇,你是么?

锦瑟,不要去争夺不属于你的东西。

呵呵,我知道。

我把脸埋进他的锁骨,呼吸变得均匀,你放心,我不会爱上你。

日子波澜不惊,结束了大学生活,我依旧习惯呆在那个白色房间里,为一些杂志和网站写一些文字,换取一些绵薄的生活费。曾凌给我办了一张没有额度的信用卡,我一次都没有使用过,我不会,也不喜欢。我只喜欢现金掌控在手里的充实感,那么真实。物质,对我而言,不过是沙漠上的水滴,再多都是少,永远贪得无厌。那张薄薄的卡片,如何给我此般真切的拥有?呵呵。

曾凌偶尔会消失一段日子,我不需要他的解释。他也不用对我解释。我们不过是彼此温暖的两个陌生人,哪里需要什么辩解和承诺。我还是依旧很安静,哪怕是听见那个他结婚的讯息。只是有些意外新娘并非那个丑陋女子,呵呵,我们都是被现实打败的孩子,并没有责怪的意味。我想,如果我是他,我也会。

2年就这样过去,直到有一天,门被人叩开。我的左脸直接挨上了一巴掌,一个俗艳女子,身后,是曾凌隐忍躲闪的目光。我突然间想起了他那时的怯懦,故事再次重演。

我选择离开,用了那张脆弱的信用卡,住进一家还算干净的旅店。曾凌千方百计找到了我,我坦然面对,惨白的脸,却发现心已经纠结到抽痛。

他诉说着他和她的故事,类似的情节,异乡的英俊男子,认识了富家千金。俗套的剧情,得到他想要的事业和前景。只是没有爱情只有利益的婚姻让他觉得无法面对,难得一次半夜出游,遇到年轻如花瓣的失恋少女。那个少女,就是我。

我的眼泪开始往下掉,我意识到自己就将失去一些东西。单薄瘦弱的我,如何面对那个女子疯狂的报复?曾凌终究是放不下这一片光明的前程,他需要我的成全。我想我是清醒而倔强的,于是我挺直了腰杆,微笑地应允。只是看见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我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我拒绝他送我一程的要求,高姿态地离去,甚至不忘记跟他告别。其实,我们该是不会相见了。我们卑微的不只是灵魂,我是一个如此尊贵的女子,坚决是不为任何人而改变的,宁肯错过也不妥协争取。我是如此恋着自己,只是我想曾凌是不会知道,在我的坚强背后,我又是多么苍白无力。只是有些事情发生了,终究无法回头。

对于我而言,风继续吹,生活依旧平淡如斯。他不过是一个故事,一个没有结局,却不得不说的故事。仿佛一个影子,风一吹,便是飘散四处了。生活,生生不息,我依旧昂首<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