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一夜情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的一夜激情之玉钗记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2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前几天下午,我所在的城市连日阴雨后初晴了,阳光明媚,我来到一家酒店的四楼上网,在线上遇见了她…… 她的电脑IE浏览器出了点问题,向我请教。其实我对计算机也不是很在行,不过我两年前就攒了台机子,自忖解决她的疑难应该不成问题。我正色道:“美与丑并不重要,我喜欢的,是她的气质。她先和我去影碟店里租了《寻秦...

认识她是在凤鸣会所,因为一部小说,所以我们在交谈的初始就找到了共同语言。和她闲聊的时候,不知不觉中,我经常淡漠了原本强烈的欲望--和大多数女会员交谈时会产生的那种欲望。前几天下午,我所在的城市连日阴雨后初晴了,阳光明媚,我来到一家酒店的四楼上网,在线上遇见了她……

她的电脑IE浏览器出了点问题,向我请教。其实我对计算机也不是很在行,不过我两年前就攒了台机子,自忖解决她的疑难应该不成问题。于是整个下午,我都在指引着网络另端的她进行各种*作:拷屏、coverent、FTp上传……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一边倾囊相授,一边和她聊天。四点左右,我们都有了见面的想法,经过协商,最终还是决定由我去她那里。

说实话,有机会见到她,是我一直期盼的事,她是如此迷人,以致我情不自禁。我下线之后即做准备,先是去洗了个澡(会员见面前最好不要省略此过程)。然后我翻查列车时刻表,确定了路线:先经A城,再转车至她所在的B城。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展开,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出现了一个BUG:资金无法到位!

其时,我兜里只有二十几块钱,先前借了笔路费给我的朋友--老虎回家取钱。老虎此去就如壮士一去不复返,我匆忙找到他的住所,翘首以待直至灯火阑珊才黯然离去,拨他手机“对不起,您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看看手表,星期五晚上七点半,正是弟兄们四处流窜、逍遥自在的时刻。好不容易从镭射影厅拖出几个兄弟,都是一脸菜色,“我已经囊中羞涩很久了,正等学期末的补助呢……”

直到九点钟左右,我才联系到一温饱有余的哥们。当下顶着刺骨寒风,驱车前往他的住所。兄弟就是兄弟,从他仅有的五十元里拨出四十元专款赞助我此去旅费。更让我感动的是,他还从一堆方便面(最近他就靠这些食物维持生计)中挑了袋档次较高的,做了碗香喷喷的面。这碗面吃得我热泪盈眶,吃着面,我心想:这钱非万能,可没钱还真是万万不能。

吃完面,我和哥们道别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洗脸刷牙刮胡子准备启程。去之前我有些踌躇,网事的经历提醒我,如果她是涮我开心,结果将是不堪设想,但随即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网络并不可尽信,但我在凤鸣会所结交的会员,尤其是黄金会员,大多是真诚的,最起码他们从未欺骗我,这比我从其他途径认识的网友要可靠得多。想到此处,我义无反顾地踏上远行的列车……

火车穿行于广袤的华东平原。刺破四周无尽夜幕的,是火车的车前灯,还有我憧憬的目光……当这层夜幕褪去,就是我抵达B城之际。那时,会不会出现我预期的悸动?

邻座的男孩颇为健谈,刚退伍归乡,问及我此去B城为何。我淡应,是去见女网友。“她漂亮么?”男孩一脸好奇。此时天渐白了,一地霜花。天与地,白茫茫一片,心下一片空灵。我正色道:“美与丑并不重要,我喜欢的,是她的气质。”

B城终于到了,阳光洒在遍地的白霜上,这个冬日,并不是太冷。出了车站坐公交,一不留神打个盹,过去了好几站,回头来到她居所附近,打电话给她,报我的方位、衣着……不一会,她来了……

终于见到了她,不可否认在B城林立的高楼之下,乍见她,我确实觉得有些陌生,所以我难免局促,也难免拘束。还好,之前我已经告诉她,我喜欢玩什么,喜欢吃什么。她先和我去影碟店里租了《寻秦记》(我爱看死了,主题曲好棒)的1-5集,然后带我至她的居所。

她独居,家却是整洁的,没有凌乱的迹象。女人,天生就是持家的。我打开她的电脑,看影碟,她去买菜。她泡给我的麦片,还热着,捧在手里,坐在舒适的椅子上看精彩的电视剧,居家的温馨像麦片的香味一样醇和。她卖菜回来,提了一袋排骨,她记得我说过喜欢糖醋排骨,特意买的。原以为女人在厨房是即兴的天才,没想到排骨买回来了,她却坦言不会做。好在这是个信息膨胀的时代,我进入雅虎搜索主页,敲入“糖醋排骨”……好家伙,四大的菜系的糖醋排骨做法都赫然在内。她边看资料边做的菜,同时还煲了鸡翅汤、炒了盘荷兰豆。饭菜弄得很快,居然样样都可口。特别是她初次尝试的糖醋排骨,说实话,味道真不差,假以时日,绝不会比我在饭店里尝过的逊色。

用过饭她搬过张椅子,和我并排看影碟。那天下午的阳光很好,透过百叶窗,洒在我和她的身上,于是,我整个身体都热了。脸是热的,心也是热的。她是热情的,却不是风情的,但在相处中,我已经喜欢上她。似乎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和犹豫,我才伸出我温热的手,试图去溶化她的防线。好像,她也期待着此刻。轻轻阖了眼帘,将微凉的小手放在我掌心,骨肉匀称的手掌,慢慢就沁出汗。心里原本想说的话,到了这时都噎住了,现在才明白:与其千言万语,不如放手一搏。

一下午我们都在互相摩挲对方的手,如果情愫来过,应该就是那时暗涌。夜再度来临,亮起了万家灯火,我们简单地用过晚餐。她拿出两只高脚杯,各倒了小半的红酒,与我相拥坐在沙发上对饮。酒未喝干,我似乎已醉了,起身掩上门。她摸出了几个烛台,点起幽幽的烛光。客厅里顿时春意盎然,之后是缱绻、是缠绵……

不知是谁碰翻了摆在茶几上的高脚杯,酒泼在玻璃几案上,漫出红红的洇渍。像她的嘴唇,湿润后的酡红。我埋首沉浸在她的温柔里,已经无暇扶好杯子……

良宵苦短。酒渍里,迷离气息犹在,而我就要别了。次日早上我们迟迟不起,叨叨着絮絮的喃语,丝毫不觉离别伤感。到中午,我才依依不舍坐车回去。回到我所在的C城,正是华灯璀璨之时,平安夜的祝福弥漫在大街小巷。

过后几天,我寄去一封EM:“昨天和姐姐一起喝下午茶,冬日里,有暖暖的感觉。喜欢和比我年龄大的女性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她们会照顾我,更是因为她们让我懂得以后怎么去照顾别人。

记得和你一起去看《星座男女》版,我是不信命的。但性格分析却与我极其吻合,最让我惊讶的是,星相上说你我情趣投合。也许正应了星相所言,和你相处的每一刻,都令我愉悦,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从你那里回来,在我每次想起你的时候。

我明白你我间的距离,也清楚你不会爱上我。但我知道,你和我都是喜欢着彼此的。在物欲横流的现今,有这份不带任何功利的喜欢,已经弥足珍贵。我从不认为对你的喜欢,会给我造成伤害。

我盼着你的身影,虽然这里的天气很冷,但我会为你暖被窝……”

又是周末。早上五点我就起了,说好这个时候拨她手机,提醒她起床动身。揉揉眼,窗外不见亮,这时候讲电话,会搅了室友的香梦,还是作罢。想起上回我去她那里,第二天她醒得很早,应该有这个习惯,呆会再联系她吧。

其实,她说要来芜湖看我,也不过是瞬息即纵的念头,加之最近她偶感风寒,我不能确定她是否会如期抵达芜湖,要说把握,50%的样子。潜意识里,我好害怕,五点打给她的电话,会听到她说:“抱歉,我去不成了……”也许是自私吧,几小时后我才拨她手机。片刻后,电话接通,那端传来她的声音,有点沙哑,忍不住就想抱她。隐约间,可以听出她那边伴有火车击打铁轨的节奏,她已经在开往芜湖的火车上了。

挂了电话,我上街,买了新鞋子、买了新牛仔裤、买了新内衣,都是她喜欢的颜色。她要到来的时候,我出门去接她。路过学校旁的花店,我记得她说过她喜欢花,于是毫不犹豫就走进去。

……

“没有香水百合了,普通的可以吗?”

“好的。”

“六朵玫瑰吧,你不是去接她吗?六朵玫瑰是祝福顺利的意思。”

“好的。”

“再缀点满天星?”

“好的。”

“找你YY元,收好。”

……

出了花店,鲜花上的彩带飘飘,阳光也似乎分外明媚。花茎吸足了水,店主说可以保持十几天的鲜艳。是的,此刻花容嫣然,花虽比她漂亮,但花不会像她那样微笑。在车站,我听见有人冲我笑,“你应该送九百九十九朵。”我也笑了,倚在车站出口处的一块广告牌下,将花束搭在胸前,目不转睛地注视出口处川流不息的人群。看着熙熙攘攘的过客,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不过她出站可以很快就看见我,也一定会喜欢这束花,我傻点也无所谓了。

事与愿违,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她,我不由纳闷:难道我这花、我这人不够醒目?最后,还是因为我的眼镜片在阳光下熠熠闪亮,才把她给吸引过来,“喂,在看什么呐?”我循声定睛细看,白衣胜雪,不是她又是谁?我递过花,又揽过她的包。她的脸红扑扑的,嗔道:“你呀,还说芜湖比我那里冷呐,我穿了羽绒衣来,都热死了。”我笑,“你不是感冒么?怕你冻着了。”她也笑了,我轻轻握住她的手,并肩前行……

“海螺国际大酒店离这多远啊?”

“很近的,一百多米吧。”

“那我们走过去吧。”

两个人相伴,这点路程实在等闲。就这样一路相拥,来到芜湖的海螺酒店

踏入酒店,我才感觉到四星酒店提供的服务确实周到、高效。她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至于外在的形式,都不是主要的。

她订的房间在四楼,可以眺望芜湖人民路这段的风景,此时天高云淡,心旷神怡。这个套房是双人间,她放下背包,和我分别躺在一张床上看闭路电视,一边说着话。电视屏幕有点反光,我起身拉上落地窗帘,只留了一丝的光漏了进来,房间登时幽幽的。转身,我一下就跳到她的床上,“那张床位置不好。”她掩嘴偷笑,位置不好的其实是她的床,弄得我也不好意思笑了……

慢慢的我们不再言语,任电视节目静静上演;慢慢的我们就开始互相抚摸,接吻……情如潮水般,荡漾在我和她之间。在浴缸里,我们并排坐着,为彼此擦背。她的背洁白如玉,摸上去光滑娇嫩,温热的池水舒服的令她闭上眼睛,轻轻地低吟。她盘起了长发,我却还是挡不住她的风情,情不自禁就把她拉了过来,坐在我身上……一池的水都在呻吟,一波波地拍打着浴缸壁。池水氤氲起袅袅的热汽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