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男孩被传销组织禁锢 课上被强迫与女孩搂抱抚摸

正文字体:
日期:2007-1-28 来源:新浪新闻
内容提示: 禁锢30多名青少年的场所 海国 摄 昨天下午,见到骨瘦如柴的刘春江,记者吓了一跳。在刘春江的指引下,当地派出所民警和永泰村治保队员一起来到村里的一幢居民楼的三楼。经刘春江辨认,禁锢他们的“家长”并不在房内,而原来的30多个被禁锢者大都转移。可就是这样的一间几平方米的房间内,曾有..

禁锢30多名青少年的场所海国摄

昨天下午,见到骨瘦如柴的刘春江,记者吓了一跳。他说,原来体重60多公斤的他,现只剩下不到50公斤了。在刘春江的指引下,当地派出所民警和永泰村治保队员一起来到村里的一幢居民楼的三楼。在喊话无人回应后,民警破门而入。他们在一间房内发现了5名躲在被窝里的少年(4男1女),他们目光呆滞,反应迟钝。经刘春江辨认,禁锢他们的“家长”并不在房内,而原来的30多个被禁锢者大都转移。

记者发现,这套二室一厅的出租屋的客厅没什么家具,而另外一间房内除了地上的一些塑料板,什么都没有。可就是这样的一间几平方米的房间内,曾有30多个少年挤在一起,其中还包括10多名女孩。房间内只有3床被子,大家只能睡在地板上,挤在一起取暖。房子周围全用了防盗网围住,想逃跑是不可能的。刘春江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和其他的30多名被骗者一起,被非法禁锢了25天。

上当:多年老友请他“来玩”

刘春江说,他是今年元旦那一天到广州的。今年他刚满17岁,初中毕业。一个几年没见的同学有一天突然从广州打电话给他,叫他过来玩。正好刘春江的哥哥也在广州打工,他就高兴地从家乡出发了。刘春江说,这个同学在火车站接了他,就带他来到了这间出租屋。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刘春江就被同学叫到了房内,大家拿出纸笔,开始上课。

噩梦:15天才大便一次

一看这个阵式,刘春江就意识到了这就是传销了。他告诉记者,从一开始他就清楚地意识到了这是个骗局。为了这,他还和同学吵了起来,气愤地问他,“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为什么你要骗我过来?”接下来,“家长”们拼命地做刘春江的思想工作,让他叫家里人寄钱过来买产品,如不汇钱过来,就一点自由都没有。刘春江坚持了20多天。每天,他和初级学员们吃两顿,食物是一些烂菜叶,喝的水是自来水。由于肚子一点油水都没有,他15天才上过一次厕所大便,而且因为缺乏营养,他连血都拉出来了。

见到刘春江不听劝,“家长”们也急了,他们换了个比较凶狠的“讲师”给刘春江讲了一个自己编的故事,“少林寺有个铜人阵,想出寺的和尚都得去闯阵,有一个和尚第一次闯头上撞了一个大包,第二次去闯撞得头破血流,第三次就粉身碎骨了。”刘春江说,这个暗含杀机的故事让他很害怕。

妥协:骗了父母五千元血汗钱

在威胁下,刘春江妥协了。他无奈地对记者说:“关了20多天,又饿又冷,实在熬不住了,还有我怕他们会杀了我。”

刘春江在“家长”的“陪同”下往家里打了一个要5000多元的电话,旁边的“家长”在电话里告诉其父母,“你的儿子出事了,快点汇钱过来,要不就杀了他。”刘春江的父母筹了5000多元给汇了过来。接到钱后,“家长”们就放松了对刘春江的看管。25日晚,刘春江再次请假出去打电话,趁着“陪同”他的人不注意,撒腿就跑。就用仅剩的2元,刘春江给家里打了电话,报了警。

此案中的组织传销和涉嫌禁锢并勒索的“家长”已经潜逃,而被骗的数十名各地青少年也不知所终。希望有线索的市民及时通报警方或本报。

传销洗脑:帅不帅,看口袋

在被解救出来的5名孩子中,有一位是刚刚被骗来的男孩。不巧,骗他来的同学也和他在一起,是一位长相清秀的女孩。刘春江说,一间房间内有10多个女孩。大家在一起,非常不方便。他们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课。看守他们的“家长”总共有3个人,一男二女,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

刘春江指着被解救出来的一个姓谭的男孩说,他是一个大学生。据他所知,一起被骗来的孩子中,有三个是大学生。这位姓谭的男孩告诉民警,他今年24岁,在湖南大学读过一年,专业是经济学。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个大学生休学、不远千里而来广州呢?一名听课者在笔记中这样写道:一名女“讲师”对他们说:“我们都是为了‘收入’也就是钱而来。帅不帅,看口袋。爱钱要懂得如何去挣钱。”

经过反反复复的这样的教育后,“讲师”就开始告诉他们怎么去发展下线,骗一个过来,直接提成有1000元。他们甚至还告诉学员,我们不是传销,传销是犯法的。在似是而非的说理中,“洗脑”就完成了。

传销上课:让男女搂抱抚摸

刘春江厌恶地说,在课堂上,“讲师”还让学员上来,一一介绍自己。有时候会叫男孩女孩当众搂抱,互相抚摸,称这样是为了让大家放下面子。这是课程培训的一种手段。如果有人不做,下面的一些顽固分子就会“嘘他”,说一些诸如“这都做不了,虚伪啊”之类的话。“家长”平时对一些女孩也非常不尊重,摸一摸,骚扰一下是常事。并且还教育他们,“人的行为是不肮脏的,只有思想是肮脏的。”而一些被骚扰的女孩也显得很漠然。

有一些人经过洗脑后,变成了顽固分子,就去骗自己的同学朋友过来。而这些顽固分子,平时也充当了“打手”与帮凶的角色,晚上他们睡觉的时候,这些人就会睡在门边,帮忙看守。刘春江告诉记者,这些被骗来的男孩女孩大多是农村的孩子,其中不少人的家庭并不富裕。他家里为了筹出这5000多元,就费了很大的劲。为了找失踪多日的他,他在广州打工的哥哥还被老板给辞退了。在被解救出来的几名少年中,就已经有2人家里汇了3000多元过来。

至记者截稿为止,警方仍在调查这宗传销案。(文/本报记者周祚)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