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重操旧业市场疲软 无奈转做发廊妈妈桑

正文字体:
日期:2007-2-15 来源:新浪新闻
内容提示: 阿雪至今还是没和陈飞解除婚姻关系 重操旧业市场疲软 无奈转做发廊妈妈桑躺在病床上,想到从头开始的生意,嗜赌的丈夫,无法保住的小孩,阿雪真是万念俱灰。于是,陈飞重新租了青年路的铺面,继续做皮鞋生意。陈飞没有经过仔细考察后重返青年路,虽然做的仍是驾轻就熟的皮鞋生意,可经营却大..
阿雪至今还是没和陈飞解除婚姻关系

重操旧业市场疲软无奈转做发廊妈妈桑

躺在病床上,想到从头开始的生意,嗜赌的丈夫,无法保住的小孩,阿雪真是万念俱灰。陈飞见阿雪整日流泪,似乎也收敛了许多,天天来医院陪她,并表示一定痛改前非,努力赚钱养家。对陈飞的誓言,阿雪是将信将疑,但生活要继续,就必须要赚钱。于是,陈飞重新租了青年路的铺面,继续做皮鞋生意。

可1996年的青年路商圈已经出现市场疲软,被后起的春熙路夜市商圈给抛到了后面。陈飞没有经过仔细考察后重返青年路,虽然做的仍是驾轻就熟的皮鞋生意,可经营却大不如以前。

“生意不好,陈飞就整天无所事事到处闲晃。久而久之,又和以前的那帮牌友聚在了一起。这下便一发不可收拾,赌得越来越大,家里的存款被他输掉了大半。输急了的陈飞更是顾不上打理生意,新主顾拉不来,连老主顾都渐渐被其他商家拉走。我在医院里再也呆不住了,回家看到这种经营现状,真是无力回天,不得不结束了青年路的生意。”阿雪边说边摇头,表情黯然。

“我们的收入完全断掉之后,我前后到几个店铺去打过工。但毕竟自己做惯老板了,去听人家指挥,心理上有点受不了。此时陈飞向我提起了开发廊的事情。”阿雪长嘘一口气:“他说的发廊,其实就是男人常去的那种不正经的地方,我当然是一口否定。可陈飞就认定开发廊赚钱最快,投入最小,还信誓旦旦地保证,找小姐和打理关系方面由他来负责,绝对不会出事。我真是被他给闹烦了,心想陈飞也就是说说、闹闹罢了,就赌气说只要他把小姐找来,我就做这个妈妈桑!见我松口,陈飞也不晓得哪里来的劲头,还真是找来了三个小姐。木已成舟,我无奈地接受了开发廊的生意。”

阿雪告诉中国西部网记者,陈飞找来的三个小姐都是以前做过发廊妹生意的,所以刚开张时,并没有让阿雪操什么心。“她们都有自己的熟客,每到一个新环境又会认识更多的客人,所以生意一开始就很顺利。发廊其实就是给这些三陪女和男人提供一个交易场所罢了,她们每接一个客人,我就有30%的提成。但做妈妈桑也不是想像中那么容易,我也需要和客人建立起良好的沟通,防止小姐绕过我这一层,带客人在外面开房。一般的客人对我还是挺客气的,但也有少数客人,对我心存不轨,变着法儿和我打情骂俏,或者蹭来蹭去占便宜。”

见记者听得专注,阿雪接着说:“有次发廊里一个小姐提前来例假,但她的一个熟客凑巧来了,小姐只能推,可那个客人还是嬉皮笑脸地要和小姐做。见他实在闹得不像样,我就想把他挡出去。可这个男人居然厚颜无耻地说,小姐做不了生意,老板娘就要上。我当时真想两个耳光给他扇过去!见我表情不对头,那个小姐好说歹说,把那男人介绍给另外一个小姐,才算了事。后来回了家,我真是觉得自己好低贱,居然要忍受这些臭男人的羞辱……”

“那陈飞在干什么呢?他也守在发廊吗?”记者把话题重新拉回了阿雪和陈飞。

“他?还不是赌……”阿雪冷笑着轻哼一下:“反正现在后备资金也有了,没钱就回来找我要,借口就是打点上头关系。我被陈飞也真的伤透了,以前还要劝他、骂他、哭诉,现在我根本难得理他。做这种皮肉生意,他好像还觉得自己挺能干的。小姐他是肯定不敢碰的,毕竟我还在店里,他就算有贼心还没那贼胆。”

“生意最好的时候,我这里最多有6个小姐。我和附近的小旅店都有联系,店里没地儿,就由我去小旅店给她们预定房。因为我不克扣,也算会体谅小姐,所以这些三陪女都把我当成大姐对待。她们也不容易,基本上都不是本地人,家里穷,过早进入社会,又没有一技之长,才走上三陪这条道儿。我经常会劝她们,有点小钱就脱离这行,换个环境找个过得去的男人结婚。唉……其中有个女孩儿,17岁就在老家结婚了,有一个儿子。本来她是在这里打工的,后来丈夫受工伤失去了劳动能力,那边老板才赔了1万多。家里就她那点打工的钱根本不够,这女孩儿才瞒着老家的丈夫,来城里做三陪的。她才23岁,就一小姑娘,挺可怜的。”阿雪的话让记者听得心里酸酸的,我们之间一阵沉默。

还是阿雪打破了这种悲伤的氛围:“后来全国扫黄打非,陈飞那点关系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我和发廊的小姐整天心惊胆战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陈飞也意识到这点,所以我提出关掉发廊的时候,他并没有反对。我们转让了门面,当时,我和陈飞名下有20万的积蓄。”

艰难赚钱盼团聚却遭丈夫移情别恋

阿雪和陈飞此时急需找到新的商机,但他们发现,想要进入别人早已占领的市场,实属不易。“陈飞决定再去新疆,开拓商机。我虽然还是很犹豫,但是想来想去也觉得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所以答应了陈飞。我要在家照顾我们五岁的女儿,去新疆考察市场一事,就由陈飞自己去。临走前,他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认真洽谈生意的事,我只能相信他,并给了他2万元做路费。”

然而,早已被赌博迷了心窍的陈飞,根本就没有如期坐上去新疆的火车。拿着两万元钱,陈飞坐在了地下麻将馆里。一个星期不到,两万元输得精光。陈飞便装作考察完市场,回到了家里。“这件事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陈飞当时回家后,说他在新疆发现汽车零件的生意特别好做,那边没有专门的零件批发店,我们正好可以去弥补这个空缺。听到陈飞这样说,我自然很是高兴,将女儿送回我老家后,开始与成都这边的汽配厂联系。最后,我和陈飞进了8万元的货,准备拉到新疆大赚一笔。”

“但我万万没想到,因为陈飞根本没有去新疆实地考察,道听途说,我们这次的生意完全投资错误。新疆那边已经有好几家直接到厂家拿货的汽配批发店,我们这次的货物加上运费,算下来比当地这几家汽配店的价钱还要高。赚是肯定赚不了了,我当时想,只要不亏也就认了。可是由于没有出货渠道,我们的零件根本找不到销路,如果卖零售,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赚钱的事。在万般无奈下,我和陈飞只能一家一家汽配零售店去贱卖货物。两个月的大甩卖之后,我粗略算了算,总共亏了2万多。”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还能对陈飞有什么期盼呢?在他跪着向我坦诚事实,乞求原谅时,我真的心都冷了。”阿雪的话语中带着哭腔,她深呼吸几次后,又点燃了一只ESSE。

这次事件之后,阿雪拒绝回成都,她留在新疆帮着舅舅打理生意,借此疗伤。而陈飞则独自回到了成都,东一下西一下做些串串生意,赚点小钱。半年后,阿雪因为想念女儿,回到了成都,却意外发现自己的丈夫似乎变心了。

“在这半年里,陈飞频频找我要钱,说是女儿上学和生活的花费。我对女儿从来就是很宠爱,陈飞以此为借口,我自然得去银行寄钱回来,存款是不见多只见少。想到陈飞独自在成都带女儿,他又沉迷赌博,我实在是不放心,只能放弃在新疆的工作,赶回成都。”一股淡淡的香烟味弥散在阿雪周围,她的眼神有些迷蒙。

“看到女儿还是胖得很可爱,我忐忑的心才放了下来。陈飞对于我的突然回家,感到很是惊异,但他还是甜言蜜语地和我好好温存了一番。他说他现在找到了一个新的投资项目,正进行到最关键的一步,可能需要不少的前期投入,要我一定支持他。我没有怀疑陈飞的话,甚至还以为他真的明白事理了。心想着这段时间就做好他的后援,自己也趁此休息一下。”阿雪长长地叹气:“错就错在我太信任他了……早就知道陈飞不是一个可以完全放心的丈夫,我为他做得再多,也栓不住他那颗不安分的心。”

阿雪告诉中国西部网记者,那天陈飞的手机因为在充电,忘在了家里,自己闲来无事,就摆弄起陈飞的手机来。这才发现,在近期联系人和已拨电话目录里,几乎都是同一个手机号码,而且没有显示名字。“本来我认为这可能是陈飞客户的电话,但心里就是不踏实,带着忐忑的心情,我回拨了这个号码,是一个细细的、慵懒的女声……我不敢说话,捂住嘴快速地挂掉电话。陈飞近段时间夜不归家,频繁发送短信还有大笔钱不知去向,肯定与这个电话中的女人有关。我真是懊恼自己怎么那么傻、那么迟钝。无处发泄的我,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心想这日子不要过了,闹翻就闹翻,离婚就离婚。”

“陈飞绝对是刻意删除了他和那女人的事情的,因为在短信目录中,一条那个号码的短信都没有。他一面有我这个妻子为他操持家务,抚育幼女;一面与红颜知己每日相伴,大肆挥霍。我是越想越气,等到陈飞从小卖部回家,我就气急败坏地和他吵闹起来。见事情再也包不住,陈飞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反而把我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然后丢下话说,他是绝对不会离婚的,随便我怎么闹。”

看着自己的丈夫陈飞从门外消失,阿雪连哭的力气都耗尽了。通过打听,阿雪得知陈飞的情人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长年都靠做男人姘妇过日子。“我还能哭什么呢?这样的女人一定美貌而且懂得魅惑男人,我已经算是半老徐娘,留不住陈飞的心,也拦不住陈飞的人。”阿雪用一种近乎苍老的语气诉说着。哭够了闹够了也伤够了,从那天吵架后,陈飞几乎不再回家过夜。阿雪带着小女儿,在朋友的帮助下,开了一家仅够日常开销的小卖部。她和陈飞虽名为夫妻,却已行同路人。

阿雪至今还是没和陈飞解除婚姻关系,她是这样告诉中国西部网记者的:“陈飞说他打死也不离婚,像他这种痞子,说得到做得到。我不想和他吵闹了,真的,太伤神了……现在我们有什么必须要说的事情,都是通过手机短信告诉对方。其实那个女人也不算太坏,有一次我突然急性胃炎发作,在家痛得流汗。无奈之下打电话给陈飞,是那个女人接的,她说她马上通知陈飞过来。一个小时后,我才得以在陈飞的搀扶下,到医院就诊。那女人还让陈飞带了五百块钱给我,说用来买药买水果。”

阿雪最后苍白地苦笑着说:“你一定觉得我太软弱了,居然允许陈飞过着一夫二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