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深圳乞丐的浪漫情事 (一)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2-1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1下面我要给你讲的故事,绝对是空前绝后,令人大跌眼镜直流口水,这是一个乞丐的故事,这是我的故事。我本在深圳街头流浪,可是现在我却坐在了电脑前面,敲敲打打着我的故事,可想而知,我的生活发生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电脑是我的个人电脑,我不是在网吧,而是在我的豪华公寓里,复式,两...

1

下面我要给你讲的故事,绝对是空前绝后,令人大跌眼镜直流口水,这是一个乞丐的故事,这是我的故事。我本在深圳街头流浪,可是现在我却坐在了电脑前面,敲敲打打着我的故事,可想而知,我的生活发生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电脑是我的个人电脑,我不是在网吧,而是在我的豪华公寓里,复式,两百多平米,这是你们这些工薪阶层甚至白领阶层想都不敢想的,但是,我,一个乞丐,做到了。

我做乞丐时,受够了你们的白眼,当然也会遇到好心人,施舍我一块钱。你们的白眼,我不在意,我也知道你们有苦衷。乞丐这支队伍实在太庞大了,你们又不是上帝,不可能照顾到每一个人。尤其当你拖着酒囊饭袋走出振华路的餐馆时,突然被一群丐帮子弟围上来,心情肯定不好,我知道你们恨不得踹我们一脚,只是闲脏,才放下了尊脚。我也曾在车水马龙中,为你们提供免费的擦车服务,只是为了赚取那可怜的一块钱硬币,但即便如此,却也遭尽了你们这些工薪阶层的白眼,我无所谓,我在乎谁啊?我家不在深圳,我爸妈不在深圳,我怕丢人吗?我不怕!再说了,如果能活下去,我也不出来做乞丐了。而且我告诉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白领,我给你们擦车时,抹布里是搀着砂子的,如果不赶快掏出一块钱,我会给你擦个不停,直到绿灯亮了开始放行。

来深圳五年多,我搬了三次家。最初,我住在工厂宿舍里,可是到年终,老板跑了,欠了我半年的薪水,我一贫如洗,而且被赶出了宿舍,我回不了家,吃不到饭,只好走上了行乞的路,而且开始第一次搬家。我搬家很容易,我的家当本来就不多,新家环境很好,有鲜花有绿树,有自由自在的空气,唯一的不足之处是太吵了,汽车从我头顶呼啸而过,轰隆隆的像是放炮,但是时间长了,我也就习惯了。新洲立交桥的桥洞,就是我的天堂。

一切最后终于改变了,我发达了,我阔了,我成有钱人了,你说是不是很奇怪?5月22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的生活从那一天开始改变,我的命运从那一天开始波澜壮阔。

5月22日的晚上,天空中下着凄迷的小雨,这种淅淅沥沥的小雨总是会让人心中涌起一些浪漫的情丝。就是在这浪漫的小雨里,我走在振华路食街,打量着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我有伞,但是我没有带,落汤鸡的模样更容易赚取你们这些白领或者工薪阶层的怜悯,哈哈哈,我知道你们赚钱也不容易,但是你们也有爱心泛滥的时候,就是靠着你们泛滥的爱心,我和一切真乞丐假乞丐,一点点剥蚀着你们的血汗钱。可是那天,我的生意却不好,难道不带伞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正懊恼着,一辆宝马车吱嘎一声停在我面前,是的,我认识,BMW,太张扬了。有一次,我在上步路和深南路之间的十字路口擦车时,就遇到过这样一辆车,开车的是一个靓女,我相信,她肯定不是你们这种工薪阶层或者白领,你们买的起吗?从一点上看,你们跟我一样,都是望宝马生叹的角色,你们能比我强到哪儿去?我一见车停下来了,马上凑上前去,不停地擦车,那开车的靓女一脸厌恶,打开车窗,扔出一块钱,嘟囔着:“快走快走,我这是宝马呢。”硬币落在地上,嘎崩乱响,我盯着车里这个小骚货,真他妈想大干她一场,站在她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睛里射出贪婪的光芒,嘴角挂着贪婪的涎水,那个小骚货显然非常害怕,我命如纸薄,她身娇肉贵,摧残在我的手里,她划不来,绿灯一亮,她赶紧发动宝马车,蹭的一下溜了,从她圆圆的屁股上,我认出BMW三个字母。我想我也该收起我的尊严了,到处去找那个一块钱的硬币,可是那该死的硬币竟然落在下水道里,我能看到,但是却够不到,我非常懊恼,捶胸顿足。

现在又一辆宝马车停在我身边了,我赶紧放下行乞的方便面盒,从兜里掏出一块黑乎乎脏兮兮搀着砂子的抹布,可是车窗马上摇下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不要擦了,上车。”

上车?

我没听错吧?我犹疑不定,不知道这个男人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后来,我得知他要让我马上结婚时,我就更加不知所以了,而且我未来的老婆还是一个非常艳丽非常妖娆的小骚货。

2

如果我说天上会掉馅饼,你说不可能,白领们啊,我会跟你急;如果我说天上会掉老婆,你说不可能,白领们啊,我也会跟你急。不要以为乞丐嘴里没有真理,不要以为乞丐都只会信口开河,也不要看了下面的故事,由于你吃不到葡萄,就说我是在说梦话,就说我是天方夜潭。我有我的电脑为证,我有我的豪宅为证。

5月22日,那个浪漫的雨夜,一辆浪漫的宝马车停在并不浪漫的我的身边,从而使我也浪漫起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叫道:“上车。”我起初不相信,以为耳朵出了问题,后来那声音又叫道:“快上车。”

我战战兢兢受宠若惊,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吗?”“是。”那声音太冷静了,冷静的有点阴沉。但是,我还是上了车,上了宝马车,宝马车里有一股浓郁的香味,宝马车里有一个小骚货,浓妆艳抹,厌恶地看着我。那小骚货大概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如果不是那厚厚的一层胭脂,也算一个清纯佳人。如果让我亲她的话,我一定用我的抹布把她脸上的胭脂擦干净再下嘴,要知道那都是化学品,吃到肚里会中毒的。开车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估计他充满智慧,因为他的头发掉得不剩几根了。

宝马车在深南大道的霓虹中穿梭,车厢里安静的出奇,我不说话,小骚货不说话,秃顶也不说话。有一阵子,我有点紧张,我不是遇到打劫了吧?可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还不至于自恋到那种程度。我坐在车厢里无所事事,只好看着那个小骚货的后脑勺,那小骚货仿佛后面还长了眼睛,喝道:“看什么看?”

我简直要气炸了,凭什么不准看?你长那样,不就是给人看的吗?但是我没有发作,我觉得犯不着跟她一般见识。那个秃顶男人噗哧一声笑了:“哈哈哈,楠楠,不要跟老公这样说话嘛!”

“去你的,就是你出这种主意,你还把我当人看吗?”

“别生气嘛!我这不是为咱们好吗?”男人伸出肥大的右手在那个叫楠楠的小骚货脸上掐了一把。

我如坠云里雾中,他说的老公难道是我吗?我什么时候成了这个小骚货的老公了?既然我是这个小骚货的老公,那你凭什么用你肥嘟嘟的咸猪手掐我老婆的脸?白领们啊,如果有人掐你老婆的脸,你会答应吗?当然不会了。我虽然是一个乞丐,也不能忍受这种侮辱啊。我简直想一刀捅死这个男人,但是我没有刀,只有一块搀着砂子的脏抹布。幸亏我当时没有凶器,否则也不会有我现在的富贵了。所以,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宝马车拉着我一颗狐疑的心,一个劲地跑到了莲花山,我生平第一次坐宝马车,感觉真是爽啊。车停下了,我又变得紧张,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在等着我。

那秃顶男人问道:“叫什么名字?”

“林欢,叫我阿欢就行了。”我觉得不能在气势上输给这个男人,也是为了在我莫名其妙的老婆面前表现的从容一些,所以我回答的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而且友好地伸出了手。但是那男人根本不理会我,这使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家住哪儿啊?”

“新洲立交桥下桥洞。”

“哎,我问的是你是哪儿人。”

“哦,原来你问得是这个啊。我是四川人。”

那男人哈哈大笑起来:“楠楠,你们真是有缘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原来这个叫喃喃的女人是我老乡,我顿时觉得亲切了很多,忙不迭地伸出友好的手:“你好,他乡遇故知啊!”

“把你脏手拿开。”这就是我未来的老婆对我的回答。

“哈哈哈,楠楠,不要这么凶嘛!”

“哼,黄山辉,我恨你。”

“别闹情绪嘛!咱们出来的时候不是说的好好的吗?”

楠楠也就是我老婆不再说话了,气嘟嘟的撅着嘴,那样子真是可爱,我真想好好亲亲她。

那男人又问我:“结婚了吗?”

“没有。”

“想结婚吗?”

“做梦都想。昨天晚上我还梦见娶了一房媳妇呢,我们就在桥洞下面干得天昏地暗……”

“你觉得楠楠怎么样?”

“嗯?”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让她做你老婆。”

“真的?”

“真的。”

“好啊!”——白领们啊,金领们啊,我那时候简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俺活了二十多年,就温存过俺妈的乳头。跟女人的温存,跟女人的激荡,俺只在梦里体验过,也不知道体验的对不对。俺曾经对马路上的夜莺打过主意,可是那帮娘们肯本瞧不起俺,俺刚想问问价钱,她们就厌恶地躲开了,而现在,一个可人儿送上门来了。

“那你们就结婚吧!”

“好啊好啊,”我忙不迭地说道,可是我老婆却非常镇定,她起码应该稍微表现出一点兴奋啊,她的冷静沉着伤害我男子汉的自尊心。

我又问道:“楠楠今天晚上是不是跟我走?”

我老婆大叫道:“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气急败坏的样子非常可爱,可是我也纳闷,我哪儿想吃天鹅肉了?明明是天鹅将肉送到我嘴里的啊。还是那叫黄山辉的秃顶男人比较知书达理,他笑道:“今天晚上,楠楠不能跟你走,你穿这个样子就想拜堂?”

“贫贱夫妻嘛!”

“对对,可是楠楠是个爱面子的人,总得稍微打扮一下嘛!”

“我没钱。”我说这话时意气轩昂,觉得没钱是世界上最有面子的事。

“明天上午九点,我到新洲路立交桥下接你。”

“哦,”我机械地点点头。

“现在你可以下车了。”

“黄兄,明天见!”我热情地向黄山辉兄弟招招手,他也朝我招招手。

白领们啊,我的好运真的来了。5月22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眼前的晃动的全是楠楠的影子,我一会儿觉得楠楠的手伸进了我的裤裆,一会儿觉得楠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不孕,让我和他分了手

    我和志庆是高中同学,毕业后,我俩谈起了恋爱,持续了七年。和志庆商量了一下,我们双双上了医院。志庆是家里的独子,老人们都认为传宗接代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刚开始,志庆不答应,他说没有孩子也能有幸福的生活,让我再好好想想。…[查看全文]

  • 一个深圳乞丐的浪漫情事 (二)

    7在深圳这片热土上,最发达的产业就是服务业,服务业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色情产业。入夜以后,夜莺们浓妆艳抹地跑到小巷里招摇,甚至在一些繁华的主干道也时常可以见到她们的身影,我做乞丐那会儿,住在新洲路立交桥下桥洞里,新洲路上每天晚上都会有七八个夜莺在活动,她…[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