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大学生变身坐台女 靠美色骗钱屡次得手

正文字体:
日期:2007-7-24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内容提示: 本科毕业的女大学生工作后,因对工资少不满意,便到夜总会挣钱。至此,发生在重庆“青春得意”夜总会的一系列柔情骗案,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初入夜总会拒绝卖身在江北机场被警方带走的女子叫孙兰芬。开始,她还是有些顾及面子,便改名换姓,自称来自四川省邻水县的“晓红”,来到重庆市长寿区“青春得...

本科毕业的女大学生工作后,因对工资少不满意,便到夜总会挣钱。由于贪婪,便利用自己的姿色制造了一系列柔情骗案,屡屡得手后,她认为那些好色男人只能吃哑巴亏,因而愈发难以收手,最终,还是有被骗者报案了。

□特约撰稿东方言

2007年7月7日下午4时30分,一个戴着进口太阳镜、浓妆艳抹的青年女子大摇大摆走出重庆江北机场,这时,在这里守候多时的刑警将其带走,警方从其身上缴获了大量的赃款和赃物。至此,发生在重庆“青春得意”夜总会的一系列柔情骗案,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初入夜总会拒绝卖身

在江北机场被警方带走的女子叫孙兰芬。

孙兰芬1982年6月出生在重庆市长寿区龙河镇,寒窗十年后,在2000年9月,跃出“农门”,跨进了西南某农技专业大学。2004年8月,孙兰芬本科毕业分配到重庆市某农业局下属技术科研所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工作轻闲,上班就是看看农业技术书籍,写写农业技术论文或下乡考察,再无其他事可做。

人既年轻又漂亮,大学本科毕业的孙兰芬,本来很有前途。但当她看到本单位一些干部和老农业技术人员各自寻找发财致富门路:承包乡镇农机水电、种植果园、养殖渔业、栽培花木等,他们的腰包鼓了起来,而自己作为国家正规大学毕业的本科生却成天无所事事时,她心动了。联想起自己家乡的好几个同伴去了南方娱乐场所打工,没用几年就满载而归,将原来的茅屋土房改造为砖瓦洋房,家人的生活质量也马上随之改观。于是她打定主意:发挥自己年轻靓丽的优势,以此为资本下海去娱乐场所工作,等挣够了钱,再找个如意郎君,买套商品房,生儿育女,为后半辈子幸福生活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

2005年6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时年23岁的孙兰芬辞职下海了。开始,她还是有些顾及面子,便改名换姓,自称来自四川省邻水县的“晓红”,来到重庆市长寿区“青春得意”夜总会应聘。她的身姿使45岁的夜总会老板李洪生顿觉从天上掉下棵摇钱树,当场高薪录用了她。

然而,李洪生向她宣布《约法三章》:“坐台费每小时50元必须上缴20元、手机24小时开机,必须招之即来、满足每个顾客的种种要求。”听了这些,孙兰芬说出了她拒绝的理由:“李老板,前两章我没有意见,后一章我可能做不到,我来夜总会是就业的,我只陪唱、陪跳、甚至陪喝,但不陪上床。说白了,我卖唱而决不卖身!”

李洪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辞,他非常懂行而且深知初来乍到的少女的害羞心态,立即笑脸解释道:“这都是为你着想,如果照我说的办,你每月的收入上万哟,一年下来,你就是几十万啊!”

巨额收入使少女动心了,但她仍然坚守着最后那道防线,坚持“只陪唱、陪跳、陪喝,决不陪上床”!

老板李洪生没有强求,安排她当夜总会的“门面”,坐吧台收费,顺便搞一些迎送客人、端茶送水工作,破例给孙兰芬开基本工资每月2000元,再根据夜总会的收入多少予以适度奖励。她每月下来,收入达2500元左右,这是原来农业技术科研单位那点死工资无法相比的。孙兰芬数着厚厚的钞票,乐开了花。

首次坐台即骗钱

孙兰芬在夜总会干了快半年,对夜总会像她这种打工妹的生活、坐台、三陪行业十分熟悉了。

2007年元旦前的一天晚上,“青春得意”夜总会生意特别好,顾客盈门,三陪女安排不过来,老板李洪生只好请在吧台的孙兰芬暂时顶替一下。孙兰芬先是犹豫,继而又心想:“顶替就顶替吧,反正自己只陪喝、陪唱、陪玩,而决不卖身。”

一入KTV包厢,在暗淡的灯光下,农民出身、进城承包工程的石纪忠,面对眼前这个气质不凡的小姐,迫不及待地将孙兰芬揽入怀抱。

“大哥,你心急火爆干吗!”孙兰芬竭力回避,“先付给我200元出台费吧。”石老板立即拉开皮包,从里面取出5张100元大额钞票扔给了孙兰芬:“宝贝儿,这些够了吧!”

石老板的慷慨付款,令孙兰芬始料不及,她心动了,决心今晚趁顶替之机,大捞一把。

正当石老板粗野的手伸进孙兰芬的胸部时,她又嗲声嗲气道:“大哥,这里行动既不方便也不安全,我们到租赁房去耍吧!”“你租赁房在哪里?”孙兰芬将涂着脂粉的脸往老板充满汗臭的脸上一贴:“我本来有间租赁房,但是3个月没交房租费了,房东要把我赶出来,还要扣押我的东西,你能不能给我把3个月的房租费交了?”

“3个月多少钱?”

“不多,每月200元,3个月一共600元。”

石老板睁大色迷迷的双眼:“好、好、好,给、给、给,我的宝贝儿!”石包工头经不起孙兰芬的柔情进攻,如数付钱。

正当石老板准备开心寻欢时,孙兰芬又柔情道:“大哥,不要性急吗,来日方长,我们搞个长期约定,随时听从大哥的召唤。”

这话说得建筑老板心里痒痒的:“我这一辈子有你这样一个小情人,不算在人世间白活一回!”

“那以后怎么联系呢?”孙兰芬又再次进攻了。

“用电话或者手机呀!”包工头脱口而出。

“大哥,我没有安装电话也没有手机,你给我买部手机吧!”孙兰芬仿效夜总会三陪女对付嫖客的动作和话语,顺势抱住了老板的脖子。

此时,包工头犹豫了。孙兰芬扑在他身上:“只要配了手机,我们随时都可以见面了。”

“说话算数?”“拉钩!”孙兰芬与石老板在包厢里两只手指紧紧地拉在一起。包工头又慷慨地给她配了价值2380元的“三星”牌手机一部。

就这样,孙兰芬首次坐台,仅两个半小时,就获取到3180元的钱财。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