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爱唤不回沉迷声色场所的她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2-1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讲述:毅伟(化名)年龄:28岁职业:厨师现状:未婚学历:大专跟毅伟(化名)的见面是在那个倒春雪的午后。太阳刚出来,暖暖地照着地上的积雪,亮晶晶的,一个非常洁白可爱的氛围。毅伟是一家酒店的主厨,他很白,微胖,手上的皮肤十分润泽,经常掌勺的那几个指头明显地粗壮些。毅伟告诉我他是饭店的主厨,所以只有这个时间...

讲述:毅伟(化名)

年龄:28岁

职业:厨师

现状:未婚

学历:大专

跟毅伟(化名)的见面是在那个倒春雪的午后。太阳刚出来,暖暖地照着地上的积雪,亮晶晶的,一个非常洁白可爱的氛围。

毅伟是一家酒店的主厨,他很白,微胖,手上的皮肤十分润泽,经常掌勺的那几个指头明显地粗壮些。毅伟告诉我他是饭店的主厨,所以只有这个时间段比较空闲。我点点头,脑海里浮现出丰盛诱人的满汉全席,以及站在一旁欣慰地抹着汗水的毅伟的模样。可他厨艺再高明,在爱情这碗汤面前同样束手无策了。

排骨遇到藕

2003年初夏的一个晚上,老板答应给我们涨薪水,开心不已的我随几个同事来到一个卡拉OK吧,打算玩个通宵。

我不喜欢那种地方。刚坐下没多久,几个打扮性感露骨、浓妆艳抹的女孩推开了包厢的门。她们非常娴熟地扭动着身体贴近我们,嗲声嗲气地说着各种暧昧的话语。烟雾缭绕的包厢里,灯光昏暗,一切都变得那么模糊,那么混浊。我感到浑身不自在,独自坐在一旁,默默抽着烟,发着短信。

无意中抬头,我被坐在对面的一个女孩吸引了。薇薇(化名)没有其他女孩的矫揉造作,也没有那种庸俗的艳丽。只记得她当时穿着粉白色的裙子,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坐在那里,表情不自然地微笑着,动作很僵硬。她像一朵山间的小野花,与周遭的氛围格格不入。我被她清新的气息深深迷住了。我断定,她是跟她们不一样的。

本来百无聊赖的夜晚,因薇薇的出现而变得不同寻常。

毅伟眼睛亮亮的,那光源来自于卡拉OK包厢里的一个沉默的年轻女孩。

在以后的接触中,我渐渐了解到薇薇的难处。她家里穷,父亲去世了。3个弟弟还未长大成人,一家的生计全压在她瘦弱的肩膀上。要知道,她才刚满20岁啊。经过一番痛苦的抉择,薇薇瞒着家里偷偷干起了这一行。

我很心疼薇薇。她本该如池塘幼荷在晨风中微笑,现在却如街角玫瑰在风尘中打着滚儿。我约薇薇出来,一起逛公园,看电影,在江滩上看日落。我想让她享受跟其他女孩一样的宠爱,让她在阳光下呼吸温暖的空气。

薇薇明白我的苦心,总是让我牵着她的小手,赤着脚在公园的草地上疯闹,我们就像一对玩耍骨头的小狗。

融为一体

那晚,我们肩并肩坐在汉口江滩上,繁星点点,江风轻轻吹过。薇薇的眼神像夏日的小溪,我心中泛起一阵悸动,情不自禁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她娇羞地低下头,我索性将她拥得更紧,再紧些,恨不得让她嵌进我的骨头里。

“薇薇?”我轻轻呼唤她的名字。

“嗯。”她甜甜回应。

“把工作辞了吧。我养得起你。”我定定看着她,渴望得到她肯定的回答。

她深深埋下头。然后,我听到她的啜泣声。薇薇告诉我,她刚跟老板签了一年的合同,提前毁约不仅经济上难以赔偿,而且像老板那样的人,我们根本惹不起。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身心饱受折磨,自己却束手无策,我真恨自己。我狠命揪着头发,紧紧咬住嘴唇,一种咸咸涩涩的腥味弥漫开来。薇薇握住我的手,说:“为了你,我一定好好保护自己。为了一年后的自由,现在的忍耐是值得的。”

不久,薇薇退掉原先的房子,搬来和我一起住,我们过了一段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我是厨师,做得一手好菜。薇薇尤其爱喝我煨排骨藕汤。她常常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要我做汤给她喝。我呢,便总是屁颠屁颠地跑进厨房,用很多心思和功夫为她炖汤,薇薇总像小猫一样喝得津津有味。

夏天再次到来的时候,薇薇带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她的合同到期了。我一把将薇薇抱起来,在空中连转了三圈。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们每天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散步,一起分享心事。虽然并不富裕,但很满足。

残羹冷炙

薇薇待在家里,十分空闲,便把妈妈从老家接过来住了一段时间。看到我租来的拥挤房子,老人似乎不太开心。从来到走的3个月里,她一直没有对我笑过。有时她谈及薇薇弟弟的学费时,会充满期望地看着我,可我不敢直面她的眼神。我的薪水,只能养活我和薇薇,再多一个都捉襟见肘,何况是3个弟弟。

老人走后,薇薇说她想上美容学校,学一门技术,将来可以减轻一些我的负担。看到她这么努力,我很高兴地答应了。不过,为了上学更方便,薇薇搬到了离学校近的地方住,我们不能每天都在一起了。

渐渐地,薇薇打给我的电话越来越少。有时晚上我给她打电话,她常常不接。即使接,也总是很疲惫的样子,没说两句就挂了。我没放在心上,我天真地以为,她是上学太忙了。

春节过后不久是薇薇的生日,我约她第二天晚上见面,她随口答应着。第二天,我怀揣着早已准备好的小礼物,手捧一大束玫瑰,早早来到江滩。

约的是晚上7点钟,我看看表,7点过5分,不急,薇薇通常会迟到几分钟的。45分钟过去了,冷风呼呼刮着,头顶的乌云越来越密集。

不久,整个天空猛地暗下来,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我赶忙躲到附近的屋檐下,冰冷的雨毫不留情地落下来。想到薇薇可能还在雨中往这里赶,我连忙打电话给她。响了许久,没人接。

也许她在公车上没听到吧,我这样安慰自己。已经到9点了,我接着打。“喂?”我听到她醉醺醺的声音,背景是嘈杂的音乐和说话声。

“你在哪里呀?”我焦急地问。薇薇愣了一下后,声音里多了几分清醒:“哦,是你呀,我还在吃饭,改天再说吧。”我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听到果断的“嘟嘟”声。

回去后,我大病了一场。雪上加霜的是,一个好朋友打来电话说,前几天在那个卡拉OK店,他看见薇薇还在做陪唱小姐。我大怒,说我的薇薇早就不干这种事情了,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挂掉电话,我一身冷汗。薇薇那天的异常,不能不让我心里发毛。斟酌再三,我决定再去一次那家卡拉OK店。

我还没走进去,就看到了今生最痛心的一幕。薇薇被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搂着走出包厢。她的衣服已经被扯得不成样子,头发也乱成一团。可她依然赔着笑。

她看见了愤怒而惊诧的我,表情僵在那里三秒钟,然后,转过头在那个男人耳边喃喃说了些什么,妩媚地笑起来。随即当我如陌生人一样,从我身边走过。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她的电话,她说:“我需要钱,你养不起我的,希望你不要再打搅我。”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个电话。以后,只要是我的电话,薇薇一概不接。

毅伟低下头,泪水滴在紧握的手指上,他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我最喜欢为薇薇熬排骨藕汤,香香浓浓的汤,把自己的爱统统熬进去。我想念薇薇喝汤时的表情,如果哪一天她累了,渴了,我很希望她能回来喝我给她煮的汤。

美汤需要识汤人,不然再精致的汁液,对食者来说,不过是一碗温水。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姐弟恋就这样结束

    大年初一,缅怀一段合情合理结束的爱情,也许有些不合时宜。爱情开始的时候,一个是在生活的路上跌跌撞撞的姐姐,一个是单纯善良的弟弟,快乐的时候就是那样如春风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却感怀强烈的碰撞着。姐姐想着有人如此包容疼爱着自己,仿佛多年的委屈都要一泻而出…[查看全文]

  •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她没预料到房东会是一个如此精致而美丽的男人。难怪刘伊会用“美丽”、“精致”这种很女性的词来形容一个男人。这种标志性的美丽长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当然让人很愕然。”从那天起,被认为“友善”的刘伊开始有了一个美丽的“同居”室友。…[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