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变性艺人谈艰难境遇 只想做普通女人

正文字体:
日期:2007-4-27 来源:南方周末
内容提示:因为自杀这件事,更因为“变性艺人”的身份,梦琪一时间成为焦点。1月23日,被称作“中国第一变性女艺人”的梦琪留下一封绝笔信后消失。梦琪为此哭了很多天,母亲一直以为他是被打了不开心,其实他真正不开心的是:“为什么我就不是女生,为什么我是男生。在研究易性癖的医生们看来,变性手术的确是治疗易性癖的有效手段。

3月1日午后,大病初愈的梦琪斜倚在海口一家茶馆的沙发上。连男服务生路过的时候也禁不住多看两眼这个身材高挑眉目精致的年轻女子——除了突出的下巴略显生硬,稍稍泄露出后天加工的痕迹。

“死过一次突然就把很多事看透了,更想好好地活下去。”她说。

因为自杀这件事,更因为“变性艺人”的身份,梦琪一时间成为焦点。

1月23日,被称作“中国第一变性女艺人”的梦琪留下一封绝笔信后消失。6天后,助理高原叙述:电话里听到梦琪沉重的喘息,似乎还夹杂着哭声,一看号码是梦琪在海口的公寓,他忙赶了过去,发现了她坐在血泊中。

“我想做个普通的女人,却被人当动物看,我被人看不起,我没有快乐,甚至我要小心翼翼地活着;我会以我的生命和鲜血告诉你们,我,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也有属于人的尊严。”梦琪在绝笔信中写道。

如果这次未遂的自杀算是第二次重生的话,那么第一次重生是在7年前,生日那天。2000年6月30日,梦琪在北京接受了7个小时的手术,结束了整整20年的男性身份。

从小学开始,上厕所对梦琪就是个难题。“要去男厕所我可不干,可是当时我又不能去女厕所,所以只能尽量少喝水,或者拼命忍着。”因为经常憋尿,他落下了肾不好的毛病。

有一次偷穿姐姐裙子的事情被父母撞见,军人出身的父亲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五条手印在脸上留了一个多星期。梦琪为此哭了很多天,母亲一直以为他是被打了不开心,其实他真正不开心的是:“为什么我就不是女生,为什么我是男生?”

在1990年代初的中国,这个问题不仅他自己回答不了,父母回答不了,甚至连专家们都还没有达成统一的看法。

1998年,梦琪从家乡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考进了北京一所艺术专业的最高学府,主修美声唱法。他已经不能忍受这副装载着女性灵魂的男儿身,几度想要自杀。

在研究易性癖的医生们看来,变性手术的确是治疗易性癖的有效手段。在梦琪看来,变性手术是开启未来美好生活的一把金钥匙。

到2000年时,中国变性手术已开展10年。舞蹈家金星的成功——无论在手术上还是事业上——对于梦琪来说无疑是一个榜样。还有耀眼的河莉秀,这个同样曾经是男人的女人,已经是韩国乃至全亚洲最成功的变性女艺人了。

梦琪在北京找到了一家愿意给他做手术的医院。手术需要过三道关:首先开到医学证明,证明他是个易性癖患者。然后拿到派出所的证明,同意他更改户籍。最后还要父母的同意书。

父亲多年前和母亲吵了一架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家,梦琪只能把手术的想法告诉母亲。

“我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要承受这样的事情,我们家以后在牡丹江无法立足了。”母亲说完这句话后就不知去向。两天后回家了,眼圈通红:“你做吧,做了我还能有一个女儿,要是不做我恐怕连个孩子都没了。”说完这话,她又转身出门了。

手术室的无影灯打开,梦琪在幸福中渐渐睡去。

“当时心里只有一个简单的念头:变成一个女人,然后就找个男人嫁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学业、家人、前途通通都顾不上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他没有再把手术的事情告诉母亲之外的任何人,他希望自己破茧而出的那一刻,是完全的新生。

命运之神一度眷顾了梦琪,在帮她完成变女人这个梦想的同时,还帮她完成了另一个梦想:找到一个愿意娶她的男人。回首往事她不得不承认,和那个北京男孩在一起的一年,是她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男孩是在医院里认识的,他因为鼻子烧伤来做植皮手术,看到梦琪没有人照顾,经常跑来看她,还让家里做些营养品给她。有他在,她恢复得很顺利。出院后不久,两人就住在了一起。

第一次手术并不成功,后来另找医院做了补救。手术之后要吃一些雌性激素,这对梦琪原本就脆弱的肾是个负担,她常常酸得直不起腰。但和幸福的小女人生活相比,她觉得这算不了什么。她不用工作,每天只呆在家里收拾房间,买菜做饭。男孩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男孩的生活圈就是她的全部。

“我天生就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喜欢依赖别人。”梦琪回忆,“当时我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了。”

终于,男孩的父母找来了,和她谈了一整个下午,要他们分开,她只有听着。“人家父母的要求不算太过分,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可是我只想偷偷的有着快乐难道不可以吗?”男孩回家和父母迎面碰上。客厅里的吵架声听得她心惊肉跳。她躲在里屋傻呆呆一个人哭。

美梦终归是要醒的。这时的世界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世界。

学校不能接受她变性的事实,早已将她开除。母亲接受不了儿子变成女儿,在五台山出家为尼。牡丹江的老家遇到市政拆迁,朋友早已失散。更何况,她换了手机号,本来就是想割断和过往的全部联系。

4万元的手术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缺口的2万元还是母亲帮着补上的。2001年底,梦琪鼓足勇气跟姐姐联系上了,之后带着姐姐借的1000元登上了南下的火车。有人指点,最好去温州,那边老板多,在夜总会唱夜场比较容易赚钱。

“除了唱歌我还能做什么呢?去哪里并不重要。也说不定,会有另一段感情在未来的路上等着呢。”她这样想。

在浙江省瑞安市,梦琪真正以女人身份开始了面向公众的生活,时间仅仅几个月。几个月后,她选择公开变性人身份,并且以此谋生。如今梦琪并不情愿谈及这点,但在当时的她看来,公开身份,也许会是名利双收的“一条捷径”。

在瑞安,温州下辖的县级市,她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每晚150元。作为寂寂无名的女歌手,这个报酬已经算不错了。她花750元租下了一间只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门上油漆刷的“男”字还依稀可见。她还要添置一些演出服。为了省钱,每天吃2元钱的白煮面。

[2][下一页]

对变性手术进行立法已成燃眉之急

中国第一位被媒体公开报道的变性人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