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书库 > 中国同性恋调查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十年一步人生路(1)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陈礼勇
内容提示:一个同性恋者的治病经历29岁的冯建军坐在一张灰旧的沙发上,手中的遥控器不停地搜索电视频道,这是他不多的娱乐项目之一。一个同性恋者最初受到的教育与现在显得有些木纳的冯相比,十年前的冯是个聪明伶俐、朝气蓬勃的男孩子。那时的他,与所有同龄人一样对人生充满美好的憧憬,这个出身于军人家庭的男孩在周围人..

一个同性恋者的治“病”经历

29岁的冯建军坐在一张灰旧的沙发上,手中的遥控器不停地搜索电视频道,这是他不多的娱乐项目之一。屏幕上的喧哗让他感到头昏,于是,他调换到另一个频道。仍然觉得无趣,冯索性关掉电视,将遥控器往桌子上一扔。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相邻那栋住宅楼西沉的影子正一寸寸靠近自已。每天,冯就站在这个窗前的阴影里感受着光阴的流动。

一个同性恋者最初受到的“教育”

与现在显得有些木纳的冯相比,十年前的冯是个聪明伶俐、朝气蓬勃的男孩子。那时的他,与所有同龄人一样对人生充满美好的憧憬,这个出身于军人家庭的男孩在周围人眼里前途远大。然而,这一切有如美丽的幻影被同性恋无情地击碎。

“我很小的时候,甚至从有性意识时就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上初中时,一次全校师生开会,校长讲话时将同性恋艾滋病联系起来,我更加恐惧自己真是同性恋。”一种羞耻感始终折磨着冯,他的学业几乎荒废。“当时我们英语老师对我特别好,经常给我辅导补课,但我没心思学。”由于成绩低下,初中毕业的冯只能进入当地一所职业高中学习。冯在暗自而执著地寻找摆脱这种羞耻的办法。一次天很晚了,冯闯进书店,找到一本解释同性恋成因的书。这本在官方新华书店出售的书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严重的性倒错,是需要医治的病。这种理论对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的“指导”意义可想而知,冯对自己的“病”惶恐不安。“我很害怕别人在我面前提及‘同性恋’这个词。”与众不同的性指向在冯年幼时已开始对他产生负面作用,他的性格变得内向而自卑。

19岁那年,冯职高毕业到一家单位实习,一个比他大几岁的男同事走进他的生活,情窦初开的少年对这份来自同性的爱恋不知所措。“我也很喜欢他,但是我又无法面对这种感觉。我觉得我是在挣扎的状态,害怕极了。一天下午,我在家里没去上班,我很犹豫,不知道是从楼上跳上去结束生命呢,还是跟父母讲。”同性恋第一次让冯对自己的人生做出选择,但对生命的留恋使冯打消了自杀念头,他决定跟父母讲出心中的苦恼。“我关紧门,脸羞得通红,很严肃地跟父母说我喜欢男孩子。”冯将自己的秘密吐了出来,父母是他唯一可以求助的对象。“我们没意识到孩子的问题有多么严重。以前只是在开玩笑时听说两个男人如何如何,但人家照样娶老婆生孩子,看不出什么不正常。”冯的父亲回忆着十年前的那番谈话说。这个军人脑海里当时的辞汇中根本没有“同性恋”这个词,他以为处于青春期的儿子只是心理出了点问题。谁也不知道这次谈话将给这个家庭的命运带来怎样的变化。

治“病”之路

那时,冯的生活完全被自己的“病”打乱,无心工作的他一心想着如何将自己的“病”早日治好。在能找到的医学书籍中,冯知道了一种被称之为“厌恶疗法”的“治疗”同性恋的手段,这个“厌恶疗法”告诉冯,当他对同性产生性幻想时要吃一种药或电击,通过这种痛楚让他对同性产生厌恶之意。冯大喜过望,以为找到了灵丹妙药,只要能治好自己的“病”,再大的痛苦也愿意忍受。在父亲的陪同下,冯先找到该市一个有名的心理医生求治,冯甚至主动要求医生给他按照书上讲的“厌恶疗法”治疗。但这位心理医生开出了自己的“药方”:吃安定片、女护士每天给冯读一章琼瑶的爱情小说。“我很讨厌那个女护士,我说我回去自己读吧。”这位心理医生给冯开出的“特殊药方”在冯的身上失效,不到一个星期,冯失望地回家。

随后,冯又打听到了天津的陈姓心理医生。简要地问了冯的情况,陈承诺这种“病”他“包治好”,并让冯住进他的医院。“吃完他的药以后,恶心,脸上长满了痘子,走路都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的。我的精神几乎失控,完全不由我自己了。我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是正常的药物作用。”这段治“病”经历冯十年后想起来仍感后怕。“每天给他吃六、七种药丸,全是治疗精神病的。”冯父说。冯被当做精神病人与其他相似病人关在一起,父子俩相信这位“闻名全国”的医生能治好冯的“病”,对院方的安排不持异议。

一场意外事件令冯对陈的治疗方法产生怀疑和反感。“有一次,院方将所有病人集中在一起,让每个人讲自己的病。我很害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怎么敢说我是同性恋呢?但我被告之,今天这个活动主要是针对我的。”冯被这个从未听说过的“治疗方法”感到害怕,躲进了卫生间。一会儿,冯被叫了出来。“我一进屋,其他人都全退出去,还有人鼓励地拍我的肩,让我大胆地讲。”冯被安排坐在陈的面前,一问一答地讲着自己同性恋的经历。等冯发现他的回答全被录音了时,他意识到他的隐私可能被人利用。冯央求陈将录音抹掉,但被拒绝,冯的坚持招来了更惨痛的后果。“他们说我犯病了,进来四个壮汉把我摁在凳子上给我打针,我哀求他们别打针。我只是让他们把我的录音抹掉,我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我是同性恋。”然而,没有人愿意停止对这个手无寸铁的“病人”的暴行。一连给冯注射了四针不明药剂,冯的意识浑沌起来。“我觉得我好委屈,我的隐私被他们剥夺了。我只是想尽力地保护自己而已。”泪水挂满冯的脸庞。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十年一步人生路(2)

    在天津治疗二个月后,冯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记忆力也大为减退,有时候一句话说了前半忘了后半,他决定停止这种治疗。“感觉跟没去治疗之前完全变了一个人,精神萎顿,以前的鲜活劲全没了。”冯试图改变同性恋的愿望再次受挫。只要能让冯回归到“正常人”当中来,所有的…[查看全文]

  • 首届中国同性恋电影节夭折内幕(2)

    他很快回到电影节现场忙碌着。又过了一天,团委再次将张召到办公室,说“上面”已有人来学校过问电影节有关事情了,并对电影节提出了三点质疑。质疑包括:一、举办电影节的目的。二、电影节是否属商业行为。…[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