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午后的烟尘(二)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2-1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等我忙完这一段之后再好好待你吧。就算回去她也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她害怕回家,害怕回到家里之后,一个人感受那种难奈的寂寞和烦躁。娟没想到这个时候,林涛在她生命中出现了。小车司机和她都被吓晕了,小车司机从车里拿出一包纸巾,紧紧捂住她的伤口。

娟有时候会打电话找王宁倾诉。王宁告诉她,现代都市里的男人大都这样,特别象你老公这样的人,在单位里既要做好日常工作,又要搞好同事关系,更要博得上司的器重。官场上特别复杂,男人在外面不容易,要承受方方面面不同的压力,我老公也是这样。我们做女人的只有忍耐,我们的沉默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支持。你如果一个人在家觉得闷,就到我这边来打打麻将,这样的日子会好过一些。娟说,我不会,也不喜欢。她有一次问徐海,你觉得累不累?这样的生活觉得有意思吗?徐海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娟偎在他怀里说:我宁愿你不当什么屁官,象从前一样的对我。徐海说,人要有上进心,你们女人就这样,都老夫老妻了还……娟说,什么老夫老妻,我才三十多岁,你不需要我需要。

徐海的仕途一帆风顺,不久从机关调到下面一个专管业务的专业分局当局长,级别也从科级升为处级。职务提升后,徐海的工作更加忙碌,有时候周末还得加班。徐海一回到家里就喊累。平时,娟面对的是一个一上床就呼噜呼噜作响的老公。很多时候,娟觉得躺在身边的徐海变得既熟悉又陌生,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娟有时忍无可忍,抱起枕头跑到隔壁书房去。面对着满壁书籍,娟感到一阵阵悲凉——没想到三十过后,才要忍受这样的寂寞。有一次,她趁徐海还没睡,对徐海说,老公,你长期这样,我看你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徐海说,好端端地看什么医生。娟说,看你无法尽一个老公责职的毛病。徐海说,唉,你怎么满脑子尽想那些东西的?我现在堂堂一个局长,看那种事让人家知道了不成笑话了?等我忙完这一段之后再好好待你吧。娟无话好说,她觉得该认命吧。

不久,徐海被单位派往英国学习半年。徐海走后,娟觉得自己象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既自由又茫然不知所趋。她每天下班后都尽量呆在公司里,将白天翻译过的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就算回去她也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她害怕回家,害怕回到家里之后,一个人感受那种难奈的寂寞和烦躁。王宁经常打电话给她,要她有空多出来走走,说长时间独处会使一个人变得孤僻。娟有时候实在太无聊了,也会到小区外面散步,但看着马路上与她擦身而过卿卿我我的一对对情侣,她会想起童安格“孤孤单单一个人,走在俪影双双的街头……”那首歌,心里面马上涌现出一股凄凉的感觉。想想徐海才出去半个多月,她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这半年的时光。

娟没想到这个时候,林涛在她生命中出现了。那天晚上,低着头回家的娟在横过益田村门口斑马线上,被一辆右转弯的小车撞倒了,小车前轮压过娟的左脚,顿时,她的脚上鲜血直流。小车司机和她都被吓晕了,小车司机从车里拿出一包纸巾,紧紧捂住她的伤口。他对围观的群众说,请你们帮我拦部车,将伤者送往医院吧。时间一分分过去了,他见过往的车辆没有一部肯停下来,他打开肇事车辆的车门,一把抱起娟,对围观的人说,让开,请你们让开!将娟抱进他的车里。一路上,他不停安慰娟,别紧张,医院马上就到了。在路上,他打114电话,查询北大医院电话,然后又将电话打到北大医院急诊科,他在电话里告诉急诊科医生,自己撞到一个路人,现在正将病人送往医院,要医生做好准备。

在急诊科里,看着在清洗伤口的娟紧皱着眉头,司机不停对娟说,真对不起,真对不起!娟说,没事的,你也不是故意的。医生替娟缝好伤口之后,司机推着娟到到住院部照X光。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没伤到骨头,只是皮外伤。为了安全起见,医生建议伤者最好留院观察一晚。办好手续之后,躺在病床上的娟对司机说,累了一个晚上,你先回去休息吧!司机说,不行,我今晚一定要留下来陪你,看看明天有没有什么变化再说。他问娟,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她的家属。娟摇了摇头。一个晚上,司机坐在床边,寸步不离地守着娟。娟吃了药之后,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司机问娟想吃什么早餐。娟说不想吃。他说那可不行的。司机走后,病房里另一个病号的家属对娟说,你老公真好,昨晚一晚守着你,一个盹都没打过。

医生查房后告诉娟,伤口没什么问题可出院了,不过每天都要回来换药。办完出院手续后,司机开着车送娟回家。在家楼下,娟说自己上去就行了,司机执意扶着她慢慢上楼。安顿完娟之后,司机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一张名片对娟说,我将证件押在你这里,我上午有个很重要的会要开,开完会之后下午再过来看你。娟说,你有事赶紧去吧,我信得过你,你是个负责任的人,想逃的话昨晚你不知道逃了多少次了,把证件放好,别弄丢。娟这时才发现他白色的休闲裤和米黄色的上衣,都沾满着血迹。娟说,不好意思,将你的衣服都弄脏了。他说,没事,我车里面还有衣服,等下子到公司后再换一下就行了。

司机走后,娟看着他留下来的名片上写着:深圳市xx电子有限公司林涛董事长。中午,睡梦中的娟听到门铃声响,透过对讲机,她听到楼下有人说,送餐的。娟说,搞错了,我没叫外卖。楼下的人说,是林涛先生叫送的。娟打开门,送餐的人给她送来了生鱼炖汤和一盅冰糖燕窝。送餐的人说他们是罗湖某高级食府的员工,是林先生专门交代他们酒家炖的汤,他说送这个餐光来回的士费都坐了好几十了。下午,林涛过来了。他左手提着葡萄、山竹等一大袋水果,右手抱着一大束百合花。娟说,林先生,你别太客气了。林涛说,将你撞成这样我真过意不去。他将水果洗干净摆到娟跟前,又将花摆到娟床头上:祝你早日康复!娟看到他的双眼充满血丝,说,我没什么事,你昨晚一晚没睡,还是回去休息吧。

接下来的几天,林涛每天早上九点半都会准时送娟到医院换药。林涛的时间很有规律,每天陪娟换了药之后就到公司上班,晚上九点钟都会准时过来看娟。他告诉娟,那天他公司的一个产品因翻译上的失误,害得他差点砸了一单大生意,搞得他精神恍惚才撞上了她。娟说,当时你为什么不保留现场,而开车送我到医院呢?不是说肇事车辆一方离开现场就当逃逸,要负全责吗?林涛说,当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总不能看着你的血不停地流,救人要紧。娟笑着说,你真好,幸亏你思想开小差我们才能相识,今后有什么资料我帮你翻译吧。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娟和林涛不知不觉中成了好朋友,他们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微妙了。

徐海每周才打来一次电话,娟没将自己受伤的事告诉他,娟已经不再每天都等着他的电话。娟早上睁开眼睛第一时间想着的是林涛,她想着半个小时之后他就会过来送她去换药了。拆线那天回到家里,娟默不出声,林涛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娟说,我的线也拆了,明天早上你也不用再过来了。林涛说,这些天以来,我每天早上都习惯走这条路。娟说,可我的脚都好了。林涛说,傻瓜,脚好了我可以过来送你上班啊。娟说,我可受不了啦,堂堂一个董事长。林涛说,或许在别人面前我是个董事长,但在你面前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我,我就是林涛。

娟开始上班后,林涛每天都过来接她。下班之前,他都会打电话问娟,几时能走。娟除了应酬,每天晚上基本都跟林涛一起吃饭。林涛对吃东西和衣着都很讲究,属于那种注重品位的男人。林涛的身影每天都在娟的脑海里出现。慢慢地,他成了娟的精神支柱和依托。那晚,他领着娟来到大梅沙月光酒吧海面的沙滩上。林涛说,每当来到这里,我就会想起一首歌。娟说,什么歌,能唱给我听吗?林涛轻轻地唱着:我从海边走过,留下了脚印许多,那海水卷起浪花,把我的脚印淹没……你曾问我,心爱的是什么,只怪当时不了解,是你关心我……林涛说,就在这里,我送走了我曾经的爱人,当时因我的年轻气盛,白白地看着她离去。唉,人生再有一回爱,我一定会好好地把握它。娟的鞋里进了沙子,林涛说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千万别再弄伤。他背着娟走到月光酒吧海面的礁石上,脱下娟的鞋子,轻轻吹着娟脚上的沙子。

林涛喷到娟脚上暖暖的呼吸,让娟无法控制自己,她紧紧拥抱着林涛:你太温柔,太感性,太可爱了!林涛轻抚着她的头发,他们的唇紧紧吻在一块。在益田村停车场,林涛和娟静静坐在车里,他们谁也不想下车。林涛说,今晚我不送你上去了,我知道上去之后我们将会做些什么,我知道你还有个他,我不想破坏我们之间这种美好的关系。娟忍不住流下眼泪。林涛继续说,人应该有异于动物,信缘。假如有缘的话,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娟哭泣着点了点头:嗯。林涛说,记住,今后假如想念对方,我们就到那海边去。娟说,你要教我唱那首歌。娟上楼之后,看到林涛的车一直停在那里。她打通他的电话:你回去好吗?林涛说:我不想回,我上不了你家里,我可以在车里面守候着你,告诉你一个秘密,今晚我才发现原来你的脚是那么漂亮的……

徐海因单位有事,提前回国了。徐海到香港的那天中午,林涛和娟一起在阳光酒店吃午餐。林涛说,没想到这么快我们的一切就结束了。娟说,不会结束的,我心里面永远有你。林涛说,现实就是现实,我们都必须面对,只是没想到我们这个午餐也成了我们最后的午餐。娟说,不许瞎说。林涛说,说真的,我真的舍不得你,可是你身为人妻,无论道德上,法律上我都得认,只是下午你们小别胜新婚时,我真不知道如何度过那一刻。娟说,亲爱的,对不起!林涛说,我下午准备到医院去切掉脖子上的肉瘤,我要用这切肤之痛来纪念我们的这一段爱!娟说,不,你要等着我陪你一起去。

下午五点多,娟趁徐海回单位,给林涛打了电话。林涛告诉她,自己在医院的病床上。娟问他在哪个医院,林涛不肯说。第二天上午,娟在人民医院的住院记录上找到林涛的病房。看着正在打点滴的林涛,她一下扑倒在林涛身上:你怎么这么忍心,不让我陪你呢!林涛也掉下了眼泪:昨天下午,当冰凉的手术刀在我脖子上游移的时候,我知道那一刻你们正在做什么,我只能用疼痛来麻木自己,让自己无暇去想你……

第二天,当娟再到医院时,林涛已出院了。林涛在娟的手机上留下一条信息:忘掉我,好好爱他!徐海回来后,娟无法从他身上体会到那种久别重逢的感觉。那天中午,徐海单位的人给他送来一份资料,徐海匆匆到楼下领取的时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午后的烟尘(一)

    (一)午后的烟尘前记有人说到深圳来的每一个女人,都有一段故事。也有人说到深圳来的每一个女人,都有一颗不安份的心,就象所有进入澳门葡京赌场的人,不管是否好奇,都带有一种博一博的心理。深圳是一个逐渐变老的城市,而寄居在这座城市里的不少女人,也象这退化的城…[查看全文]

  • 不孕,让我和他分了手

    我和志庆是高中同学,毕业后,我俩谈起了恋爱,持续了七年。和志庆商量了一下,我们双双上了医院。志庆是家里的独子,老人们都认为传宗接代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刚开始,志庆不答应,他说没有孩子也能有幸福的生活,让我再好好想想。…[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