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上海首条女同性恋热线接听火爆

正文字体:
日期:2007-1-23 来源:新浪新闻
内容提示:每周六下午2点到4点,志愿者会在一台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前接听热线。电话的另一头,则是遇到烦恼的全国各地的“拉拉”(女同性恋者)们。 这是上海第一条面向女同性恋者的800免费咨询热线,开通近2个月来,火爆异常。这里是智行同志热线拉拉专线。

在本市新疆路上的一幢普通商住楼内,有间特别的办公室。每周六下午2点到4点,志愿者会在一台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前接听热线。电话的另一头,则是遇到烦恼的全国各地的“拉拉”(女同性恋者)们。

这是上海第一条面向女同性恋者的800免费咨询热线,开通近2个月来,火爆异常。

专家预计,我国拉拉的人数约在1000万左右。相对男同而言,她们承受着更大的家庭压力,加上女性特有的敏感,“拉拉”将自己掩藏得很深。她们自比躲在柜子里的人,见不得光。

接线员“以身说法”

“您好。这里是智行同志热线拉拉专线。”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亲和的女声。

上周六下午3点,记者以一名20岁大学女生的名义拨打了这个由香港智行基金会创立的热线,并向这位接线员讲了杜撰出的“烦恼”:“我很喜欢一个女同学,很怕我自己是拉拉。”

接线员首先说道,有统计表明,目前世界上每百人中同性恋人数在3-5名。“不论你是不是拉拉,你都不是唯一一个。”

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接线员还表明了自己的拉拉身份:“我是14岁那年发现自己喜欢女生的。因为是同性恋,你会更多地考虑人性的问题,会比同龄人更加成熟。14岁那年,我就一夜长大了。”

曾有一个心理医生给她开药,说同性恋是种“病”,能医好。长大后,她接触了更多心理学和医学的知识,认识到同性恋不是疾病。“现在我是一个医生,我和其他人一样工作生活。”

20分钟的谈话后,她在电话里真诚地说:“不管你喜欢男生还是女生,都不要排斥自己。我建议你更加从容,有勇气尊重你内心的感觉。”

热线铃声不断

记者随后来到了女同热线的办公室。办公室的一隅放着一台电话,旁边是与之相连的电脑。热线负责人沈先生这样形容开通至今电话的火爆程度:每周两小时的时间里,电话刚挂,铃声马上又响了。“一条电话线,120分钟里能接到7、8个来电。”他解释说。

“女友抛弃了我”、“女网友网恋了,但见面后她发现我是女人就跑了,我很痛苦”、“父母又要我去相亲,我该怎么办”……这是沈先生向记者摘读的一部分来电内容。“大多是情感问题。她们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也会有暗恋,也会因失恋痛苦。”沈先生说。

在这条拉拉专线开通前,今年5月该基金会开通了一条免费同志热线,在不同时段接受心理、法律、艾滋病方面的咨询。据了解,拉拉专线在这条同志热线中最火。

电话没有来电显示

记者发现热线电话只是一台普通座机,并没有来电显示功能。沈先生解释说,热线的工作原则是不留联系方式,不与来电者见面。

据悉,热线最早的一台电话是有来电显示功能的,但是显示号码的部分被人为用纸盖住了。“我们不知道来电者是谁,只有在紧急时我们才会揭开它,比如来电者扬言自杀。”

来电者提出的“见见面”的邀请,也都会被他们回绝。“一旦见面,就会牵涉到来电者的隐私。”沈先生说。

“自己人”解决“自己人”问题

这条热线的特别之处在于,所有接电话的志愿者都是同性恋。他们相信,“自己人”更了解“自己人”,更容易与来电者沟通。

每周六接听拉拉专线的志愿者只有1-2位,但基金会本身拥有庞大的志愿者数据库,志愿者人数达到了上百人。他们都有一定的沟通技巧和相关的专业背景,每个月还要接受心理咨询方面的专业培训。

而拉拉专线的诞生,也正是基于“自己人”解决“自己人”问题的原则。沈先生说,他曾接到一个男同性恋者的电话。对方说他身边的一位拉拉有难言之隐,想和是拉拉的志愿者通话。得知当时的志愿者都是男性后,这位女同性恋者就失望地挂了电话。

“这给我的感触很深。所以现在,拉拉热线的志愿者都是拉拉。”

沈先生说。

家庭压力成拉拉心事

在开通拉拉专线前,沈先生他们曾对一些女同性恋者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63%的拉拉认为家庭的压力最让他们感到痛苦,排名第二的是社会歧视,占20%。热线反馈也与调查结果如出一辙。

沈先生说,虽然社会对同性恋者的态度逐渐宽容,女性仍然承受着诸如“传宗接代”这样的家庭责任。不少人被迫与异性恋者结婚。但这对婚姻双方,甚至双方的家庭都有很大的影响。那些不愿与家庭妥协的拉拉,就承受着更大的歧视与不理解,如果她们经济上又无法独立,生活将非常困难。

但在压力面前,拉拉们可倾诉的途径少得可怜。家人和朋友是她们最重视的人,却又是她们最难对其袒露心声的人。她们只能找“圈内人”倾诉,或者到网上寻求问题的答案。

采访结束时,沈先生由衷地说,如今拉拉专线的火爆情景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同性恋者和普通人没有区别。社会不应带上歧视或猎奇的眼光。

“希望大众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到那一天,我们这条热线不再被人需要就好了。”

需要自助更需要社会帮助

如今,中国同性恋正处于一种慢慢“浮出水面”的状态。各大城市都有同性恋酒吧,网上则有很多同性恋网站和论坛,不少城市也出现了自发性的同性恋的志愿者小组。但是,为数不少的女同却仍然难以避免地“躲在柜中”,成为一个社会关注的盲点。

长期关注同性恋问题的上海律师周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多年的工作中发现,女同性恋者的精神压力非常大。

男性在社会上处于优势地位,通常能自食其力。近年来,因为艾滋病,男同性恋者有了更多发出自己声音的机会。女同不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传统的家庭离婚、早恋等话题也很难与她们挂上钩,所以总体上造成了这一弱势群体的隐蔽性非常高。同时,不少女同性恋者的经济地位虽然不弱,可她们处在社会的边缘,使她们的许多需求被社会忽视。周律师举例说到:“有拉拉对我说,她去医院看常见的妇科病,医生会按照传统思路医治她,而她又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因此产生误诊。”

女同性恋者表达感情的途径很少,在心理上只能长期压抑自己。“很多拉拉与父母的关系急剧暴力化,家庭的压力可能转换为对她们语言和肢体上的暴力。长期的压抑可能会导致自杀、他杀。这就会产生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周律师说。

面对这一弱势群体,周律师呼吁社会应该更客观地关注她们,而非涂上妖魔化的色彩。

同时,女同热线的负责人沈先生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要改变女同受歧视的现状,需要政策、社会和她们自身三方共同努力。比如,中国现在还没有《反歧视法》,但是否可以在《劳动法》中加入反对性取向歧视的条款,保障女同性恋因性取向而遭到社会歧视,造成不公。”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