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姐妹俩为争土地搁置母亲遗体数年未下葬

正文字体:
日期:2007-5-26 来源:生活新报
内容提示: 89岁高龄的彝族阿细老人过世了7年之久,而她的两个宝贝女儿竟然因为老人留下的土地没有分配均匀,至今不将她的遗体下葬。同样令人生疑的是,多年来,村里发生了这样大的一件事,距离该村仅3公里路程的镇政府竟然无人知晓,直至记者前往采访,当地党委、政府才惊闻此讯,有关领导立即就解决好此事作出明确...

89岁高龄的彝族阿细老人过世了7年之久,而她的两个宝贝女儿竟然因为老人留下的土地没有分配均匀,至今不将她的遗体下葬!同样令人生疑的是,多年来,村里发生了这样大的一件事,距离该村仅3公里路程的镇政府竟然无人知晓,直至记者前往采访,当地党委、政府才惊闻此讯,有关领导立即就解决好此事作出明确指示,针对此事成立以镇党委副书记为组长的工作组,力争在一个月之内,通过对死者两个女儿的说服教育,让老人的遗体入土为安。

阴阳三代朝夕相处

死者的棺木在堂屋里贡了7年

事情发生在红河州弥勒县西一镇油榨村委会滥泥箐村民小组,这是一个彝族阿细人聚居的高寒山区,全村共有1000余人。

死去多年的老人名叫寇毕芬,提起她,村里的大多数都只记得她死去了好多年了,但谁也说不清她究竟死于哪年。关于老人究竟死于哪一年的问题,比较可信的是其身为退休教师的长女所提供的情况。按照老人长女的说法,她自己离家是2000年,次年农历4月17日,母亲因病过逝了。由此推断,寇毕芬老人死于2001年4月17日。

5月24日上午10时,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很快在横贯滥泥箐村的公路一侧找到了死者的家。

这是一所年久失修、仅能起到遮风避雨作用的三间老房,房屋为土木结构,共有两层,楼上一层主要是囤积粮食等杂物,楼下三间房子中左侧一间是厨房,中间一间是堂屋,右侧一间是卧室。因主人不在家,房门只是用绳子栓紧了门扣,房门打开后,大家清楚地看到,死者的家从剥落的墙体到室内简陋的家什可以看出,房屋的主人的家境已经非常破落,日子过得异常艰辛。

堂屋右侧紧靠卧室的门口是一口铺着红毯子的棺材,棺材的两头用透明塑料布包裹着,棺材上已经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棺材的四周摆满了其后人们的粮食和破衣烂衫等生活用品,为避免装有死人的棺材受潮,棺材下支有两条三四十厘米高的长凳。

村民们说,棺材里躺着的寇毕芬老人一共有两个女儿,其长女名叫姜秀兰,过去一直在附近的几个村里当小学教师,退休后已经离开本地到县城里居住;次女名叫姜秀英,如今也是60多岁的老人,她也就是目前这个房屋的主人。寇毕芬老人死去后,由于她的两个女儿在家产分配的一些问题上产生了歧意,所以老人从她死后就一直贡在堂屋里。如果说老人死于2001年4月17日的话,那么她已经在这里躺了7年了。

按传统民俗

老人不安葬村民不安宁

油榨村民委员会副主任、滥泥箐村民小组何劲彪回忆说,在他的印象中,寇毕芬老人已经死去了十多年了,当时只是听说,老人大女儿姜秀兰和次女儿姜秀英之间在财产分配上出现了争议,因此老人一直没有下葬。"由于当时我还不是村干部,这样的事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管,所以,我也只是和所有村民一样听听就算了!"何劲彪还说,至于姜秀兰和姜秀英两姐妹两人之间究竟是不是产生了怎样的矛盾,没有安葬老人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也搞不清楚。加之从他于2004年担任了村干部至今,死者的后人从未向他反映过此事,在他的脑海中,已记不得还有这件事了。

据何劲彪介绍,按照当地阿细人的风俗习惯,村里每隔几年都会举办一次大型摔跤节(阿细人传统的大型喜庆活动),但是举办这样的活动有一个前提,如果村里有老人没有下葬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举办这样的喜庆活动的。也因此,滥泥箐村原定在2003年准备举办摔跤节,最终放弃举办的原因与寇奶奶死后长期没有下葬有一定的关系。“寇奶奶没有下葬,村民们个个都不高兴,就连我们本民族的喜庆活动都被迫终止了,所以,老人只要一天不下葬,我们村的人就不会有一天安宁!”

镇政府决定

一月内妥当处理此事

记者随后找到了西一镇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席之胡,并向他通报了在滥泥箐村的所见所闻。席之胡当即表示,此前他从未听说此事,如果不是记者到来,也许再过更长的时间他也未必会知道这件事。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他自己是2004年后才来到该镇工作,而此后也没有任何人向他提及过此事。

听完了记者的介绍后,席之胡镇长迅速组织了一次有镇、村各级负责人参加的紧急会议,并在会上明确指示,就解决寇奶奶下葬的事成立由镇党委副书记石福林为组长的工作组,并深入到寨子中了解清楚,姜家两姐妹的矛盾,分头给她们做工作,争取在一个月之内将死者安葬。如果工作中出现意想不到的阻力,将寻求相关的法律依据,先将人埋了再来解决他们姐妹之间的矛盾也行。

姐妹俩共同心愿

让死去的妈妈早一天入土

24日晚上,石福林带领村委会支书、主任和村民小组长深入到姜秀英家里,并且开始给姜秀英母子做工作。

姜秀英今年66岁,由于不会说汉话,她的意思由她的儿子姜凤祥向记者转达,其他村干部也积极将姜秀英想法翻译过来。

据姜秀英母子介绍,寇奶奶死于2002年农历4月17日死的,享年89岁。江凤祥说,他和他的母亲以及寇奶奶三代人之间的感情很深。寇奶奶过世后,老人的遗体装进棺材里,由于他们用沥青密封过棺木的榫口与缝隙,因此,至今也没有嗅到过任何异味。这么多年来,他们母子一直都将寇奶奶当作一个活人,每天都感觉寇奶奶仍然静静地躺在家里。

交谈中得知,她们一直都希望埋葬老人,可是,还在老人在世的时候,其长女姜秀兰与次女姜秀英两家人之间就因为分配老人的土地产生过分歧。并且两姐妹的矛盾还波及到了他们的子女辈,甚至大打出手。由于两家人矛盾太深,因此,老人从病重到过逝,姜秀兰都没敢前往探望。

姜凤祥说,他的大姨妈姜秀兰是2000年从村子里搬到弥勒县城去的,不久后,奶奶患了重病,他们托人去找她,姜秀兰可以回村参加其他人的葬礼,也不来家里看老人。第二年,寇奶奶奶去世后,他们又托人去城里报信,但姜秀兰怎么也不肯回来。“我们最想不通的是,大姨妈不但死活不回家看老人,还在背后说风凉话,扬言要葬我奶奶要花上万元钱等等。所以,我们干脆将奶奶摆在家里。几年前,我们把砌奶奶的坟砖砖都拉好了,我们没有埋葬奶奶主要是因为手上暂时没有钱。”姜凤祥气愤地说

姜秀兰今年68岁,提及其母亲没有被安葬的事,姜秀兰无比凄凉地告诉记者,她和妹妹姜秀英确实有过矛盾,但母亲去世后,她一直都想早一天让老人入土为安。但迫于惧怕回家会被不讲道理的侄子所害,这些年了,她一直也无法了却厚葬老母的夙愿。

姜秀兰还说,自己在西一镇教了30年的书,1995年退休。她和妹妹的矛盾就是因为她曾想为女儿分点田地,由于妹妹一家不愿分老人留下的田地给她,矛盾从此产生。

姜秀兰说,侄子的脾气很坏,经常喝酒醉后就和别人打架,有一次还咬掉了别人的耳朵,村里的人也因此给他取了“咬耳朵”的外号。现在,尽管她早已放弃了要分老人田地的打算,但,只要一提到要埋老人,妹妹一家就扬言要对她动手动脚,“可怜我,老母亲死去多年,我连奔丧都不敢啊!”说到这里,姜秀兰眼里噙着泪光。

姜秀兰表示,只要妹妹一家愿意安葬老人,经济方面她可以多承担一些。“由于我的一个女儿在农村,她的田地很少,我也希望政府能分一些我妈妈留下的田地也给我,当然实在不能分给我,我也没有办法。”姜秀兰最后说。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