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健康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医改问题成关注焦点 新方案年内将出台发布

正文字体:
日期:2007-3-7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高强4日表示,1997年的医改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只是操作上出了问题。他表示,医改不是简单的改哪个方面的问题,有很多具体的问题需要解决。具体来说,涉及到医疗体制管理问题,如何在医疗中落实政府责任问题,医疗保障工作如何进一步加强的问题,再有就是如何确立医疗服务的价格,还有就是如何对...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高强4日表示,1997年的医改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只是操作上出了问题。

高强同时确认,“今年医改新方案肯定将出台”。他表示,医改不是简单的改哪个方面的问题,有很多具体的问题需要解决。具体来说,涉及到医疗体制管理问题,如何在医疗中落实政府责任问题,医疗保障工作如何进一步加强的问题,再有就是如何确立医疗服务的价格,还有就是如何对医疗服务质量进行管理的问题。

对于实现备受关注的“全民医保”方案的可能性,高强表示,全民医保,全民基本医疗服务体系是一个长期的目标,但要具体实现全民医保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目前还有难度,因为各地、各方面的水平不同。比如,目前城镇职工年平均医保缴费为1100元,而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人每年平均缴纳50元。这些差距表明,全民医保要逐步、分渠道实现。

199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出台。在这次医改中,对医院进行了改革,但相应的资金支持有限,致使不少医院在实际工作中大搞创收。1997年的医改,同时提出了加强社区卫生服务的意见,此后社区医疗机构逐渐发展起来。

对于医改方案,全国政协委员、原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朱宗涵14日表示:“医改的争论,实际是指能否把医院推向市场的问题。这个问题可以探讨,其实成熟的市场经济应该是在有规则的条件下有序进行,而不是乱来。”

从1997年至2006年,中国医改走过了,中国医改走过了9个春秋。时至今日,“买药难,看病难,住院难,手术难……”依然是广大人民群众心中的永恒痛,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三个字“医改难”。

医改究竟难在何处呢?

多头管理利益分散,敏感地带如履薄冰

目前我国有16000家医院,95%是政府开办的,但政府又拿不出足够的钱对其进行投入,这一部分医院怎么改?是转出一部分到社会上去,还是政府大包大揽?如果一部分留下来,一部分转出去,怎么转,转出去多少?这都是困扰有关部门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在2003年,卫生部就曾进行试点,但这个试点最终流产

医院管理体制改革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对医院实行属地的行业管理,改变目前多头管理的局面。仅以北京的人民医院为例,其人权在教育部(北京大学医学部归属教育部),财权在卫生部,行业质量监管又在地方。造成很多问题难于协调,互相扯皮。“医改的一个方向就是要在中央保留一部分的前提下,将大部分的医院交给地方。但哪些分出去,分出去多少,仍面临各方利益的协调。”政协委员,卫生部前副部长朱庆生说。1996年医疗卫生体制三项改革启动时,朱庆生任卫生部副部长,主管医政司,参与了当时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大医院管理机制改革,是整个医改新方案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和医保政策以及药品方案紧密相连,但目前大家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思路。”朱庆生分析,关键的问题在于医院的筹资体制怎么改、政府管多少以及怎么管。

部门利益错综复杂,相互沟通障碍重重

多部门参与难于沟通,是制定医改新方案过程中面临的一个操作层面的难题。2006年,医改协调小组的成立,使这一问题有了突破。

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卫生部部长高强曾经细算过一笔账,“医改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我数了一下,至少十几个部门的工作,除了卫生部和中医药管理局以外,医疗保障涉及到劳动保障部,医疗基础设施的建设涉及到发改委,医疗价格等问题涉及到物价局,医院平常的开支补贴涉及到财政部,医疗救助涉及到民政部,医疗人才的培养和附属医院的管理涉及到教育部,医疗市场医疗广告涉及到工商局,药品的质量审批涉及到药监局,等等,很多很多。这里面有直接相关的部门,有配合工作的部门,涉及多方的利益调整”。

为解决这一问题,2006年9月,医改协调小组成立,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卫生部,财政部等11部委组成,办公室设在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发改委主任马凯和卫生部部长高强任双组长。

参加了几次医改方案讨论后,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室主任杨团发现,即使在这个专门为了解决沟通问题而成立的医改协调小组内,目前的工作方式也存在问题。医改新方案的制定,仍面临着各方利益的权衡,各方沟通效率不高。同时杨团认为,这一过程中,专家的参与始终不足。

在众多参与医改的政府部门中,卫生部、财政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是三个主要发出声音的部门,其中一个管医疗服务体系,一个管拨钱,一个管医保。

“卫生部的方案,主要是关注基本医疗的提供,希望政府的投入用于常见病、多发病的预防和治疗。而劳动保障部认为应该从大病着手,建立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通过解决大病来解决看病贵问题,政府将更多的钱投入到医疗保障。两者在这个问题上存在比较大的分歧。”参与医改课题研究的一位研究人员分析。

卫生部和财政部同样存在分歧。据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室主任杨团介绍,就医改的投入问题,卫生部认为,医疗没什么难的,就是财政部多给钱,就什么事都解决了。但财政部认为,如果用现在这个体制,投多少钱也没用,财政部对加大投资这个问题持保留态度。

“选择谁的方案,谁在管辖的空间上就更大,更直接一些。”朱庆生承认,医改方案制定过程中,协调是一个重要的工作,需要协调的内容很多,其中不乏各个部门之间利益关系的权衡。

医保制度,药品价格管理成委员关注焦点

钟南山委员表示,医改新方案应兼顾政府购买与提供服务两种方式

对于新的医改方案存在“政府提供服务”还是“政府购买服务”的争议,钟南山表示:“政府购买在有条件的地方可以现实一点,在经济落后地区政府提供服务也是可行的一个办法。对于我国目前的医保状态,钟南山评价说:“医保是目前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重要环节,政府提供的资助和社会保险是两个大头。

但据2004年统计,两者加起来只能占到患者医疗费的44.5%,个人自己要承担55.5%,可以看出还是需要加强的。”不过,钟南山同时表示,目前我国还不可能建立全民医保,“一个是我们的经济实力跟不上,还有一个就是医疗的市场机制问题没有解决”。他建议,目前应该对没有保障以及基层群众解决医疗保障,健康的人不应该完全靠政府,应该是政府、单位、个人都承担一点。

储亚平威严在提案中建议,应修改《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废止多变的药品商用名,而改用药典中统一的通用名。借此解决一药多名的问题,杜绝厂家通过更换药品名称和包装,来制造出“新药”提高价格的行为。

在另一份提案中,储亚平表示,药品和医用器械耗材,与其他商品不一样,因此不能简单地按照一般商品的流通规律进行流动。“国家应设立药品专卖局,药企的产品由国家收购,而医院和药店的药品也都由国家提供,价格也就相同,质量必须达到药典标准。这样看病贵和药价虚高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储亚平认为,由政府专卖,没有了中间经销环节,可以切断药品生产企业与医院的直接联系,避免了回扣和“以药养医”等问题。

储亚平建议,可以将国家药监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监督药企的职能以及发改委管理药品价格的职能,移交给专卖局,由其对企业核定成本、定价,同时变目前的多头监管为集中监管。

3月4日,浙江团人大代表,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许爱娥表示,目前青霉素等常见廉价经典药,因为政府定价过低正在逐渐消失,而药效、成分都基本相同的药物,厂家换个包装、剂型,就能注册商品名繁多的新药,价格却涨上几倍到几十倍不等。

许爱娥建议,政府部门应尽快出台医疗机构必备的常用廉价经典药品目录,并将其纳入医保范围。同时制定“政府廉价储备药供应管理办法”,对廉价药实行政府向药厂直接定购,要求定点药企不得随意停止廉价经典药生产;同时明确规定零售药店和医院药品的价格和供应量,保证老百姓能买到廉价药。对于保证临床使用廉价经典药,许爱娥建议,卫生部门制定疾病基本诊疗常规,遏止“大处方”现象。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