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一夜情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生的幸福为一夜迷情买单

正文字体:
日期:2005-11-23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新婚之夜,薛枫深情的望着婕,几乎不敢相信真的娶上了这么漂亮的老婆,他不知道穷得叮当响的自己是哪里打动了婕的 芳心。婚后的生活是温馨宁静的,一年后女儿的降生更是给两人带来了无穷的欢笑和乐趣。每到周末休息的时候,薛枫和婕挽着手漫步在公园的小路上,而在他们前面,可爱的女儿正追逐着花丛中的蝴蝶。一夜迷情...

爱情来得太突然

17年前,在众多条件优越的追求者中,饶婕独独选择了家境贫寒的薛枫。

新婚之夜,薛枫深情的望着婕,几乎不敢相信真的娶上了这么漂亮的老婆,他不知道穷得叮当响的自己是哪里打动了婕的芳心。婕似乎洞穿薛枫心里的疑惑,认真地对他说:“枫,我不要求过上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我只求能与你平平淡淡的相携一生。你是我所见过的最淳朴真挚的男人,所以我相信你能始终如一的对待我!”也就在那天晚上,薛枫知道了婕的身世:在婕很小的时候,母亲因为父亲的出轨而饮恨自尽,婕的童年因为这件事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婕始终忘不了临终前的母亲对她说过的一句话———男人最重要的不是他的外表不是他的财富,而是对你的忠诚!看着婕眼里的泪花,薛枫一字一顿地对她许下诺言:这辈子,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将是我唯一的女人!

婚后的生活是温馨宁静的,一年后女儿的降生更是给两人带来了无穷的欢笑和乐趣。每到周末休息的时候,薛枫和婕挽着手漫步在公园的小路上,而在他们前面,可爱的女儿正追逐着花丛中的蝴蝶。那是多么温馨美好的画面啊,许多年后,它一直萦绕在薛枫的梦境里,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精神世界!

一夜迷情留下后遗症

女儿上小学四年级那年,在全国性的“下岗”大潮中,薛枫被单位给“精简”掉了!他拿出全部的积蓄,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些钱,自己做起了生意。

生意上的应酬免不了要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薛枫谨记着自己的誓言,给自己定下了一条铁规:转钟之前一定回家,除出差以外,绝不在外过夜!也许正因为如此,婕对薛枫是相当的信任,从来都不对他疑神疑鬼,刨根问底。不懈的努力加上妻子的支持,薛枫的生意很顺,很快的,他们的小家就达到了小康水平,面对着日益丰盛的物质生活,婕不止一次的劝薛枫少赚点钱,够生活就可以了,多留点时间在家里陪陪她和孩子。可是,欲望是永无止境的,掘到了第一桶金,自然想要第二桶,第三桶,薛对婕说,等我赚到了第五个一百万,我就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然后带着你到全国各地旅游散心。婕的眼里流露出对这张美好蓝图的期待,像个孩子似的和薛枫拉勾说一定要说话算话!

时隔不久,薛枫到云南谈一笔生意,也许是那里的山清水秀,轻歌曼舞让他沉醉,那天,薛枫破例喝了很多酒,等他晕晕乎乎被客户送回房间休息时,竟然发现自己的房间坐了个年轻女子。还没等他开口,女子便温柔地说他是专门来伺候薛总的,边说边朝他身上靠了过来。灯光很暗,女孩的如雪肌肤却是那么滑嫩,薛枫的血直往上涌,那一刻,他终于抵挡不住诱惑,把这软软的身躯抱到了床上……

清晨醒来,薛枫看着身旁陌生的女子,悔恨像潮水般扑了上来,他想到了新婚之夜的誓言,想到了妻子对自己的信任,突然觉得背信弃义的自己是那么的肮脏不堪。

从云南回来,婕并没有觉察到薛枫眼里的愧疚与悔恨,一如从前的对他嘘寒问暖,也许是想弥补什么,那段时间,薛枫总是早早回来陪她,婕为此感动不已,常捧住他的脸凝视着他的眼睛说:“枫,你对我真好!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妻子!”可薛枫却不敢面对婕的眼神,心虚地低下头,顾左右而言他的把话题岔了开去。

半个月后,薛枫隐隐觉得身体有些不适,到医院一检查,结果令他大跌眼镜,自己竟然染上了性病!心慌意乱地薛枫背着婕偷偷摸摸地打针吃药,心里默默祈祷这病快点好起来。

一段时间的治疗薛枫的病情终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正当他为此长舒一口气时,却不知道更大的灾难正向他袭来。

婕的单位组织了一次体检,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医生冷漠而鄙夷地告诉她患上了性病。

那是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那时候人的思想观念远没有此时的开放,被人当众宣布得了“性病”简直和脱光了当街示众差不多,更何况婕是如此骄傲清高的女子,怎么受得了这样一盆脏水从头淋到脚。在听到医生宣布结果的那一瞬,在众人疑惑嘲讽的眼神中,婕只说了一句:“这不可能!”便一头晕倒在了地上。等薛枫得到消息匆匆赶回家时,婕从昏睡中醒过来,两眼空洞地望着他,只重复着一句话:这是不可能的,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枫,你要相信我!

薛枫又如何能再向她隐瞒下去,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床前,泪如雨下:“婕,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的病,是我传染的!”

房间里静得可怕,薛枫不敢抬头,只感觉被自己握住的手在一点一点的抽回,他似乎可以听到婕心碎的声音,那么一点一点的裂了开去……

婕忽然笑了起来,那样古怪地笑,让薛枫心生恐惧,他抱住她不断哀求:“婕,你要是心里难受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可是婕没有哭,她的眼里一滴泪也没有,望向薛枫的时候,仿佛穿透他的身体,看到的是另一个遥远的世界。

妻子失常四处寻医

她常常半夜突然坐起来自言自语,或是衣衫不整地跑到外面去,她不认得薛枫,后来,连女儿都不认得了,清醒的时候却抱着女儿痛哭流涕,但不跟薛枫说一句话。

薛枫舍不得让婕住精神病院,但这样的家庭环境对一个孩子的成长也是不利的,他只有把女儿送进了寄宿学校,看着女儿小小的身影消失在铁门后,薛枫不由双手抱头痛苦地蹲了下去:是我犯下的错,为什么却要让我至亲至爱的人承担痛苦和折磨。

在婕清醒的时候,薛枫告诉她要兑现自己曾跟她拉勾的决定———带她到全国各地旅游散心。婕沉默地看着薛枫,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嘴角扯了扯,那是怎样苦涩的笑,薛枫转过头,不让夺眶而出的眼泪掉落在她面前。

薛枫带着婕踏上了漫长的求医问药的旅程,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治好婕的病,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时间匆匆而过,薛枫带着婕基本上踏遍了大半个中国,四处寻医问药。可是,婕的病,始终是反反复复,薛枫甚至病急乱投医,去求签问卦,去烧香拜佛,只要别人说过有效的法子,他都拿来一试。但却没有任何效果。

女儿在长途电话里一遍一遍的哭诉,爸爸,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妈妈的病好了吗,我想妈妈,也想你!而薛枫只能编出千篇一律的谎言安慰女儿:医生说再吃一个疗程的药就可以了,爸爸妈妈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除夕之夜,薛枫和婕是在陌生凄清的旅馆里度过的。望着窗外耀眼的烟火,望着街上喜气洋洋往家赶着吃团圆饭的行人,薛枫的心里百感交集,原本自己的幸福也是如此的唾手可得,自己却没有珍惜,而当这一切失去时,才知道,什么都代替不了一个家庭的完整和幸福。

婕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后,轻轻说道:我们不看病了,回家吧,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往外跑,你就把我拴住,或是给我喂安眠药。枫,我真的想回家,想我的女儿!

薛枫揽过婕,失声哭道,原谅我吧婕,打我骂我甚至拿刀砍我,只要能发泄你心头的伤心,只要你能解气,我都愿意!可怀里的婕没有任何反应,木头一般的僵硬着,薛枫扳过她的肩,她的眼冷漠地望着自己,薛枫突然理解了“哀莫大于心死”的含义,是的,婕的心已经伤透,正是自己,这个她曾经最亲爱最信任的人,亲手将匕首刺进了她的心脏……

十五岁的女儿流产

家还是那个家,墙上的结婚照上薛枫和婕依然那么甜蜜地微笑着,可家已经不是那个家了,没有了往昔的欢歌笑语,窗台上婕最爱的茉莉也已枯黄败落。

女儿见了他们,却没有欢呼雀跃,只是冷冷说了声:你们回了?然后躲进了房间砰地关上了房门。望着女儿的背影薛枫突然发现,他和妻子离开得太久,女儿已经长大了,长时间的隔离生疏了我们的亲情。他环顾着这个曾经温馨的家,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婕不再到处乱跑,她只是在阳台上种满了花花草草,每天对着它们说些自己才懂的话,女儿和薛枫礼貌地保持着距离,不像父女倒更像陌生人。

一次女儿走得急忘了关房门,薛枫看里面凌乱不堪,便想着帮她收拾一下,却没有想到的是,在女儿的房间里发现了她的病历,上面清楚的记载着女儿的流产记录。薛枫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要坍塌下来了,要知道,女儿才15岁啊。

当薛枫暴跳如雷的把病历摔到女儿面前要她解释这一切时,她却轻描淡写的说:“不打掉难道还要生下来啊?”薛枫气得浑身发抖,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女儿脸上。女儿捂着肿起老高的脸对薛枫说了一句:“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把我妈妈害成这样你还有资格管我吗?”说完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巨大的关门声仿佛是甩在薛枫脸上的耳光,薛枫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阳台上的婕还在自言自语的说着话,薛枫却第一次听清了她在说:“这辈子,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我唯一的女人!”薛枫曾经的誓言,背叛了的誓言,是婕永远无法解开的心锁!

谁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但薛枫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夜的迷情,竟然会耗尽自己所有的幸福!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