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男子复婚不成泼汽油烧伤8岁儿子

正文字体:
日期:2008-4-1 来源:现代快报
内容提示: 周桂琴一筹莫展 2007年7月9日,对于周桂琴来说,是噩梦一般的日子,她多希望能早日从这场噩梦中醒来,但8岁儿子被生父烧得畸形的脸庞,缺失的耳朵,还有不能伸直的胳膊,却是无法更改的事实。如今,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儿子小杰(化名)性命保住了,但治疗烧伤的疤痕,仍然需要一大笔费用,周桂琴一筹莫展。”..
周桂琴一筹莫展

2007年7月9日,对于周桂琴来说,是噩梦一般的日子,她多希望能早日从这场噩梦中醒来,但8岁儿子被生父烧得畸形的脸庞,缺失的耳朵,还有不能伸直的胳膊,却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如今,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儿子小杰(化名)性命保住了,但治疗烧伤的疤痕,仍然需要一大笔费用,周桂琴一筹莫展。

“我要是还这么好看就好了”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整形科,刚走进病房,就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叔叔阿姨好,你们是来看望我的吗?”记者头一抬,一个笑得十分灿烂的孩子站在病床前,但孩子脸部布满了狰狞的疤痕,右耳缺失,左耳严重变形,右胳膊缩在面前。这个8岁的孩子,就是被亲生父亲点燃火后,又浇上汽油,被严重烧伤的小杰。

小杰从柜子里翻出自己受伤前的照片,照片上,帅气的脸庞,大大的眼睛,讨喜的笑容,根本无法与眼前的孩子联系起来。看着记者盯着照片发呆,小杰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拿起照片,遮在自己脸上,“我要是还这么好看就好了。”

小杰的母亲周桂琴说,儿子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第一次照镜子时,愣了老半天,问了一句:“妈妈,我怎么这么难看了?”家人慌忙告诉他,以后渐渐会好的,还好小杰坚强乐观,很快又恢复了开朗的性格。

“现在他还不懂事,长大后怎么办啊!”为了儿子的将来,周桂琴带着小杰来到南京做整形手术。

丈夫离婚后又要复婚

周桂琴是安徽安庆太湖县人,在浙江安吉县打工。2000年嫁给了当地一个叫何余强(化名)的男子。婚后的生活一直不尽如人意,为琐事争吵是家常便饭,双方的“战争”到2006年下半年开始升级,何余强逼着周桂琴与他离婚。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周桂琴一直不依,直到2007年4月11日,双方才谈妥办理了离婚手续,小杰判给父亲。

本来双方约定,离婚后分别给对方一个月的时间考虑,但不到3天,何余强就后悔了,开始缠着前妻要求复婚,“如果他好好跟我说,倒也罢了,但他竟用小杰来要挟我。”

小杰记得,爸爸有一次把他带到了十几层高的楼上,然后给妈妈打电话,说要把自己推下去,“那么高的楼,我好害怕。”后来,周桂琴报了警,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还有一次,何余强把小杰从学校里接出来,扬言不让小杰读书,但后来也没了下文。

多次用儿子威胁不成,何余强转换了方向,“他经常夜里12点给我哥哥发消息,要我哥哥家看好儿子。”周桂琴称,他们全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哥哥儿子身上。

“爸爸一定要把我烧死”

周桂琴记得,2007年7月6日,何余强带着儿子来到了她在安徽的家,再次提出要复婚,并称“不然要让你全家不得安心”,周桂琴全家烦不胜烦,“姐夫就劝他,让小杰陪我过个暑假,等开学时,再把我和儿子一起接回浙江。”何余强欣然答应了。

2007年7月9日,外面下着大雨,何余强称买好了回浙江的车票,“爸爸说他买了可以睡觉的车票,问我回不回去。”小杰最喜欢乘卧铺车,当然欢喜地同意了。

当天夜里,儿子的叫声惊醒了梦中的周桂琴。

“外面火光冲天,打开窗子一看,何余强一手捏着小杰,一手拿着一个塑料袋,旁边点着火。”周桂琴吓死了。“妈妈妈妈,爸爸要烧死我了,快来救我。”小杰不停地呼救。

周桂琴赶紧冲出屋子,抢夺小杰,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何余强一手将塑料袋一抠,里面流出了大量液体,三个人身上都淋到了,其中小杰身上最多,“里面是汽油,我们三人离火很近,身上都烧着了。”

周桂琴将自己身上火扑灭后,去拉小杰,“手上皮都被烧脱了,一拽就拽滑了。”周桂琴急了,大喊:“小杰,赶紧到稻田里打滚!”小杰很听话,冲到稻田里滚了几圈,火终于灭了。

“爸爸过来拉我腿,他说一定要把我烧死。”小杰描述当时的情景,“我手就死死扒在地上,我不想被烧死。”小杰记得,何余强拉了他三次。

当天夜里,太湖县120救护车将周桂琴、小杰送往安庆石化医院。可祸不单行,雨大路滑,救护车翻车了,周桂琴和陪同她的二姐受重伤,当时就昏迷了过去,再见到儿子时,已经是20天后,“听说车祸时小杰就撞伤了小手指,到医院只剩下一口气了。”

父亲成吓唬儿子的“工具”

回忆起当时惨无人道的一幕,坐在周桂琴旁边的小杰一动也不动,看得出,这场大火烧伤了孩子,也烧伤了孩子稚嫩的心灵。

周桂琴说,小杰有时候病痛难忍,哭闹着不肯睡觉时,“只要说‘要把你送给你爸爸了’,他就立刻安静下来。”

“爸爸本来还想炸死我。”小杰称,爸爸曾在他裤子里放了两根细细长长的东西,“警察取证时,发现小杰牛仔裤里有两根雷管。”周桂琴一脸后怕的表情,“要是雷管炸了,我们都毁了。”

“你恨爸爸吗?”可能是年幼的孩子不懂什么叫“恨”,小杰只是笑了一笑,“身上很痒很疼。”

这时,一名护士走进来,给小杰抽血,“明天就要做第一次手术了,把右胳膊弄直。”周桂琴介绍道。“小杰你怕吗?”记者问。“我不怕,就是又要好久不能玩了。”

周桂琴说,每次手术都要一万多元,家中最后六千元积蓄,已经被何余强毁在大火中,她这次东拼西凑凑了一万多,只够一次手术费,下面的生活费都没了,至于以后,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记者联系了安徽安庆太湖县当地警方,一名民警表示,何余强精神很正常,并没有精神病,目前,正处在刑事拘留阶段,等待法院宣判。

见习记者马晶晶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