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重庆美女富姐和湖南落泊诗人敲定包养协议

正文字体:
日期:2007-3-27 来源:新浪新闻
内容提示: 美女富姐红艳 美女富姐红艳 落泊诗人黄辉 -一个是重庆美女富姐,一个是湖南落泊诗人 -他们在武汉见面,达成一份“包养”协议,引来一片骂声 -富姐几起几落,曾在一年内完成45万字小说 缘起:诗人呼唤被“包养” 去年11月,生活窘迫的湖 南籍诗人黄辉,通过媒体宣称想被富婆包养,从而实现...
美女富姐红艳

美女富姐红艳

落泊诗人黄辉

-一个是重庆美女富姐,一个是湖南落泊诗人

-他们在武汉见面,达成一份“包养”协议,引来一片骂声

-富姐几起几落,曾在一年内完成45万字小说

缘起:诗人呼唤被“包养”

去年11月,生活窘迫的湖

南籍诗人黄辉,通过媒体宣称想被富婆包养,从而实现自己的写作理想。该言论一经公开,网络上立刻骂声一片,黄辉更是被大众冠以“文化贱客”、“流氓作家”等骂名(本报《人物周刊》2006年11月26日曾作报道)。

风口浪尖之时,重庆女作家、富姐红艳在博客中主动表示,愿意“包养”黄辉一年。此言一出,立即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面对舆论压力,两人均表示在“包养”协议签订前,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此后,两人在武汉见面,最终达成一份协议。

武汉见面敲定“特别协议”

记者在红艳的博客里留言,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应。辗转找到她后,红艳无奈地说:“我现在已经不敢看网友的评论。”

“包养”事件在网络上引发的激烈争论,令这位见过世面的富姐也始料未及。

记者注意到,在宣称“包养”的文章之前,红艳的博客里已经有20多篇充满暧昧字眼的文章标题。然而,点击文章细读下来,却发现全都是虚有其题;这些文章都不像“包养”事件那样,令红艳的博客引人关注。

然而,红艳解释的“包养”概念并不包括大众普遍理解中的肉体关系。

红艳不承认自己是炒作,她强调说:“炒作不需要真的出钱。而我资助他,是要付人民币的!其实我就是在资助黄辉,但我不想把自己标榜得太高,反正‘包养’一词很有时代感。”

2月初,红艳在武汉与黄辉会面。他们最终达成一份协议并经公证处公证。

“诗人黄辉身材修长、相貌堂堂、仙风道骨、气度不凡。”这是红艳对黄辉的印象。黄辉对她则溢美有加:“她心地善良,富有爱心,而且性感、时尚、美丽。她是我心中的完美女神!我愿意把世界上最美妙的诗歌献给她!”

红艳“包养”黄辉的消息发布不久,网上就流传出一份他们所签的协议,内容相当暧昧。对此,红艳予以了坚决否认。她告诉记者,黄辉当初也误解了她的意图,提出12万年薪以上的高价。“我只是希望通过物质上的帮助,让他振作起来。”红艳说。

据红艳介绍,黄辉目前主要靠稿费维持生活,每月不超过500元。“包养”主要分两个部分,一是给黄辉租赁一套适合创作的独立住房,二是保证他衣食无忧。“每月总的费用肯定会控制在一万元以内,我称不上大款,但这点经济实力绝对有。”红艳强调说:“我对黄辉还不能说完全了解,因此要白纸黑字签订书面协议。条件是他一年内要达到一个他自己制定的、我也能认同的目标。”

富姐写45万字小说还原感情经历

红艳是重庆一集团公司的总裁助理,有自己的文化公司,还是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创作员。去年底,她撰写的45万字长篇纪实小说《商海迷情》出版发行。此前,她未曾有过写作的经历。

小说研讨会上,红艳几度哽咽无语。“当时一下子感情控制不住了,因为小说里有太多太多我自己的影子。”红艳向记者述说了她的情感经历。

20多岁时,红艳的丈夫去哈尔滨进修研究生,发生婚外情。红艳无法忍受,于是和小说里的人物一样,去了深圳。登上南下列车时,红艳身上只有300元钱。“到深圳很多天没找到工作,最饿的时候我冲板蓝根喝。”

后来她找到一份公关工作。这时,一个已婚男人对她展开追求。“他的事业很成功,如果答应他,我会少奋斗很多年。当时深圳已经是个很开放的城市,没人会对你的选择说三道四。”但是最终,红艳拒绝了他。

创业中,红艳又遇到一个意中人,但从没有对他说过“爱”字,因为他也是个有家室的男人。“我不愿他的妻子经历我那种失去丈夫的痛苦。生意场上,纯真的情感很难遇到,但我没有勇气不顾一切去面对。”多年后,红艳回忆起这段情感依旧怅然。

在深圳经历了感情波折,红艳又回到重庆,注册了一个小公司。上世纪90年代初,红艳开始涉及钢铁生意,当时市场上钢铁供不应求,行情每天看涨,短短几个月,她变成了百万富姐。

1993年,国家出台调控政策,钢铁价格每天几百几百地下跌。“那个时候我每天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听见电话铃声就发抖,怕债主找上门来。”红艳回忆说,因为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一些大的钢材批发商自杀了。

红艳重新踏上了打工之路,有了一些储蓄后,做起了一个国际品牌涂料的代理。

小说热销也给红艳带来不菲的收入,她告诉记者,现在有好几家影视公司有意将这本书改编成电视剧。

【对话】资助和感情是两码事

人物周刊:许多网友质疑“包养”事件是你自导自演的炒作,你认为呢?

红艳:我既不准备再写书,也没有为自己的公司打广告,何来炒作一说?如果大家非要说这件事是炒作,那炒作目的也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敏感”事件,引起人们对落泊文化人的关注。

人物周刊:你认为出钱就能拯救黄辉,拯救诗歌吗?

红艳:我当然不是长期饭票。如果一年内黄辉没有创造我所预期的成绩,我就会考虑停止资助。只要黄辉能在我资助他的这一年里写出传世佳作,能够给社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财富,我想我的这点付出是值得的。

人物周刊:为什么会想到写小说?

红艳:遭遇那场失败的感情时,我一个人去看了场电影:《天堂与地狱》。我一路哭回家,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如今我在商场打拼了十多年,有更多东西想倾诉,我想找一个倾诉的载体。

人物周刊:小说是你一个人写的吗?如何在一年时间内就完成了45万字的小说?

红艳:当然!写小说就像生孩子,不能让他因为难产死去。那是炼狱一般的生活,白天要在公司打理生意,晚上常常要写到三四点才能睡觉,那段时间,几乎断绝了和朋友的联络,我整个人快要虚脱了。我想黄辉应该可以从我身上学到一些经验,这对于他以后的生活也许有点帮助。

人物周刊:你现在找到自己的情感归属了吗?黄辉表示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你会接受他吗?

红艳:资助和感情是两码事。我喜欢他的坦率、不虚伪,敢于承认自己的清贫,也敢寻求富婆的包养,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是勇敢的,有点男人的勇气。当然,他一个大男人,仅仅因为痴情诗歌与文学创作而饿肚子,这是一个男人的悲哀!反映出他的某种弱智以及对生活的不适应。如果是这样的男人去商海游泳,一定会被淹死。

文/人物周刊记者傅雪婴图/红艳提供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