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书库 > 中国同性恋调查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精神病人”的短暂春光(1)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陈礼勇
内容提示:魏克强从不愿意跟人谈起他成为精神病人的傻事,在他看来,向一个男人示爱远比在外面乱搞女人耻辱。他所在的班组是车间里公认的先进班组,这些都因为他们有一个好班长——那个快40岁的已婚男人。所以,能和班长一块工作,是魏最感快乐的事。魏痴想着能和班长在一起。

魏克强从不愿意跟人谈起他成为“精神病人”的“傻事”,在他看来,向一个男人示爱远比在外面乱搞女人耻辱。

一个同性恋者的“精神病”症状

1981年9月,21岁的魏成为北京一家工厂的药品化验员。他所在的班组是车间里公认的“先进班组”,这些都因为他们有一个好班长——那个快40岁的已婚男人。魏从进厂的第一天就对这个男人特别留意,“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秃,个子也不高。”魏承认也许是他沉默稳健的阳刚气质吸引了精力旺盛的自己。所以,能和班长

一块工作,是魏最感快乐的事。

魏痴想着能和班长在一起。哪怕每天只能在中午吃饭的一小会儿,他也会端着饭碗去他家坐坐。班长的妻子,那个温良的女人总是热情地招待这个聪明伶俐的同事。班长爱抽烟,虽然魏刚参加工作收入并不高,但还是悄悄地塞给他自己买来的烟。只有魏自己明白“孝敬头儿”的含意。

一天,魏看见一本杂志上介绍国外有关同性恋的文章,当时这类报道在国内几乎看不到,魏很兴奋地拿着这本杂志给班长看。他希望以此暗示班长,自已喜欢一个男人,而且就是他期待的这位读者。但是班长却开导他:“你还这么年轻,千万别胡思乱想呀。”就像劝导一个人悬崖勒马,班长语重心长。魏只到二十年后还不甚明了当年这个40岁的男人是否真的听懂了他言辞之间的暗示,“或是他害怕了吧,毕竟那个时代不一样。”魏这样原谅生活带给他的不幸。

魏的搬家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由于拆迁,魏的家要搬到离单位更远的地方,为了不影响上班,魏被允许住单位宿舍。这样,由于同在厂区,魏除了白天可以见到暗恋的人外,晚上也可以看到这个人了。多年以后的魏唯一能回忆起来的就是准备住宿舍的兴奋。

然而,魏终究没有享受到这片刻兴奋带给他的愉悦,就先被这兴奋击垮了。就在搬去宿舍的前一天晚上,魏按捺不住要和班长住在一起的兴奋,到他们家一直聊到十一点多,到底说了些什么,魏根本没有了意识,他只记得班长和他妻子催他回去时说:“你不走,我们就走。”

那个班长连夜叫来魏的父母和同事把魏送到了安定门精神病院,厂子里的人都知道魏疯了。

魏对自己出事是有预感的。在那段日子里,他白天夜里想着这个中年男人,可是又不敢向他表白,更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讲,只能将这份暗恋强压在心里。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这份苦闷和压抑令他神思恍惚。就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魏半夜突然醒转两肋发热浑身冒汗。“如果不是搬家给了我一个希望,也许不会失常的吧。”已近中年的魏坐在河边幽幽地说。他坚持认为希望并不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对一个同性恋者来说。

一个“精神病人”的二十年

被送到安定医院的魏并没有狂躁或抑郁的精神病典型症状,区别于其他精神病人的是,魏仍是出事那晚一样的话多。这令医生感到跷蹊。医生问他为什么老去班长家里,魏总是这样一句话:“我喜欢他”。魏还听见医生埋怨说不该把一个同性恋者送到精神病院来。

然而,魏依然被当作精神病接受治疗。虽然他脑子里清楚如果他能与相爱的男人一起生活,就什么“病”也不会有,但他不敢将这个想法告诉医生、他的父母,这个世上所有的人,包括那个让他出事的男人,他只能在这里和其它精神病人一样任医生摆布。二个月的时间里,魏经受电击、强行喂药、捆绑扎针等手段的“治疗”。渐渐地,魏的话不多了,甚至不再说话了,直到出院,魏由一个青春洋溢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木纳痴呆的“精神病患者”。

回家后,魏的父母担心他再“犯病”,多方托人给他找媳妇。听从父母的安排,三个月后,魏与一个有轻微精神疾病的女人结为夫妻。第二年,孩子的出世为魏的父母带来安慰,他们认为魏的病完全好了。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出生的孩子患有轻微智障。“当时我每天都在吃药,生出的孩子能不受影响吗?”魏对眼前的生活显得无动于衷,除了自卑。魏默默地承受着命运带给他的一切,挣扎对他来说无任何意义。实际上,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病”了。

2001年的4月,当魏从报纸上看到中国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立刻从单位跑回家,关上房门一个人躲在家中嚎啕大哭。20年前,一个聪明热情的小伙子因为同性恋变成一个“精神病人”,今天,这个“精神病人”终于摘下了压迫他一生的帽子。20年,一个人的青春韶华付之东流。没有人能给他任何解释和安慰。

一个中年男人的理想

出院后的魏被调到离原工厂很远的一家酒厂上班。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步伐加快,酒厂面临市场经济挑战,效益连年下滑。魏一个月只能上半个月的班,每月八百元工资是他的全部收入。和这个城市多数缺乏学历背景的中年男人一样,魏面临下岗分流的危险。

魏变得暴躁起来。“我和我老婆经常吵架,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每次我都喊叫着要和她离婚,她总是说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魏想尽一切办法疏离这个被他称为粘在身上撕不掉的“橡皮膏”的女人。那个可怜的女人,面对丈夫的折磨,总是默默承受。对一个青春已逝的女人来说,大半辈子已过去了,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家庭的安稳。她的想法得到公婆的理解和支持,他们甚至怀疑魏是不是在外面搞女人,才嫌弃老婆的。于是他们三个人,还有魏的儿子,共同对付魏,挽留魏,看紧魏,寻找藏在他背后的那个“妖精”。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一个“精神病人”的短暂春光(2)

    然而,他们谁也没发现这个“妖精”,因为魏根本就不会对一个女人感兴趣。他们失望了,也放心了。他们最后一致认为魏只是一个坏脾气的男人。他们在这里寻寻觅觅、出出进进,寻找靠近爱情的每个机会。…[查看全文]

  • 一个败给母亲的侦察兵(7)

    而赵,在陆野父母看不见的另一个角落,在脑海里快速运算着李和陆野表演的技巧与可能出现的窘势,他默默地想念陆野,并祈祷上苍的护佑。在李,这个期望值正负值基点的两端,陆野和赵、陆野父母和传统正构成两种力量发动一场争夺战,中秋夜成了他们较量的第一战场。…[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