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探亲,娘家人“抢走”妻子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2-13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内容提示: 胡忠奎展示结婚证 绝望的眼泪·回家探亲,娘家人“抢走”妻子结婚差不多一个月时,陈二艳对胡忠奎说,时间这么长了,她想回家看看,“再说了,结婚了也该让你去见见我的父母呀”。29日,逗留在徐州的胡忠奎给妻子陈二艳打通了电话,电话中,陈二艳说她被关在了姐姐家。”30日,胡忠奎到车站买了两张回四川的火车...

胡忠奎展示结婚证

绝望的眼泪·回家

探亲,娘家人“抢走”妻子

结婚差不多一个月时,陈二艳对胡忠奎说,时间这么长了,她想回家看看,“再说了,结婚了也该让你去见见我的父母呀”。陈二艳和家人取得联系后,夫妻俩于11月27日回到了徐州。然而两人一下火车,早已守候在车站外的陈二艳家人,迅速将陈二艳带走,不让胡忠奎跟着。胡忠奎说,陈二艳的家人说他是骗陈二艳登记结婚的。

29日,逗留在徐州的胡忠奎给妻子陈二艳打通了电话,电话中,陈二艳说她被关在了姐姐家。胡忠奎问陈二艳还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回四川。“她在电话里说愿意,要悄悄跑出来和我一起回四川。”

30日,胡忠奎到车站买了两张回四川的火车票,然后给妻子打电话说了回车的时间。“挂了电话后,我就一直在候车室等,等啊等,等到火车都要开了,她也没来。”

就在胡忠奎焦急不已时,他的电话响了。“电话是陈二艳的姐姐打来的,她只说了一句:妹妹不来了,你自己回去……”无奈之下,胡忠奎把火车票延后了一天。“我还想努一下力。”

寒天,哭着踏上回川列车

12月1日,胡忠奎来到当地司法局,将自己的遭遇向工作人员作了反映。在审查了他们的结婚证后,工作人员表示可以帮他去调解一下。

胡忠奎说,想到妻子不在家,他也就没和工作人员一道去见自己的岳父岳母。两小时后,去调解的工作人员回来了,说陈二艳的父母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工作人员说,虽然两人的夫妻关系是合法的,但女儿结婚时也不告诉父母一声,是有些不妥。因此,他建议胡忠奎自己前去沟通,争取得到岳父母的谅解。“如果这样不行,就只有通过法院解决了”。但由于两人是在四川登记结婚的,即使要通过法院解决,也只能回四川解决。

胡忠奎和岳父在电话里说了几句,但无济于事。“说不拢,他们根本就不认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12月5日,天气异常寒冷,胡忠奎哭着上了火车,离开了徐州。

·深度对话·

胡忠奎的憧憬:我们今后会幸福的

日前,本报记者前往西昌胡忠奎的家里。胡忠奎有些内向,说话时,他经常脸红,尤其是在记者问他当时是不是喜欢陈二艳时,他竟然非常不好意思,红着脸,双手来回搓着,“这怎么说呢……你知道……都是这样子的……”

记:一个大学生怎么会爱上你呢?

胡:(腼腆地笑)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你要问她。怎么说呢,反正我是喜欢她的。你知道,我们一开始就知道对方的身份,没有互相欺瞒……

记:妻子放弃大学,离开城市,来到你身边,你怎么看待这事呢?

胡:她来的时候,刚走到我家,就说累得路都走不动了,我当时还劝她回去,但她坚持下来了。我没有让她放弃大学,是她自己要放弃的。我想,既然我们都喜欢,也就同意了。

记:结婚瞒着对方父母,觉得对吗?

胡:(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也是不对吧。但我想,如果当时她家人知道,也不会同意。而且我们都是成年人,她也愿意,就去结婚了。当时想的是:只要合法,先结婚,再慢慢和她家人解释。

记:你觉得你们在一起会幸福吗?

胡:在我们农村,就这样。虽然她是大学生,而我初中还没毕业,但我们什么话都谈得来。我们希望以后努力能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我想我们会幸福的……

·两个家庭的反应·

胡母的不舍:很喜欢这城里来的女娃

胡忠奎53岁的母亲余顺芦说起自己的这个儿媳,直言:“很喜欢,一个城里娃不嫌弃我们冬奎,不容易……”末了,老人又叹息一声,心酸地说,“人(陈二艳)还是走了……”老人说,原以为城里来的女娃很娇气,但一到家,陈二艳就开始帮他们干家务。“虽然她什么也干不来,但她的心意我们是知道的。”

结婚时,父母并没有为两人办酒席。“我们这里的风俗是,结婚时不办,等到生娃娃的时候才一起办,叫双喜临门。”老人说,“可惜,她已经走了……”

陈父的愤怒:女儿自己结婚,我们不认

通过胡忠奎提供的其岳父电话,记者采访了陈二艳的父亲陈光平(音)。对于女儿和胡忠奎登记结婚一事,陈光平非常愤怒:“我们给了钱让她去上学,她却一声不吭就去了四川!学校没看见人,一遍遍往家里打电话,为这事我跑了常州4趟,后来才知道她到四川了。”

对于“女婿”胡忠奎,他也是多有指责:“他要是体谅我们做老人的心,能这样吗?每次俺闺女打电话来,都是他让说几句就说几句。这次要不是俺闺女想回家,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她呢!为了闺女,我跟俺老伴在火车站等了10个小时。那姓胡的还很冲,以为登记了我们就不能怎样了。登记咋啦,登记也得经过我们同意!我们不认可!这事不是这么做的。”

陈二艳的姐姐则说,陈二艳还是个才上大一的学生,年纪小不懂事,没有社会经验,糊里糊涂就登记了,怎么能算数呢?

内心的呼唤·求助

我要去找老婆,谁借给我路费?

虽然岳父岳母拒绝自己,但胡忠奎还是想再去徐州一趟。他说,这次去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和陈二艳的父母沟通、协商。“如果事情发展好的话,我们的婚姻还可以继续,我将继续打工支持她在校学习,直到她大学毕业……”

这是一个好的结果。胡忠奎说,如果她的父母坚决不同意,他也只好放弃。“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自己心爱的人和她的家庭决裂,这对她而言也非常残酷。而且,如果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不希望自己深爱的人身上还‘背’着一张结婚证,拖累她的将来……”

胡忠奎说,这两个结果无论好或者坏,他都必须去做个了断。但目前胡忠奎经济拮据,他希望通过本报能在成都找一家企业,先预支他前去徐州的路费,以便了结此事。“我不是想对方白给我,我可以和企业签个协议,事情结束后,我回到成都免费给对方工作一个月,用以还账。”

胡忠奎能与久违的爱人见上一面吗?若有热心的读者或企业愿为他提供帮助,请拨打本报热线962111。也请热心的读者就此事发表自己的观点。

本版采写记者宋林风摄影韩杰

[上一页][2]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