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一夜情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泪水浸泡着红杏出墙

正文字体:
日期:2009-2-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因为她老公在另一城(不太远)当一个处长,不经常回来。她老公回来都是开车回来。她老公的车到楼下,要按几声喇叭,示意他回来了。其实她老公车的声音,慢慢的连我们都能听出来了。

过去,我住三楼,一层只有两家,对门的女邻居当年41岁。长相很着人喜爱,整个形象用个“方”字形容是比较贴切的。方脸但略长。肩膀较宽,腰比较细。胸部突出。用丰乳肥臀形容也可以,但不夸张。她本是一个很乐观的女人,过去很少见她发愁,说话比较随便。别人说什么她也不怎么在意。用“少心没肺”形容虽然有点过分。但也有那么一点。她甚至连一些隐私也自觉不自觉地透漏出来。

她与我老伴关系很好,俩人经常一起上街买菜,回来时嘻嘻哈哈,到楼下我就知道她们回来了。因为她老公在另一城(不太远)当一个处长,不经常回来。她老公回来都是开车回来。她老公的车到楼下,要按几声喇叭,示意他回来了。女主人立即就知道了,赶快把门开开。其实她老公车的声音,慢慢的连我们都能听出来了。

有一天,快到吃晚饭的时候,老伴去代替蜂儿(外孙)的奶奶接蜂儿下学,不在家。这时门铃响,我开门,女邻居没等我让就进来了,迳至到厨房。苗着“货架”。

“大哥,我拿点花椒。”

“您拿吧,只要有。”我说话时没抬头,我还在盯住电脑。

“我还要大料。”

“您只管拿。”

“哎呀,我家盐也不多了,还得要点盐。”

我没说什么,还在看着电脑。

“行了,我走了”她已到门口。

我站起来送客。“您......?”

她好象看出我要说什么,停住,“我要煮点花生。才发现没佐料了”

她回答我没说出的疑问。

“啊,花生有吗?”我问。

“有,花生昨天就买了”

“好天真的女邻居。”我想。

一天晚上九点多了,好象听到楼下有汽车喇叭声。这时门铃突然响起,老伴赶快开门,门半开,一个男人好象被推进来,是的,他是被女主人推进来的。男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有点惊慌,稍静,理了一下头发,又把上衣的扣子纪了纪。老伴从打开的烟盒里抽出一只烟,这时,男人略抬头,很有礼貌的示意,他不抽烟。我扫了一眼,大概看清了,这是长的比较体面的一男子。脸形很普通,但透着健康,浓眉,眼睛友善且明亮。年岁略比女主人小。

在他被推进后,又等了一会,有人上楼。

又等一会,女主人推开我家门(我家的门在男子近来后一直没关)。一手扶门框,一手示意被她推进的男人赶快走。男子站起身,略略打个着呼,出门,女主人带着疼爱的感情用手轻轻抻了抻男人的后衣角。两个显然已是情侣的男女四目深情地相互望了一会儿,表现的难离难舍,在女人含情脉脉地注视下男人无奈地下楼。

过几天,老伴对我说,她在给她回到家的老公打了洗脚水后,看着他老公把脚泡到水里了,她赶快出门进到我家,叫男人赶快走。女主人一边说一边笑,很得意的样子,智斗老公成功。

“你们这叫什么事,好象连我们也帮助她欺骗她老公,那个男人是她的相好的.是第三者”我愤愤不平。

“你大声嚷嚷什么,活该,是她男人先在外边找女人的,去年还要离婚呐”。

丈夫汽车的喇叭声,使笼罩在橙色灯光下的一场盼望已久,精心策划的约会中途而止.男情女意再缠绵也要暂时退却。呜呼,残忍了些.

与年纪稍小些的男子的婚外情始于何时,没有清晰的记录。去年,17岁的女儿考上远在宁夏的一所大学.虽然是一所普通高校,但毕竟是本科,专业也满意。快开学的一天,夫妻俩将孩子送到车站.难分难舍地上了火车。夫妻二人重新回到停车场,车子开回家,到楼下,男人却不上楼了。“这几天你也累了,我好几天没去单位了,我得赶快回单位,恐怕积累了好多事情要处理。”男人解释着。“那不行,我也不上楼了,我跟你去你单位。”女人的态度很坚定。多年官场磨练的圆滑从不在公开场合与人争论的男人重新打开车门,示意女人上车.女人重新坐回汽车,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回到男人所在的机关。进入房间,简单洗漱梳理后,电话就响了。是其手下人祝贺处长千金考上大学,在一有名的酒店设酒席。晚上7点钟,夫妻俩如约而至。秘书带头鼓掌,处长和夫人坐在主席,其余人等分别围坐。酒席丰盛自不必说,下属频频祝酒,奉承话无非是处长教育有方;起哄的也有,一个身高1米八以上一脸大胡子的男子忘记了夫人在场,竟拿紧贴处长坐着的漂亮女秘书起哄。满咀酒气中带出来不少脏话,什么“八小时内是秘书,八小时外是情人;三人在场是秘书,两人相处是情人”的话都说出来了。“起哄中夹带着的“亲嘴、上床”甚至“做爱”也不时冒出。幸亏被一带眼镜、比较清醒的男子所制止。稍微提一下女秘书,看来此女子久经沙场,处乱不惊,举止得体,只是紧贴处长,比夫人还显亲昵,有时还将一只胳膊搭在处长的肩上。

再说夫妻二人回到住处,已是夜晚9点钟以后。男人确实喝多了一点,也可能有难言之隐,洗浴以后,男人一手拿着遥控器,一手捏着香烟。眼睛半睁半闭,对电视节目也不在意,把香烟的屁股捻碎后,眼睛全闭,好象已进入梦乡。女人出于做妻子的责任,一直在厨房忙活,尽量整理的好一些,好在自己不在时,减少丈夫的家庭琐事。在全部整理一遍后才去洗澡。洗完进入卧室。是一宽大双人床,丈夫占半边,已经有隐约的呼噜声。女人脱掉外衣,叠了叠置放床头。这才顾及丈夫,她摇了摇丈夫的肩膀:“睡着了?起起,把长衣服脱了。穿长衣服睡觉难受不难受”妻子温存地提醒丈夫。男人半醒半睡地坐起来,按妻子的要求脱掉长衫和外裤。顺势一侧身,躺下又睡去了。不久就“正式”地打起了呼噜。妻子看着已经熟睡的丈夫。心里开始不平静了。一段时间以来,全家都为女儿上学忙活着。本就不经常在一起的夫妻,很少温存。按妻子的本意,既然孩子走了,“大事”忙完了。今晚总该放松一回了,哪怕是厉行公式,也该有所表示。没想到,丈夫竟如此不尽人情。一个才四十岁的女人,她有她精神、生理方面的要求。但作为丈夫,你真累了吗?妻子眼泪掉下来了。

妻子怀着爱、怨交织的复杂心情,无奈的睡下,慢慢地也进入了梦乡。一夜无话,第二天,妻子先起来,照样收拾。且小心从事,生怕惊扰熟睡的丈夫。她搜寻了一遍厨房,发现没有可吃可做的东西。只好下楼,在不远的一个菜市场买来豆浆、油条鸡蛋。

此时已近8点钟,丈夫打着哈欠坐起来,按了一下关掉的手机,看看时间:

“啊,快8点了。”丈夫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着。

“哎呀,我得走,还说早点去呐。这么晚了。”他继续嘟哝着。

“那也得吃完早饭再走呀。”妻子带着关心地说道。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