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妻子为给丈夫还高利贷做同床保姆遭遗弃

正文字体:
日期:2007-8-15 来源:中国三峡新闻网
内容提示: 为了偿还丈夫在赌桌上欠下的巨额高利贷,在外打工的妻子无奈忍辱做了一个七旬老人的“同床保姆”。事情传到丈夫耳中后,丈夫觉得无脸做人,毅然要和妻子离婚。8月9日,刚刚协议离婚的妻子黄淑娟(化名)悔恨之余,含泪向记者讲述了她做“同床保姆”的曲折经历……丈夫不争气,我到西安打工做保姆黄淑娟和丈...

为了偿还丈夫在赌桌上欠下的巨额高利贷,在外打工的妻子无奈忍辱做了一个七旬老人的“同床保姆”。事情传到丈夫耳中后,丈夫觉得无脸做人,毅然要和妻子离婚。8月9日,刚刚协议离婚的妻子黄淑娟(化名)悔恨之余,含泪向记者讲述了她做“同床保姆”的曲折经历……

丈夫不争气,我到西安打工做保姆

黄淑娟和丈夫徐志都是三峡移民,1999年8月他们带着3岁的儿子举家从奉节县城迁到万州区百安坝街道。黄淑娟和丈夫都没有一技之长,加上初来乍到,缺少人际关系,三口之家全靠吃低保过活儿。

2003年初,黄淑娟和丈夫用移民补偿款在城里开了一家面馆,由于经营不善,面馆开了不到一年就关门了。黄淑娟劝丈夫去沿海打工,但丈夫说打工也挣不了多少钱,还不如吃低保。丈夫成天无所事事,慢慢迷上了去茶馆打麻将。黄淑娟不让他去赌博,他就待在家里喝闷酒。黄淑娟每天除了带孩子、做家务,丈夫酒喝多了还要找她生事。渐渐地,夫妻间开始口角不断,到后来发展到三天两头就打架。

2006年5月下旬,一个叫刘芬的亲戚从西安打工回来,她说西安那边还不错,劝黄淑娟和她一起到西安打工。黄淑娟见儿子已经念小学了,身体十分健壮,就决定到西安打工挣钱。

到西安后的第二天,刘芬带黄淑娟去劳务市场找活儿。可挑来挑去,都没找到适合她做的事情。由于手里没带多的钱,黄淑娟急得成天坐立不安,刘芬劝她到附近的家政公司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做保姆的活儿。

黄淑娟一个人去了那家家政公司,进门一会,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男子,走过来问道:“你是南方人吧,愿不愿到我家做保姆?”黄淑娟见那男人说话很和蔼,就壮起胆子用憋足的普通话和他谈条件。最后黄淑娟和那男子讲好每个月400元的薪水,管吃住。

黄淑娟去做保姆的那家姓曹,住在吉祥路。中年男子平时做服装批发,生意做得很大。家里有个70多岁的父亲,老人平时和儿媳妇的关系搞不好,中年男子的母亲病世后,他妻子就在外面买了套新房子。

从那天起,黄淑娟就和老人单独住在那套三室一厅的老房子里,由她负责照看老人的日常起居。

风雪夜,那个七旬老人上了我的床

刚开始时,黄淑娟很担心独自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会不安全,但见老人身体不好,平时也没什么多余的话语,慢慢地,她放松了戒备,开始习惯自己的工作了。

起初,老人的儿子还偶尔过来看看他,到后来,就每个月月底按时过来给黄淑娟结一次工资。

由于人生地不熟,黄淑娟平时很少出去,平时就和老人守着着那套空空荡荡的房子。没事时,黄淑娟就和老人聊家常。老人告诉黄淑娟说,他16时就参加了“抗美援朝”,转业后在西安的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儿媳妇之所以对他不好,是因为当初老人反对儿子下海经商,没借钱给他们做生意,所以,后来儿媳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看着老人长吁短叹的样子,黄淑娟有点可怜起这个老人来,对他照顾得更周到了。

转眼,冬天到了。一天,老人洗澡时不小心给感冒了,病恹恹地躺在床上,一连两天高热不退。黄淑娟去药店给他买药吃也不管用,她只好给老人的儿子打电话,老人的儿子却说他在外面出差,一时半会赶不回来。黄淑娟担心老人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担当不起,就准备去叫他儿媳妇,但老人却说什么也不允许。

吃药不管用,黄淑娟就按家乡的单方用生姜和红糖煎汤给老人喝。在黄淑娟的精心照料下,几天后老人的病终于有了好转。

那场病后,黄淑娟感觉到老人对她越来越好,饭桌上经常给她搛菜,偶尔还会和她说几句笑话

在黄淑娟的照料下,老人身体渐渐有了起色。黄淑娟和老人就像父女一样生活着,可黄淑娟怎么也没想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下雪天,吃晚饭时老人开了一瓶自制的药酒,一边喝一边和黄淑娟说话。吃过晚饭,黄淑娟服侍老人洗漱完后,就早早地回房休息去了。

睡到半夜,黄淑娟忽然感到身上被什么东西紧紧压着。黄淑娟睁眼一看,发现老人正光着身子压在她上面。黄淑娟回过神来,起身用力将老人推开,然后跑到客厅坐在沙发里呜呜地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黄淑娟果断地提出要辞职回家,老人却拿出1000钱塞在黄淑娟手里,说:“昨晚是我一时冲动,这一千块钱你拿着。如果你实在不能原谅我,等这个月做完了再走也不迟啊!”

黄淑娟心想,老人也没拿自己怎样。况且离开这里又到哪儿找更好的活儿呢。好汉不吃眼前亏,黄淑娟最后还是选择留在曹家。

选择尊严,我告别做“同床保姆”的日子

那晚的事情过后,老人主动让他儿子给黄淑娟涨了300块钱的工资,在黄淑娟面前也表现得很规矩。

可天有不测风云,春节过后不久,黄淑娟突然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说她丈夫在外面打牌借了别人的高利贷,让黄淑娟赶紧拿15000元钱回家去取人,否者对方就要把她家的房子给卖了。接到电话黄淑娟给气晕了,甚至想到了与丈夫离婚,可想想儿子还小,就算为了儿子她也得想法留住自家的房子。

可又去那儿找这一万块钱呢?黄淑娟来西安这几个月的积蓄加上老人那晚给她的一千元,总共还不到4000元。

曹家老人看到黄淑娟成天心神不安的样子,猜她家里一定出了事情,在老人的盘问下,黄淑娟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了他。老人听后,安慰她说:“妹子,别急,曹伯给你想想办法。”然后,老人去银行取了一万块钱给黄淑娟。黄淑娟接过钱,说:“这一万块钱就算是我借的,今后我会慢慢还你的。”老人说:“你先去邮局寄钱吧,还钱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件事后,黄淑娟对老人多了一份感激,要不是他出手相助,恐怕她家的房子早就没有了。

老人也许看出了黄淑娟的心思,一天晚上,他又来到黄淑娟房里赖着不走。他说:“妹子,那一万块钱你就不要还了,只要你今后你对我好点就行。”黄淑娟知道他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可谁叫自己是穷人呢,就认命吧。见黄淑娟没拒绝,老人那晚就和黄淑娟睡到了一起。

第二天,老人让黄淑娟搬到了他的房间里。

老人手里有点积蓄,平时还有七百多元退休金,自从黄淑娟和他住到一起后,老人每个月都要另外给黄淑娟几百元钱让她买衣服和化妆品。

老人已经是70多岁的人了,虽然偶尔还有那方面的生理需求,可早已力不从心。黄淑娟安慰自己:反正我身体上又没付出多少,只要其他人不知道这件事情就不会影响我今后的生活。

可尽管黄淑娟和老人做得很隐蔽,他们的这个秘密还是被人发现了。

一天,黄淑娟和曹伯还躺在床上,突然被一阵开门声惊醒。很快,黄淑娟听见老人的儿媳妇站在客厅里喊她的名字。黄淑娟忘了老房子的钥匙还有一把放在他儿子家。老人的儿媳妇见没人答应,竟独自闯进屋来。

黄淑娟和老人被抓了个现行,黄淑娟羞愧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曹家的儿媳对着他俩“哼“了一声,嘲讽道:“老了还这么不正经,找我们要那么多钱,原来是躲着和小情人风流快活!”

原来,曹家儿媳不慎将身份证弄丢了,那天早上她是来取她留在老房子的户口簿去给一个亲戚提供银行担保,没想到,却意外地将黄淑娟堵在了床上。

事情败露后,黄淑娟感到无脸见人,生怕老人的儿媳将事情宣扬出去。由于高度紧张,弄得黄淑娟吃不香睡不着。

曹家的儿媳妇虽然没把事情闹出去,但却不让他丈夫再给老人一分钱。这样,黄淑娟和老人仅仅靠每月的那几百块退休工资,生活起来便有些捉襟见肘。

2007年5月上旬的一天,老人的儿子觉得于心不忍,便躲着儿媳悄悄跑来送钱,没想到却被他妻子跟踪。曹家的儿媳得理不饶人,一进屋,就和她丈夫抓扯起来。嘴里还不停地骂道:“我看你护着这老东西,是不是心里还想着给他讨个小!”

吵骂声招来左邻右舍的人看热闹,一群人站在门外叽叽喳喳地议论着。黄淑娟转过身去,脸上火辣辣的。

5月24日,黄淑娟下定决心离开西安。临别西安的头天晚上,黄淑娟将一张一万元的欠条递给老人,但老人说什么也不收。

黄淑娟回到万州的家,下决心将那段不光彩的经历忘掉。可黄淑娟怎么也没想到,她离开西安后不久刘芬去曹家找她,邻家的一个婆婆把黄淑娟和老人的事情添油加醋地给刘芬讲了。刘芬回头在电话里将这事传到了老家人耳里。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被黄淑娟丈夫知道了。黄淑娟的丈夫听到传言后,觉得自己无脸做人,成天闹着要和黄淑娟离婚。

黄淑娟没想到自己忍辱替丈夫还高利贷,换来的却是丈夫的狼心狗肺和世人的冷嘲热讽。但这一切又能怪谁呢?再多的泪也只能往肚里咽啊!黄淑娟最终只得咬牙同意和丈夫协议离婚。

采访结束时,黄淑娟希望能用自己的切身感受,奉劝天底下和她有同样经历的女子:做人,贫穷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了尊严。一旦做了“同床保姆”,一生的幸福都没了!(本网记者周伟华/文)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