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生育避孕 > 避孕 > 避孕故事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私房里的“避孕”糗事

正文字体:  
日期:2006-5-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春宵一刻,既有欲仙欲死的欢畅,更有不可或缺的避孕举措。而在避孕中突发的尴尬,常令人哭笑不得。那东西被称为隐形避孕套,据说把它喷在女人体内可以达到避孕目的。从保险系数和卫生系数来看,避孕泡沫未必输给安全套,但从心理接受程度和流程而言,不被时间束缚的方式恐怕更好。

春宵一刻,既有欲仙欲死的欢畅,更有不可或缺的避孕举措。而在避孕中突发的尴尬,常令人哭笑不得。

情欲像泡泡般脆弱

小咪25岁服装设计师

初恋时为那个男人做过3次人流,那些经历像噩梦一样在我记忆中萦绕不去。分手时,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

离开他离开那座城市,很快找到一个珍爱自己的男人。我没有告诉他我的过去,但他从我僵硬的抵挡的四肢看出了我的恐慌。他很尊重我,一夜相安无事。第二日,他带我去逛药品超市,搜索各种安全套。因为有了一层保护,性在我眼中不再如洪水猛兽。

时光温柔地流逝,尝试完各种安全套以后,已经成为我老公的那个男人突然向我发问:老婆,可不可以试试别的?

药品超市再次成为我们的目标。很幸运,一眼看见醒目的广告:男人不再被套。那东西被称为隐形避孕套,据说把它喷在女人体内可以达到避孕目的。老公双眼放光地直奔柜台而去。

我把它们挤出来的时候,无数泡沫迅速地膨胀在我的两腿之间,甚至有将整张床都淹没的势头。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毕竟爱欲如潮涌,这点泡沫算啥子!但就在老公将他单薄的身躯靠近我时,我用一个久违的姿势抵挡着他的进攻。他惊讶地望着我,我无奈地指指被扔在一旁的说明书,要等3分钟。

兴致盎然的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乖乖地候在一旁。3分钟刚到,我们却沮丧地发现,有些事情是等不得的啊!我失了兴趣,他更是垂头丧气。我们无可奈何地爬起来去洗床单。

但总有些不甘心,于是乎3次尝试,失败两次半。为了挽救有可能ED的老公,我们终于将那瓶美丽的泡沫弃于墙角,看以后能否给孩子当玩具。

——新的,未必就是好的。从保险系数和卫生系数来看,避孕泡沫未必输给安全套,但从心理接受程度和流程而言,不被时间束缚的方式恐怕更好。

双重保险不保险

兰子28岁全职主妇

提起避孕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两年前我还在一家外企做高级白领,每天衣冠楚楚进出写字楼。在我看来,女人这一生,一定要实现自我价值。但老公不这么想。他事业已成,恨不得我辞职回家做贤妻良母。他常常夜里咬我耳朵:老婆,生一个吧?又或者鼓动我的婆婆甚至他的丈母娘来当说客。

我不为所动。他开始在做爱时死磨硬泡地不肯上“套”。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岂有不防之理?在他作惊讶状表示安全套用完的时候,我微微一笑,说我才买了的,他无语。为防不测,我开始服药,双管齐下的保险,他能奈我何?希望的火焰在他眼里渐渐熄灭,我则放心地享受爱情的馈赠。他不再提生孩子的事,我愧疚而开心。

3个月后,我开始恶心反胃。到医院尿检,竟然怀孕了。不及多想,脑子里只有上一次流产的惨痛经历。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但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职位可等不得我十月怀胎,为了安心养胎,我干脆辞了工作。

我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着质量不过关的安全套和避孕药,对于这个突然降临的小家伙,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彼时我所获得的爱与关怀,比怀孕前更多九分。从孩子降临人世的那一天起,我准备把自己大部分时间都给他。我刚下这个决心,老公却给我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老婆,没有我,你哪能这么快当上幸福的妈咪?我愕然地望着他,他接着曝料:我把你的避孕药换成维生素,再用小针在安全套上扎了好多小孔,一切就尽在掌握了。

我差点吐血!原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看来避孕不能忽视任何一个细节,更不能相信除了自己的任何人。

荒唐避孕史

上世纪20年代:向老尼姑讨方儿

靳张氏,女,1896年生于安徽农村,1927年丈夫死后一直守寡,享年103岁。

丈夫过世后,靳张氏和一个长工有了私情,害怕怀孕,听说附近有个尼姑有偏方,便花大价钱买了些黑面(据后来猜测可能是香炉灰),用的时候疼得要命,结果还是怀上了,最后悄悄找人做了流产,从此落下了病根。

上世纪30年代:羊尿泡的奇妙巧用

胡巧妹,女,生于1904年,河南开封县农村。生有9子。

胡巧妹嫁过去头3年没生,到了第3年,像开了闸似的,每年1个,全是男孩,家里人都记不清谁叫谁了。丈夫再也不敢沾她的床。

有年年底,丈夫拣了个羊尿泡回来,行房时用细绳拴住,用了十多次。她的丈夫提前几十年就自制了安全套。

上世纪40年代:白白担惊受怕了3年

陈清芬,女,1922年生于湖北黄安,1943年参加革命。有二子,皆非自己所生。

结婚时上级说暂时不能要孩子,分配的避孕套又有限,只能计算日子。丈夫经常出征,时间对不上,两个人备受折磨。3年后,丈夫被查出没有生育能力,白白浪费了表情。

上世纪50年代:荒唐的生吃蝌蚪法

田爱菊,女,1930年出生,生有3男2女。

有一年夏天有人说生吃蝌蚪能避孕,人传人,报纸上都登了。不认字的田爱菊信了。起初不敢吃,恶心,后来看人家都吃,就狠狠心吃下去。过了一个多月,还是怀上了。

上世纪60年代:抹不掉阴影的日子

韩某,女,1947年生于天津,1968年到安徽农村插队,1970年回城。

1968年插队时和男知青发生了关系。因为害怕怀孕,男知青找到一个偏方,说男的生吃黄豆能避孕。立秋的时候,韩某还是怀孕了,最后两人用土办法把孩子打掉,受尽了肉体的折磨,再不敢造次。

编后:

人类繁衍至今,性愚昧者恐怕已是少数。但毕竟这种不太好昭告天下的隐秘之事,还是会让现代人抓瞎。说是糗事,其实不然,毕竟在糗过之后,知识领域又拓宽了些。所以,一场尴尬之后,哭也好,笑也罢,还得谨记,科学做爱、人文避孕。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彩文章
热门图文
图库更新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