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女子将丈夫送进精神病院骗取保险金

正文字体:
日期:2007-1-24 来源:新浪新闻
内容提示:2006年12月26日,李明华带着哥哥李明海来到北京市安定医院,为哥哥挂了精神科专家号,半个小时后,专家对李明海的诊断是:高血压,无精神病史,需进一步观察。这令李明华困惑不已。一个半月前,从北京赶回新疆昌吉处理母亲后事的李明华意外闻知了另一个噩讯:35岁的哥哥李明海因患精神分裂症,已被嫂子刘美云送往新疆第四..

几个月前还与她一同在北京照料癌症晚期的母亲的哥哥,一向开朗、乐观,怎么忽然就成了精神病患者了呢?

2006年12月26日,李明华带着哥哥李明海来到北京市安定医院,为哥哥挂了精神科专家号,半个小时后,专家对李明海的诊断是:高血压,无精神病史,需进一步观察。

哥哥到底有没有罹患精神分裂症?这令李明华困惑不已。一个半月前,从北京赶回新疆昌吉处理母亲后事的李明华意外闻知了另一个噩讯:35岁的哥哥李明海因患精神分裂症,已被嫂子刘美云送往新疆第四人民医院治疗,“怪不得之前哥哥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李明华说,但令她不解的是,几个月前还与她一同在北京照料癌症晚期的母亲的哥哥,一向开朗、乐观,怎么忽然就成了精神病患者了呢?

梦魇婚姻

2006年10月1日,十一长假,在新疆昌吉州某机关工作的李明海中午依约来到朋友刘建国家楼下,等他下楼一起去饭馆吃饭。刘与李明海相识于1999年,刘妻冯某是李明海与妻子刘美云的介绍人。

5分钟后,一辆丰田轿车停在李明海身边,车上下来的是刘美云的三哥刘忠民,“我告诉他准备和朋友去吃饭,他说一起去。”

刘建国下楼后,三人坐上了刘忠民的车,上车没多久,李明海就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车已驶入乌鲁木齐市,停在了一幢名为“乌鲁木齐市睡眠研究中心”的楼前。

“我问他们到这里干吗,他们说进去看一个人。”

李明海被带进了一个房间,刘建国对他说,你不是睡不好吗,就在这里住两天吧。

李明海与妻子刘美云感情不好,经常吵架,李明海记起自己曾不止一次跟刘建国抱怨妻子脾气大,每次都吵到半夜,让自己成宿睡不成觉。

刘建国与刘忠民对李明海简单交代了两句便离开了,不明所以的李明海被留在这里,一呆竟是7天。

“他们走后不久,来了一个姓王的医生,跟我说听你家属说你睡眠不好,先吃些药吧。”

之后每天,李明海都要吃三次药,打一次针,大部分时间在昏睡中度过。几天后,李感觉身体出现了异常,“像是有蚂蚁在骨头里爬,非常难受”。李曾追问护士自己吃的是什么药,但护士并不做正面回答。

李明海渐渐发现,自己的人身受到了限制,按睡眠中心的规定,自己每天必须在限定的地点活动,并在限定的时间范围内返回自己的房间。

“身上一分钱没有,只有手机。”李感到不对劲,想到离开,给乌市的朋友拨通了电话。

2006年10月8日,在朋友的帮助下,李明海离开了睡眠中心,回到昌吉,由于正和妻子冷战,李当天没有回家,来到了自己舅舅的家。

傍晚时分,妻子刘美云打来电话,称自己头疼,孩子在家哭得厉害,让丈夫回去,而在此前的7天中,李明海没有从妻子那里获得任何联系。

李明海与妻子刘美云的冷战始于8月李母的过世。刘美云认为丈夫应把其母的丧葬费、抚恤金交给自己,但李拒绝,两人发生激烈的争吵后,李明海“感到厌烦”,隔三岔五住在舅舅家里躲避争吵,与刘陷入冷战。

李明海认为,几年来,自己与妻子在财产问题上的分歧已经令两人原本“基础不牢的婚姻”名存实亡。

1999年4月,李明海与刘美云结婚。“我们是典型的中国式结婚”,李明海苦笑,由于性格不合,争吵,冷战,再争吵,几乎占据了两人全部的婚姻生活。

李称,两人争执的焦点之一便是财产。从1999年开始,刘美云便要求李明海将工资卡交给自己保管至今,2006年11月底,李到银行查询自己的工资账户,发现只剩0.19元。

“对于用在家庭开支上的部分,我没有任何异议,但事实上是,从结婚至今,除了婚前送我的一件衬衫,她再没有给我买过任何东西。”

李明海称自己朋友较多,其日常生活的费用也是靠与朋友一起做些零散的小生意获得,但妻子对此大为恼火,“一闹就是四五个小时,家里的东西几乎摔个遍,有几次打开煤气要同归于尽”。

李明海曾提出离婚,但往往自己按约来到民政局,刘美云却关掉手机,不知所踪。

2004年5月,孩子的降生并没有缓和两人紧张的婚姻关系,李明海反过来抱怨妻子对孩子照顾不周,不够耐心,致使两人的关系时常剑拔弩张。

“我成了精神病人?”

2006年11月7日下午5点多,李明海与朋友约好晚上一起吃饭,从单位回家取包。“孩子当时正在睡觉,我交代保姆不要吵醒孩子,拿了包准备离开。”

这时响起敲门声,李明海打开门,门口站着两个身穿便服的陌生男子和李明海的朋友刘建国。

“这两个人叫我老李,说他们是医院的,请我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因为旁边是刘建国,李明海称自己当时以为是对上次睡眠治疗的复查,没有产生任何怀疑,随着三人坐上了前往乌鲁木齐的120救护车。

在车上,李明海通过那两人与随车护士的对话得知他们前往的是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专科医院。

“我听到护士通过对讲机与医院那边确认病人情况,那边问病人姓名,年龄,护士回答是‘刘建国,38岁’。”李明海感到纳闷,刘建国怎么会患精神病呢?

下午7时左右,李明海等人来到第四医院,刘建国随着医护人员办理一系列手续,没多久,李随刘建国进入重症病房,刘建国称办事,转身离开。一会儿,一名医生进来,询问李明海病情,“我不是刘建国”,李明海感到疑惑,但医生的回答是,你家属已经向医院提供了你的病史,你需要在医院接受治疗。

李明海感到不对劲,却找不到刘建国,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暴躁和愤怒:“我感到自己被陷害了。”

然而,所有的挣扎和辩解都无济于事。李明海的这种情绪更加重了医生对他精神问题的怀疑。“医生讲,你越说你没有病,就越说明你有病。”

11月8日,刘美云与刘建国来到医院,拿走了李明海随身的提包和手机,临走时,刘美云对丈夫说,你好好在这里看病吧。

此后,李明海被迫接受了医院的一系列检查和治疗。“两天抽一次血,每天重复地吃药打针。”医院对其作出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且具有隐蔽性。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