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书库 > 中国同性恋调查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为了爱,我选择放弃(1)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25 来源:陈礼勇
内容提示:怎么会是这样的啊……妈妈失魂落魄带着哭腔呓语着。我像犯人一样垂头坐在妈妈面前,双手插入自己的头发,手肘无力地支着膝盖,心脏因为剧烈疼痛而抽搐。没有勇气抬头去探视妈妈的眼睛,但我完全可以断定,此刻妈妈的眼神,必定同那些噩梦中见到的一样,令我愧疚心碎。几分钟前,我以一种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向我的妈妈..

姓名:石上泉男32岁

居住地:成都

职业:公务员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的啊……”妈妈失魂落魄带着哭腔呓语着。

我像犯人一样垂头坐在妈妈面前,双手插入自己的头发,手肘无力地支着膝盖,心脏因为剧烈疼痛而抽搐。没有勇气抬头去探视妈妈的眼睛,但我完全可以断定,此刻妈妈的眼神,必定同那些噩梦中见到的一样,令我愧疚心碎。我怕自己一接触到她的目光,就会真的像梦中那样化为石像,进而崩解成万千碎片。

几分钟前,我以一种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向我的妈妈—

—这一生我至爱至亲的人承认了一桩原本以为会隐瞒终生的秘密。我对她说:“是的,妈,我是……同性恋,我……喜欢李厚。”

……

李厚,那个我喜欢的小伙子,确切地讲,应该是我所爱的人,是我高中时期的同学。由于近半年来我和他的交往日益密切,而且我们之间的那种亲密,明显异于平常的两个男孩。妈妈笑说我俩是在闹同性恋,每每将我们弄得面红耳赤。可是,最近我发现她已经不再开这个玩笑,一种努力克制着的排斥感逐渐将我和李厚包围。妈妈已经在背后挑剔李厚,给我提示种种他或者有、或者可能有的缺点,希望我和他保持距离。我开始惧怕接触到妈妈那忧心忡忡的双眼,以及从这双眼睛里读出她最近已经绝口不提的那三个字:同性恋

但是,即使这样,我也离不开李厚,我想他也同样离不开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察到自己对同性的向往,于是,极其隐蔽地,“同性恋”成了我密切关注的一个“关键词”。然而所有的相关资料,都在印证着我对自己的担心:极不情愿,但又是无可奈何地,我发现自己是个同性恋者,是个“性变态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期的社会环境下,对于当时年少无知的我,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惶恐和绝望的结论啊!我独自挣扎浮游,几度濒临沉没。

终于,在这无法言喻的恐惧与迷惘的漩涡中,出现了一叶扁舟:李厚——我的同学和“知己”,这个笑容像阳光般温暖的小伙子。长久以来,每当我孤独难言的时候,只有他,才是我唯一安宁的所在。

在我鼓起勇气将心中的秘密告诉李厚的那个夜里,他将绝望又紧张的我拥入自己暖和厚实的怀里,一边及其轻柔地抚摸我的头发,一边用和我一样年轻的声音,温柔而坚定地说:“没什么的,一定有办法可以治好你。小泉,没什么的,嗄!”

第二天,李厚瞒着我去了我们当地最有名的一家医院,向一个精神科的大夫做了咨询。我不能想象当时不足22岁的他,是怎样鼓起勇气,走到那个医生面前,又是怎样面对面将事情讲述给这个医生的。但他从医生那里得到了结论:这种精神问题很难治愈,即使用电击、催吐等等可怕的疗法,也很难有收效。

他将这个结果告诉了我,有些迟疑,却仍旧温和而诚恳,并说,即使这样,他仍会一直陪着我,帮助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变回去”。

万物萌动的春天启动了我惺忪迷惘的脚步,经过炽热烦乱的盛夏,转入萧瑟迷惑的秋天,最后坠入冰雪封冻的严冬。可是,当我听到他的这一番话,抬头望见他灿若星光的双眼,是这么纯真而坚定,顷刻间,整个天地冰消雪融,我分明感到春天和煦的阳光已经洒满我的身心!

李厚开始“帮助”我,茫然却又坚定地认为最终会把我引向“正途”,或者,如果无法引领我,他就一直陪着我。当时的我是这么的脆弱,而他却充满了一腔善良和热情。

可是,自始至终,他都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这甚至成为了我们亲密关系的前提。他愿意以一个异性恋者的姿态来关爱我,保护我。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把我们越拉越紧,它似乎游历在亲情、友情和爱情之外,却又和它们相通相容。我们相互吸引,呆在一起时的愉悦和兴奋让我们难舍难分——这是爱情吗?我们深切地关怀着对方,彼此的幸福和快乐已经交融在一起——这是亲情吗?他给我无私的帮助,也从我这里获得精神的鼓舞和思想的启迪——这是友情吗?不论答案怎样,反正这些美妙的疑问让我生发出空前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我知道我要和他在一起,永远永远。李厚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了我,坚定而又天真地以一个异性恋者的身份爱上了我,并许诺和我永远在一起。

他是这么可爱善良,我受不了任何人对他的误解和轻视,即使是我至爱的妈妈也不行。

然而,当时我们都相信“同性恋”是一种病,是一种让人难以启齿的病。所以,从一开始就无从选择地采用了说谎和闪躲的方式来面对身边的亲人。这样一来,我生命中两个至爱的人——李厚和母亲,就好似站在了地球的南北两极,当我和他们中的一个,在地球的一端沐浴极昼的阳光时,另一个则必定在地球的另一端,置身于黑暗的极夜。

可是我心里有着如此强烈的愿望——我渴望和妈妈还有李厚,我们三个人一起并肩站在阳光下,在我们之间不要有任何暧昧欺瞒的阴影——因为善良纯洁的爱情和亲情理所应当亲如一家,而不该成为两个对立的敌人。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为了爱,我选择放弃(2)

    可是,妈妈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变得沉郁,事情的真相差不多快要从那些菲薄的谎言里破茧而出。但任何一个剧本,都很难让我续上这样的一个结局:妈妈会因为我爱上李厚而将我全盘否定,继而母子恩断义绝。多年来,我和妈妈除了母子情深,更像是两个无话不谈的挚友,我相信,在…[查看全文]

  • 妈妈,说出来我还是你的儿子(3)

    最后,我问妈妈,我要不要把我的男朋友带回家来给她看。我妈妈首先对我们也能举行婚礼表示怀疑,我告诉她当然可以,虽然我们不能到民政局去申请结婚证,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彼此相爱,召集我们的朋友并宣布我们要共同生活下去。这时候,我看到我的妈妈眼里含着幸福的泪光…[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