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幽默笑话 > 暴笑网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野蛮女友新传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1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情人节前一天,我收到周刀刀的短信:叶子,晚上六点我必须在皇冠酒店门口见到你,否则,你不给我五块钱我都会从十五层高楼往下跳。跳吧,跳吧,我到时带三十个坦胸露背的大美女过去,你要是不跳你就是我大孙子。我和周刀刀从小玩到大,周刀刀曾信誓旦旦的对我说:叶子,我这辈子绝不娶像你这号的女孩儿当老婆。周刀刀喜欢..

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喜欢做梦的女孩儿

我经常做的一个梦大抵上是这样的:在一个风和日丽,穿裙子的季节里。我站在圣玛丽教堂前,在我的周围有绿的草,红的花,面带微笑的亲朋好友,满地乱跑的邻家小孩儿。当然,在我的右手边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士做陪。然后,牧师说话了,你愿意娶她为妻,不管疾病,贫穷或者富有都不离不弃吗?我清清楚楚地听到那个男士浑厚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我愿意。轮到我了,我清了清嗓子,刚要发话,就见天外来一不名飞行物,从上面走出两小人,黑黑的肤色,两只大大的眼睛,没有鼻子,看不到嘴。他们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我们是奉多地王子的命来接你回家的,你是我们X星球上的王妃,你是不可以跟地球人结婚的”。

好好的一场婚礼就这么着给搅黄了。

情人节前一天,我收到周刀刀的短信:叶子,晚上六点我必须在皇冠酒店门口见到你,否则,你不给我五块钱我都会从十五层高楼往下跳。

跳吧,跳吧,我到时带三十个坦胸露背的大美女过去,你要是不跳你就是我大孙子。

我和周刀刀从小玩到大,周刀刀曾信誓旦旦的对我说:叶子,我这辈子绝不娶像你这号的女孩儿当老婆。

我仔细想想,也对。

周刀刀喜欢文静的女孩儿,我不是。我经常懒省事儿站在我家阳台上冲对面周刀刀家的窗户大喊,周刀刀数学习题集上第35页第6题怎么解?扰的四邻不得安宁。

周刀刀喜欢优雅的女孩儿,我不是。我俩一块儿上街,他从来不敢跟我并肩走,否则,他一句话没说顺就很可能挨我一记旋风腿。

周刀刀还喜欢柔弱的女孩儿,我想我也不是。我曾经当着他的面用手拍死过一只苍蝇,周刀刀大惊失色,你这降龙十八掌可比那记旋风腿厉害多了,玩CS时,他根本不是个儿,经常猫在我的身后,由我为他杀出一条血路。

当然,我也不喜欢周刀刀,我从小到大唯一立过的志愿就是将来从五星级大酒店挖一掌勺的大厨当老公。

我不喜欢周刀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小子太花心。三岁上就把自己的初吻给献出去了。

那天,在幼儿园里,我和周刀刀在一块儿玩搭积木,周刀刀一直心不在焉,眼睛总是瞄着对面马欣欣的嘴,后来我一个没看住,他飞奔过去冲着马欣欣的嘴就啃上了,马欣欣吓得哇哇大哭,老师把周刀刀叫到办公室里,周刀刀特理直气壮的说“我看见马欣欣吃糖了,我就是想吃她嘴里的那块糖。”

丢人,真是丢死人了,我站在办公室门口直跺脚。

一直到吃下午餐的时候我都没有正眼儿瞧过他。周刀刀一看大势不妙立马把刚分给他的爆米花全堆我面前。

“叶子,这个全给你吃,但你不许把这件事告诉我妈跟你妈。”

他这不是公开贿赂领导干部吗?我好歹也是一名军区幼儿园小班的班长呀。

周刀刀他爸是军区的政委,我爸是司令,两家的关系好的不得了。周刀刀他妈特喜欢我,原因是我长得漂亮,我也特喜欢周刀刀他妈,原因是他妈做饭特别好吃。

刚上小学一年级那会儿,一放学我跟周刀刀就猛往他家跑,做完作业,吃完他妈做的饭我才肯安心回家。

周刀刀他妈一心想让我长大后当她的儿媳妇。为了这,她曾用半盘松仁玉米说服我,我没答应,后来,又用一大盘松鼠鱼引诱我,我忍了半天,还是给扛过去了。

谁成想那天他妈煮了一锅红烧肉。吃饭时,往我碗里放了一块,说:“叶子,将来给我家刀刀当媳妇儿吧。”

我看着碗里的红烧肉,狠一狠心,跺一跺脚,咬一咬牙,说:“那不行,要是两块还能考虑考虑。”

结果他妈一高兴往我碗里拨了五,六块。

我看着碗里堆积如山的红烧肉,扛了半天也没扛住。

行行行行行。

我点头如捣蒜。

周刀刀他妈乐开了花。

无奈,周刀刀从小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仗着自己那副还算是瞧得过眼儿的尊容,上初一的时候就开始追着同年级的漂亮女同学到处跑。临了,还不忘我这个曾在一个战嚎里摸爬滚打多年的革命战友。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叶子,初一五班新转学过来的那个吕小梅你给我搞定喽。”

“你干坏事干嘛非叫上我呀,我不去!”

我最后实在受不了周刀刀的软磨硬泡,答应替他写份情书的初稿,代价是校门口五毛钱一碗的刨冰。

“说吧,是要一往情深型的还是寻死觅活型的。”

“嘿,有那个什么,死皮懒脸型的吗?”

“对,这个比较适合你,你说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

周刀刀倚着我那封热情洋溢的情书总算是扣开了吕小梅的心扉。可好景不长,没处一个学期两人就散了。

吕小梅给下的评语是:心地虽善良但脑筋死笨,腿脚虽勤快但嘴巴明显的患有中老年痴呆症,行动迟缓。

总之概括成四个字就是——傻了吧叽,用现在的话说那叫面。

在那段时间里周刀刀学会了抽烟,喝酒。路口那家烤羊肉串的小店是我俩经常光顾的。

“你说我这是差哪儿了?我情书也递了,花也给了,天天接送,她说要去少年宫学小提琴,我天天搁那儿蹲点,连门口卖冰棍儿的老太太都让我给拍拍熟了,天冷我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穿,天热我给她买雪糕是一根又一根。”周刀刀喝口扎啤接着说:“你说我这儿究竟是哪儿做的不好呀?你别光顾着吃,你倒是说句话呀。”

我啃着羊肉串的嘴好不容易腾出空来,说了句“那个什么,下回咱们再给你庆祝失恋的时候换个地儿吧,他家的羊筋一点儿都不好吃。”

周刀刀瞪我一眼,嘛语也没说,把他面前那串羊筋全堆我跟前儿了。

我上初二那年疯狂迷恋蛊惑仔的时候,周刀刀已经开始在外面安营扎寨混地盘了。那个架打的,从小学打到初中,从初中打到高中,连附近的职高,技校都不放过。教导处是天天去,校长室没人走的比他勤。地盘是越扩越大,经常拍着我的肩膀,冷不丁的来句:“叶子,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那天,我实在是气不过,站在我家阳台上,左手一插腰,右手指着正在吞云吐雾的周刀刀大喊:“你小子给我听好喽,你以后要是再敢学外面的小流氓打架,别怪我跟你绝交,你也算是个男人,一个吕小梅就把你给吓爬下了,你要是有本事就当一辈子缩头乌龟,永远也不要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周刀刀掐灭手里的烟。

“干嘛呢,干嘛呢,你那是干嘛呢,说就说呗,你插什么腰呀,跟个茶壶似的,唉哟,我家火上还坐着壶呢,差点儿忘了。”

一路上磕磕绊绊总算是上了高中,我在周刀刀的教唆下写情书的技术是突飞猛进,周刀刀倚着我的情书泡妞的过程是所向披靡。刨冰是不吃了,习惯了去肯德基开洋荤谁还跟大冰块较劲呐。

“周刀刀,你爸是政委,我爸是司令,怎么跑到咱们这儿整就一大调呢?”

我上高中后就再也没见周刀刀失恋过,他经常拿十块钱让我替他摆平那些他已不再留恋而人家又对他死心蹋地的主儿们。

王雪平就是其中的一位。那天我把王雪平约出来,那丫头哭得连眼都肿了,我立马给买了两根冰棍儿,我说:“平平,跟他分就分了吧,你不了解,其实周刀刀这人特俗,你是名校的高材生,将来准能考上大学,到时候前途无量啊,你犯不着跟他这么一个没文化,没品味的大流氓干耗。”

王雪平嗍着冰棍儿,说:“叶子,你不知道,周刀刀这人其实有时候挺好的,就是毛病太多。”

“好什么呀好,他就是一花心大萝卜,除了你,他外边的女朋友多如一个加强排,你说吧,哪个学校没有他一两个马子呀,他甚至连我们学校刚分来的地理老师都想泡,你说像他这样的人能要吗?”

“可他给我写的情书特真挚呀。”说着还从兜里掏出来念上那么一小段。

我立马让她打住,这情书根本就是我写的,随便挑一段我就能倒背如流。

“叶子,你别说,我当初就是因为这封情书才答应跟他好的,这年月能写出这种情书的人已经不多了。”

坏了,坏了,我闯大祸了,归根结底都是情书惹的祸。幸亏周刀刀在这种事情上毅志还算坚定,尚未犯什么原则性错误,否则他要是为这事折进去了,那我还不得冠一从犯的罪名,一想到这儿,我浑身直冒冷汗。

回去后,我当着周刀刀的面把那管曾经用来替他写情书的圆珠笔咔呗儿掰折了不算还扔在地上狠命的踩。

周刀刀说:“你这是干嘛呀。”

“周刀刀,你听着,以后少缠着我替你写什么狗屁情书。”

“为嘛呀,这是为嘛呀。这又哪儿不对了,肯德基不好吃呀,那下回咱改吃自助。”

“你就是请我去人民大会堂吃国宴我也不去。”

“你这是哪根筋又搭错了,这总得有个理由吧。”

“我,我,我要用功读书考大学。”我一着急捡了一个特冠冕堂皇的理由,“刀刀,你别整天瞎混了,咱们一起努力学习考大学吧。”

“我想我是不行了,根本就不是那块料。不过,叶子,你一准行,你努把力肯定能考上。”

我发奋读书考大学的那段日子还真没怎么见过刀刀的真人,高中没上完,他就提前退休了,销声匿迹了好大段时间直到我考上外地的大学要走的那一天他才穿得人模狗样的跑来见我。

“唉哟,你瞧这红领巾系的,多好呀,跟领带似的。”

“少在这儿耍贫,这可是皮尔卡丹。名牌!”

“听说混成大老板了。”

“哪儿呀,瞎混,不能跟你比,叶子,考上大学了可要好好读啊,毕业回来后没准儿还能给我当一女秘书。”

“行了吧你,谁给你当秘书呀,到时你给我当司机我都不要,嫌你不会说外语。”

周刀刀憨憨一笑,“好好学习,别想家,我这趟回来就不走了,你爸你妈我替你照应着。”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担心我爸我妈,我就是特担心你,你别光在社会上漂着了,抓紧时间给我找一好嫂子吧。”

“去去去,少来少来,干嘛呀这是,看我混成大老板了,跑这儿套近乎攀亲戚呀,现在承认我是你哥了,上学那会儿听你叫声哥你知道有多难吗?”

上大学以后,我跟周刀刀唯一用来联系的交通工具就是E-mail.我说周刀刀你现在身边是不是又多一枪手替你写信呀。周刀刀说哪儿能呢,这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上去的,你不在我身边了谁还愿意吃饱了没事干当我的兼职女秘书啊。

我周末往家打电话是周刀刀接的。

我跟他耍贫,我说刀刀你没事儿别总在我家卧底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是没希望了。

周刀刀也不是什么善茬,“是吗?能告诉我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倒霉,摊上你这么个主儿呀?”

“周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