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美体健身 > 健康快讯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孤独症儿童这样上课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2-1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内容提示: 本报记者 林蔚12月2日下午,小昆和奇奇在自习室里玩耍。”奇奇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目光却落在远处,微笑不语地走了。大人们说话的时候,奇奇在窗前走来走去,小昆则拍着腿满教室地跳着。有时两个孩子离得很近了,但仔细看,却发现他们之间没有一点儿交流,旁若无人地各玩儿各的。

本报记者林蔚

12月2日下午,小昆和奇奇在自习室里玩耍。记者过去打招呼:“你好。”奇奇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目光却落在远处,微笑不语地走了。“叫阿姨。”小昆爸爸说。“阿姨。”小昆伸手一指,脸却朝着爸爸。“不要用手指。”爸爸纠正他。“阿姨。”小昆重复着同样的手势和表情,直到被纠正了三四次。

大人们说话的时候,奇奇在窗前走来走去,小昆则拍着腿满教室地跳着。有时两个孩子离得很近了,但仔细看,却发现他们之间没有一点儿交流,旁若无人地各玩儿各的。“他们从来不会一起玩儿,自闭症的孩子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小昆爸爸叹气道。

在上海徐汇区星雨儿童康健院,现在有35个像奇奇、小昆一样的孩子在接受教育和训练。建院3年间,已有200多个自闭症患儿到这里接受过行为干预。

“之前根本不知道还有‘自闭症’这个词。”奇奇的妈妈说。

今年8岁的奇奇曾是妈妈的骄傲。这个大眼睛圆脸蛋儿的小男孩,长得像个小明星,抱出去人见人爱。但直到四五岁,奇奇还不会说话。家里老人不在意,孩子长得像个小天使,四肢也健全,不就是说话晚嘛。但奇奇不断显露的一些怪异行为,却让家长越来越担心,“不说话,不跟别人玩儿,只专注玩儿一个东西……”奇奇6岁那年,四处求医的父母被告知,这叫“自闭症”。

不仅仅是奇奇妈妈,多数自闭症儿童的家长,都是在孩子患病几年后,才接触到这个陌生的医学名词。

“正常人外表,非正常人行为。”星雨康健院院长蒋俐敏说,自闭症症状的隐蔽性,往往使家长在初期会忽略病情的严重性。

蒋俐敏自己就是一个自闭症孩子的母亲。1998年,4岁的儿子被确诊为自闭症时,蒋俐敏几近崩溃。她带着孩子四处求医未果,最后找到北京一家专门从事孤独症儿童早期训练与教育的机构。在这里,经过3个月系统培训的孩子竟会叫“妈妈”了,这让蒋俐敏意识到早期干预的重要性。在自闭症孩子家长们的帮助下,她终于在2003年开办了“星雨康健院”。

语文、数学、音乐、美术、一对一训练……每天,孩子们在“星雨”要上六七节课,通过大量的语言、认知、运动技能训练,逐步学会生活自理,并尝试融入社会。

与其他学校不同的是,在这里,每个学生的后面都跟着一位家长,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24位老师、35个孩子,35位家长,“星雨”的课堂因此格外热闹。

音乐课上,老师在前面边唱歌边示范:“洗衣服,搓呀搓……”10多个孩子坐在后面自顾自地玩耍。“再来一次好不好?”老师重新示范,孩子身后的家长们一边跟着唱,一边手把手地带着孩子做搓衣服的动作。

一对一训练中,陈老师正在给淘淘做语言训练。“淘淘,薯片在哪里?”淘淘置若罔闻。“淘淘,薯片在哪里?”陈老师耐心地再问。淘淘却突然冲到一旁的妈妈怀里,号啕大哭起来。老师在稍事安慰后,示意母亲先出去。小教室里只剩下陈老师和淘淘两个人。陈老师重新摆好道具,“淘淘,薯片在哪里?上面还是下面?”重复了几次,淘淘终于轻轻地说:“下面。”老师立刻鼓掌表扬。

体育课需要的人力最多。“向左转”、“向后转”,这些看似最简单的口令,在“星雨”孩子队伍里,要花上十几二十分钟。每一步,都需要家长手把手地教。跑步开始了,队伍立刻像散了架一样,有自己转圈玩儿的,有随处蹦蹦跳跳的,有拉着前面人的衣服不放的,奇奇干脆自顾自地在操场里快乐地跑着。“奇奇,回来,跟着队伍跑。”老师们努力地让这群陶醉在自我世界的孩子们进入到规则世界中来。

“自闭症孩子的喜怒哀乐,是没有原由的,我们必须特别耐心地对待他们的任何情绪。”

而对于家长们来说,干预训练不仅是每天的7节课。“几乎24小时都在训练他。”小昆的爸爸说。小昆原住在苏州,为了让孩子得到较好的干预训练,父母特地把家搬到上海,爸爸每天陪着小昆上课。

上课由老师带,下课就由家长教。每天放学回家,小昆的爸爸都随时注意训练孩子,“即使买一个烧饼,也会一步一步教孩子,拿钱,递钱,说‘买一个烧饼’。孩子的思维很单一,只会机械模仿,而且很刻板,必须不断重复,才能学会模仿。”

虽然过程很累,但孩子的一丁点儿进步,都会让家长们欣喜若狂。小昆从不会说话,到学会说“爸爸我要苹果”;奇奇不仅会说话,而且还会写字、读书、画画。

但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单靠个人,这份艰苦的努力几乎看不到光明的结果。

“我心里很着急。”奇奇妈妈说,奇奇已经8岁了,而当前的培训机构大多是针对学前教育的,奇奇以后去哪里呢?

“这些孩子需要不断的教育和训练,不然他们就会成为社会的包袱。”小昆的爸爸说,“现在我们还能照顾他们,但以后等我们躺在病床上了,谁来照顾他们呢?”

蒋俐敏也在焦虑。民办机构发展刚起步,很多自闭症孩子在排队等待康复训练,艰苦的工作和低廉的收入使师资随时都面临大缺口……

“一定帮我们呼吁一下,让社会理解我们,关注我们。”奇奇妈妈说,这些孩子,需要全社会的爱心,才能走出那片孤独的世界。

分页: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