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人体模特为保饭碗到医院整容

正文字体:
日期:2007-7-25 来源:现代快报
内容提示: 一个40岁的下岗女工,做了4年人体模特,如今年轻漂亮的模特越来越多,她感受到巨大的生存压力 四十岁的女人去做人体模特儿,全裸着让别人画,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如今,面对着一个个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模特,施梅红感受到了巨大的生存压力,于是她来到医院要求进行整形,只希望自己能在人体模特这条路上多..
一个40岁的下岗女工,做了4年人体模特,如今年轻漂亮的模特越来越多,她感受到巨大的生存压力

四十岁的女人去做人体模特儿,全裸着让别人画,会是什么样的场景?需要怎样的勇气?施梅红(化名)对此的回答是:“还好,我早就习惯了。”

如今,面对着一个个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模特,施梅红感受到了巨大的生存压力,于是她来到医院要求进行整形,只希望自己能在人体模特这条路上多走几年。昨天,施梅红向记者讲述了自己这些年来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其间她几次泪湿衣衫,甚至伏案痛哭。

一进教室,手抖得解不开扣子

“我当时去做人体模特时,可以说是走投无路了!”1968年出生的施梅红,曾在一家工厂做过几年包装设计员。在经历了婚变、下岗等人生重大变故后,她为南京一家外资企业做动漫设计,但时间不长就再次失去工作。之后,施梅红试过很多工作,但始终没有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2004年8月底,几乎是走投无路的施梅红偶然看到一则招聘启事,得知南京一家艺术院校正在招人体模特,但年龄必须在35周岁以下。“那时我已经36岁了,但我还是硬着头皮给招生部门打了电话,请求他们让我试一试,结果我还真被录取了。”

施梅红说,第一天上课的经历,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我故意穿了一件很容易脱的裙子去,结果一进教室,看到早已支好画架、坐在那里的几十个学生,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两只手抖得怎么也解不开扣子。好半天,我终于脱光了衣服,全裸着站到了几十名男女学生面前,却发现自己全身都是汗!”

一个月后,细心的父母发现她有些“奇怪”,再三追问下,施梅红才不得不将实情告诉了父母。年过七旬的父母,听说女儿的工作竟然就是“每天脱光了给人家画”,气愤得挥手就要打她,但当他们看到女儿眼里委屈的泪水,怎么也下不了手。沉默了好半天,当教师的父母轻轻地问了句:“你没有工作,我们可以养活你,你能不能不要干这个了?”施梅红擦干眼泪告诉父母:“不要,我怎么忍心让你们这么大年龄还要养我?”

除了父母,她不敢告诉任何人

人体模特的待遇,并没有外面传说的那么高。施梅红当时的基本工资只有每月450元,其余的都得按课时拿钱,一般坐着半天可拿50元,站半天是55元钱。为了尽可能地多赚一些钱,施梅红总是尽可能地多找一些课,有时还会去附近的一些高校“找活”,这样她每个月可以拿到3000元左右的收入,但却时常能遇到一些“特殊男人”。

“那些人大多是一些绘画方面成人教育班的,他们总喜欢找各种理由,让我到宾馆或他们的家里让他‘画’,而且每次都明说是他一个人画,这是行业根本不允许的。”施梅红说,按照规定,画者如果需要人体模特去他们指定的地点作画,必须是两人以上同时作画,“所以他们不管给多少钱,我都不会单独让某一个人画的。”她这样,当然会招来很多不同的声音,有的人就直截了当地问:“你出来干这个,不就是想多赚点钱吗?我多给你钱就是了!”施梅红说,每每遇到这样的人,她都不想多解释,只给对方一句话:“我有我的原则!”

施梅红当然知道,在世俗的眼光中,她的这份职业实在是有点“那个”,所以四年来除了她的父母,没有人知道她做什么,包括她唯一的弟弟。

她是个受过伤的女人

刚开始与记者交流时,施梅红一再强调自己去做人体模特,完全是因为“喜欢这份职业”,但她眼里掩藏不住的忧郁,却明白无误地写着:这是一个受过伤的女人。果然,记者刚一说出这句话,施梅红就下意识地愣了一下,很快眼圈就红了,嘴唇不停地颤抖。沉默十多分钟后,施梅红突然抓过桌上的纸巾捂住脸,伏在桌上失声痛哭起来。

施梅红告诉记者,从23岁结婚那年开始,她的生活就远离了欢笑。

“我和前夫是经人介绍认识的。那是我俩的初恋,但当时我们却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爱,如何去爱。”施梅红说,1992年她与丈夫结婚后,在银行工作的丈夫心比天高,结果很快在现实面前屡屡受挫,这让夫妻感情受到不小的影响,最终丈夫丢下她不辞而别,这一走就是整整四年。那四年,施梅红不知道如何向外人解释丈夫的不告而别,更不知道受过高等教育的丈夫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逃避婚姻。最终,她在朋友的帮助下好不容易与丈夫取得了联系,已经欠下巨债的丈夫在电话里哭着求她“再给我一次机会”。毕竟夫妻一场,施梅红不可能对丈夫的眼泪无动于衷,但丈夫回到南京半年后,两人仍然是生活在无休止的争吵中,最后不得不办理了离婚手续。他们没有孩子,但这场婚姻留给施梅红的伤痛,直到今天仍挥之不去。

对于这场失败的婚姻,施梅红说,“婚姻对一个女人的影响是致命的,这句话直到现在我才懂!如今再回想起来,我才发现在这场婚姻中,我自身也有不可推却的责任。但是,时光已经不可能再倒转了……”

请了三个月假去整容

婚姻的失败让施梅红成了“职业女性”,如今她已不知不觉做了四年,眼看着身边的同伴走了一批又一批,新来的模特则是一个比一个年轻,施梅红心里的压力越来越大。

施梅红承认,自己的这份压力完全是来自于生存的原因。“我一个四十岁的女人,没有丈夫可以依靠,没有专长特长可以发挥,如果再失去这份工作,我该如何生存呢?”

正是因为这份担心,施梅红对自己的容貌越来越不自信。上周,她来到南京一家整形医院,希望能进行隆鼻、袪眼袋等整形手术。那天,施梅红犹豫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告诉医生:“说真的,在人体模特这个职业里,我的年龄实在是大了些。我希望能通过整形手术,让自己看起来再年轻一点,这样我才能再多干几年。”当听说整容后自己“可以年轻十岁”,施梅红笑了。

目前,医生已经为施梅红制定了详细的整形方案,预计整个手术及恢复期得三个月。施梅红说,她已经向学校请了三个月的假,“希望整形之后,我能做得更好!”

快报记者丁岚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