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被倒追的人同样累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11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他接受了这份爱情后,她又催他把自己带回他父母家。他希望这一次,他能掌握一下取舍爱情的主动权……见面之后,小南告诉我,他工作之余很喜欢读倾诉故事,分享别人的情感体验,所以当自己与女友小茜的感情出现问题时,他很自然地想到与我们联系。慢慢地饭店的生意上了正轨,我牢记父母的叮嘱,踏踏实实做事,不招惹是..

口述人:小南(化名)

年龄:26岁

职业:厨师

·他和同事的她交往并不多,还知道她有男友。但某天她突然表示和男友的感情出问题了。

·劝解未成,他反而收到了她的“表白”。他接受了这份爱情后,她又催他把自己带回他父母家。

·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感到有些不合适。他希望这一次,他能掌握一下取舍爱情的“主动权”……

见面之后,小南告诉我,他工作之余很喜欢读倾诉故事,分享别人的情感体验,所以当自己与女友小茜的感情出现问题时,他很自然地想到与我们联系。我看得出性格偏内向的小南有点紧张,因为在几分钟的时间里他连着说了三遍:“我们的故事实在太普通了。”

酒后吐真言,她说喜欢我

我的专业是厨师。2003年初,一个朋友叫我去S城新开张的饭店打工,我欣然前往。S城有山有水,夜景非常漂亮。新店开张,生意相当红火,我忙得脚不沾地,下了班累得倒头就睡,跟其他部门的同事也基本上没说过话。慢慢地饭店的生意上了正轨,我牢记父母的叮嘱,踏踏实实做事,不招惹是非。在饭店里上班的女孩子很多,我脸皮薄,从来不跟她们开玩笑。

到了第二年的4月26日——我记得很清楚——我轮到上夜班(16:00-次日4:00),晚上11点左右,客人差不多都离开了,没什么工作,这一班的同事们为了驱散“瞌睡虫”,就聚在一起闲聊。我照例没说多少话,可没想到,店里一个叫小茜的女孩子主动跟我说话。我这才知道,看起来性格活泼、长得也比较可爱的她是本地人,比我小6岁。小茜主动问我是哪里人,都走过什么地方,家里有没有兄弟姐妹,我一五一十地回答了。她又说,第二天轮休,我和她都不上班,建议两个人一起去逛街。

小南插了一句说,虽然没跟小茜说过话,可他隔着玻璃看到过有个男孩子骑摩托车接她下班,因此知道她是有男朋友的,所以对于小茜的邀请,他只理解为同事间的交往。

凌晨4点下班后,我回宿舍补觉,几乎忘了这码事。到了下午4点,收到小茜的短信,我赶忙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出门找到小茜,坐公交车“走马观花”地浏览S城的市容。到了傍晚,小茜忽然告诉我,那天是她的19岁生日,我想了想,觉得应该替她买个蛋糕,可是小茜不让我花钱。我还是觉得应该庆祝一下,就请她去吃火锅。饭桌上,小茜自己要喝酒,我平时不怎么喝酒的,因为是她的生日,我也就没拦着她,可刚喝了一会儿我就发觉情况不对,小茜的酒喝得太快了,再笨的人也能瞧得出她有心事。这时,小茜的手机响了,她拿起电话,没回避我,跟电话另一端的人大吵,几分钟后就把电话挂了。过了一会儿,对方又打过来,两人还是吵。如此反复几次,虽然我对S城的方言还听不大懂,可也猜得出,小茜在和她的男朋友吵架。后来他们终于不通电话了,小茜主动告诉我,她在跟男朋友闹别扭,但没告诉我具体原因。

到了晚上11点多,小茜已经喝下3瓶啤酒,还嚷着要再开一瓶。我着急了,坚决不让她再喝,并以同事的身份劝她,让她把心事说出来,不要借酒消愁。见小茜不肯说,我就想送她回家,可她说自己头晕,靠着路边的树,死活不肯说出自己住在哪里。我没法子,只好陪站。这样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小茜非让我带她去江边。我没办法,知道她心情不好,心想散散心也好,就带她到了江边。江边到了午夜依然很热闹,小茜望着黑乎乎的江面,跟我说了许多与男友不开心的事,还说男友的家人令她感觉如何不好。我以前也谈过一个朋友,感情一度很好,对恋爱的酸甜苦辣有所了解,于是用过来人的口气开导她,什么事情都可以慢慢商量,感情的事情急不得,两个人相爱不容易要好好珍惜,等等。

午夜,江边大楼的钟敲响了12下。我不知再说些什么,就不再讲话。这时小茜抬起头来,说出了一句让我很惊讶的话:“小南,你知道么,这一年多来,虽然没讲过什么话,但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好很好。”要知道我跟小茜的交往,满打满算还不足10个小时啊,所以我没有思想准备,连忙解释:“我是外地人,我俩之间不可能相好的,你不要瞎讲。”但小茜拼命地说“真的真的”,一再强调她说的不是醉话。我一向不擅言辞,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弄得非常窘,只得劝她,不要太冲动,让她酒醒后跟男朋友再好好沟通一下,还强调我俩的年龄差距太大,她年龄太小,两个人是不可能的。说来说去,将近两点了,我不想再拖下去,就替小茜叫了辆出租车,自己步行回到住处。刚进屋,小茜就打我的手机,我没有接,只是发短信告诉她我到了,让她早点休息。隔了一分钟,小茜发过来一条很“那个”的短信,大意是说她很喜欢我。

催我带她“走得越远越好”

第二天上班后,我没看到小茜的人影,心里很担心,就给她发短信,可是她并没有及时回复。我实在不放心,就问一位女同事,她的好朋友,得知她请病假了。第三天她终于来上班了,我放了心,冲她打了个招呼,她笑了一下,两人都没有多说话。我以为生日之夜的事就此告一段落,可是到了晚上又收到小茜的短信,说她真的对我印象很好。我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寄希望于她和男友尽快和好。

几天后就到了“五一”,我有三天假期,小茜又主动约我外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并没有拒绝。5月2日,我们来到S城最繁华的市中心,坐在一家肯德基聊天。我一直当小茜是同事,没抱什么念头,所以谈得很轻松,比平时的话多许多。谈到过生日那天的事,我跟小茜说,她那天喝多了,很冲动,说的是酒话,我并不当真,让她一定要静下心来和男朋友谈谈。小茜表现得很乖,没跟我争论。此后我们只是在店里见面时打个招呼。但小茜始终在关注着我,看我似乎不太高兴,就发来安慰的短信,我偶尔加班,她还发短信问我累不累,注意休息什么的。人在异乡,听到这种安慰话,心里还是热乎乎的。小茜的关心让我有些感动,觉得我们还能做互相关心的中性朋友。

6月5日,小茜又邀我出去玩。那天是世界环境日,全城都在搞主题纪念活动。我们来到江边一个角落,小茜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她跟男朋友正式分手了,希望我的心能接纳她。说完她就哭了,一边哭,一边伤心地说,她在S城活得太累了,希望我能带她离开S城,走得越远越好,她不想再见到那些朋友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那一刻的心情,惊讶?尴尬?烦躁?我呆立了10分钟,什么都没说。回到店里,我的心还是定不下来,就把小茜的话讲给一位要好的同乡听。他是成了家的人,听完就连连摇头,说我的家乡与S城相距甚远,没有结合的可能,劝我回绝。

然而,我没有听从劝告。在小茜的一再追求下,我最终接受了她,和她正式谈朋友。不知为何,小茜还是催我带她走,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我刚表示反对,她就跟我发脾气。我想想如果要离开S城的话,只有回老家了。6月22日,在小茜的催促下,我俩急急地离开了S城,走之前她也没跟她的家人打招呼。

小南的目光落在自己绞在一起的手指上,迷惑地说:“至今我都奇怪,我与小茜那时密切交往还不到一个月,她为何能如此信任我,让我带她走天涯呢?”

我事先给家里打电话,说交了一个S城的女友,马上带她回家。父母觉得两个地方离得远,不太放心,但我已经把车票买好了,他们也没办法反对。等小茜到了我家,因为饮食和习俗与S城差别很大,她非常不习惯。而我的父母对她率真、任性的小孩子脾气不太看得惯,第一印象不是很好。我在家里呆了半个月,在一个亲戚开的酒店帮忙。酒店离家里有些路程,我一忙起来,不能天天回家,也不能全心照顾小茜了。小茜很不开心,我一回来就跟我抱怨,说我父母不怎么关心她,与她经常发生小磨擦。我没办法,只好在市里租了房子,让小茜住在那里。因为她听不懂当地话,身体又比较弱,我就没替她介绍工作。可她从小就外出打工,在家里根本呆不住,那段时间总跟我因小事争吵,让我一下班就得回家。我偶尔跟朋友们在外面应酬,她就怀疑我对她不够忠诚……

我是否该“主动”一回?

相处不到半年,我就感觉很累很累了,而小茜,我也知道她过得很不开心。过了中秋节,她就嚷着要回S城,我好说歹说,劝她在家里过完春节,然后两人一起回到S城。等落实好了工作,小茜让我陪她回家,一开门,她父母对我就不太友善。毕竟小茜是独生女,她的不告而别肯定让家人伤透了心,我知道自己错了,登门前有思想准备,所以对她父母客客气气的。

这次回来,我原先工作的酒店由于效益不好关门了,老乡帮我在上海联系了一份工作。我跟小茜说要来上海,小茜并没阻止,于是我很快来到了上海,在一家大饭店工作,相当忙。虽然收入不很高,可是有许多学习机会,因此我很努力,希望有朝一日满了师,能够回家乡,或在别的地方开个饭店,做一个养家的好男人。

分居两地,小茜很不放心,经常发短信提醒我,作为单身男人不要如何如何。她的脾气很急,短信发过来,要我必须在几分钟内就回复。可我上班很忙,那边火烧着、油热了,正等炒菜下锅,我怎么可能马上回复她呢?可是我一回复晚了,小茜的指责就会一条接一条发过来,说我在大上海变心了。

见小南非常无奈,我劝他说,长期分隔于两地势必影响相互的信任,建议他有机会的话把小茜接过来或者他再到S城工作。小南重重地叹息一声,说出他的真实想法。

小茜属于急性子,她会因为小事说翻脸马上翻脸,没过多久又“雨过天晴”。我一直觉得自己比她年长,事事都让着她,因此造成她主动我被动,她让我如何我就如何。在我家时,父母就是看不惯这样,才跟小茜起磨擦的。如今相隔远了,我开始冷静思考将来。家里只有我一个男丁,我对父母要尽赡养义务,所以将来肯定要把家安在父母身边。可小茜不习惯在我家乡生活,如果我提出在家乡安家,她百分百会反对,而且会设法让我听她的安排。这样一想,我就不胜烦恼。我敢以人格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同时爱上了两兄弟

    交往有半年多,早就想要去见他的家人。去他们家时,他的父母正在厨房里忙活,我和他们打过招呼后,陈杰带我到他的房间,让我随便看看。在他的书桌上,我看到了一个人的照片,那张脸的轮廓看着觉得特眼熟,我走近一看,天哪,怎么是他。之前,听他无数次讲到他哥的事,可…[查看全文]

  • 长辈们的爱情精彩而温馨

    爷爷是他们那个时代的绅士,奶奶是他们那个年代的淑女,在他们那个时代,绅士总是配淑女的,老人们称之为门当户对,于是爱情就被放到了第二位。夕阳的余晖染红了远处的天空,一片片火烧云变幻着不同的形状,爷爷又搀起奶奶的手踏上了街心花园的草坪,几十年来,黄昏的散…[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