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深圳乞丐的浪漫情事 (四)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2-1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16黄山辉出国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我商量离婚的事。黄山辉没有来接我,只是打个电话让我去波托菲诺,当时我正在凤凰路上乞讨,自从我公然接听手机之后,我就转移了阵地,我在振兴路再也混不下去了,于是在凤凰路开辟了新阵地。凤凰路上有一个很大的夜总会,很多有钱人出出入入,加上周围还有很多餐馆,所以潜在的..

16

黄山辉出国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我商量离婚的事。那天的天气非常不好,阴霾浓重,整个城市灰蒙蒙一片,看什么都不真切,太阳被灰尘呛得直咳嗽,哆哆嗦嗦地洒下若有若无的光芒,在这种天气里,做什么事情都会觉得不爽,尤其是有人竟然要逼着你离婚。

黄山辉没有来接我,只是打个电话让我去波托菲诺,当时我正在凤凰路上乞讨,自从我公然接听手机之后,我就转移了阵地,我在振兴路再也混不下去了,于是在凤凰路开辟了新阵地。在深圳这地方,混口饭吃很不容易,山头林立,各有各的地盘,要想在凤凰路打下一片江山,非得付出巨大的努力不可。那时候,凤凰路一带的首领是一个叫做“菜头青”的家伙,此丐大约三十岁上下年纪,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但总是佝偻着腰,留着络腮胡子,但全部浆在一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凤凰路上有一个很大的夜总会,很多有钱人出出入入,加上周围还有很多餐馆,所以潜在的客户资源非常丰富,我是晚上加入凤凰路的,一会儿的工夫就有五十多块了,我正得意洋洋,这时候身后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说道:“小子,新来的吧。”

我回头一看,是一个胡子拉扎的乞丐,这人就是菜头青了。菜头青跟我说,这里是他的地盘,请我马上滚蛋。我当时气不打一处来,我生平最讨厌山头主义帮派关系,我一向主张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讨,凭什么赶我走?

菜头青说道:“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路是光明大道,每个月给我五百块的保护费,第二条,我把你打出凤凰路。”

菜头青乜斜着眼睛看着我,一副志在必胜的样子。这时候,围过来很多乞丐,他们瞪大了一双双挂满眼屎的眼睛,准备看一场好戏。我毫不畏惧,很黄山辉楠楠混的时间长了,我特别能揣摩人的心思,于是我跟菜头青说道:“我也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是康庄大道,咱们和平共处,你要你的钱,我讨我的饭,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再也不许你收其他兄弟的保护费,第二,我把你打出凤凰路。”

我这么一说,立刻得到了广大乞丐的一致拥护,虽然他们不致于公开帮我的手,但是只要他们袖手旁观,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我跟菜头青打了一架,我付出了一颗门牙的代价,将菜头青打趴在地上,从此我威名震动凤凰路,所有的乞丐对我刮目相看,我不但不收他们的保护费,而且常常将自己的乞讨所得无私地奉献给他们,他们对我感激涕零。我知道,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

那天中午,我从沃尔玛超市买来几只烧鸡几瓶啤酒,坐在凤凰路附近一个僻静的巷子里,跟一帮乞丐大吃大喝,这时候黄山辉打来了电话。我学聪明了,将手机调成了震动。我忙离开丐帮,接听了电话,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往波托菲诺。

我的心情非常迫切,以至于忘记换掉乞丐服,我打车的时候遇到了困难,路边停了很多出租车,我随便找了一辆打开车门跨了进去,司机大佬马上大喝道:“下去下去!”

“你拒载啊?我可以投诉你的,”我晃晃手机,继续说道,“而且你乱停车,这是停车场吗?你把车停在这里?”

“你给我下去。”

“我去波托菲诺,你他妈快点。”

“你这副死样还打的,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他走下车,我以为他要跟我单挑,谁知道这个窝囊废竟是去找其他司机帮手了,我见机不妙,赶紧下车,大叫一声:“兄弟们,快来啊!”

一会儿的工夫,凤凰路上老老少少所有的乞丐齐刷刷地站到了出租车面前,司机大佬只好妥协了。

一路上我把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通,我说他狗眼看人低,我说他有眼不识泰山,他都一吭不吭的。到了波托菲诺,我给他钱的时候,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这才知道原来他本来是准备做好事的。

司机大佬一直不肯走,看着我走进了高尚社区波托菲诺,我猜想他的眼睛估计要掉到地上了。

那个好心的保安先是拦住了我,凶巴巴地让我马上离开,我抽抽嗒嗒地啜泣起来,说道:“兄弟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那保安惊问道:“兄弟啊,你这是怎么了?”

“哎,家门不幸啊!”

“现在要回家?”

我哭得更厉害了:“回家。”

当黄山辉打开门,见我衣衫褴褛地站在门前的时候,大叫道:“你怎么也不换一套衣服?”

我嬉皮笑脸地说道:“黄哥,我想你快想疯了,来不及换衣服了。”

17

我刚走进楠楠家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楠楠把屋子收拾得利利索索纤尘不染,我一身褴褛而且还散发着馊臭的味道,简直感觉无处下脚了,后来我想,我这么拘谨会让黄山辉和楠楠很不好意思的,于是干脆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楠楠眉头皱了皱也没说什么,反而是黄山辉非常嫌恶地看着我,半晌不放一个屁。我突然想到,这应该是我家,黄山辉来做客,我不能招呼不周啊,于是赶紧拍着我旁边的空位说道:“黄哥,站着干嘛,赶快坐啊。”

黄山辉离我远远的,在沙发拐角坐了下来,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林欢,今天主要是谈你跟楠楠离婚的事。”

“黄哥,你怎么这么关心我跟楠楠的家务事啊?我们常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把咱们中华民族的光荣美德都丢哪儿去了?”

“林欢,我警告你,你今天必须离婚。”

“离不离婚是我跟楠楠的事,你瞎掺糊啥?”

黄山辉愤怒了,他睁大了眼睛恨不得吃了我,吼道:“姓林的,别忘了你的身份,不要给你脸不要脸。”

“黄哥,有话好好说嘛,干嘛生气呢?犯不着。我们离婚,楠楠同意吗?”

这时候,这个小骚货表现得特别镇定,她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巴不得呢,”而且为了解气,还加上一句,“你这个死乞丐,别再缠着我了。”

楠楠那坚定的神情坚决的回答,让我一时不知所措,怀疑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来真的。

黄山辉说道:“姓林的,你勉强维持着这种婚姻关系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深圳这地方可是藏龙卧虎啊,要不要我给你报个价啊?一条胳膊一千块钱足够了,一条人命最多也就一万块。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想清楚。”

这小子竟敢威胁我,我当即哈哈大笑,说道:“黄局,你这是在说什么啊?”

黄山辉一愣,怔怔地看着我。

我慢条斯理地说道:“黄山辉,1949年9月8日出生,广东惠阳县人,1971年1月入党,1970年9月参加工作,历任深圳市龙华镇镇委书记、宝安区副区长、市公路局党委书记、局长,2001年8月23日开始,担任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兼党组书记。黄局啊,锦绣前程等着你,犯得着雇凶杀人吗?而且还是一个乞丐?”

“你……你……”黄山辉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这些只是你表面上的风光,背地里的事情,我老婆在这里,我也不好说什么。”

在等待黄山辉消息的一年时间里,我可没闲着,自从那次在电视里看到他之后,我就四处打探,一方面靠着乞丐兄弟的帮忙,我知道他经常出入民政局,然后我上网搜索,进入民政局主页,果然看到黄山辉的照片,那时候我想到,互联网真是一个大宝库,我的前途靠着一张网页奠定了基础。

黄山辉这时候显得非常干脆,说道:“你要多少钱?”

“五百万,”我同样干脆地回答。

“你这是敲诈,”黄山辉拍着茶几怒吼道。

这时候楠楠面色苍白,呆呆地站在旁边,生怕发生巨变。女人啊,就是经不起风浪。我说:“黄局,这几年,深圳的福利彩票很是兴旺啊,只要你稍微做点手脚,别说五百万,就是五千万,对你来说也是小菜一碟啊!”

黄山辉坐在那里像是一座雕像,仿佛得了老年痴呆症,大脑已经停止了运转,最后终于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就五百万。”

楠楠赶紧凑上来,趴在黄山辉肩膀上,说道:“辉哥,不就五百万嘛,我们终于离婚了,你应该开心啊。”

“开心开心,是,应该开心,”黄山辉不停地重复着,然后终于抖擞起精神,说道,“楠楠,拿纸笔来。”

“干嘛啊?”

“写离婚协议书啊!”

18

我跟黄山辉谁都不信任谁,不管怎么说,两个人都是老江湖了,免不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说要我跟楠楠马上去办理离婚手续,我说:“黄哥,不要这么着急嘛,万一字也签了,婚也离了,可是那五百万却打水漂了怎么办?”

“哈哈哈,林兄弟啊,你黄哥我是这种人吗?”

“哈哈哈,不是,黄哥肯定不是这种人,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林兄弟真是一个爽快人。这样吧,我给你办一张银行卡,一手交卡一手离婚。”

“黄哥,不瞒你说,小弟我生平没见过多少钱,我觉得呢,还是亲眼看到白花花的票子开心一点。”

“行,我把五百万现金放在楠楠这里,你们离婚之后,就到这里来拿钱。”

我想了一会儿,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唯一可能出问题的环节就在楠楠这里,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敢完全相信这个女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但是我想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就答应了黄山辉的条件。

晚上,我躺在下沙村的出租屋里,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想象着,我该如何将那五百万花掉,五百万啊,堆起来的话,应该有一座小山那么高了。我兴奋极了,仿佛那五百万已经到手,可是万万想不到,为了这区区五百万,我还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天上掉下的馅饼不是白吃的啊。

第二天中午,黄山辉打我电话,说是钱已经放在楠楠家里了。他说:“林兄啊,我今明两天要开个反腐倡廉的会议,咱们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如果不信我的话,你可以问楠楠,钱是不是已经放在她那里了。”

放下电话,我马上赶到楠楠家里,她穿着一身睡衣,趿拉着一双拖鞋,显现出一副渴望被强奸的神色,我当时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但是我随即想到,有了五百万,什么样的女人我找不到啊?我正色问道:“老婆,黄山辉把五百万拿来了吗?”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