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深圳乞丐的浪漫情事 (三)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2-1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站在下沙村的大牌坊下张望着前方的路,BT250向我疾冲而来,然后吱嘎一声停在我身边,还没等我酝酿好惊喜热烈的表情,黄山辉啪的打开了车门,向我扑了过来,他的脸像是一朵怒放的玫瑰堆满了笑容,而且忍不住哈哈哈大笑着,然后那朵玫瑰就凋谢了,剩下的只是残花败柳。黄山辉继续张扬地笑着,他走到我跟前,两只胳膊非常...

13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阳光很毒,风儿很轻。我站在下沙村的大牌坊下张望着前方的路,BT250向我疾冲而来,然后吱嘎一声停在我身边,还没等我酝酿好惊喜热烈的表情,黄山辉啪的打开了车门,向我扑了过来,他的脸像是一朵怒放的玫瑰堆满了笑容,而且忍不住哈哈哈大笑着,然后那朵玫瑰就凋谢了,剩下的只是残花败柳。

“哈哈哈,阿欢啊,出人命啦!”

我悚然心惊,不知道出了人命他为什么还这么开心,除非他是冷血,要么就是变态。我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贺喜他还是该同情他,他实在是一个让人费解的雄性动物。

黄山辉继续张扬地笑着,他走到我跟前,两只胳膊非常自然地搭在我肩膀上,老实说,我很不习惯,浑身起鸡皮疙瘩,一个男人这样跟我亲热,我觉得恶心厌烦,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是一个秃顶。

“阿欢啊,出人命了,”他继续笑着,不知道是不是中了三笑多魂散,“你搞出人命了!”

我一听这话,整个人都僵住了,刹那间,我冒了一身冷汗,大脑的每个细胞都忙活起来,拼命追忆着最近我跟什么人有仇,我在什么情况下杀了人,但是想了半天,我认为自己是清白的,我没有杀过任何人。想通了这一层之后,我冷冷地看着黄山辉,心想,即使我真的杀了人,你也没必要这么开心吧?

“阿欢,你搞出人命啦,哈哈哈,你当爸爸了!”

一听这话,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就像炸了一样,我当爸爸了?这是多么大一个喜讯啊?我,一个乞丐,当爸爸了!可是他妈的,我当谁他爸啊?我的大脑细胞刚刚休息了一下,这次又加紧工作了,我把每一次性爱的经过都想了一个遍,胖的,瘦的,不胖不瘦的,白的,黑的,不白不黑的,长发的,短发的,不长不短发的,深圳几个红灯区的姑娘们在我眼前就像走马灯一样走了一遍,她们每个人跟我在床上时的神情、经过都一一浮现出来,可是我记得很清楚,每次我都有安全措施。当然,有一次例外,我在巴灯街上跟一个女人没用任何安全设施就战斗了一次,难道那次就留下了我的种子?可是他妈的那全是扯淡,我昨天晚上刚刚搞过,今天我就能当爹?由此我断定,黄山辉发疯了。

发了疯的黄山辉还是喋喋不休地说着:“阿欢啊,你当爸爸了,我真是太开心了。”

果然发疯了,我当爸爸了,你开心个啥?你又不是我儿子。

我问道:“我当谁他爸爸啊?”

“你儿子啊。”

“哦,我儿子,我有儿子了。谁给我生的儿子?”

“你老婆啊!”

“我哪个老婆生的?”

“你还有几个啊?别说了别说了,我带你看看儿子去。”

黄山辉开着车吹着口哨,经常莫名其妙地按按汽车喇叭。我坐在车上,绞尽脑汁也想不通,黄山辉为什么会疯掉,他怎么突然疯颠颠地跑来告诉我当爸爸了?

宝马车开到了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他拉着我的手,跑到了产房,据说我老婆孩子都在里面。果然,一走进产房,我就看到了我老婆,楠楠穿着病号服,幸福地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嘴里哼哼唧唧的,好像在唱着摇篮曲。

黄山辉说道:“楠楠,阿欢来了,快把孩子给他看看。”

楠楠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充满了神秘,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顺从地走到床前,看看楠楠怀里的婴儿。他白白胖胖的,睡得正甜,小嘴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黄山辉说道:“看啊,阿欢,长得多像你啊?瞧这张脸,都是圆乎乎的,再看这张嘴,嘴唇都翘起来了,还有这眼眉,还有这鼻梁,真是越看越像你。”

黄山辉边说着,我边摸着自己的脸、嘴巴、眼眉和鼻梁,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它完完全全是个孽种,他根本就不像我。唯一像我的地方是,他两腿之间有个把,我也有。

“黄哥,我想有些事情,你恐怕弄错了,我不是这孩子的爸。”

黄山辉疑惑地看着我:“楠楠不是你老婆吗?”

“是啊。”

“那楠楠生的儿子不就是你的儿子吗?是你的儿子,你不就是这孩子的爹吗?”

“可是,这的确不是我的孩子。”

“现在你是不是这孩子的亲生父亲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儿子了对不对?”

我茫然地点点头,心想,天上不但掉老婆,而且还会掉儿子啊?不用自己出一份力,就可以拣个儿子,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现在呢,我们要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带着你们的结婚证、身份证和楠楠的户口簿,还有这份医院出的《出生医学证明》去派出所给你儿子申报户口。”

“对对对,户口很重要,没有户口,孩子将来上学都困难。”

“就是嘛,我给你们想得多周到。”

“然后呢,过一个多星期,等楠楠康复了,你跟楠楠带着结婚证去离婚。”

“啊?什么?”我惊叫起来。

“离婚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跟楠楠感情这么好?凭什么要我们离婚?”

“哈哈哈,别逗了,你们有感情吗?你们只有一张纸。”

我无话可说,看看楠楠,她很平静,一点反对的声音都没有,似乎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或者说这根本就是她的安排。女人的心肠啊,都是铁石做的。

我执拗地说:“我不同意。”

黄山辉还没说话,楠楠终于开口了:“辉哥,你先出去一下,我跟阿欢谈谈。”

“也好也好,你好好劝劝他,怎么这么死脑筋呢?”

黄山辉出去之后,楠楠说:“欢哥,你坐啊!”

我坐在楠楠床边,离得很近,闻到一股浓烈的奶腥味,这股味道让我觉得恶心。楠楠的脸色略显苍白,使我冲动起一种想要关心她的感情。

楠楠说道:“欢哥,我不想跟你离婚。”

“为什么?”楠楠这么说,我感觉很讶异,甚至觉得又一个阴谋在产生。

她说:“因为我爱你。”

我一听这话,浑身都酥了,在深圳城中村、红灯区无数个湖南妹妹四川妹妹东北妹妹的床上,我干得热火朝天大汗淋漓,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我人生中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顿时热血沸腾,哪怕为楠楠赴汤蹈火都在所不辞。

楠楠又柔声地说道:“欢哥,你能答应我吗?”

“楠楠,我答应你!”我回答的斩钉截铁。

“不要告诉黄山辉这是我的意思,要不然他会打死我的。”

“哼,我还想打死他呢!”

14

当黄山辉踌躇满志地走进产房的时候,楠楠先发制人,做出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辉哥,怎么办啊,他就是不答应啊!”她的委屈实在太逼真,以致我一时慌了神,这个女人不会是为了挑拨我和黄山辉的关系吧?不会想让黄山辉教训我一顿吧?我看了看她,她真的是楚楚可怜,仿佛受尽了我的侮辱,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就在这时,楠楠急速地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这才安心,但是同时想到女人可怜女人的眼泪千万不要相信,否则准吃大亏。

黄山辉非常气愤,他捏紧了拳头,威胁我说:“林欢,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干嘛黄哥,别动怒嘛!”

“说罢,你要多少钱?”

“我不是为了钱,我是为了爱情。”

“滚你的爱情,狗日的!”

“那我是为了儿子,儿子刚出生我们就离婚,这对他的心灵会产生很不好的影响的。”

“谁是你的儿子?”

我指指楠楠怀里的婴儿说道:“这里啊,看!多漂亮啊,瞧,长得多像我啊!瞧这张脸,都是圆乎乎的,再看这张嘴,嘴唇都翘起来了,还有这眼眉,还有这鼻梁,真是越看越像我。”

黄山辉几乎要气胡涂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那样子,很想一口吞了我。这时候,楠楠柔声细语地哀求道:“欢哥,求你了,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孩子,都应该把户口给上了啊!”

我寻思着楠楠的话,她应该是不反对给孩子上户口,但是反对跟我离婚。于是我装作很犹豫的样子说道:“是啊,先上孩子的户口,但是我不同意离婚。”

黄山辉还在怒气冲冲地看着我,楠楠劝说道:“辉哥,离婚的事以后再说吧,我想还是把咱们孩子的户口给上了。”

黄山辉叹口气说道:“好。但是我告诉你林欢,这婚早晚你要离,你想离也得离,不想离也得离。”

我觉得我的脸皮是真够厚的,这也是我做乞丐练出来的。黄山辉把我骂成这样了,我还是嬉皮笑脸地上了他的宝马车。黄山辉一直阴沉着脸,我怎么搭讪他都不说话。到了派出所之后,他才张开嘴了挤出两个字:“下车。”

户籍科一个中年妇女接待了我们,她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但是皮肤还是白白的,只有眼角处现出浅浅的几道皱纹。她穿着一身警服,但是玲珑的身段若隐若现,尤其胸前两个预防翘翘挺挺喷薄欲出。她一眼就看到了黄山辉,然后带着虚情假意的热情说道:“哎哟,这不是黄局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这才知道黄山辉这个秃顶,原来还是个局长啊!我不知道他是哪个局的,但是以后肯定会知道的。

黄山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哎呀,是阿玲啊,你怎么调到户籍科了?这工作不错啊!”

“自谋生路啊!人还是要靠自己的。”

“是啊,只要舍得付出,什么事情办不成呢?”

户籍科女警阿玲哼的一声冷笑,说道:“黄局今天是干嘛来了?”

“哈哈哈,帮我朋友的孩子来上个户口。”

“你的朋友还真多啊!”

“那是那是。”

阿玲接过我手中的所有证件,看了一遍,就让我填写一份表格。填一份表格本来是很容易的,但是遇到一个技术难题,黄山辉跟我争了起来。起因是,我觉得这个孩子既然是我的儿子,就应该姓林,但是黄山辉却争着说要姓黄,还说我的思想太保守,孩子不一定偏要随父姓的。

我是这样回答他的:“即使随母性,也应该姓方啊!”

黄山辉急得直挠头

相关文章
相关主题
延伸阅读
  • 一个深圳乞丐的浪漫情事 (二)

    7在深圳这片热土上,最发达的产业就是服务业,服务业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色情产业。入夜以后,夜莺们浓妆艳抹地跑到小巷里招摇,甚至在一些繁华的主干道也时常可以见到她们的身影,我做乞丐那会儿,住在新洲路立交桥下桥洞里,新洲路上每天晚上都会有七八个夜莺在活动,她…[查看全文]

  • 一个深圳乞丐的浪漫情事 (四)

    16黄山辉出国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我商量离婚的事。黄山辉没有来接我,只是打个电话让我去波托菲诺,当时我正在凤凰路上乞讨,自从我公然接听手机之后,我就转移了阵地,我在振兴路再也混不下去了,于是在凤凰路开辟了新阵地。凤凰路上有一个很大的夜总会,很多…[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