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男子失踪整整一年 妻子疑其有意逃避

正文字体:
日期:2007-1-9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内容提示:从去年1月10日接到丈夫的最后一个电话后,王庆再也没有联系到他。手机关机了、QQ上的头像永远是灰色、本来一起生活的婆婆也不辞而别——起初对丈夫安全的担心,逐渐被悲愤所代替。现在,王庆心中有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丈夫是不堪生活的责任选择了消失的方式来逃避。孩子又怎么办呢。

文记者邱敏杜安娜

1月初的湖北襄樊,气温已经到了零下2摄氏度。王庆的女儿正是牙牙学语之时,她学会的第一个词是“爸爸”,但这个才来到人世未满15个月的婴儿从来没见到过爸爸,也不知道谁是爸爸。

从去年1月10日接到丈夫的最后一个电话后,王庆再也没有联系到他。手机关机了、QQ上的头像永远是灰色、本来一起生活的婆婆也不辞而别——起初对丈夫安全的担心,逐渐被悲愤所代替。

现在,王庆心中有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丈夫是不堪生活的责任选择了消失的方式来逃避。那她怎么办呢?孩子又怎么办呢?她到公安局报过案,但失踪未满五年立不了案;她四处托人查访丈夫曾经工作过的公司,但一无所获。

王庆告诉本报记者,她想通过报纸,让更多的人能够提供线索,帮助她寻找到“消失”的丈夫,她想要一个答案,不管怎么样,不负责任地消失是她和孩子无法接受的。

专家称,社会急剧变化,“寻夫”正在演变成一种社会现象。

王庆与丈夫杨龙初见在浙江的温州,那是2004年初。当时王庆刚辞去温州一家知名房地产中介公司培训部经理的职位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而杨龙因为在房地产策划方面的天赋,也在温州业界小有名气。

杨龙是从暨南大学生物系工程技术专业毕业的,硕士期间学的是临床医学。杨龙毕业的2001年正是中国房地产业的起步时期,以资本充实著称的“温州炒房团”崭露头角,房地产中介服务在温州正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王庆经营的房产代理服务公司,有十几个员工。与杨龙的结识是因为业务,当时王庆30岁,杨龙25岁。虽然“姐弟恋”已经成为今天娱乐明星们的一大话题,但在现实生活中,5岁的年龄差距并不容易被常人接受。

姐弟恋:

比丈夫大5岁,两人共同奋斗共度艰苦创业时光

在共同奋斗的前提下,最终两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人还是走在了一起,经过半年多的交往,他们俩互相设计着未来,为这个自己创办的公司共同奋斗。“那是一种相互依靠的感觉”,王庆向记者回忆着之前两人共度艰苦创业的时光。在2005年的春节,他们结为了夫妻。

但是,2005年开始的宏观调控,矛头直指房地产业,众多的房地产中介开始走上了倒闭的道路,王庆的小公司同样无法幸免。“于是,我们决定转型,从销售代理转向为一些房地产公司做策划咨询,这样也能发挥杨龙的特长。”王庆说。当时由于自己已经怀孕,王庆寄重托于丈夫,把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公司全权交给杨龙打理,希望他能给全家和公司带来转机。

然而商场如战场,新业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开拓,一来作为一家小公司,策划力量小,在接单时竞争力就弱,二来营销策划的案子做完后沟通付款成为一大难题。公司运营成本不断投入,却没有产出,在两单策划案迟迟收不到款后,公司面临资金的断裂。

最终,在2005年5月,两人决定结束温州的公司,回到老家襄樊再起炉灶。那时,公司的资金已经耗尽,还欠了员工两个月的工资。

回到襄樊后,王庆的爸爸妈妈帮他们找了一套房子住,亲戚们你三千我一万的,帮助他们先撑起了一个家。面对快生产的王庆,杨龙把在江苏连云港灌云县的母亲接了过来。

危机:

怀孕时事业失败,经济越来越拮据,丈夫脾气暴躁

王庆至今记得杨龙同她说“我们现在有家了,妈妈也该好好享受一下了”时那种快乐的神情,所以一直在焦虑中度过的王庆对未来也有了信心。

但是王庆没有想到最艰苦的岁月还没有到来。

在襄樊,公司刚刚起步,王庆就接到了一个项目,杨龙很投入,带领公司各部门的人员做市场调研、做设计、做策划,花了很长时间,拿出了一个上百页的营销策划方案。但没想到,方案做出来后,开发商说土地还没有过户,先放着吧。

一连两个项目都是同样的结果。公司彻底陷入了困境。

杨龙想不通,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怪王庆找的人不好,“烦死了”、“以后再也不同他们打交道了”。而王庆认为,杨龙在为人处事、社会沟通能力和耐心上不够,不能审时度势,沉下心来面对所面临的问题。

“贫贱夫妻百事哀”,随着日子越来越拮据,杨龙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无休止的吵架随之而来。

王庆对记者说:“我们吵得很厉害。杨龙性格特别急,父母和家人们介入后,跟他讲处世的道理,而他却总认为,我们一家人在欺负他。而且在我怀孕的时候,我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是爸妈、姐姐和姐夫收留了我们和婆婆。”

“指望着杨龙出去能够挣钱回来度过蹉跎岁月,可是他却只顾自己悲伤和抱怨,不理解一家人的处境。甚至对我大发脾气。”

“很恨、很沮丧、很焦虑,本来期望很大,现在失落也很大……”这一切的感受是双方共同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