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美体健身 > 健康快讯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走近“上海病人”: 年轻人小心不要过劳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0-11 来源:外滩画报
内容提示:4 月29 日,23 岁的张妍在浦东陆家嘴金融区一家日资公司连续加班后,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后,不到24 小时因脾破裂不治身亡。今年6 月20 日,《韩国经济》一篇署名曹周铉的文章指出,中国已成为全球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人均劳动时间已超过日本和韩国,年轻人在办公室累病甚至累死的事例时有发生。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

文/陆彦邵隽(实习)

今年4月28日,25岁的华为工程师胡新宇在连续多日加班后突然发病死亡。4月29日,23岁的张妍在浦东陆家嘴金融区一家日资公司连续加班后,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后,不到24小时因脾破裂不治身亡。

今年6月20日,《韩国经济》一篇署名曹周铉的文章指出,中国已成为全球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人均劳动时间已超过日本和韩国,年轻人在办公室累病甚至累死的事例时有发生。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则声明,在城市生活中,并不只有穷人才是健康的危险人群,许多的白领和工作压力大的人如媒体工作者、科学工作者、企业高级管理人员都是健康的高危群体,需要得到社会的特别关注。

翰德人力资源公司最新调查显示,上海目前有42%的员工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无独有偶,上海社会科学院公布的“上海市员工工作倦怠现状”调查显示,40%的员工对工作表示倦怠。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人员整理资料发现,过劳死病例有逐年增加趋势,而且几乎都是男性,又以七种职业从业者为高危险群,分别是公安、新闻、资讯科技(IT)、文化演艺、企业、国家公务员、科教。

颇费了一番周折,记者于近日联系到了两位典型的“上海病人”,走进了他们的故事。8月14日,天气炎热。记者走进了位于沪太路901号的广州本田汽车上海华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办公室。在大堂里等待片刻后,记者见到了公司总经理于华。

1963年出生的于华看上去年轻、漂亮。在事业上,她可以说是一位成功女士。但没有人看得出来,于华遭遇过严重的“过劳”危机。“还有很多事情,我只能利用中午吃午饭这段时间接受你们的采访。”于华说。几乎每隔5分钟,采访就被敲门声和请示工作的电话打断一次。

一年没有休息过的人

于华的公司在2001年年底开业,生意一直很不错:“2002年到2003年是一个调整和理顺的过程。这么大一个企业,前前后后一共占了十亩地,员工100多人,每年的营业额有3个多亿。

我必须要付出很多精力,招聘人员、进行培训。各个方面的指标都要达到一定的要求。方方面面带来的压力都很大。”

2003年车市火爆,销售额已经很可观。但于华认为那是市场造就的,并不意味着公司的工作做得很好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我们应该居安思危,应该考虑到如果市场疲软的话该如何应对。”

“客户需要高层次的服务,当时我们也许只达到一半或三分之二,压力很大,原先一年的培训必须压缩到8个月或者半年。这就需要我们加班加点,投入很多精力。”

从2002到2003年,于华基本上没有休息过。没有周末、没有假期、没有春节,每天从早上起来忙到半夜,天天如此,从来没有考虑过健康问题。

“病发前,我老觉得自己心脏不好,经常在睡觉时觉得心脏不舒服,胸闷、心跳加速,人近乎窒息。有时,睡着睡着就怀疑第二天能否醒过来。有时我和同事开玩笑,哪天早晨我没去上班,你们就给我打个电话,看我还起得来吗?经常担心自己一觉就睡死过去。这种压力对身心带来的损害,是相当严重的。”

“有一次的经历特别明显。一个朋友从外地来看我,我陪她到超市去买东西。那段时间我不大敢进大商场,一进去看到那么多的人就觉得乱得不得过了,加上空气不畅通,我就感觉很难受。那次刚进超市,就觉得头晕、胸闷。东西还没买几样,我就觉得自己不行了,催促朋友赶紧离开。结果还没出超市的门,我就真的晕过去了。吓得朋友赶紧把我送到医院去急救。到了急症室后,医生的诊断是血压偏低,心脏没什么大问题。自己就不在意了,就说,啊,现在没事了吧!没问题就可以回去了。其实自己心脏是没有毛病,当时完全是精神上的一种压力造成人短时间的休克。那个时候,我的状态真的是很差。其实,不舒服就应该去看医生。”

“之前如果身体有个什么小毛病,我就想着睡一觉就好了,感冒发烧就吃点感冒药,很快就会康复过来。可当一个人的年龄到达一定的阶段时,再加上你的体力、精力已经透支到了一定程度,这时你才感觉你的身体几乎崩溃,你已经坚持不下去了。那次昏厥后一段时间,我天天感到头昏,记忆力急剧下降,别人刚和我说一句话,一转身就忘记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还有经常性的失眠。那么多的事情需要考虑,等着你思考拿方案。白天一天的事情,到了晚上全都出现在梦里面,即使有一点点睡意,也是浅睡眠的状态。我感觉到体力恶性透支,人已经到了临界点。”

“国庆刚过,我请几位客户到高尔夫球花费时间太多,只好舍弃。她跟着一个瑞士教练学打壁球,有时一个人对着墙壁打上半天。每周到西郊游泳馆游泳一次,每次1000米。

2004年,于华自己驾车去威海,享受了难得的假期。在没做公司前,她是个特别热爱旅游、热爱运动的人:“旅游是我的最大爱好。我曾开车走遍了江浙一带,2000年,还一个人去了拉萨。”

“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工作上。尽管如此,还是尽量抽空外出。开车到杭州,找个山谷把车停下,绕玉皇山徒步走二三十里路,流一身汗,感觉特别舒服。下个月,我还要外出一趟。”

现在的于华,已把工作和休息的界限掌握得比较游刃有余:“我尽量劝自己把工作和休息的时间分配好,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真的不能天天拼命工作,我已经不能再过度支出了。个人觉得男性在‘过劳死’中占的比例大一些,因为男性面应酬更多,责任和压力相较女性也更重一些,抽烟、喝酒、熬夜等不利因素也比女性更多。男性通常对自己身体的关注程度也不够,没有女性心细。比如我自己,头发掉了是影响美观的大事,所以比别的事情都要重视,赶快就去就医了。而男性就很有可能忽略这个问题,他们会想‘不行就去剃个光头算了’。”

坐在记者面前的于华,美丽、从容、精干,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她有一个16岁的儿子。谈到儿子,于华脸上满是难掩的幸福之情:“他在美术上很有天赋。其实我很少管他,他喜欢什么就让他做什么。”

康复后我一定要跳槽

在华山医院的特需病房里,记者见到了正住院等候脑瘤开刀的王先生。虽然是1974年出生的年轻人,但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多。

王先生在上海某大型国有化工企业工作,主持公司对新项目的投资。近年公司投资力度很大,一笔投资往往达到几亿甚至几十亿元。作为一个重要部门的经理,王先生的压力很大,工作非常辛苦。

“现在大公司都实行年薪制,国企管理模式都在向外企靠拢,加上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想做一些事情。如果不是这次突然生病,这种生活还会持续下去。”在公司的安排下,王先生读了华东理工大学的在职研究生。今年7月初,在期末考试的考场上,王先生晕倒了。住院之后,王先生除了查出脑中长了一个肿瘤,又查出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脂肪肝,消化系统也不好,颈椎、腰椎都有问题。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我的篮球、乒乓球都打得很好。工作后运动就很少了。每天出入都是开车,连走路的时间都很少。”

“现在想起来触目惊心,这两年几乎每天睡眠都不足6小时,一天三餐几乎全部在外面应酬。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每天打几百个电话,公司有事随叫随到,很多时候夜里一个电话就过去了。”

“发病前的一段日子里,感觉生物钟完全打乱。记忆力严重下降,睡不好觉,甚至开始畏惧电话铃声。只要一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心就会砰砰直跳。”幸运的是,王先生脑中的肿瘤是良性的。下个星期,他将手术。“出院后,是否继续以前的生活?”“不,我一定要跳槽,以前的那种生活不能再继续了。”王先生说。

劳死—起源于日语专门词汇Karoshi—意为额外的工作意味着死亡。著名的日本Uehata报告表明,导致过劳死的工作往往对员工要求很高,而后者的健康状态却属于社会的低支持范围之内。必须认识到,过度工作对人们健康造成的伤害,并不只在于多加了几个小时班。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说:“大多数人在连续数天紧张的脑力或体力劳动之后,自然会强烈地想要休息。在紧张劳动之后,人的天性要求某种程度的纵情快乐,不然,迟早会产生职业上的特殊疾病。如果雇主听从理性及人道主义的命令,就不应常常鼓励劳动者勤勉,而应当要他们适度工作。我认为在各个行业,一个能工作适度的人才能继续不断工作,他不仅能保持健康,而且在一年中可以做出比其他人更多的工作。”

相关专题:外滩画报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