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神秘草药可控制生男生女遭专家质疑

正文字体:
日期:2007-8-1 来源:新闻晨报
内容提示: 白红义贵州从江报道这是一个世代相传的秘密,除了唯一的女“药师”,没人知道真相,这是决定生男生女的秘密,它潜藏在贵州省东南部的从江县高增乡占里村。在这个古老而又神奇的村子里,当地人借助一种名叫“换花草”的草药控制着是生男还是生女,准确率达80%。记者去时,正值傍晚时分,鼓楼前一大群孩子嬉..

白红义贵州从江报道这是一个世代相传的秘密,除了唯一的女“药师”,没人知道真相,这是决定生男生女的秘密,它潜藏在贵州省东南部的从江县高增乡占里村。在这个古老而又神奇的村子里,当地人借助一种名叫“换花草”的草药控制着是生男还是生女,准确率达80%。然而,这个秘密却遭到了医学界的质疑。

25年里,男女出生比例接近50%

吴全新清晰记得,32年前,11岁的他第一次走出山寨,去县城读书时看到的一切令他新奇又费解的事情,尤其是城里的同学都有好几个兄弟姐妹。而在自己的山寨,大多数人家都是两个小孩。“很不习惯。”吴全新回忆当时的感觉。

吴全新从小生长的寨子就是远近闻名的占里,居住的都是侗族人。这里,房屋沿着缓慢的山坡向下分布,底下有一条小溪绕村而去,一座简单的便桥将村子与向外的公路连接。

山寨最醒目建筑是一座突出屋表的鼓楼,以此为中心,山寨一百余间房屋四散开来。

记者去时,正值傍晚时分,鼓楼前一大群孩子嬉笑玩耍,大略看去,男孩和女孩的数量相差无几。

村会计吴永福的一双儿女也在其中。记者见到吴永福的时候,他刚从“坡上”下来,挑着一捆剥下来的树皮。他的女儿今年11岁,正在读小学四年级。儿子7岁,秋天就打算上一年级了。

吴永福今年33岁,初中毕业,是村里他这个年龄段学历最高的人。他也是村里少有的独子,因为当年家庭条件不好,所以父母只生了他一个孩子,更多的人都育有一子一女。

村民吴正光一家就是典型,他的爸爸有个妹妹,他的妈妈有个哥哥。吴正光自己也有个妹妹,他生的小孩还是一男一女,他的妹妹也同样如此。

吴永福从经济的角度为记者分析了生一男一女的好处。“如果多一个男孩,土地就得分成两份,土地少了,人家就不愿嫁给你。多养个女孩,女方的继承像白银和棉花田也要分成两份,两个姑娘分的就少了,人家就不愿意娶,所以不愿意多生女孩。”

据悉,从江县计生局曾经对1980年到2005年间占里村出生的男女做过统计,25年时间里,出生的男孩是94个,出生的女孩是93个。如此平衡的男女出生数字,令人称奇。根据高增乡吴乡长提供的数字,截至2006年10月,全村168户791口人,其中男性415人、女性376人。

“换花草”,改变婴儿性别的神秘草药

占里人将寨子性别平衡的原因归结为一种名为“换花草”的草药。当地人告诉记者,占里人生第一胎时不计较婴儿的性别,怀上第二胎时,就到村里的药师那里开药吃,可按孕妇的意愿决定最后生男生女。

记者问吴永福是否真有此药,他挥挥手说,“这是女人的事情,我不清楚。”

在寨子的小溪边,记者遇到一位38岁的中年妇女。她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第二个孩子是男孩。谈及孩子的情况,她显得兴致颇高。但一旦问她是否吃过“换花草”、到底有没有效果,这位刚刚还能听懂普通话的妇人立刻表示自己听不懂记者在说什么。

据记者了解,有一种说法称当地有一味叫“挽划”(侗语音)的草药,“挽划”就是“换花”之意,意即“偷梁换柱”,保证占里人按自己的意愿生男生女。“换花草”是一种生长在山上的藤类植物,叶子细而尖,用其根部入药煎服。根部有不同的形状,如果根是横长的,吃了可生女孩;根部是竖长的,吃后可生男孩,在怀孕的头二三个月内,吃这种药物可改变胎儿的性别。还有人说,这种叫“换花草”的秘方,都是山上的草药,以一药为主,再配上七八种草药。

“换花草”的配方是怎样的?村里没有多少人愿意回答,也没有多少人具体知道。大多只知道那是一种神奇的药方,一种让他们传承了几百年的平衡整个寨子人口性别的神奇花草。

自从传出这里有一服能决定生男生女的神药后,不少外人前来占里村一探究竟。一对台湾夫妇曾为得到秘方,甚至安营扎寨,在村里住了一年,最终连秘方的模样也没看到。

2000年夏天,贵州大学人口研究中心教授杨军昌曾在占里村进行过一段时间的田野调查。在他看来,所谓“换花草”改变胎儿性别并非不可能。这种土法子是占里人对以往生育经验的总结,在以往卫生医疗条件不发达的时候,确实发挥过很大的作用。

医学专家质疑,“神奇”草药缺乏科学依据

记者就“换花草”药方一事采访了上海多位妇产科儿科的医生,他们普遍对这一“神奇”的草药表示怀疑。

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儿科的乔小红医生认为,孕妇在怀孕前有意识地通过进食改善酸碱度的平衡,对胎儿的性别或许有一定的影响。但在怀孕后,胎儿的性别则根本无法改变。

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妇产科的一位医生也认为“换花草”缺乏科学依据,目前缺乏科学的调查结果能证明草药的效果,他更担心草药会对胎儿和孕妇的健康产生不利的影响。

医生们还都表示,占里村男女平衡的例子更有可能是跟当地的人种、饮食、水质、习惯等有关,而不是这种草药。

[新闻背景]控制生男生女源于古老寨规

相传,占里先民早先居于广西苍梧郡,后因战乱和饥荒,迁徙至此,至今已有千余年。到了清朝中期,人口增多,人均拥有的稻田日渐减少,森林砍伐量剧增,族人械斗的事也时常发生。于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寨老立下寨规:全寨不能超过160户,人口总数亦不能超过700人;并且一对夫妇最多只能生育两个孩子,还明确有50担稻谷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只有30担稻谷的夫妇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后来,随着人均占有耕地的相对均衡,另有一位寨老主持修改了原有的寨规,所有夫妇都可以生两个孩子。

村委会主任吴正凡介绍说,多年来,全村只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户人家生了三个孩子,而那是一个鼓吹“人多力量大”的特殊时期。

一位寨老介绍说,占里村有六条寨规,控制人口的规定一直被列为第一条,违反寨规者将受到相应的惩罚。经过数百年的历史,一对夫妇只生两个孩子成为占里人的生育惯制。

1988年开始,占里村独特的生育文化逐渐为外界熟知,这里也获得了“中国计划生育第一村”的美誉。近些年,不断有人前来占里探访,试图解开当地人生儿育女的秘密。

贵州大学人口研究中心教授杨军昌透露,今年10月份,他打算再去占里进行回访,考察山寨这些年来生育文化发生的变化。他表示,作为一种历史现象,“换花草”会失传,药师也将难以发挥作用,但占里村适度控制人口的理念依然具有意义。

78岁老人对神秘配方守口如瓶

在占里,唯一掌握秘密的女药师被尊称为吴刷玛(音),今年78岁。按照寨子里的规矩,药师只能由已婚妇女担任,通常一代一人。

每天,老人总是佝偻着身子,习惯性地坐在自家门前的长凳上,安详注视面前玩耍的小孩子。

“年纪太大,什么也做不得了。”老人的儿子说,除了背弯曲得厉害,老人的听力也大大衰退了。

吴刷玛成为药师大概已经有三四十年了,村里的前一任药师是她的外婆。本来药师一职应由吴刷玛的妈妈继承,但在她11岁的时候,妈妈便去世了。

每年阴历的8月份,吴刷玛会挑一个专门的日子,到很远的山上采药,到那时候,草药长出叶子才能辨认出来。根据不同的配方,有的药用来平衡性别,有的药用来避孕,有的药用来堕胎。老人对药方的效果很有自信,“没有效果,不会给人家用的。”

吴刷玛也不清楚秘方的起源,她只知道秘方要在本寨代代相传,但总是只有一个人传承下去,即使外面的人提供怎样优厚的条件,也不会外传。“药拿到外面去就没用了。”老人神秘地说。

吴刷玛也是一儿一女,她的儿子和女儿也各自育有一儿一女。但她却说,自己和女儿及儿媳都没有吃过换花草,因为她们生的第一个孩子都是男孩,所以第二个是男是女就无所谓了。通常第一胎是女孩的夫妇,会在怀第二胎时前来求药。按照吴刷玛的估算,村里大概有七八十户人家来找她开过药吃。

吴刷玛告诉记者,想成为药师,除了有一定的悟性,能识别和搭配草药,还要会吃苦,因为有些草药长在很远的地方。吴刷玛的女儿自己不愿学,老人也不想让她吃苦。如今,吴刷玛已渐渐淡出了药师的角色,接任者是一位名叫吴奶银娇的中年妇女,她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也是吴刷玛老人的外甥女,但吴刷玛老人脑中的秘方只有等她快要去世的时候才会完全传授。

吴刷玛说,吴奶银娇不懂任何医学知识,以后只要根据秘方抓药用药就可以了。对有关秘方的任何追问,老人只是报以微笑,不肯作答。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