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9岁女童性早熟 疑因医院错打5年激素

正文字体:
日期:2008-3-10 来源:现代快报
内容提示: 婷婷沉默不语 快报记者 施向辉 摄 儿童医院 -南京医学会鉴定不属于医疗事故-南京市儿童医院称不服鉴定可以打官司可怜的婷婷 艰难地求证 对立的说法治病没钱鉴定没钱 想打官司更没有钱接下来该怎么办。魏女士也不知道。医生说,现在她已经错过了治疗性早熟的时机。再说,治疗性早熟又要一大笔费用,一年就要好...
婷婷沉默不语快报记者施向辉摄

儿童医院

-南京医学会鉴定不属于医疗事故

-南京市儿童医院称不服鉴定可以打官司

可怜的婷婷艰难地求证对立的说法

治病没钱鉴定没钱想打官司更没有钱

接下来该怎么办?魏女士也不知道。“女儿的病现在不能再拖了。医生说,现在她已经错过了治疗性早熟的时机。现在治疗个子矮小,乐观的结果只是比不治疗高两三厘米,估计1.4米左右。再说,治疗性早熟又要一大笔费用,一年就要好几万,我们根本无法承受!”

“有没有打算通过诉讼渠道维权?”记者问。

魏女士叹了一口气:“我想过。可是,我们现在真的没有钱,连做医学鉴定的钱都是借的,打官司肯定要花更多钱,又耗时间,我们打不起、拖不起啊。再说,患者告医院,我们处于弱势,我真的担心到时花了钱又输了官司,我们害怕呀!”

认为儿童医院有过错律师愿提供法律援助

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严国亚律师,从业10多年,接手过多起医疗方面的法律诉讼。对于婷婷一事,严国亚律师表示,虽然南京医学会鉴定不是医疗事故,但这不代表医院就不承担责任。

从法律上讲,医院承担责任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医学鉴定明显判定属于医疗事故,医院按相关规定进行赔偿;另一种情况就是婷婷这种情况。医学鉴定称不能排除Turner综合征,这就表明并不能确诊是Turner综合征。而儿童医院确诊属于Turner综合征,并按照治疗Turner综合征的方法进行治疗,这显然是错误的,医院肯定是有过错的。由于医学鉴定判定不是医疗事故,因此患方可提起服务合同纠纷诉讼,因为医患双方是一种服务合同关系,院方在治疗中存在过错,在法律上必须承担相应责任。

由于目前染然体报告存在差异,患方可申请进行司法鉴定,由司法机关指定国内权威机构出具结论。

严国亚律师认为,目前看来,患方只能通过法律渠道维护自己的权益。

由于魏女士家庭困难,无力承担诉讼费,严国亚律师表示,圣典律师事务所可以考虑为她提供法律援助,维护其合法权益。

感谢南京电视台《东升工作室》对此文贡献

-迷茫的将来

望着女儿鼓起的胸脯,魏女士心如刀绞。她无法想象,被诊断不能性发育的女儿,竟会出现性早熟的症状,甚至9岁就来了例假!而且因骨缝即将闭合,女儿的身高将永久锁定在1.4米左右,成为“袖珍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999年,魏女士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婷婷(化名)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检查,被确诊患上了一种基因疾病,医学术语叫Turner综合征。魏女士说,当时医生说婷婷将来不能性发育,建议注射生长激素。

注射5年激素后,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了,只得停药。然而,就在停药后,婷婷却出现性早熟症状。

魏女士找到南京儿童医院,院方坚称“没误诊”。无奈,她带着女儿到上海两家医院检验染色体,结果均推翻了儿童医院的结论。

面对这样的结果,魏女士傻了……

小女孩竟成“小女人”

婷婷周岁时开始打生长激素

1999年,婷婷周岁时,魏女士发现她比同龄孩子矮小许多,“家人一商量,决定到知名度很高的南京市儿童医院检查。”南京市儿童医院做了若干检查后,确诊婷婷患上了一种基因疾病,医学术语叫Turner综合征:95%的患儿无自发青春发育;骨龄稍落后于实际年龄。

魏女士说,当时市儿童医院的石医生告诉她,婷婷的染色体报告显示异常,也就是说这孩子将来个子矮小,而且性不会发育。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这种病。”魏女士称,医生的诊断结果如晴天霹雳,她抱着女儿痛哭。“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就一定要尽我所能给女儿看病。”看到怀中熟睡的女儿,魏女士咬紧牙暗下决心。

魏女士称,从医生的口中了解到治疗婷婷的病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打生长激素,让孩子的个子接近正常人。于是,她让医生开了生长激素,带回家给婷婷注射。

打生长激素很痛苦,看着孩子哭,我们也是眼泪直流。”魏女士说,生长激素针剂全打在肚脐周围。每次针头一扎下,婷婷就痛得哇哇大哭。日积月累,婷婷的肚脐周围是密密麻麻的针眼。“看着女儿那么痛苦,我心痛啊!可为了治病,哪怕受再多罪,还是要忍着!”

打了5年激素家里负债累累

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马向路,这一带正在拆迁,几处房屋耸立在一片残垣断壁的废墟中。其中,有两间房屋是魏女士一家三口的租住地。

2008年3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魏家。除了床和衣柜外,值钱的就是一台电视机。卧室的顶被一块大塑料布遮盖着,魏女士难为情地说,“用来防雨的,屋顶坏了,要不外面一下雨,屋里也下雨。”

魏女士和丈夫陈先生的收入在当地算中上等,在闹市区曾拥有一套商品房。为给女儿治疗,家里的积蓄花光了,房子也卖了,还欠了很多债,“孩子一年打针最少花三四万元。我们两口子一年收入不到两万元,就是不吃不喝,也远远不够给孩子看病。”

魏女士称,一盒10支装的生长激素要1900多元,婷婷每天都要打,刚开始是3天打完一针的剂量。随着孩子体重的增加,用药量也在逐渐增加,后来平均一天打一支。

婷婷6岁时,为了还债,魏女士和公婆商量之后,把房子卖了15万多元。这笔钱一部分给公婆在农村买块地盖房,其余全部还债了,可现在还欠三四万元外债。

魏女士说,自从给婷婷看病以来,几年里家里很少买肉。婷婷的爷爷奶奶搬到农村后,种了一点蔬菜,于是她和丈夫连蔬菜都不买了,时常去拿点。“老两口住在葛阳山,骑车来回2个小时左右,我丈夫利用下班时间去拿菜。”

停止注射激素乳房居然发育

2004年5月,婷婷的药停了,“没办法啊,实在是没钱给孩子继续治疗了。”

让魏女士惊讶的是,停止注射生长激素后,婷婷继续长个头,而且并不比打生长激素时长得慢。2005年年初的一天,魏女士发现婷婷的乳房发育了。2007年4月7日,婷婷来了例假。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