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性学书刊 > 海蒂性学报告:男人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第4个男人:在同性恋情中全然放松(1)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25 来源:海南出版社
内容提示:大概12岁的时候,为了一个我已经记不起来的原因,使得我大部分的幻想都是关于肛交的。以那些照片为基础,我幻想自己被他们的战士进行仪式性的性虐待,一个接一个。这个幻想是被一个我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的渴望所引燃的。它是不断出现、强而有力的幻想。

大概12岁的时候,为了一个我已经记不起来的原因,使得我大部分的幻想都是关于肛交的。我有一些早期的《国家地理杂志》,并把它们视为珍宝,因为我饥渴地在里面搜寻原居民的图片。我对裸露的乳房不感兴趣,可是偶尔出现的阳具却令我极为着迷。以那些照片为基础,我幻想自己被他们的战士进行仪式性的性虐待,一个接一个。这个幻想是被一个我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的渴望所引燃的。它是不断出现、强而有力的幻想。加上我喜欢科幻小说,便想像其他星球上可能发生的性爱。我画了一些粗糙的图画,上面有长着怪异性器官的野兽。我记得其中一幅,它拥有长达37米的“生殖管”,在插入女体之前是卷在身上的。至于女的长什么样子,由于我不感兴趣,根本没画出来。

我不停地幻想那些我在泳池更衣间看到却永远摸不着的男性身体,那些俊美的十七八岁的阿东尼斯(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他们又浓又密的阴毛、懒洋洋的举止和健硕的身体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尤其折磨我的是他们彼此不经意的友好和亲昵。我很确定我——一个12岁的小子——根本打不进他们的圈子。自慰时,我常利用他们其中之一作为假想的对象。

14岁时,我有一个重大发现。我母亲有一套未删节的《一千零一夜》,我迫不及待地翻阅其中提到性虐待的部分,并且咒骂其中看不懂的拉丁文和法文。我吃力地翻译出部分内容,不过看这些书主要还得伴随手淫的进行,通常不用多久就可以高潮。通过这些书的影响,我脑海出现了一个新画面:一个阿拉伯男孩,只比我大一点,但很有经验,成为我的性启蒙者。他和我一起做着各种事,他是一个王子,熟悉宫里的一切,对于低阶层的仆役十分和善。他有一个癖好,就是打人。通常,他会虐待我,但有几次他也让我打他,令我感动非凡。我多么爱他……我想像和他一起做着男孩们会做的事,不论是否和性有关。我最常幻想的画面,就是他赤裸裸地坐在豪华的大床上,窗外的风景是异国风味的沙漠,他半勃起,朝着我微笑。

16岁时,基于疯狂的渴望,我开车到市区一个地方——完全凭着本能——是一个我认为能碰到同性恋男人的地方。那是一个海滩。我站在停车场和沙滩中间的人行道上,看着健康的年轻男人慵懒地卧着或玩沙滩排球,我却充满了渴望和性欲。没多久,一个看来娘娘腔、有点邋遢的男人上前和我搭讪,没讲几句便邀我去喝咖啡。我答应了,他坐上了我的车。在路上,我套问他对我感兴趣的真正理由,在惊慌失措中,他捏了我的屁股,并提议我们直接到他家去。在些微眩晕中,我答应了,并偷瞄了他胯下几眼。

其实我十分害怕。万一他有病怎么办?我眼前浮现自己的老二从根部溃烂的情景。我不知胡乱问了他什么,并说我想回去,他向我保证一切没事。不久就到了他家,这是一栋两棵棕榈树后没有门牌的小屋,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家徒四壁。他的室友在客厅小桌上打字,我们直接进到他房间,甚至连原先说好的咖啡都没喝。

卧室一样空荡荡的,令人泄气,看起来有如一个淫窟。我想像这个男人是个性奴隶,正如我最怕成为的一种人(事实上,在那一刻我已经是了)。地板正中央放置一块床垫,旁边散落着烂毛巾:完全是一幅堕落的景象。

他甚至连友好的拥抱都没有,就直接拉下我裤子的拉链,抽出我的老二,喷上一点药,然后搜寻着小洞。我想,这个动作和15分钟前车上所讨论的怕得病有关。接着,我们脱掉了衣服,我避免注视他的身体,只偷瞄了几眼他的阴茎,但实在不足为奇,比起我在体育馆每天看到的那些俊男和引我遐想的壮硕躯体,眼前的阳物并不出色。它小小的,覆盖着许多黑毛,没有我喜欢的线条。我很想夺门而逃,可是知道没有退路了。

我们面对面交叉着腿坐在床上,他直接伸手来摸我的生殖器,并抚弄它。我很快硬起来,基于我的需要,在惊恐中他朝我微笑,露出白痴般的表情。我问他是否要吸吮我的老二,那样我就可以躺下去,闭起眼睛,不必碰触即可达到高潮。但是,他不愿吸。

他移到我身旁来,一只手臂环抱着我,开始让我进入状态。我很快就来了,并立刻摆脱他的接触。在整个过程中,我尽量少碰他的身体。他似乎不介意,还对我微笑。我抱歉说我来得这么快,又加了一句:“不过我这么年轻,你还能期待我怎样。”我告诉他我的年纪,并觉得他钓到我根本是走了狗屎运——一件可以大吹大擂的事,我想像他会在公厕的墙上涂写这个胜利事迹。

我尽快地离开了那里,一回家就冲进浴室,在里面足足待了一小时。我用肥皂至少洗了全身3次,生殖器更不下十几次。我决定再也不做这种事,并自我反省,虽然幻想和男性做爱很刺激,但事实却不然。

以后两年我不再和别人发生性关系,虽然我时常欲火焚身。18岁时,我和一个朋友介绍的男孩认识。我们很快发展出情欲暗流的友谊,但我并不愿承认,我对自己说,他不够吸引人。他似乎非常想了解我,我开始就怀疑他是否和我有类似的欲望。认识几个月后,我们终于一起在我的住处过夜。但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们几乎熬了通宵聊天,他只穿着短裤,我则脱掉衬衫。第二晚我们还是一起共度。脱得光溜溜地跳进泳池,起身擦干时,他抓住我。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怎么回事,我们早已抱在一起了,热吻、爱抚、吸吮,并很快有了高潮。那是甜美的经验,我了解自己并不讨厌,而且还满喜欢的。那男孩成为我的朋友,我们共同守住了这个秘密。后来当我渴望其他男孩时,就会想起这个经验。我记不得我们多久做一次爱,或者那次以后有没有再做爱,因为不久后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很少再见到他。几年后再找他时,我们已成了截然不同的人,但彼此间仍有美好的感觉。

<"""">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