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深圳合租爱情故事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11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坐在我面前的是陈明和陶文,我们都已年近三十。两年前,他们和我合租住在白石洲的一间只有10平米左右的农民房里。我知道那种日子对于我也可以说是要告别了,因为,我已储备到一惺资金,正准备买一套小公寓作为摆脱合租岁月的那种压抑。陈明却在旁闷头闷脑的,我和陶文就问他:你现在情况怎样了。

坐在我面前的是陈明和陶文,我们都已年近三十。两年前,他们和我合租住在白石洲的一间只有10平米左右的农民房里。到过白石洲的人都知道,那里的农民房一幢挨着一幢,密密麻麻,曾被人戏称作“接吻楼。”我们当时就挤在一块,共度了足有一年半的光景。如今,我们在深南大道边的绿音阁品茗茶道,自然而然回想起了那一段忍饥挨饿,同甘共苦的日子。

陶文首先表述了他的感想,他现在已经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创业的辛苦在他叙述中比起那段日子来似乎要有价值得多。他是这样回顾往事的:

“我们不能再过那种日子了。回想起来,真让我常常有不真实的感觉。我实在不敢想象自己曾经住在那种房里。四面白壁空空如也,窗户外面看不到一点绿意,伸出手去能摸得着对面农民房的墙壁,整天昏暗昏暗的,走出房门,街道狭小,拥挤不堪,有时臭味熏天,难以忍受,可是,我们居然挺过来了。”他微微颔首,仿佛不堪回首,双眼饱含羞愧和愤恨,使得他看上去颇有点“派头”。

我知道那种日子对于我也可以说是要告别了,因为,我已储备到一小笔资金,正准备买一套小公寓作为摆脱合租岁月的那种压抑。但我,并不以此为耻,我觉得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天生富贵,大多数人都是要经过一段周折后才能努力过上一些梦想中的生活。我是这样想的,于是我也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陶文略略点头,但仍然是一脸对往事难以置信的表情。

陈明却在旁闷头闷脑的,我和陶文就问他:“你现在情况怎样了?”

陈明微微一笑,嘴角分明掠过一丝惆怅,慢慢地回答到:“我还住在白石洲。”

我和陶文默默对视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回落到陈明的脸上,而后者显然不以为然。但我和陶文都知道,他是硬装出来的。

陈明在我们眼里,原是个才华横溢的人物。他精通英语,写得一手好书法,文学素养也很高,过去在一起讨论世事,常有惊人高论,让我们大受启发。但没想到,如此既聪明又识时务的人居然两年间没有一点变化?

陈明微沾了一口茶,瞪了我们一眼,好像在说:“用不着这样看我吧。”然后身子向后一靠,说道:

“你们不用担心。我是还在白石洲居住,但表面上情况似乎没变,但我的内容却是大变了。”

陶文毕竟闯荡了两年,就直言不讳地对陈明说:“算了吧,你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们吧。”

陈明左手一挥,说:“好吧,你们先听我说完再做结论吧。”

我们自然马上同意了,陈明就开始了他的叙述:

“自从你们一个个搬出去后。我又住在原处有两个月。后来,我找到了一份翻译工作,收入比以往略高了一点点,也想换间大一点的。于是我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合租启事,内容是这样的: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人不在贵,无识则暗。鬼不在凶,无胆则虚。斯是陋室,何友共鸣?

过了一周,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女孩,声音温婉轻柔,表明想和我一见,商量合租事宜。我们约好在欢乐谷门口见面。

那日,风和日丽,正值夏秋之交,一场台风前一夜在深圳刮过,路旁的树木清碧闪亮,空气中流动着怡人的气息,她高挑的个子从台阶上翩翩冒出来,面容清秀,长发飘飘,看上去大约只有20岁,我想我当时准是眼睛一亮,不由自主地迎上去。我们交换了一些看法,决定暂时合租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为了省钱,地点还是选择白石洲。我们很快找到了一套两房一厅的农民房,在顶楼,因为她说这样也许能看得到天空。事实也是如此,我们的那套房客厅里有扇西窗正好可以看到一大片天空,深夜的时候,月亮仿佛就挂在窗前,不用开灯,那皎洁的月光都能柔柔地照亮我们眺望远方憧憬的脸庞。

合租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已经彼此熟悉了,包括生活习惯、性情喜好等等。她原来是中信广场里的一位品牌服装售货员,虽然已经25了,但皮肤柔嫩光洁,就像16岁的少女一般。她有时很活泼,说起话来跳跃性很大,东一句西一句的,没几分钟,我就被她的快乐情绪感染,于是两个人就在客厅里疯起来,做一些我早已久违了的扮鬼游戏,或者玩些扑克游戏,两人都满脸贴上了白纸条;而有的时候,她就显得文静多了,居然煞有介事地翻看起我的书来,偶尔也会装模作样地背几首幽婉深怨的诗词,可惜她用自己现代女人的心情去理解诗词中的意境,不免有时显得牵强,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兴致,尤其是当淡淡的月光照在她倚窗远望的苗条身影时,那景致不用我多说,我就早已陶醉了。

临近那一年春节的某一天夜里。她显得有点情绪不稳。其实,早些天我就已经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了。她像个少女一般敏感多疑,她乘我洗完澡刚坐在客厅沙发上休息时突然跪在沙发上,盯着我,一脸的疑问,然而却又是兴奋和娇羞的,她问:

‘你别装了。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我想了想,觉得没必要再隐瞒自己的感情,就直截了当地说:

‘是的。’

她听了高兴得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我尴尬地望着她,不知所措。她边笑边说:

‘那我们结婚好吗?’

‘这,……’

说实在,我从没有想象到一个爱情的开始会有这么快,而它的结果也会这么快地产生。我又惊喜又激动,几乎不知说什么好。

‘你怕吗?’她俏皮狡猾的样子简直象小妖精。我忍不住一把搂住她:

‘那你可别逃掉。’

她又大笑起来,我也跟着大笑,我当时想,我们准是疯了。

我们的感情进展很快,我们之间似乎有数不完的新鲜事,我们过得开心极了。转眼春节已经来临。我们一起特地到莲花山上顶着凉风,搭起了个小帐篷,来了个烛光晚餐。

天空中繁星点点,山下四周的市区灯火辉煌,四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欢乐。我们的小帐篷里烛光闪闪,别有一番柔情浪漫。她明媚的脸蛋红扑扑的,一直说个不停,也动个不停。我们相拥在一块,她老是不停的吹灭蜡烛,而我就总是点亮蜡烛,我们嘻嘻哈哈的,仿佛世间所有的快乐,也抵不过我们小小帐篷里的这一吹一点的反复动作中所带来的由激动、顽皮、温馨、宽容等等难以形容的情愫交织而成的幸福。

当市区上空终于响起欢庆新年的烟花爆竹声时。她一头缩进我怀里,郑重其事地说:

‘你不会嫌弃我吧?’

‘不会。你是我的救星。’

‘不,你才是我的救星,没有你,我将活在谴责和罪恶当中,是你救了我。’

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她的措辞含义,只是把她搂得更紧,唯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我对她的心意。

‘我们过完年,不,已经是新年了,我们这个月就去买房结婚吧?’她窝在我怀里的样子显得无比娇弱而满足。

我登时心一紧,我知道当时我只有1万多元的储蓄,如何买得起新房——有间新房,哪怕它并不大,但只要是自己的,那也是多么美妙的梦想。

我只好回答:‘可是我钱不够。但你放心,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尽快赚到足够的钱。’

她犹豫了好久,我都要被她的一声不吭给急死了。

忽然,她显得坚定起来,表情严肃得让我感到可怕。她说:

‘我一直就想告诉你,不告诉你我良心就像遭受地狱之火一样焚烧。我,我其实对不起你。’

‘你说什么?’我不解地问。

她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惨白,我惊呆了。

‘我以前做过别人的……’

‘什么?’我脑子里一片混乱,仿佛有满天的乌云在脑中旋转,只有一线亮光隐隐闪烁其中。

‘情妇。’

她微弱地吐出了两个字后,整个身子都瘫倒在我怀里。我却象被电击了一般,猛地将她一推。那一线亮光似乎顷刻之间照亮了所有乌云,却是更加的光亮,光亮得脑里全是空白。

她随即又紧紧地抱住我,急切地说:‘但我有足够的钱,我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买套属于自己的大房子和心爱的人住在一起。我们可以开始新的幸福生活。’她抱住我的力气特别地大,我被她箍得动弹不了。

我说不出话。我想,我的确被一些不知从哪里来的疑惑所包围,也许是从上帝那里来的,也许又是从魔鬼的盒里里溜出来的。总之,我头脑已经变得不能思考。我不知道,我们是如何回到住所,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一个人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三场赤裸裸的背叛

    倾诉者:绝望的小泥鳅(网名)年龄:26岁职业:某公司职员关于背叛的感言:女人对于自己的背叛,有时比男人感觉到被背叛更加绝望……那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之前从不相信网络中人的我,那天出乎意料地和一个人聊得挺好,说不好出于什么,临下线时,我记下了他敲过来的不…[查看全文]

  • 记得每天都把爱情带回家

    那时她开着一家花店,每天侍弄着鲜花,每天回到家都香气袭人。后来她生了一场重病,折腾尽了两个人的积蓄,转让了花店。那一瞬间,她决定要离开这里,她还年轻,出去一两年,还可以再盘一个花店,她也会再美丽起来的,也可以活得多姿多彩。我把你的花店赚回来了……对不…[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