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男孩与女孩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7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那一年,男孩十六岁,见到了女孩,女孩坐在靠窗的第三排,冰冷的表情,随意地翻弄着一本书,老班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男孩看着女孩的背影发呆。男孩偶然也会看看书的,不过只是在课堂上,而且是些与课堂无关的书,男孩的书有时会孤寂地躺在师的讲台上,而这时候,师总会进行慷慨激昂的演说,男孩则习惯性地看女孩,女孩..
那一年,男孩十六岁,见到了女孩,女孩坐在靠窗的第三排,冰冷的表情,随意地翻弄着一本书,老班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男孩看着女孩的背影发呆。

男孩偶然也会看看书的,不过只是在课堂上,而且是些与课堂无关的书,男孩的书有时会孤寂地躺在师的讲台上,而这时候,师总会进行慷慨激昂的演说,男孩则习惯性地看女孩,女孩低着头,面无表情,依旧轻轻地翻动着书。

一天早晨,男孩迟到了,是女孩值日,女孩问为什么,男孩看了女孩,没说什么。男孩不想解释,都过去了,说了又有何用呢?男孩走的时候听到女孩轻轻地叹了口气。男孩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女孩让他想了好久好久。女孩冰冷的面孔,让她感到一种亲切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男孩从小失去了父亲,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长大,男孩的记忆中没有母亲的笑容,有的只是母亲从早到晚忙碌的背影和那沉重的叹息声,男孩理解母亲,是家把母亲压得畸形,压得快要崩溃,男孩选择了沉默,学会了沉默,用冰冷的眼光去看属于自己的世界,男孩觉得自他懂事起他的心就死了,而死了心的人是没有感情的。

男孩以前是不喜欢看电影的,只是那时跟母亲吵了一架,很烦闷,便找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去了一家影院,凑巧,女孩也在那里,男孩走了过去,指了指女孩身边的空位,说:“可以坐下来吗?”女孩点了点头,依旧是冰冷的表情,男孩在想,女孩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心已经死了,只剩一具空躯壳在这尘世间游荡。

多年后,男孩看电影,还是会选择《星愿》,而且总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看,也许这是想念女孩的一种方式吧,男孩想,男孩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心头比较踏实些。

春去冬来,又是新的一学期,这学期男孩变了好多,变得让人有点不可理解,突然宣称自己爱上了高她一级的女孩,于是在男孩的班级里沸沸扬扬地传了开来,男孩学会了微笑,微笑着跟每一位同学打招呼。只有女孩,没有变,还是冰冷的表情,依旧在懒懒的下午低着头翻弄着自己的书。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流过,男孩有时会买本书看看,也会去打打篮球,有时会趴在书桌上。闭上眼胡思乱想。男孩没有看女孩,好像忘记了女孩的存在,直到有一天,忽然提及了男孩的女朋友,女孩看着男孩,说:“你真的喜欢她?”男孩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你是不是因为她的名而喜欢她啊?”女孩笑了笑,没等男孩回答就走了,男孩第一次看到了女孩的笑,不过男孩无法体会那是种什么样的表情,那笑容一瞬间就消失了,根本没来得及让男孩细细品位,男孩当时也没想到这,只是后来想想而已。

一个月后,男孩跟高他一级的女孩分道扬镳,至于原因,很简单,彼此无法容忍对方,男孩随便懒散,而女孩则是名副其实的古典淑女,跟男孩说句话也会脸红的那种。

不多久,男孩走出了生活的阴影,胡乱认了一个表妹,被女孩知道了,女孩对男孩说:“你知道吗,她是我的侄女,你要认她,得先叫我姑姑,男孩起初不情愿,后来答应了。

这以后,男孩遇到女孩,男孩有时会叫女孩的名字,有时会叫她萍姑,而她总会冰冷着脸,有时会轻轻地点头。

后来,女孩调了座位,坐到第一排,男孩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但无可奈何,男孩想这可能是老班的意思或是她的意愿。中秋节那天,男孩问女孩,你会来吗?女孩摇了摇头,男孩问为什么,女孩说她不想参加活动,特别是庆祝之类,,男孩恳求女孩一定要来,女孩问为什么,男孩想了想,说:“因为我想看到你。”到了晚上,女孩来了,男孩特别高兴,女孩给了男孩一个月饼,男孩舍不得吃,珍藏了好久好久,后来被男孩的朋友们分吃了,不知为什么,男孩的心有点痛。

余下的日子里,男孩照例在课堂上拿出小说津津有味地看:在诸子百家中见伦理,楚辞中悟神伤,汉赋中找才情,唐诗中寻佳句,宋词中觅意境,元曲中看幽趣!

女孩也低着头,翻个不停,女孩如是说:“我讨厌世俗的小说,我在想,在想,白乐天闲听琵琶弦,东坡居士巍峨高冠,辛稼轩醉中看剑,李清照泪湿青衫,马致远天涯断肠。。。。。。。”

运动会上,女孩晕倒了,送到同桌的家里,同桌是位好女孩,总会给男孩讲好多好多的故事,有时提到lovestory,男孩问他的同桌有了男朋友了吗,女孩说没有,女孩说她没有找到让她心动的男孩。当天晚上,自习时,同桌问男孩,你看了你姑姑吗?男孩摇摇头,同桌沉默了一会,说:“我觉得你还是去看看她,你没看见今天下午她为你喊加油时那专注的神情吗?”男孩没说什么,茫然地翻着书,心好乱好乱,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第二天,男孩去看了女孩,女孩很高兴,话也特别多,女孩说了她的故事,男孩可以猜到的,女孩的父母对女孩不好,因为女孩有病,加之女孩冷漠的性格,女孩的父母亲不喜欢。女孩还有一个姐姐,女孩的孤僻也许是因为有个姐姐,女孩的父母亲溺爱女孩的姐姐,男孩看到了女孩冷漠下的泪水。

男孩到了现在也没有好好想过这似乎繁琐的事,男孩不想妄自说什么,终究是女孩家里的事。直到后来,女孩偶尔会打电话向男孩诉苦,男孩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说:“想开点,事情总会过去的,过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男孩知道女孩与同桌的关系,男孩是同桌忠实的听众,而同桌却是女孩忠实的听众。女孩说因为病的缘故,女孩的父母亲叫她过几天回去,如果病很严重,女孩也许会降级,男孩心里一阵痛楚,心中暗暗乞求上仓,但愿女孩会平安无事。

那一天,下着大雨,男孩在走道上遇到了女孩,男孩走进教室,同桌告诉男孩,女孩要走了,男孩想不到这么快,男孩问同桌为什么不去送女孩,同桌说,如果她去了,她会哭的,男孩想了想,也是。男孩拿了把伞,冲出了教室。女孩跟好多朋友一一道别,男孩送女孩到校门口,看着女孩,慢慢地走下台阶,男孩忽然有种与女孩恍若隔世的感觉,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女孩,女孩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男孩,女孩举起右手,挥了挥,然后消失在男孩淡淡的风景里。男孩的脸颊感到一阵冰冷一滴水珠落到手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男孩回到教室,默默地拿出女孩的笔记本,认真地做着笔记。空闲的时候,望着女孩的空位发呆,有时还是会出去玩玩,但很少很少了。女孩走了后,男孩变得沉默寡言,除了专心致志地听课,累了就想女孩,想着想着,就会趴在桌子上恬然入睡。

男孩从来都没有跟女孩说我喜欢你,因为男孩很想说也说不出来,一直到后来,也许这也是男孩跟女孩没有走在一起的一个原因。

女孩回来后,男孩没有去找女孩,女孩也没有来找男孩,只有一次,提及他为她做的笔记,说老班看到了,男孩说:“对不起,没事吧?”女孩就笑了,说:“什么啊,老班恭维你的字呢!”男孩想了想,也是,字倒没什么,女孩是校长的侄女,老班也不会过分的。

分班时,女孩义无返顾地选择了理科,男孩因为厌恶生物老师的眼光,毅然选择了文科,男孩在生物课上看到生物老师的双眼总是不自觉地盯着漂亮女孩的胸。于是,男孩与女孩很少再见面。

直到一个星期天,男孩在教室外边打羽毛球,女孩看见了男孩,叫了男孩,男孩走进了女孩的教室,女孩在听CD,许美静的,女孩很喜欢许美静的,也许是因为她一直都是伤感的。女孩依旧冰冷的表情,对男孩说:“我想练练字。可以把你的作文给我看看吗?”男孩爽快地答应了女孩。男孩回到教室,决定把日记送给女孩,那里倾诉了男孩对女孩的思念以及好多好多的祝福,匆匆在扉页龙飞凤舞地题词:谨以此献给我最亲爱的萍姑。

这以后,男孩又很少见到女孩了,一天,男孩写了封信给女孩,问女孩还好吗。第二天,男孩收到了女孩的回信。

亲爱的侄子:

你好

在学习上显然是有些吃力,感谢你还惦记着我,有了你的问候,姑姑很开心,我想我会努力的。你一定有心事吧,从你的字里行间看得出,欲言又止这何必呢?若信得过,可说来听听,说不定我会有办法。生活确实枯燥无味,但只要有侄儿的话语停留在耳边,我会坚持到最后的;也许我会无所成就,可我也照样会去努力的。作文本拿给你,写写你最近的生活和心理可以吗?当然也可以随便写的,希望你也能让自己解脱,不要被束缚住。好象好多天没见你了,不知你可好,姑姑还是蛮想你的。

男孩有点懒,没有写。男孩那时很累很累,天天昏昏欲睡。没有跟女孩联系,男孩在分数与试题的夹缝中苟且偷生,男孩不想让母亲失望,他要奋斗到底。

再后来,听说有男孩追女孩,男孩感到痛楚,但过了就忘了,太紧张了,男孩没时间去理会这些琐碎的事。考完试后,男孩在街上遇到了女孩,刚说了一句,老班来了,老班特别高兴,男孩和女孩没有机会在一起好好地说说,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男孩只单纯地想跟女孩在一起。

再再后来,女孩去了昆明医学院。女孩有时还会打电话给男孩,但不到三分钟就感到无话可说,男孩打了很多次,没人接,男孩想女孩也许是用公共电话打的。有一天,女孩打来电话,轻轻地说,以后不要找我了,男孩刚说完我尊重你的选择,话筒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男孩在那一刻,想了好多好多。

以后,就没有后来了。男孩终于明白,女孩跟男孩的相遇只是投错了时间,地点而已,他们同是孤独的人。男孩记得女孩泪水滑落的瞬间,感受到了女孩冰冷的表面里那颗脆弱的心,因为他们同是冷漠而伤感的人,他们不会在一起,在一起只会给彼此更多的痛苦,这也是男孩虽然很早知道他喜欢她,但没有向女孩说的原因。

男孩和女孩都是孤独的人,很少去说什么,静静地用心体会,男孩很想对女孩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让话筒那边的女孩聆听他的沉默,于是,有一天,女孩听倦了。

男孩也许算是失去了女孩。男孩依旧学习,上网,睡觉,不同的是少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