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男子因长期受虐杀死妻子 女儿恳请对其宽大处理

正文字体:
日期:2007-8-28 来源:民主与法制杂志
内容提示: - 罗凯君 周兴全悲剧发生在深夜2007年6月2日晚上7时许,四川省资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本县狮子派出所电话报称,资中县重龙镇信用社职工陈平在家中将妻子郑淑芬电击致死,现陈平已被控制。接报后,周滨大队长率员赶到陈平的家中进行勘验调查,现场提取到陈平对其妻郑淑芬电击使用的铜芯线。随后,陈平被...

-罗凯君周兴全

悲剧发生在深夜

2007年6月2日晚上7时许,四川省资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本县狮子派出所电话报称,资中县重龙镇信用社职工陈平在家中将妻子郑淑芬电击致死,现陈平已被控制。接报后,周滨大队长率员赶到陈平的家中进行勘验调查,现场提取到陈平对其妻郑淑芬电击使用的铜芯线。随后,陈平被带回刑警大队,面对警察的讯问,陈平如实供述了杀害妻子的犯罪事实。他交代完作案过程后,如释重负地说道:“我现在终于获得解放了!”

现年49岁的陈平为人忠厚,1985年年方28岁的他与比自己大近两岁、在乡村学校教书的郑淑芬结为夫妻。婚后不久,性格迥异的夫妻在感情上出现了裂痕。1986年夏天,随着女儿的出生,陈平和妻子郑淑芬的关系有所好转。然而,好景不长,仅仅一年多时间,两人又开始了为一些家庭琐事而争吵。妻子郑淑芬暴戾多疑,动辄就对陈平发脾气,颐指气使,有时还要拳脚相加。同事和朋友都奚落他是“天底下最窝囊的男子”。或许是受人奚落伤了自尊,或许是受人鼓噪下决心要表现一下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1992年7月的一天,陈平由于忙单位上的事忘记了妻子交办的事儿,回到家中就受到妻子的责骂。陈平予以回辩,没想到妻子冲过来对他又抓又打,陈平便回手还击。郑淑芬万万没有想到,平时一向温顺的丈夫竟敢还手,她立即恼羞成怒:“老子要杀了你龟儿子!”冲进厨房抓起一把菜刀,陈平一见这阵势,吓得扭头就跑。在外躲了几天后,他回到家中,还是未能逃脱挨打下跪的惩罚。从那以后,陈平不仅没有挽回大丈夫的面子,反而在妻子面前更加唯唯诺诺,只要在家每天都必为老婆端洗脸水、洗脚水,把开水杯递到老婆的手中。

无尽无休“妻管严”

在家忍辱负重的陈平,在单位上却深受组织的器重。2000年初,他被调往龙山信用社担任副主任。随着家庭经济的逐步改善,这一年,陈平和郑淑芬商议在资中县城购一套住房。2001年8月,郑淑芬在丈夫的帮助下,被调到县城水南职中教书。2003年11月,陈平被调到资中县重龙信用社任信贷部主管。尽管生活质量提高了,但郑淑芬对丈夫的态度依然如故。2003年5月1日,郑淑芬责令陈平每月必须将工资和奖金悉数交给自己。为防止丈夫反悔,她要求丈夫写下了承诺书:我自愿承诺,家里的所有存款、现金、房产及其他一切财产所有权归妻子郑淑芬所有;每月5日前将1200元工资交出,差旅费、季度奖金、年终奖、全年挂钩奖、节日加班费等按时全部交给郑淑芬,归郑淑芬所有;如果我的收入未交给郑淑芬,一经发现,按少交金额的10倍惩罚。

从写下承诺书的那天起,陈平信守诺言,将自己所有收入交给妻子郑淑芬。有时需要钱用,他只好找朋友借或者向妻子借。在采访中,笔者看到,陈平因为做生意或日常生活急需,先后5次向妻子写借条借钱,借款总额15万余元。最多的一次是2004年6月12日,陈平向妻子借款12万元;最少的一次是2007年2月26日,借款400元;还款日期定于当年3月31日前,并立下了“逾期加倍”的字据。2004年6月12日陈平向妻子借款1万元,约定月息为8厘,还款日期为同年农历腊月底前。至发案时,陈平在外面的欠款数万元,而妻子的存款竟有十多万元。

在郑淑芬看来,只有对丈夫采取经济封锁,丈夫才不会起异心,在外面胡作非为,与别的女人乱来,才会对自己百依百顺。

被逼无奈动杀机

2007年6月1日晚上,陈平和郑淑芬吃过晚饭后在家里看电视。当晚10点30分左右,夫妻二人准备休息,陈平对妻子说道:“我们分社的主任明天中午有事,要我明天下午帮她代班。”妻子一听破口大骂:“你又去帮野婆娘上班……”陈平没有理会。他知道与妻子争吵的结果只有进一步激化矛盾。郑骂过后,叫丈夫端开水给她服药(郑淑芬在临睡前因情绪激动发怒,都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郑服过药后,便上床睡觉去了。过了大约十多分钟,陈平也宽衣准备就寝,当他刚躺在床上,毫不防备的他却被妻子一脚踢下床来。陈平从地上爬起来,呆立一旁近二十分钟,便打算去到另一间卧室休息。当他刚走进去,谁知,尾随而来的郑淑芬对陈连抓带咬,并骂道:“你龟儿子还想躲,今晚上不准睡觉!”郑淑芬一番发泄后,返回到卧室休息去了。受到妻子凌辱的陈平,回想起自己和郑淑芬结婚以来,百般迁就忍让、委曲求全,换来的是妻子非打即骂,肆意欺侮。目睹自己身上被妻子殴打后留下的累累伤痕,他认为再这样下去,将永无宁日。思索良久,陈平意识只有将妻子杀死,才能摆脱这种磨难。

6月2日凌晨3时许,陈平见郑淑芬正在沉睡,便在饭厅里找来一圈铜芯线,一头扎在郑的左手腕,另一头捆在郑的右小腿踝关节处,随即接通电源,睡梦中的郑淑芬颤抖了两下,哼都未哼一声,便气绝身亡了。

当天早上,陈平打电话通知了妻子的大哥郑世文、弟弟郑明、妹妹郑小霞以及自己的弟弟陈刚、妹妹陈小英等。当他们来到后,陈平如实相告,郑淑芬是自己亲手杀死的,他请求大家看在读大学尚未毕业的女儿份上,暂时不要向公安机关报案,待女儿毕业后,他再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但众亲友觉得不妥,规劝陈平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傍晚7时许,郑世文拨打了县公安局电话,值班民警当即指令狮子派出所出警,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陈平抓获归案。

郑淑芬被丈夫杀死后,他们的女儿从广州赶回了资中家里,面对母亲的死亡,她欲哭无泪。6月10日,她给执法机关的叔叔阿姨写了一封感人肺腑的求助信,希望对她父亲宽大处理:“……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无比悲痛,实在无法接受父母间发生的悲剧……我爸爸是一个性格温和、为人诚实、工作责任心极强的人。他团结同志、善待朋友,对我关怀备至,体贴入微,从来没有打骂过我,我的爸爸是一个好爸爸,我永远尊敬他。而我的妈妈则不然……她那古怪、粗暴、蛮横的性格,对爸爸、对我那冷酷无情的态度,长期打骂爸爸的行为,完全不是一名人民教师的素质,也没有女性的温和修养。虽然她死了,我很悲痛,但我对她生前的暴力行为不会原谅……妈妈,如果你理智一点,不将爸爸的长期忍让当成是好欺负,不将爸爸逼得忍无可忍,爸爸怎么会对你采取过激行为呢?我们这个家会毁掉吗……”

此案被传开后,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不少人对这起“家庭暴力”带来的不幸和悲哀,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名在资中银行工作的男性朋友刘闯认为:“我觉得郑淑芬太过分了,简直是一种人性的扭曲;而陈平,面对暴力绝对不能隐忍,他应该说出来,寻求亲戚朋友的帮助,或求助妇联解决,或者打官司,这样或许就不会发生如此悲剧。”另一名从事美容的女性江小娜说:“我认为无论是施暴的一方还是被施暴的一方如果能得到心理指导,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