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医院处理态度让王晖夫妇寒心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2-28 来源:青年周末
内容提示: “医院处理态度让人寒心”从8月到12月,王晖夫妇一直处在跟医院的协商状态中。“跟医院交涉过十多次,每次都是我们主动找他们谈,然后过十天半个月,就没有音信了,再打电话过去,医院就说你过来咱们再谈谈。”在王晖决定走法律程序并寻求媒体帮助后,11月24日,医院通过代理律师发给王晖一封说明解决方案的电邮...

医院处理态度让人寒心

从8月到12月,王晖夫妇一直处在跟医院的协商状态中。“跟医院交涉过十多次,每次都是我们主动找他们谈,然后过十天半个月,就没有音信了,再打电话过去,医院就说你过来咱们再谈谈。每次都是这样,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负责处理这件事情的门诊部办公室主任霍学才最后告诉我们一句话:责任事实不清。”

王晖形容医务部负责人的态度:“我们看到一副完全傲慢的嘴脸,好像患者受多大伤害都跟他们没关系。当时他翘着二郎腿,拿着领导的那副官腔说,这个事情不清楚,还在调查中。”

在王晖决定走法律程序并寻求媒体帮助后,11月24日,医院通过代理律师发给王晖一封说明解决方案的电邮。

王晖将这封电邮转发给记者。记者看到电邮中注明:“关于赔偿的问题:1.患方养孩子,根据有关标准计算出的费用为三万多元,我院可出到四万元。2.若患方不愿继续抚养孩子,孩子由省四院抚养,则不出上述费用,但可以赔偿给女方怀孕期间费用、生育费用等不超过一万元的损失。”

“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骨肉分离!一个正常有情感的人都会养这个孩子!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给我们造成的心理伤害有多大!”院方的处理态度让他心寒。

12月19日,王晖夫妇向石家庄市桥东区法院递交了诉状,以侵权为由将省四院推上了被告席,要求省四院支付医疗费、孩子的抚养费、交通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共计13万余元,支付陈莉和王晖的精神抚慰金100万元,共计113万余元。

记者发稿前致电省四院的代理律师祁律师,他表示在事件调查清楚前不便发表任何言论,目前医院尚未收到法院的应诉状,如收到应诉状,医院将要在1个月内完成调查取证工作。

八大遗留问题:最大“后遗症”关乎孩子未来

记者致电王晖夫妇的代理律师翟志龙,他对打这个官司的胜算很大。他认为,按照正常的民事诉讼法律程序,最多6个月可见分晓。

王晖夫妇和孩子面临不仅仅是法律问题,在法院裁决揭晓之前,技术的、伦理的、法律的若干疑点环绕整个事件。王晖夫妇未来还要面临什么问题?

问题一:省四院是否具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资格?

王晖夫妇的遭遇最初由媒体披露出来后,引起网友热烈的讨论。其中有网友对省四院本身提出质疑,“省四院是否具备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资格?”

按照卫生部相关文件,医疗机构开展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手术需要经过卫生部门的审批,审批合格方可开展此项手术。

省四院是否真的不具备这项资格?

记者致电河北省卫生厅科教处进行查询。科教处一名姓杨的工作人员回答了记者的疑问。

他告诉记者,在石家庄经河北省卫生厅审批的具备人工授精手术资格的医院有五家,“一院、二院、四院、和平医院、妇幼保健院。具备试管婴儿手术资格的医院是两家,即二院和四院。”

记者强调他所说四院是否为省四院,他肯定地回答记者说是。

问题二:人工授精“错误”出在哪?

在省四院生殖医学科具备行医资格的前提下,发生患者术后所生子非亲生的情况,到底是谁的责任?到底错误出在哪?

记者在采访省四院专门处理王晖夫妇问题的门诊部办公室主任霍学才时,他对记者的疑问回答及其简单:“这个事情很复杂,事件正在调查中,现在还不能明确到底是谁的责任。”

究竟事情有多复杂?医院没有给记者和王晖夫妇明示。

王晖说曾经有人为他们分析事情的复杂所在。

该人士认为从客观性上讲,手术存在患者造假的漏洞。即“王晖提供的精子并非自己的精子或令陈莉受孕的精子并非当天手术注射的精子。”

王晖一听到这种说法就来气。“从手术前后到确定怀孕完全按照医院的规定,提供自己的精子,在排卵期实施手术,几天之后,医院确定排卵,再过20多天,确定怀孕。再过一段时间,医院确定是子宫内受孕。我们完全按照医院的流程进行手术、检查,并且进入医院档案。如果说是通过自然受孕,这种情况可能吗?可能走这么一个规范化的流程吗?我得有多么高明的技巧去做这样的事情?我得是多么高明的骗子才做得来?”

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伦理研究室教授李本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出现问题的原因可能有三点。其一,患者提供非自己的精子,但医院在这方面监管比较严格,这种可能性不大;其二,精液分离、转换试管过程中,医院疏忽大意把标记搞错了;其三,医院利用的是供精者的精子,即其他人的精子。这三个出错的可能性中,第二个可能性相对大一些。患者到了你这里实施人工授精,生了孩子不是自己的,医院责任难脱,它将会很麻烦。”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王晖夫妇事件发生后,省四院严密了手术的相关流程。首先,省四院要求患者签署“确认精子单”,即患者要在协议上确认所提供的精子是夫精;其次,生殖医学科不再同时为多对夫妇进行人工授精手术,改为一例手术进行完后再进行另外一例。

问题三:王晖的精液去哪了?

据网友推测,如果是手术过程中院方的责任,这就可能涉及到至少两个家庭是受害者。陈莉使用的究竟是谁的精液?王晖自己的精液去哪了?

这个问题连王晖自己也搞不清楚,他也根本不想搞清楚。

采访过程中,王晖再三强调一定要保护他们的隐私。为了防止第三方找上门来,王晖说:“实施手术的具体日期你们一定不能透露。作为当事人来说,我不想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比如是你的孩子,我能让你抱回去吗?作为我们这一方来说,我们自己的精液去哪了?”

在医院给王晖夫妇发送的《关于生殖门诊纠纷的情况说明》中说:“同时在该门诊做人工授精手术还有另两对夫妇:一是***、***夫妇,**县**乡***村人;二是***、***夫妇,河北省******公司职工。两对夫妇人工授精均未成功。经生殖门诊电话了解,其中的一对男方血型为“B”型,可以排除与其的关系。”

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记者致电省四院生殖科医生甄秀丽,甄向记者表示,这份调查报告全部属实,另一对夫妇,由于男方在手术后车祸身亡,他的血型不得而知。

这也就意味着省四院没有继续追查孩子生父是否就是这位车祸身亡的男子。

问题四:孩子的抚养权归谁

在这个案例中,男婴与王晖无血缘关系,王晖夫妇愿意抚养该男婴。如果王晖夫妇不愿抚养男婴,事情该怎么处理?孩子的抚养权到底归谁?医院在解决方案中提出孩子可由院方抚养是否合法?

中国人民大学婚姻、继承法教授龙冀飞认为,无论孩子是否王晖亲生,由于该手术是王晖夫妇主动要求实施并且自愿生育,孩子在法律意义上和王晖具备亲子关系,抚养权归王晖夫妇,抚养该男婴是王晖夫妇法律上义不容辞的责任。

倘若王晖夫妇经济上存在困难,可以根据《收养法》将孩子转寄他人抚养。医院可以提出抚养建议,最终孩子的抚养问题应由王晖夫妇决定。

[上一页][2][下一页]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