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17岁少女在工厂宿舍被杀焚尸

正文字体:
日期:2007-2-15 来源:新浪新闻
内容提示: 隔着出事工厂的大门,遇害少女的母亲悲痛欲绝。回家的火车票都买好了,自己可爱的女儿却在春节到来之际魂断异乡。 被害少女的身份证显示,其未满17岁。前晚11时左右,增城市沙埔镇,17岁的湖北少女陈利君所住的工厂宿舍突发大火。
隔着出事工厂的大门,遇害少女的母亲悲痛欲绝。回家的火车票都买好了,自己可爱的女儿却在春节到来之际魂断异乡。

被害少女的身份证显示,其未满17岁。

她已经买好了回家过春节的火车票,但她将永远错过回家的列车。

前晚11时左右,增城市沙埔镇,17岁的湖北少女陈利君所住的工厂宿舍突发大火。她被发现拖出时,已经没有声息。

家人称,她当晚10时左右才从附近父母住的出租屋回宿舍。着火时宿舍门没有锁,但陈利君却没有跑出来。他们还在火灾现场看到了大摊血迹。

昨天上午,警方人士证实,已将陈利君案定性为他杀,而非死于火灾意外。

夜半忽闻失爱女

南方都市报讯“谁家的人在皮具厂出事了?是个湖北人。”13日午夜时分,一个声音叫喊着,在漆黑的巷子里飘过。

湖北襄樊人陈福艮惊得站了起来,他的女儿陈利君就在金宝路皮具厂上班。他决定去女儿的厂里看看。

从出租屋里出去,只消两分钟,就能走到金宝路皮具厂。这时的工厂大院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一辆警车停在一边。熟悉的保安告诉他,警察已经来了近1个小时。

与他同来的妻子陈清林被一名警察叫上车,说要去派出所录口供,问问她的女儿最近跟什么人有接触。陈福艮一头雾水,不知道女儿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段时间后,几名身穿白大褂的人从楼上下来,他们脱下塑胶手套丢在一边。一名警察紧跟着下楼,他干脆把脚上的一双皮鞋脱了下来,连袜子一起丢在了厂外的路边。

“看到这些,我才想到我女儿可能没救了。”陈福艮说。

直到14日凌晨4时左右,从派出所回来的陈福艮才被允许进入女儿的宿舍楼。看到陈利君躺在走廊里,脸上黑黑的,头发上全是水,40岁的陈福艮差点昏过去。

火中拖出少女已死

江师傅是金宝路皮具厂的保安,也是着火后第一个见到陈利君的人。

据江师傅回忆,前天晚上11时左右,一个女声突然大喊:着火了、着火了!声音从宿舍楼3楼传来,一名住在该楼的女工最早看到同一楼层的一间宿舍内冒出了浓烟。她之后也被带往派出所协助调查。

听到叫喊后,本来休息的江师傅和另外一名保安、一名女工冲上了3楼。另外两人设法找消防水管灭火,江师傅则设法救人。

“我试着推了推宿舍的铁门,门居然没有上锁”,江师傅说,推开房门后,里面的火已经烧得很大。陈利君侧身倒在地上,臀部还有火在烧。江师傅冲进宿舍,用力将陈利君拖到了外面走廊上。他说自己当时没来得及看陈利君是否还有呼吸,就拧开消防水管将她身上的火扑灭,接着去灭屋内的火。约15分钟后,火被扑灭。厂里甚至没有人想到要拨打消防电话。

江师傅灭火的同时,厂里的人报了警。警察赶到后,发现陈利君已经死亡。

警方认定是他杀

陈利君出事后,她的亲朋们百思不解。

“她都不用电器,怎么可能引起火灾呢?”陈利君的父亲陈福艮说。其他家人则称,陈利君当时进宿舍没多久,应该还没入睡,房门又没锁,起火后不可能不喊也不跑。

陈利君的父亲和叔叔都表示,他们在陈利君的头边看到一摊红色液体,怀疑是血迹。

昨天上午,沙埔派出所一名负责人表示,经过初步调查,陈利君已被认定为他杀,而非死于火灾意外。但他没有透露具体细节,只称增城市公安局已经介入调查。

皮具厂的保安称,工厂2月9日放假后,大部分员工都离开了,事发时有另外4名工人与陈利君住在同一层楼,但由于居住较分散,大家都没听到异样的声音。这名保安还表示,工厂大门平常有两名保安看守,外人不可能进入,能进宿舍楼的很可能是厂里的人。

据了解,事发的当天晚上,警方带走了一名厂里的男工,但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表明他与此案有关。

“我们一家人已经买好了火车票,准备16日早上回湖北襄樊。”陈福艮说,现在一家人都不能回家过春节了,排了几天队买到的车票,又被转让给了老乡。

回忆

少女曾被人骚扰

1990年5月出生的陈利君,下有一个小她两岁的弟弟。作为家中长女,陈利君很得父母亲爱。

去年7月,陈利君初中毕业。父母打算让她接着读书,但时年16岁的小姑娘摇了摇头。“她说自己是个女孩子,再读下去也不会有很大的成就,要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陈福艮说起女儿,就与妻子哭成一团。

女儿要求出来打工,陈福艮决定把她带在身边,一家三口齐齐来到了增城沙埔。陈福艮在江景厂烧锅炉,女儿就在一墙之隔的金宝路皮具厂做手袋,每月收入六七百元。但生活没能一帆风顺。

今年1月的一天夜里,陈利君11时才下班,洗完澡后下楼打开水准备泡方便面。不巧的是,那天没有开水,陈利君放下水瓶转身上楼。突然,一名男工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将她抱住。陈利君又叫又打,对方才放开她。

这件事后,陈利君跟父母提出,不想在这个厂做了。母亲一再询问,她才把实情说出来。陈福艮找到了厂里,对方承诺处理此事。在两次提出离厂未被批准后,陈利君又留了下来。

陈福艮回忆说,“那名骚扰她的工人再没找过她。但另外一名男工对她叫嚣:居然敢把这事说出去,小心等厂里放假我把你强奸了。”

离开父母才一小时

陈利君出事当天,在父母的出租屋里吃了晚饭,之后一直看电视剧到晚上10时许。母亲希望她住在屋里,但她还是要回厂里住宿舍,还安慰母亲说,自己总有一天要离开父母的。母亲陈清林把她送到了工厂门外。谁知道相隔1个小时就出事了。

金宝路皮具厂的宿舍楼共6层,两栋楼呈直角连接,陈利君住在3楼,宿舍门朝北。“她曾经说过,只要站在走廊上,就能看到我。”陈福艮自责地说,自己其实一直不知道女儿住在哪一层哪一个门。

昨天终于辨认出来,是因为女儿宿舍外的墙面已被烟熏黑。

陈利君死亡后,那名骚扰过她的男工在厂门外出现,被陈福艮打了几下,随后被警察带走。陈福艮看到,另外一名曾威胁陈利君的人也在现场。但当他把这名男工指给便衣警察时,对方却转身就跑。警察追入一条小巷后丢失了目标。

陈福艮说,他在当地排了几天队才买到3张本月16日回湖北襄樊的火车票。一家人回家过春节的计划,因为女儿的出事改变了。陈福艮托弟弟把票让给了几名老乡。“我带出来的是个活人,带回去的是一捧灰,我没办法向老家的人交代啊”,陈福艮说,他和妻子只好都不回去过春节。(南方都市报陈良军)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