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一夜情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在北京出差与一个男人的一夜(未成年勿进)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2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在北京出差与一个男人的一夜(未成年勿进)经理告诉我去北京出差的消息,我心里忍不住一阵窃喜。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出差,也并非第一次去北京,但我的心情却是掩不住激动。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上网以后才了解这个同志世界,才知道北京这个同志之都的种种,就一直有股想去看看的冲动,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实现了。其实对于北京..

我在北京出差与一个男人的一夜(未成年勿进)经理告诉我去北京出差的消息,我心里忍不住一阵窃喜。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出差,也并非第一次去北京,但我的心情却是掩不住激动。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上网以后才了解这个同志世界,才知道北京这个同志之都的种种,就一直有股想去看看的冲动,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实现了。

下了火车,京城熟悉的感觉就扑面而来。其实对于北京我已是轻车熟路,毕竟曾经在这座城市里呆过一段日子,只是它对于我没有留下多少好感,便在记忆中冲淡了不少。然而坐在出租车上,听着司机一口京片子、看着长安街的车水马龙,我不免想到了一句词,李清照的婉约词--“物似人非事事休”,只是自己还没有“未语泪先流”。与几年前闯北京的那个楞头小伙相比,岁月自然把我改变了许多,更特别的是通过网络,我的同志心态已经由朦胧走向清晰,关于同志生活的经验也从最初的一无所知慢慢积累起来。

公事一会儿就处理得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带成果回去了,正好让我有机会好好了解这座同志之都。客户本想邀请我吃饭,但由于我“心怀鬼胎”便拒绝了。自己随意找了家小餐馆,边吃边在想自己的计划。来到这个城市,几个著名的同志景点是不能不去的。网上曾经有人写过北京的同志一日游,只是当时没有留心,也不曾记清楚,本可以按图索骥的,现在只好凭着记忆想出几个。

餐馆是唐人食府,离天安门不远,第一站自然就决定去东单公园了。这个不大的公园很早以前就在一些关于同志的书上看到过,只是现在有些名声不太好。但心想自己只是去看看,了解一下北京渔场的情况,作为日后写作的素材,便不需要什么担心什么。

在路边的报摊上买了几张报纸,免得坐在那儿无聊,适当的时候也可以掩饰自己。

从大门走进东单,首先看见的是一群中老年妇女排练腰鼓,浓妆下面一张张年华逝去的脸,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穿过人群走向公园假山前的一片空地。那儿有个报栏,据称是同志互相试探的好地方,就挨着它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环顾四周,才发现整个公园里并没有太多的人,只是有三两个人散落在假山旁。可能是因为午饭时间刚过,所以才会如此的清冷,我自我安慰了一下,摊开报纸看起来。

才翻完一版,身边的报栏前就开始有人聚集。放下报纸打量他们,好几个穿着都比较讲究,头发也是油光可鉴。再细细看看,虽然不能说是十分俊美,却也有几分男人的味道,只是让人有点说不出的怪异感觉。我索性放下报纸,靠着长椅看“风景”。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的《断章》说的对,我在观察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注视着我。一发觉几双热辣辣眼睛盯着我,我马上就摆出一封老江湖的样子,与他们对视片刻。然而连续几个人都是看清我后立刻转头去寻找别的“猎物”。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自己什么地方错了,还是网上那些“老同志”们传授的经验错了?只好再埋下头去看报纸。

又翻完一版,感觉有些无趣,还是看看别人的情形。抬眼一望,正好看见小伟从公园的后门进来。这是他给我的第一眼印象,朴素的衣服虽不时髦却也轻松随意,稍有几许稚气的脸上有一缕淡淡的愁丝,但又不是装酷的那种,而是真实心情不经意的流露。老实说,小伟给人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帅,但那种浑身散发出来的味道或许只能用“精神”两字来形容。我心里不免对这个小伙子产生兴趣,很想看看他的举动。

小伟似乎对东单有几分熟悉,走近后先打量了报栏前的人群,眼神渐渐暗淡下来了,再侧目一找,无意中与我盯着他的眼光交错了。本已灰淡的眼睛又有了点光彩。按照网上文章的指点,我知道他已经对我有了好感,“钓”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所以我的眼光也就放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不动。本来就挺喜欢他的样子,又想试验一下“钓”人的本领,我用眼光示意了身边的空座,想让他坐下。

他磨蹭了一下,还是靠着我坐了下来。我先是善意的笑笑,心想在他这样一个“雏儿”,我应该表现得象一个老江湖,所以就先开了口,“你常来这儿?”

“不”,他猛得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个字。

我心里一阵发笑,但还是要装作很老手的感觉,接着套他:“想找人?”

小伟犹豫了一会儿,才给了点头的答案。

点完头,他反而来问我了:“你上不上网的?”我心里一惊,想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可能他也是网虫一类的,本想告诉他实话,转念一想,还是撒个谎,从他口里探探其他人对于网络的看法,或许更真实一点。我摇摇头:“还没有,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小伟有点失望,“你的样子看上去挺有层次的,我就想你应该有机会上网的。这样我们就有共同的话题了!”我笑笑,“其实也无所谓,我对网络的知识还是有一点了解的,听说网上象我们这种人的网站还不少?”

可能是谈到了自己的专长,小伟的兴致立刻又上来了,“当然了,网络是自由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随意发挥。象我们这些现实生活中不敢表露自己的gay来说,网络就是最好的活动空间了。现在就有许多的gay站,象花醉红尘、化蝶、阳光,好多好多的。你要有机会一定要上网去看看,你会发现一切真的都是你想象不到的。没上网真是你的遗憾。”他反倒来教育我来了。我心里一阵暗笑,想着如果他经常去红尘,说不定我们曾经就在聊天室聊过,不免又有些感触--“天地很大,人圈很少”,世上巧合的事情本就太多了。但既然已经撒了谎,一定要圆下去,而多年的经验也让我不会轻易在陌生人面前露底。

“我还听说网上有种聊天室,不认识的人可以在上面通过打字聊天认识,还说男女可以网络聊天来谈恋爱、结婚的!”“是有这种事情,象红尘的聊天室就不错,有的gay曾经就在上面找到bf。”“那你为什么不在上面找一个?”也许这是我很想知道的问题,所以没等他说完就问出了口。

“我在学校里上网,环境不允许我常去聊天室。”这时我才想起他应该是个大学生,不论从谈吐还是衣着上都能感觉到一点。“听你口音象南方人,一个人在北京读书?”

“我是江西人,在北京读大二。你是哪里人?”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是我老乡。我的老乡观念虽不是太重,没想到随便在公园搭个人居然是自己的老乡,总感觉有些尴尬。好在我不带口音,不容易让他察觉出来,只好反问他,“你看我象哪儿人?”“听你说话好象是北方人!”我不便直接回答,只好搪塞过去,“有部分算吧。对了,你有没有见过gay这样的网友?”

“当然见过,不过虽然网络世界是五彩缤纷的,但其实网友也是很挑剔的,而且见一次面也很麻烦,彼此对于对方的期望又都很高。见过几个,就免不了有点失望,不是我不喜欢,就是对方不喜欢我,也就倦了,所以才会到这儿撞运气。在中国,一个gay是很难遇到自己想要的。”没想到单纯的他也会有点沧桑感。

空气一下沉闷起来。两人有着同样的感触,低头想着彼此的过往。我想打破僵局,便开个玩笑,“我怎么样,是不是你想要的?”他到挺直爽,“你很不错的,不然我就不会和你聊了!”我心里一动,本就喜欢他,试试一夜情也是不错,就接着试探,“晚上有没有事情?我一个人到北京出差,一起玩玩?”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些“急色”的感觉,话一出口,自己也有些脸红起来。

好在他没看见,只是忙着点头。我心里笑,没想到还有比我更急的人。

这时时间已经不早了,便和他离开公园,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

吃饭的时候,我们都不太说话,似乎这种问题一挑明,就变成一对偷情的人,应该立即上床,完事就一切大吉,说声bye-bye,谁也不欠谁。我当然不希望如此的情景,就在吃完后提议,“北京的gaybar挺出名,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可能你都不相信,我还没有去过。”“那就一起去见识一下!”好在我印象里知道是在三里屯附近,叫蝴蝶吧,便打辆车,让司机开到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下车时,司机见我们是外地人,还好心地提醒,“这个条街的鸡很杂,小心一些好!”

果然不出他所言,刚走进街口,就有拉客的老女人过来,心里懒得与她们纠缠,索性就直接问蝴蝶吧在什么地方。这群“老鸨”们很是诧异,忙大声说,“街口那家就是,不过那可是个同性恋酒吧,小伙子!”我不再理会她们,拉着小伟就走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双休的最后一天,蝴蝶里人很满。好容易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酒吧里放着赵传的歌,苍凉又穿透心灵的声音--“爱我就给我,你的伤悲和你的忧愁,爱我都给我,毫无保留。而我愿意,回报以真挚……”

记得JET在《午夜狂奔》时说过,要找一夜情,关于0号还是1号的问题还是要搞清楚的。我自然要象老江湖,也要大方一点,便直接问了,“你是0号还是1号?”

“这个……,我无所谓的,而且我还从来没有做过!”小伟沉吟了半天,声音也越来越小,在嘈杂的音乐声中几乎听不见。但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不免有种羞愧的感觉。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就这么轻易将被我“骗”来,以前说过的谎此时总在敲打着我的灵魂。我脸上竟有些发烧,幸好酒吧里的灯光很暗,却也看不出来。

“你不觉得一夜情不好?”也许我该用真心来对待他,就问出这种“大煞风景”的话来了。

“其实我知道,很多人都把这种419看成放荡或是危险的行为,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人有很多交往的方式,通过这一夜或许更能了解别人。”喝了几口啤酒,小伟反而镇静下来,说话也流畅得很。“只要对方让我感觉喜欢,他也喜欢我,我就愿意试试。有时喜欢也是一种爱。这样的一夜情不能说是没有感情的!”

我不知道怎么应对,然而我不得不佩服他对于很多事情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我这样想,这一夜之后,也许可以更深地交往下去,也可能成为陌路。但这些并不重要,只要曾经爱过就已经足够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认同我的观点,但经历过几次感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