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儿童医院两副院长当面致歉

正文字体:
日期:2007-7-13 来源:南方都市报
内容提示: 儿童医院:两副院长当面致歉昨日上午,深圳市卫生局召开各区卫生局主管局长,市、区各医院业务院长紧急会议,要求各医院要认真吸取该事件的经验教训,确保类似事件不能再次发生。据悉,昨日全市各医院分别就此事召开专门会议,在各院内进行自查自纠。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市儿童医院。该院院领导表示,昨日..

儿童医院

两副院长当面致歉

昨日上午,深圳市卫生局召开各区卫生局主管局长,市、区各医院业务院长紧急会议,要求各医院要认真吸取该事件的经验教训,确保类似事件不能再次发生。昨日,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再次向省、市媒体通报了对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

据悉,昨日全市各医院分别就此事召开专门会议,在各院内进行自查自纠。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市儿童医院。该院已经专门就此事召开紧急会议。该院院领导表示,昨日该院两位副院长与龙圳家长见面,代表医院正式向家属致歉并进行慰问。该院正积极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并与家属积极协商善后解决。根据调查结果,该院将依法依规对相关人员给予处理。

小龙圳父母回忆颠簸求医最后8小时

“一路上,宝宝一直哼着歌”

妈妈,不要打宝宝,宝宝乖,宝宝要水水。”

——途中,小龙圳对妈妈说

这个时候,我儿子好像很怕我们走开,我们一拉出手,他就往前倾,想坐起来。”——龙方

1岁零9个月的小龙圳生在深圳,并把“深圳”取进自己的名字。然而,一根不锈钢管插入调皮龙圳的屁股时,父母抱着他花费了8个小时,辗转完深圳五家知名大医院,在深圳结束了他刚开始的生命。

“他很疼,可是他一直没有哭,而是一路给我唱着歌离开这个世界的。”想起小龙圳的最后8小时,妈妈王先萍泪如雨下。

7月4日在深圳五家大医院奔波求医的经历,给小龙圳一家烙下太多辛酸、悲痛、无奈、无助、无辜……诸多复杂的感情。

下午3:00家中

钢管插进屁股30厘米

龙方一脸痛楚地回忆悲剧降临一刻,7月4日下午3时左右,他回到家中。突然看到儿子趴在一米多高的阳台台阶上。在他走过去想抱下儿子时,龙圳突然从上面掉了下来。阳台上一个簸箕的不锈钢钢管长把,一下从龙圳的肛门插了进去,插入身体三四十厘米。

他急忙拔出带血的钢管,抱起儿子和妻子跑下楼,开上他送猪肉的货车往深圳儿童医院赶。

她抱着儿子,车走到彩田路上时发现儿子屁股上流下一点血水。“我问儿子痛不痛,他说,屁股啊呜(痛)。”在路上,龙圳开始痛得哼哼,不停地念叨:“宝宝屁股痛,肚肚不痛。”

下午3:30深圳儿童医院

“好像孩子根本不存在”

在儿童医院病历本上明确注明了初步诊断的时间为“7月4日15时30分”。“主诉”和“现病史”上写着:“肛门直肠外伤约半小时,半小时前,钢筋刺入约30厘米”。初步诊断为“肛门直肠挫裂伤”。处理一栏注明:“建议住院”。

龙方说,急诊室的医生用手摸了一下孩子屁股,发现只有淡淡的红色,就说“没有出血,但要赶快住院。”他马上交了1000元住院押金,带着孩子上了3楼住院部。

据龙方介绍:当时他向住院部一个30多岁的男医生刚刚说了一下病情。该医生就告诉他,他们没有肠镜,建议他去北大深圳医院。还拿出申请肠镜的单子给龙先生看,对他说,“你下去把押金退了就行了。”

龙方昨日说,这名医生没有对他儿子做一点检查,急诊病历也不看一眼。“好像我孩子根本就不存在,作为医生起码你应该看我儿子一眼啊。”

下午4:00北大深圳医院

“连医生都没让我们见”

龙方随后急忙赶往儿童医院医生推荐的福田区北大深圳医院。王先萍说,在路上儿子开始犯困,不停地说:“妈妈,搞搞(音,意为觉觉)。”王说,儿子非常听话,路上也不哭叫,还对她说:“妈妈,不要打宝宝,宝宝乖,宝宝要水水。”

4时左右,一家三口到达北大深圳医院。据龙方介绍,一进入急诊室,他介绍病情后,医护人员问他:“你怎么不去儿童医院啊。”他回答:“儿童医院说没有肠镜,让我来你们医院的啊。”随后,他得到的答复是:“我们这里也没有小孩的肠镜。”

王先萍抱着儿子就往里面的肛肠科走,结果被拦住了。“我们到了医院,连专业的医生都没有让我们见一下。”最后一位护士模样的人推荐他去深圳市妇幼保健院看看。

下午4:40深圳市妇幼保健院

没进医院大楼便走了

王先萍说,儿子在路上一直想睡,眼睛睁不开可是又睡不着,不停地哼着:“妈妈,搞搞(觉觉)。”中间夹杂着哼着““妈妈,奶奶”,表示他想喝水冲的奶粉。一路上,依然不停地哼着歌“走啊走,乐啊乐”。

据龙方介绍,下午4时40分左右,他来到福田区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在该医院,医护人员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去儿童医院啊?!”随后表示,该医院也没有肠镜,没有儿外科,无法为龙圳做手术。他一听扭头就走,而此时王先萍抱着儿子在后面还未进入医院大楼。

下午5:30深圳市人民医院

“肛肠科已经下班了”

龙方说,离开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后,他先打114查询了推荐他去的深圳市人民医院的电话,咨询时医务人员说,他们那里也没有小孩肠镜,但可以过去检查。随后他开车往该医院跑。

王先萍说,在去这家医院的路上,儿子开始发烧了,不停地在车上说:“妈妈,脱脱。”但此时依然不停哼着歌。

而在他快进入该医院时,因为是货车进入市区,车让交警查扣下来开罚单。当时,王先萍哭着给交警说他儿子快不行了,而他则把证件全都丢给交警先把车开到了医院。在出院后,一想深圳没有医院可以去了,准备开车去广州给儿子看病,这才回来拿了交警的罚款单。

龙方介绍,下午5时30分左右,他们到达位于罗湖区的第四家医院。“我帮你问一下吧。”该医院的一位女医生说,而后,她告诉龙先生说:“肛肠科已经下班了。”

龙先生说,他当时的感受是:该医生根本没有把他儿子当回事。

傍晚6:20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

只有这家医院当即检查

龙方说,在路上他都不知道还可以去哪家医院了。表弟提醒他,可以到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随后,他急忙开车往该医院跑。

王先萍说,在往该医院的路上,儿子发烧,胸部一处发紫,呼吸时有声音了。她问儿子胸口痛不痛,儿子说:“妈妈,屁股痛。”但此时孩子依然很坚强,躺在她的怀里,嘴巴在不停地哼着“走啊走,乐啊乐,哪里有不平哪有我”。“儿子一路上都在给我唱歌,一直哼到他进入手术室。”王先萍哭着说。

傍晚6时20分左右,他们来到第二人民医院。龙方有些感激地说:在周转各医院中,只有该医院一个接诊的叫“牛琼”的医生,没有问他为何不去儿童医院看,之前都去了哪些医院。没有说任何话,当即给龙圳开了很多单,给孩子做检查,安排输液。

据龙方说,经过会诊后,他们最后被医院告知:这个手术该医院也能做,但是这里做手术的患者基本都是大人,而深圳市儿童医院做手术的患者多数都是孩子。

“医生说,孩子术后护理也是问题。”龙先生说,“我一听,那还是去儿童医院吧。”

晚上11:30深圳儿童医院

“我儿子好像很怕我们走开”

龙方说,当晚11时30分左右,他们在外颠簸8小时后,再次返回到儿童医院,直接上了住院部。此时,是换了个夜班医生接诊,看到儿子的病情和在第二人民医院的检查后,马上安排住院治疗。经过会诊,再次拍片子,并招呼来相关科室的医生。凌晨1时许,龙圳被推进手术室。

龙先生说,在等候手术的时候,儿子躺在病床上,依然输着从第二人民医院带来的输液瓶。儿子一只小手抓着妈妈的手指,一只小手抓着爸爸的手指,嘴里哼着歌,不让两人离开。“这个时候,我儿子好像很怕我们走开,我们一拉出手,他就往前倾,想坐起来。”

7月5日凌晨4时40分手术结束,龙圳被推入重症监护室,上午11时30分,被医生宣布临床死亡。

-启事

一个年仅1岁零9个月、把深圳取入自己名字的孩子,在8个小时内辗转深圳5家医院就医,最后不幸离开这个世界。而此时距离他的2岁生日,仅有3个月。

首诊的市儿童医院固然违反了首诊负责制,而一些医务人员“救死扶伤”主动性是否也应该提高?是什么让一些医生显得日趋冷漠,医患之间不信任的氛围越来越重?

如果您对此有自己的看法或者有类似的遭遇,请拨打本报热线电话:0755-83325000或者登录奥一网站发表意见看法。

统筹:本报记者梁永建

采写:本报记者梁永建宋元晖付可实习生陈敏

本报记者徐文阁摄

(南方都市报)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