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江西六岁女童被传遭虐事件全程回放

正文字体:
日期:2007-7-24 来源:九江壹周
内容提示: 丁香小慧和她母亲和姨妈的合影 丁香小慧的姨夫丘永在 丁香小慧的奶奶严菊娜说,小慧在敬老院时没有说是后妈打的 陈彩诗跪地喊冤 最新消息:警方称女童未遭后妈虐待 伤势由跌倒造成喋血丁香本报记者 黄良军 江西鄱阳报道江西鄱阳一个6岁的女童,她有着诗一样的芳名:丁香小慧。从她吐血的口中冒出了一个让所有...
丁香小慧和她母亲和姨妈的合影

丁香小慧的姨夫丘永在

丁香小慧的奶奶严菊娜说,小慧在敬老院时没有说是后妈打的

陈彩诗跪地喊冤

最新消息:警方称女童未遭后妈虐待伤势由跌倒造成

喋血丁香

本报记者黄良军江西鄱阳报道

江西鄱阳一个6岁的女童,她有着诗一样的芳名:丁香小慧。但脆弱的生命却给了她残忍的痛苦:全身多处瘀青。

从她吐血的口中冒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答案,造成这一个伤势是因后妈暴打。

而在这个时候,作为第一监护人的爸爸却极力辩解、袒护妻子。

丁香小慧到底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复杂家庭?

血送丁香

“嘟、嘟、嘟”,在北京做服装生意的陈许春突然接到家乡鄱阳打来的电话,姐夫气喘喘吁吁地告诉她:小慧病得很严重,你赶快回来。

次日下午四点,陈许春赶到鄱阳人民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儿丁香小慧,她转身离开去了武汉。

“我女儿病的厉害,没钱输血,要去筹集钱。”陈许春说。

7月19日晚上,丁香小慧的口中吐出污血,生命垂危,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从外地赶来的陈许春泪流满面:“我的崽啊,崽呀。”

楼上楼下所有的人都聚集到外科住院部6号病房,“实在是残忍,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个高胖的白衣服男子默然走到病房的走廊上,他就是丁香小慧的姨夫丘永在,是他把小慧送到鄱阳县人民医院。

小慧的伤是在二伯父家过端午节时发现的,二伯父立即通知了小慧的父母,并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院治疗。小慧的伯父们打电话告诉了她73岁的奶奶。

每个星期,丁香小慧都要到住在敬老院的奶奶严菊娜那里住上两天,可是6月中旬却发生意外。

“小慧的奶奶打电话给儿子丁胜民,要他送小慧过来住。”丘永在说,结果丁胜民拒绝了。打了好几次电话才把丁香小慧送过去,“显然他是心中有鬼。”

7月21日,在鄱阳宾馆的一间客房内,直从丁香小慧转院上海后就刻意回避媒体的丘永在接受了本报记者和江西卫视《传奇故事》两家媒体的单独采访,“6月20日中午,我和妻子在休息,小慧突然出现在门口,脸上没有血色,就像活死人一样。”敬老院的工作人员是用棉布垫着自行车的后座把小慧送到丘永在家中。

丘永在说,他当时根本就忘记了问小慧是谁把她弄成这样,夫妻俩一个晚上没有睡安心,不断地小慧问那疼,那不舒服,三个人就盼着天亮。

此前丘永在接受江西都市频道《都市情缘》采访时说,小慧在家中告诉他,敬老院的工作人员问是谁打伤的,小慧说是后妈打的。

寂静的鄱阳县人民医院顿时沸腾起来,匆匆赶来的陈许春没有责怪前任丈夫丁胜民,而是径直地朝小慧后妈打过去。

120的救护车在医院的广场上静静地等待,两个女人在病房里吵起来了。

南昌火车站1:34分的列车正在等待一个6岁的生命垂危的女童。

夜色下,现场上千人目送丁香小慧离开鄱阳,从南昌转道上海瑞金医院治疗。

魔鬼妈妈

所有的人都想从丁香小慧的口中知道实情。

浑身上下布满明显大块青紫色瘀斑的丁香小慧,只用一块毛巾遮住身体。“是我妈妈打的。”

“妈妈为什么打你?”

“因为妈妈说我不乖,吃冰淇淋。”

丁香小慧似乎有倾诉的欲望,她说第一天妈妈用手掐了手胳膊;第二天用棍子戳了这里(右边胸前有一个紫色的瘀斑);第三天用脚踢我这里(丁香小慧指着腹部下方两处青紫色的瘀斑。);第四天她还用皮带抽我的脚。

“你当时哭了没有?

“没有。”

“为什么不哭?”

“不敢哭。妈妈说如果哭出声来,让别人听到了就打死我……”

邻居陈辣妹说,丁香小慧一家租到这里有半年时间,一直也没有听到小孩的哭声。其他的邻居也一致地表示没有听到。

丘永在说,丁香小慧此前一直在外婆的乡下住,他们曾经生活过一段时间,“她有个特点就是不哭,小时候打针都不怕,不会哭,怎么打都不哭。”

此时丁香小慧入院诊断治疗,鄱阳县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胡洪说,肯定是外伤造成的。

去医院看过三次丁香小慧的胡九如,他是鄱阳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法制宣讲团团长。“被打的,看到肯定是打的,这个撞击的不是那样子,撞击的它不可能是分散型的,撞击某个部分,某个部分产生瘀血斑,全身,胸部,腹部和大腿部散在的青紫斑。”

“听到是后妈打的,我当时是很愤怒。”6月21日,丘永在到鄱阳县公安报了案。

6月25日,鄱阳县公安局做出人体损伤法医鉴定:丁香小慧全身累计软组织搓伤面积占全身体面面积22%以上。损伤系他人外力直接作用,为钝性物体形成。消化道出血与外力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随即,陈彩诗被鄱阳公安传唤。“我是在办案的路上遇到他们夫妻俩的。”鄱阳县公安局镇分局民警刘尚春说。

当高位瘫截、下肢瘫痪的丁香小慧被父亲丁胜民抱上病床时,疼痛不已的丁香小慧向记者吐露说:“我妈妈是个魔鬼。”

复杂家庭

热闹的病房里,丁胜民独自一个人蹲在医院的走廊上,7月19日丁香小慧吐血的那个晚上他没有走进病房半步。

丁胜民说:“我曾经三次问过她,她都说,摔跤的。”丁胜民还说,6月16、17日在家发现丁香小慧身上有伤就问了,也说是摔的,于是卖了红花油给她擦。

外界盛传丁香小慧在姨夫丘永在家住了一个晚上后,就改口说是后妈打的,可能是被人教的。

丘永在否认了这一说法。

丘永在坚持说,在目前还没有其他直接确凿证据的情况下,陈彩诗还是嫌疑最大的。不过,丁胜民直到在上海瑞金医院仍然坚持丁香小慧不是后妈打的,“这件事情和后妈一点关系也没有,现在她一直说是后妈打的,我也随便她(陈许春)去说,反正肯定会有真相。”

网上舆论批评丁胜民袒护妻子,不关心女儿,不配做一个父亲。

从法律上讲,陈彩诗并不是丁胜民的妻子。因为他们没有正式登记结婚,没有结婚证,陈彩诗不过是丁胜民的同居女友。

此前,丁胜民已经有过两次婚姻。第一个妻子为他生育了一个儿子,丁香小慧是他和第二个妻子陈许春(再婚)的结晶。丁胜民说,陈彩诗还要为他生一个儿子。今年31岁的陈彩诗和丁胜民同居时,已经是一个女儿和儿子的母亲。

不过,丁胜民这些结婚的费用都是他的兄弟出的。他的四哥丁忠民说,还在十年他就买了一部昌河面的给丁胜民开,结果亏了。给他的钱很快就用完,总是说和朋友一起吃喝玩乐了。

严菊娜甚至说,儿子丁胜民很傻,脑子有问题。

丁忠民说,主要是弟弟没有上进心。本来丁胜民能够写一手好字,而且获得了全国青年硬笔书法的大奖。可他不能坚持,也就积攒不了钱,一直没有尽到赡养义务,母亲就认为这个儿子没有什么用。

现在,丁忠民为弟弟安排了一份殡仪馆的临时工作,每个月600元。所以他一直强调自己拿不出钱给女儿治病。

丁忠民说,丁香小慧在南昌住院治病的钱都是他出的,没有让丁胜民给钱。不过,丁忠民说就算是亲妈在身边,丁香小慧一天最少也要叫400声“爸爸”。可见丁胜民对女儿所爱的程度,相反亲妈陈许春就要逊色的多。

丁胜民和陈许春曾经就借住在四哥家,吃饭和住都是丁忠民承担。后来陈许春去北京打工了,丁忠民曾经多次打电话给她希望她回来,结果陈许春拒绝回来,

在北京时,丁胜民曾经去找过一次陈许春,结果和别人打了一架回来了。“北京的朋友告诉我,没意思,让你弟弟回去吧!”丁忠民说,在两年的时间里,陈许春只是在今年4月份回家办离婚手续时,看过一次丁香小慧,买了一些衣服和吃的。

严菊娜对媳妇陈许春也不满意,当时并不同意他们的婚姻。当她发现陈许春身体有病,要求她五年内不能生小孩,结果她还是执意生下了丁香小慧。

陈许春说,自己没有钱,一个人在外面谋生就放弃了抚养权。

生活在这个复杂家庭的丁香小慧生性调皮。

[2][下一页]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