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12岁男孩被生父断根续:母亲离家父亲压抑

正文字体:
日期:2008-1-11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内容提示: 医院场景 医院救治 娃娃的亲生父亲 12岁男孩指认醉酒生父割掉其生殖器(组图)天天生活在怎样一个家庭。他跑掉的母亲,现在到底在哪儿。拷问1天天究竟生活在怎样的家庭。父亲:成过两次家,精神有点恍惚59年前,黄长寿出生在成都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小学文化的他在四姐弟中排行老二。
医院场景

医院救治

娃娃的亲生父亲

12岁男孩指认醉酒生父割掉其生殖器(组图)

天天生活在怎样一个家庭?在他12年的人生轨迹中,又发生过哪些故事?他跑掉的母亲,现在到底在哪儿?社会的监管到底有没有缺位?昨日,本报记者再次走进解放北路97号大院,试图了解这一家子背后的故事。

拷问1

天天究竟生活在怎样的家庭?

父亲:成过两次家,精神有点恍惚

59年前,黄长寿出生在成都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小学文化的他在四姐弟中排行老二。用他大姐黄阿姨的话说,“从小就神叨叨的,成绩也不好”,当知青回来后,黄长寿被分配到一家饮食公司卖凉粉,娶的第一个老婆叫余怀云(音),也是成都人。“后来黄得了肺结核,该饮食公司就不要他卖凉粉了,改为拉玩具,再后来,连玩具也不要他拉了……”黄长寿的母亲彭素清回忆说,“一开始,虽然日子艰难,但长寿精神还算正常,脸上也常有笑意,自从余怀云嫌他没钱和他离了婚,噩梦就开始了。”

一套位于忠烈祠的套二住房是引发黄长寿精神恍惚的源泉。据彭素清介绍,那套房子本来是她买的,因为黄长寿家庭最困难,就给了他,“当时过户的时候,也没想过他们会离婚,户主就写的余怀云的名字。离婚后,为抢回房子,黄打了几次官司却未果,人就渐渐不正常了。”

后来,黄长寿又找了一个女人——沐川县的农民彭蓉(也就是天天的生母)。一年多后,彭带着天天跑回老家,黄长寿追过去将天天抢了回来,父子俩这一过就是11年。11年中,下岗的黄长寿蹬过三轮、打过杂工,领低保一直领到去年病退。

母亲: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我已经记不清妈妈长什么样了。”天天遍布血丝的眼睛里,流露出对母爱的渴望。自从11年前黄长寿从彭蓉手里抢回儿子后,天天便再也没见过只活在别人言语里的亲生母亲。

记者试图通过天天的奶奶及四姑等了解彭蓉的现状,得到的结果都一样:她是沐川县农民,30多岁,其他不详。面对天天“希望以后和妈妈一起生活”的简单愿望,记者只得背过身去,不敢面对孩子单纯而充满渴望的大眼睛。

天天的奶奶彭素清今年已89岁高龄,无力带养孙儿,而天天的几个姑姑也称自己各有难处。四姑爹虽然表示愿意收养天天,但已有一子的他面对收养程序,却犯了难。

儿子:小时很乖,辍学后沾染上坏习气

天天出生于1995年正月二十四,由于没有户口,关于这孩子的身世,都只能是“据爸爸说”。

“他们刚搬来的时候,孩子的妈妈经常在院坝里摆个盆盆儿给娃娃洗澡。”大院居民回忆说,“小时候,这娃娃还是多乖的,后来,他爸爸经常打他妈,他妈就跑了。”

看到天天经常脏兮兮地在街上混,社区工作人员经常给娃娃送衣服、送牙刷、还带他去洗澡,“7岁那年,我亲自给他买了书包,送他去驷马桥小学读书,他蹦蹦跳跳地跑到我前面,别提多开心了。”树蓓街社区副主任雷萍回忆说,“天天似乎不适应学校的生活,读了一个多月就吵着不读了,到现在,他都写不来自己的名字。”

雷萍说,那时候,黄长寿对儿子还不错,经常接送他,除了不洗衣服外,并不常打骂天天。“这两年,黄长寿酗酒愈加厉害,天天被打怕了,有时候就自己冲到外面打电话报110。”由于缺乏家庭管教,辍学的天天逐渐跟社会上的坏孩子混在一起,搞些小偷小摸,有次还跟人一起跑了几天,最后一身是伤地被记者送回家。

记者来到成都市驷马桥小学,经过一番周折后,终于找到了天天原来的班主任陈老师和他曾经的同学。据了解,天天是2002年被树蓓街社区工作人员送到驷马桥小学上一年级的。“天天经常带刀到学校,还喜欢跟坏孩子玩。”说起天天,同学们几乎像在开“声讨会”。他们说天天非常懒惰,几乎从来不做作业,上课也不认真听讲,对同学们极其没礼貌,还经常打人,大家都非常不喜欢他。天天的性格比较内向,也很少跟同学们交流,大家只知道他家经济条件比较困难,同学们也从没见过天天的父母。

拷问2

为何不剥夺暴力父亲的监护权?

一个赤贫的家庭,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父亲,生活在这种扭曲单亲家庭的问题孩子,未来的路到底在何方?在治好天天生理上的创伤后,他心理上的伤,又该由谁来抚平?

专家看法:社区工作人员有责任

面对这起恶性事件,中国政法大学婚姻家庭法学副教授郑晓川认为,在谴责孩子父亲的同时,从法律角度看,更应该关注孩子的监管问题。郑晓川认为,整个事件中,有个冰冷的现实格外刺眼:断“根”十天,小天天没有得到任何救助。现在,老百姓都习惯了关起门来过日子,社区工作人员工作紧张繁杂,一个人要管理上百户家庭,每户都走到也不现实,但不能因为怕挨小天天父亲的怒骂,就将小天天遗忘。而看着小天天长大的街坊邻居,夜里听到孩子凄惨的哭声,已经日渐麻木,“太正常不过了。”医生说如果早送来几天,小天天的“根”还能接上,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郑晓川表示,社区工作人员对这起事件是有责任的。《婚姻法》中有明确规定,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家庭成员,居民委员会应当出面予以劝阻、调解。法律上有明确规定,社区就应该履行义务。而街坊邻居对家庭暴力的视而不见,是法治理念的淡薄,更是邻里关系的冷漠。

街道社区:我们问心无愧

在了解天天的情况后,成都市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如果黄长寿真没有监护能力,就该由所在街道办事处向区民政局提出代为监护的申请。

据树蓓社区书记苟明海介绍,黄长寿家确实很困难,每月仅靠低保维持生活。黄经常喝酒,也不怎么管孩子,考虑到这些情况,社区经常送水果、衣服给孩子,甚至连上学的费用都是社区出的,后来社区为黄长寿申请了提前退休,现在每月他可以领到740元左右的退休工资。“我们带天天父亲去鉴定过,没有精神病。天天和黄长寿也表示愿意和对方一起生活,我们若强行要求监护天天,就是侵权。”社区相关人员表示,对天天及黄家,他们问心无愧。

郑晓川副教授说,从法律上来讲,亲生父母是孩子第一顺序监护人,现在母亲不知去向,父亲也精神恍惚,还有严重的家庭暴力倾向,那么就应该剥夺父亲的监护权,由亲属来行使监护权。可小天天的亲属都不愿意,法院指定监护对小天天不利。最后只有民政部门来行使权利,小天天最后的去处可能就是福利院。“不过,如果小天天的父亲精神正常了,他还愿意抚养天天,那么在父亲身边生活对小天天来说最好。”郑晓川说国家虽然有一整套的制度规范,对类似的事件也能够规范到位,但从纸上落实到现实,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

心理专家:父亲暴行可能源于压抑

昨日下午5时,成都市科学技术进修学院心理学系副教授刘羚也到医院看望孩子。在获知天天的遭遇后,她认为孩子父亲可能存在严重人格障碍,这种变态心理的形成,可能是由于长期压抑所致,比如生活长期贫困、妻子离开这些原因,导致其内心的苦闷无处发泄,在酒精的催化作用下,他便将心中压抑的怒火发泄到孩子身上。“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残暴的虐待行为,更何况是一个12岁的孩子!”刘羚同时表示,如果黄长寿心理方面的疾病能够得到及时治疗,孩子肯定不会出现如此惨状,现在只能尽量对其进行心理治疗,或许还可以改变他对社会的缺陷认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